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疾光 第一章(上)

终于把这个过渡挤出来了,修仙使我快乐。又爆字数,本来打算一更搞定这一章,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

 

TIPS:未来科幻AU/强强/不作不狗血不折腾,大概有很多的突突突/前方中二反应

序章:行动目标Valkyrie

 

第一章 阴影测试(上)

 

字数:3926

 

01

他一直静静地卧在牢里。

 

叶修从机舱的另一头又踱回来,又一次打量着他们的俘虏。叶修面前墙体调的是单向观察模式,墙里面的空间不大,就刚刚好足够一个中年男人躺在那里——微微谢顶、还带着零星的白发,乍看上去宛如一个普通的中年上班族。然而实际上在兴欣对此人驾驶的穿梭机采取行动时,他很是掀起了一波大动静,十足地验证着资料里他“曾从事恐怖活动”这一点。好在叶修和他带着的这群人也都不是吃素的,所以一番有惊无险的围堵后抓捕顺利完成,就像这几个月来兴欣完成的其他数十件任务一样。

 

然而不同的是抓捕完成之后的事。

 

“我是来跟你确认最后一次的。”舱门打开,陈果手握着她的通讯终端站在门口,却并没有走进舱内,“那只是一种可能性吧?你也说这是你的猜测。”

 

叶修转过头:“是的,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的猜测一般都挺准的。”

 

陈果顿了顿,像是在向自己验证这句话的真实度。最后她重重地跺一下脚,提高声音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但是叶修,如果这次捅了什么大篓子,你…你就等着吧!”

 

不待叶修再说什么,扎着高马尾的兴欣老板娘便反身向着舰桥的方向匆匆离去。叶修望着陈果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里,然后他伸出手,开始一一点掉兴欣信息频道里那起码十次以上的推送通知——无一例外,都是来自霸图的通讯请求。

 

02

与此同时,蓝雨编队“深空号”。

 

李远正在越来越用力地敲打他的键盘,因为他现在又困又烦躁。困是因为他真的很困,在Valkyrie那样的环境下接应一个心情一好直接把目标飞船的能量核心给捅了的队友真的很耗精力,更何况还有那19个犯人。烦躁是因为他在给这19个犯人做移交前的例行笔录,而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听了8种不同版本的“我们只是收钱办事,我们只是被任原坑了,我们啥也不知道”。

 

“打住,打住,”眼看着对面坐的人又要来一番“固定程序”,李远索性直接打断了他,第九次地组织起语言,“我懂,收钱办事,被坑了,了解,这些不归我们管,回头霸图人慢慢跟你们聊,现在我们只是进行例行的笔录,笔录的内容也只是你们和蓝雨扯上关系的那一部分,比如说,那台旧型号的Sigrun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

 

“我不记得。”

 

“…行,我换个说法,你们为了这次的‘活’到达Valkyrie多久以后,开始乘坐这台Sigrun的?”

 

“我不记得了。”

 

“……”

 

 

“看起来笔录进行得不太顺利。”

审讯室,单向模式的玻璃墙后,喻文州收回视线,浏览着系统界面上李远已经做好的之前那几名犯人的笔录。无一例外,那些笔录大都包含了大量的“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乃至现在这个人口里重复着的这句“我不记得”。

 

“方便我问一个问题吗,张副队?”喻文州关掉显示笔录的窗口,对着还保持着激活状态的通讯界面道,“如果一个人走到卫生间的洗手台前,发现面前的水龙头不出水。他的第一反应会假设这个水龙头A坏了,于是他会打开旁边的另一个水龙头B试一试,然后他发现水龙头B也不出水。这种情况下,他会把其他所有的水龙头都开一遍吗?”

 

频道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事实上,‘卫生间并没有停水,只是恰好A和B两个水龙头出了故障’,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另外,如果这个人走到洗手台前面,是因为他自身就是检修员,那么,不是‘会不会’的问题,是他应当这么做。”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再进行回应,而是换了一个话题:“关于这群人,霸图有掌握什么资料吗?”

