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复健

突发脑洞,恶魔叶x堕天使黄
大概是老叶在少天一次落难逃亡时给他注射了自己的恶魔血,虽然有种种副作用但就那一次而言算是救了他,最重要的是,他的血算是给少天打上了烙印。后来少天堕天,老叶的血一直存在于他体内。
趁着思路还在,写了个片段记着,没头没尾的就不打tag了。等我做完手里的作业以后写来给my代 @孰华予 😆😆😆


事实证明,虽然仿佛有七八百年没写文了,我还是那个大龄中二【。】


————————————————————————



A
叶修见到他的时候,他正从最后一只邪灵的心脏里拔出他那把轻盈的冰蓝色长剑。可是这景象凡人无法感知,教堂里还回荡着管风琴的弹奏声,空气安静得像是一时间忘记了流动,但叶修是能看见的,邪灵的血溅满了少年的白色西装。其余的邪灵四散着倒在地面上,猩红色的血迹蔷薇花一样地沿着他脚下的地毯一路绽开,白鸽在钟声中从教堂顶上的蓝空里飞过。黄少天转过身来,手腕一挽,冰雨竟就此凭空消失不见。
那时他在黄少天的脸上清晰地辨认出了点到为止的淡淡的笑意。他低垂的眉眼没能抵消掉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一对若隐若现的虎牙更是进一步地破坏了这一画面的表层信息。他轻轻捻着手指好彻底摆脱掉指尖上沾染的血腥味,邪灵的尸体随着他的靠近一一燃起冰蓝色的火焰,随后在他的身后一一化作无害的浮尘。

或许任何人都会在那一个瞬间里爱过他。
叶修如此想。

虔诚的信徒们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等他们再度睁开眼睛向前看去时,只看见不知从何而来的清秀少年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影子在他的身后一点一点地伸展开来。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窗,他的金发在后脑用一根简简单单的发带扎起来,在那光影里跳动着一团太阳一样的金黄。那暖金色也跳跃在他的脸颊和睫毛上,而他双眼的蓝甚至比这一切加在一起都还要夺目。

B
大天使堕天足足历经三个昼夜,彼时冰蓝色的星星自天空最高处坠下,一路点燃云层,竟一度使得那个小岛白昼时的天幕被灼烧得像是黄昏。

叶修最终是在一片荒芜的林中空地找到他的,厚厚的落叶和尘土里散落着的全都是他的荣光,像是破碎的星辰——还有真真切切的他的血迹。荣光熄灭后即使是大天使也不过是肉体凡胎,他就蜷缩在那片斑驳的深红里,六翼只剩下一个枯槁而脆弱的形状。叶修踩着枯枝向他靠近时的动静不算小,所以即使处在如此虚弱的状态,黄少天也还是发现了有人找到了他这一事实。

“别过来。”
前大天使如此警告道。

“我只是来查看属于我的东西的。”叶修回他。

分辨出熟悉的声音时碧蓝色的双眼骤然睁开,他看见恶魔在他的身边俯下身,林间的风将他黑色风衣的下摆吹得微微摆动。

“你这家伙……”

叶修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他慢慢地完全蹲了下来,好看得更仔细些。前大天使的伤口流出的血泛着黑,那黑色包裹着他。粉碎的荣光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迅速黯淡下去,连带着圣剑冰雨的光芒也迅速黯淡下去,可是这并不是正在发生着的全部,那黑色也迅速地缠绕着冰雨的剑身而上,将它勒紧、吞没。

“看来它被保管得很好。”
随着昔日的那柄圣剑终于化作带着邪气的妖刀,恶魔完全无法抑制自己发出的阵阵笑声。

——恭喜啦,少天小朋友。
——恭喜今天死不成咯。

评论(13)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