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Animals

TIPS:

原作向PWP,两个人已交往但未公开/灵感来源于97的同名视频/撩了就跑真TM刺激”的少天&“我就静静地看着你搞事”的老叶/有和标题直接相关的私设


送给97 @Asura 投我以激素,送我上最佳,报之以叶黄肉【doge】


字数:7226【我尽力了orz





——————————————————————————————

Baby i'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Hunt you down and eat you alive


Animals

 

1

叶修又看见他的猫了。

 

黄少天的向导兽是只猫,这件事在全联盟都不是秘密。

他曾在网上看过那期点击率居高不下的综艺节目,黄少天和周泽楷、张佳乐等等一批联盟里特别受小姑娘们欢迎的电竞选手一同作为特邀嘉宾出席。在视频的第十三分二十九秒,黄少天对着满满一演播厅的观众放出了那只灰色带斑点的猫,一时间尖叫声几乎刺穿叶修的耳膜。向导兽是人潜意识投影的具象化,只对“选定”的对象有意义,而节目录制现场的摄像头自然不包括在内,黄少天把时机掐得堪称精准,灰猫只出现了短短一瞬间,短到只够让人分辨出那是只猫的程度。

 

紧跟着就是满屏幕“好羡慕在现场的人能亲眼看到啊啊啊啊啊”一类的弹幕,连主持人“哇!黄少的向导兽居然是猫吗?”的发言都给盖了过去,后面的大屏幕上还留着猜想黄少天向导兽真身的粉丝投票的结果,票数遥遥领先的前三甲分明是“金毛犬”和“柯基”,甚至还有“柴犬”。

 

蓝雨的王牌剑客那时却少见地仿佛惜字如金,只对着镜头的方向咧开一个露出两排牙齿的笑容。直到几个月以后叶修得出结论,那天在节目现场黄少天竟的确是故意笑给他看的,尽管那时候叶修并不在现场。

向导兽出现的必要条件之一是强烈而突发的情绪,那天的综艺节目上主持人向黄少天问起“难道整个联盟都还没有人看过黄少的向导兽吗?”,下一秒毛茸茸的灰色毛团便凭空出现,引起全场惊呼。叶修试了十几次终于成功将画面暂停在灰猫出现的时刻,画面中,黄少天有一个明显的抿嘴的动作,他垂着眼帘,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憋住那个狡黠得近乎恶劣的窃笑。

 

其实是有的,在那次为了配合联盟的一些商业化需求而要求人气选手参加的综艺节目之前,在其他的时间和地点,不是别人——正是叶修自己,相当近距离地接触过他的猫。

 

哦,所谓“他的猫”,具体指的是哪一个“他”,两种解释似乎都能够解释得通。

 

在魏琛落败那天的赛场后台,黄少天还没完全脱去稚气的脸上还挂着泪痕,那只灰猫喵喵地在他的脚边打着转,毛茸茸的身子和软乎乎的尾巴让叶修禁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它——又或者,摸摸那个当年还没抽条的少年的头毛。可是那个动作还没付诸实施就夭折了,黄少天的猫对着他弓起背发出恼怒的低吼声,若不是向导兽只能对有生命的事物产生影响,叶修毫不怀疑他的裤子会被它挠成破破烂烂的布条。才14岁的少年一方面羞于被这个此刻最记恨的对手无意中撞破了窘态,另一方面满腔的少年热血腾地冲入他的脑中,让他紧握着拳就喷出那时候就已经很气势汹涌了的垃圾话来。

 

在某个纯属走过场的联盟会议中,冯宪君在台上念着连他自己也清楚没什么人走心听的稿子,一干正副队长在台下上演打发无聊会议时间的若干种方法。室内闷热,电扇在叶修的头顶上有气无力地响,叶修却根本没工夫去思考他要是也用手机那么这种情况下能多出多少种娱乐方式。灰色的斑猫毫无事先警告地凭空出现,不偏不倚就在叶修脚边的位置,叶修低头看去时它正耐心地舔着自己的前爪,坐姿优雅得像只大户人家好吃好喝伺候着的宠物猫。可那条尾巴却作出完全相反的举动,绕着叶修的裤腿甩来甩去,力道刚刚好从他脚踝处蹭过去,又慢悠悠地甩回来,瘙着他的皮肉,带来转瞬即逝的毛茸茸的触感。