 

“基本上都是人口学信息。年龄、性别……”

 

喻文州精确地捕捉到这个一向讲究细节的霸图人叙述中的缺口:“年龄和性别?连姓名都没有么?”

 

张新杰沉默了片刻:“不在‘分配额’当中。”

 

 

——这是由于近年来荣耀联盟出台的新政策。新政策林林总总涵盖各方各面,但总的来说只有一个根本原则,黄少天在对这一系列相关规定进行了解后给出了一个相当精确的比喻,即“拼图”。

因为这些规定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点就是,联盟上下所有单位都不具备掌握任何人全部档案资料的权限,而是根据事先预设好的各单位职能,结合一些必要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来得到相应的“分配”。且除非任原这样重罪犯越狱在逃这类特殊情况,各单位掌握的资料均不允许重合,如有未被批准的交换资料行为,则按照“泄密”罪论处。

 

“所以,这一次的事,蓝雨的确是有一定的必要去认真拧拧水龙头的。”张新杰又补充道。

 

“张副队何出此言?”

 

“从任原逃狱、霸图发出悬赏,到任原及其手下分别落网,这个过程不到20个小时。就这批人来说,这20小时,他们要被任原‘花钱雇来’,再前往Valkyrie,还能精确地找到一架今年年初就已停产的Sigrun运输机并且让它能够以良好的状态运作——据我所知,Sigrun可以说是唯一能在Valkyrie的现状下能够运行的机型——在Valkyrie尝试与任原联系,再到最后被抓…这19个人互相之间没有默契和相应的分工是很难达到这一点的。这与你们做笔录时他们的普遍‘一问三不知’的现象不符。”

 

“假设这批人是事先演练过——演练的却是这样的供词——”

 

“这就意味着,‘事先演练’一说从一开始就并不成立。”喻文州很快就领会了张新杰的思路,“他们并没有事先演练过,却又并没有触发测谎仪,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是什么,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没有直说出来。即使那只是非常简单的一句话。


但是直到他们的这一次通讯结束,他们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们是客观上的不记得。” 

 

03

“少天,我知道你在听。”

 

“队长你刚刚开的是队内公共频道,我要是没在听才奇怪吧。哦不对,李远肯定听不到,在审讯室里呢毕竟,也是辛苦他了哈一来就审19个…”

黄少天轻快的声音从耳机里穿出来,而且不知是不是喻文州听错了,他隐约还听到了一声被掐断的音乐声。

 

“现在在哪个区域?”

 

“在看犯人……的地方打游戏。”大概是因为心虚,黄少天回答得相当言简意赅。

 

不过喻文州倒是没有因此批他,而是单刀直入道:“有什么看法?”

 

“别告诉我你没想到…咳,那个啥。”

没有一点点铺垫,黄少天相当自然地单刀直入回来,却又在快要说到关键信息时骤然“委婉”了下去。

 

“没有直接证据。”喻文州这句话里听不出什么强烈的感情色彩,但黄少天还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和他们对峙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太‘脸谱化’了。先是电影炮灰龙套一样拿枪对着我,然后我稍微吓唬吓唬他们,他们就都怂了,非常稳准狠地透露点关键信息,被抓回来还是怂,但是其他关键信息就再也问不出来了。”黄少天靠墙而坐,一条腿盘起来,另一条腿伸直着,他一边回想着,一边目光就越过他黑色军靴的靴尖,落在关押室里的那其他18个犯人身上,“队长,我不是真正‘亲身参与’过那个时代的人,所以我不能下结论,可是综合这种种细节,除了……以外,你还能想到什么?”

“对了,提到‘亲身参与’过那个时代的人…霸图那几个人在这方面应该比我们更了解的,等李远做完笔录就要正式移交了,他们会采取什么相应的措施吧?”

 

“恐怕不能,还是那句话,现在就既成事实的层面看起来,这就是一次逃狱后被抓捕归案的事件,任原是主犯,那19个人是从犯,主犯会罪加一等,从犯会被罚款、关押。”

 

“开什么玩笑?如果我当时在训练营里听到的传闻有一半是真的,那么这次事情就绝对远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任原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逃狱以及怎么做到的?又为什么和…扯上关系?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继续走程序,那么任原就会和……”

 

黄少天猛然提高了语速讲出的这一番话被通讯终端里来自荣耀联盟的信息打断,信息内容被加粗、然后连续三次强调性地推送到蓝雨。

 

黄少天原本打算先讲完他的话再去看那条平时多半都是群发一些通知、提醒的联盟信息,可是他匆匆一眼扫到的人名却让他立刻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按了个停止播放键。

 

04

约二十分钟前,兴欣-霸图通讯频道。

 

叶修隔着屏幕望着那位老对手写满怒意的脸,不疾不徐道:“老韩你看你这还特意打过来多费事儿,为什么拒绝交接?刚刚老板娘发的信息里不都写清楚了么?你们的逃犯任先生貌似在联盟边境也犯过不少事,现在那边有位老板知道我们抓了他,出霸图两倍的价钱要我们送他过去喝喝茶。我知道我们是老相识,可是别跟雇佣兵谈人情啊,多伤钱。”

 

韩文清对叶修这段势必并不愉快的交涉结束后,韩文清和张新杰进行了一段短而精悍的对话。随后,张新杰拨通了与蓝雨队长喻文州的通讯。另外,霸图依然每隔一分钟就对发送一次要求进行逃犯交接的信息。

 

一分钟前,一条信息从联盟总部发出,敦促蓝雨、霸图迅速完成任原越狱案的人员移交,尽快将犯人押送回监狱,另外,针对兴欣叶修将任原扣留乃至试图交至别处的行为,必要时蓝雨、霸图应采取相应措施。

 

黄少天飞快地阅读着这条信息,脸上紧绷的表情红绿灯似的变化了好几轮,然后在他第三遍读到关于叶修所作所为的描述时,逐渐固定为一个越咧越大的笑容。

 

喻文州的耳机里传来一阵拖长的、极刺耳的电音。

 

“少天?什么情况?”

 

依然只是电音。

 

喻文州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当即爆了个手速让系统调出犯人关押区域的实时监控,显示出的却是满屏的雪花。

 

然而雪花只持续了极短的几秒时间,短到喻文州还没来得及产生什么强烈的情绪,随着一阵微弱的抖动,屏幕上的画面就又恢复如初。

 

“嗨队长,怎么啦?刚刚信号是不是不太好,我跟你说话了你没听见么?”镜头的正下方是黄少天垫着脚努力凑过来的脑袋,“我刚刚说我们快准备跟霸图交接吧,不过在那之前,之前忘了报给你,我有点私人的事情需要在交接之前处理一下。”

 

说着他缓缓地把左臂的衣袖往上拉,露出上面的一片新鲜的瘀伤。

 

“队长,这得算是工伤吧?任务伤?是左边数第三个那个鸡窝头打的,啊不对鸡窝头是左数第二个,好吧那就第二个也凑合,我抓他们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拘捕,从背后偷袭的我,还好我反应快,但还是挺够呛的。”

 

“本来我想算了,但是实在是有点疼所以我还是打算追究一下,没记错的话,按规定我可以单独让这个人针对打我这件事给我做一份笔录?你知道的…方便报销?”

 

黄少天还是笑着,露出一对虎牙,蓝眼睛里跳跃着狡黠,只在不小心碰到那片瘀伤时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

 

“哦对了,不用辛苦李远,这份笔录放着我自己来做。”

 

TBC

下一更叶黄正式碰面√

 

 

 

 

评论(15)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