 

叶修的目光正好和猫的绿眼睛对上,然后那只猫蓦地对他龇牙,瞳孔锋利得像是剑刃。

 

后来他知道他的猫还真不是家猫,黑足猫以长颈鹿等大型动物的尸体为食,凶猛时能殴打强壮的野狼,见势不妙时跑得又比谁都快。

他也早就知道他的猫真不是表面上那样总被小姑娘们用“萌”“可爱”“宝宝”等标签形容的模样,场上他是奉行机会主义的妖刀,场下他是……总爱撩完就跑的小混蛋。和叶修在一起前后都是。

 

后半句话最早的证据就是那天叶修第一时间转头去看黄少天,那个搞得他从脚踝那一寸被猫尾巴蹭过的皮肤一路痒到心里的罪魁祸首却坐得无比端正,背挺得笔直,眼睛认真地看着老冯打出的那一页鬼知道是什么内容的PPT,只有右手上转得飞快的那支笔破坏了他这层“积极向上好学生”的假象。

 

等叶修再低头时,那只黑足猫已经消失不见了。

 

叶修坦白,他对黄少天的那点心思早就超出了心跳加速欲说还休的那个层面,而且他也同样确定黄少天对他也是一样。

 

联盟没有明文规定职业选手之间不可以发展恋爱关系,然而明面上他们毕竟不是同一战队,还是有那么一层事实上的“敌对”关系放在那里。为避免战队粉之间不必要的口舌之争他们也就没有特意去公开什么,叶修刚从嘉世退役时黄少天半夜跑去兴欣网吧只是八卦论坛里某条惨遭沉底的水帖,微博上说得头头是道的“叶修黄少天CP分析帖”也早就沦为各家粉黑掐架来“辟谣”去的混战场,就连联盟里的一线选手们也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叶修和黄少天线下似乎私交甚密,但也仅此而已。

 

只有叶修知道这是黄少天刻意维持的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黑足猫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叶修面前,在每一个他们因为比赛、因为活动、因为联盟聚餐等种种理由和对方呆在同一个屋檐下时造访,放肆时还会直接跳上叶修的膝盖。叶修借着从裤兜里掏烟盒的由头去挠那只灰猫的下巴,灰猫发出只有他能听见的感到舒服的咕噜声,翻滚着对他露出毛茸茸的肚皮。

他知道这是黄少天无伤大雅的恶趣味,而他也十分乐意奉陪。

 

但是今天晚上就算了,白天游戏里显出大大的Glory的时候连张新杰都情绪外露向着观众席连连挥手示意,他们的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喝彩声。黄少天更是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跑过整个舞台,在显示着比赛结果的屏幕下面欢呼雀跃,然后穿过其他同样在庆祝的队员一路跑到他面前,像颗暖洋洋的子弹砸进了他的臂弯里。他低头撞上了黄少天洋溢着狂喜的眼睛,他的鼻尖离他只有一个低头的距离,嘴唇弯起来几乎马上就要向他索取一个奖励意味的吻。叶修当时险些热血上头直接付诸行动,结果他那擅长捕捉细节的男朋友适时地结束了这个拥抱,再转去用力拍打离他最近的那几个队友的肩膀,力道之大拍得王杰希和喻文州双双皱起了眉头,却又很快淹没在孙翔一遍一遍喊出的“赢了!我们赢了!”的欢呼声中。

 

叶修打开QQ,很快从他好友列表里找到那个不断跳动的头像,在对话框里打下一行字。屏幕上原本还一如既往地刷着大片表情的文字顿住了,小话唠滔滔不绝的文字泡渐渐地收住,最后变成相当简洁的两个字。

 

“好啊。”

 

2

没过多久黄少天就敲开了叶修的房门。

庆功宴散了以后黄少天就已经换了队服,现在穿的是一身相当休闲的T恤牛仔裤,头顶上却扣着他那件灰色卫衣的帽子,一眼扫过去很是有头重脚轻的味道。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

 

黄少天笑了一声:“叶领队,你知道骚///////扰队员是什么后果吗?”

 

叶修把手里的烟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

 “等会你就知道了。”

 

上车请投币【不是


THE END


评论(52)

热度(1763)

  1. Amois米了个Q 转载了此文字
    狂喷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