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For your entertainment(00-01)

TIPS:恶魔叶x堕天使黄/中二产物/强强as usual/部分设定改编自美剧supernatural


送给my代 @孰华予 

文名来自Adam Lambert的同名歌,跟这一更不是很搭我知道但是后面就搭了相信我【一只脚踩在油门上说道】


———————————————————————————————

0

天使和恶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两个种族在世人的眼里向来是互相绑定般的两级。天平的两端,棋盘上交错的格子,白与黑,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

叶修对此嗤之以鼻,并且确信当事的另外一方也对这种相提并论抱有类似的态度:前提是天使们的万年扑克脸上真的能出现嗤之以鼻这样的表情的话。

 

就个人而言,他喜欢把他们比作“上帝的金丝雀”。

这个比喻所包含的意味远远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友善。

 

他曾经目睹过那场载入地狱史册的围猎。那是人类还只用钢铁和火焰交战的时代,米迦勒和路西法热衷于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杀意,天堂和地狱自然也旗帜鲜明地采取对应的行动。最激烈的一场战役持续了九天九夜,七十二柱魔王倾巢而出,大天使拉斐尔带领着他的军团奋勇迎战,然而那却不是那场战役的核心。

 

女巫。

被教廷所焚烧的女巫化作的恶鬼和怨灵悄无声息地出现,用空间魔法将天使军团的后方切割出一个孤立的断裂带。那天叶修没有参战,他身在某座被焚毁的渔村里收割了最后的一个灵魂,然后他登上渔村边缘那座白色的海崖,正好见证了围猎的收尾。

 

夜空被撕裂开来。

那群从群体里被孤立出来的白色鸟儿最多只能算是才学会飞行的雏鸟,还不具备独立迎战的能力,他们的带领者又陷入苦战难以顾及他们。术法和剑光在它们之中张狂地爆发,从叶修的角度看去,就像是场充斥着哀鸣的烟火——白色的鸟儿四散奔逃,可那烟火紧紧地咬住它们的翅膀,他们的羽毛流星雨一样地漫天掉落。

 

叶修就是在那时候想到金丝雀这个比喻的。

女巫们的空间魔法把握得相当精准,刚好将最低阶的那群天使隔离开来。离断裂带最近的一群他们的同伴察觉到了后方出事,但拉斐尔正深陷苦战中无暇他顾。上帝的这种造物极其精美,也极其守序,他们看到“边界”,便下意识地退开,于是在血腥的围猎圈之外,还有另一些鸟儿一时僵住,在断裂带之外无措地徘徊,他们中的其中一些也因此成了恶魔砧板上的鱼肉,鲜血几乎给断裂带勾出一条红色的边框。

 

那天晨星的光芒格外地高涨,日出时,海对面的地平线泛起了不详的猩红。

叶修那白色的海崖上点起了他的烟斗,饶有兴致地一直坐到了战役结束。只是他的目光并未长久地停留在那群白色的鸟儿身上,而是越过他们,落在了断裂带的边缘。

 

因为他注意到在混乱中,有个冰蓝色的小点仅仅停留了极短的一瞬间,便又重新动起来,向他无措的同伴们所注视的相反方向而去。叶修的目光一路追着那个小点,然而那小点移动得实在太快——难怪之前叶修没有发现他,即使在那片纯白和鲜红中那冰蓝色显得格外惹眼——他干脆利落地直切入激烈碰撞的战场中心,很快就又被淹没不见了。

 

“那小混蛋,像是凭空窜出来的一样。老夫差点以为拉斐尔在后方藏了什么秘密武器——结果我发现只是个普通小子,法力太弱,他那把剑秀气得能给老夫的地狱猎犬剔牙,剑刃还是蓝色的,一下子捅下来跟挠痒痒差不多。”

后来,魏琛指着自己肩上一个非常新鲜但已经愈合了大半的窟窿,这么对叶修说道。

 “然后呢?”

叶修从他下到一半的棋盘上抬起头来追问道。

魏琛吃惊地仔细检查了一遍叶修的面部表情,发现叶修真不是随口一问,才不太情愿地补充道:“跑了。”

“跑了?”

“对。老夫本来想给他点颜色看看,结果他一看没占到便宜,眼皮都没眨一下就又跑了。反应倒是快。”

“呵呵。”叶修笑,指尖停止了摇晃那个黑方主教的尖顶,把它举起来,将又一个白方的卒子推下棋盘。

“笑什么?”

叶修将棋盘反转过来,使白方重新面对着自己,然后捻起一枚白方的棋子。

 

最终叶修没有回答,魏琛也没再追问。

 

上帝的金丝雀,好像不止一种品种。

这也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战后的闲聊,老友间的谈资,围猎成功后整个地狱都在通宵达旦地庆祝,叶修拿出他最好的烟草递给魏琛表示慰问,后者丝毫没跟他客气地接了过去。

 

一只有颜色的金丝雀。

这就有意思多了。

 

啪。

叶修想着,将黑方的其中一个城堡推出棋盘。

 

在那之后是一段天翻地覆的岁月——字面意义上的天翻地覆。

中世纪过后,宗教的力量式微,信仰逐渐不再在人类的国度中具有绝对的支配地位,于是一度以人类信仰的精神能量作为能量源泉的天堂地狱也遭遇重创。又几百年,人类膜拜他们自己的造物——机器,魔法则近乎完全销声匿迹,而后,数位初代大天使隐没,路西法沉睡在黑暗深渊,天堂地狱因各自陷入的混乱而休战,继而先后进入漫长的转型期。

 

方锐气急败坏地闯进门的时候,叶修正坐在餐馆里品尝着一碟小点心。

今天镇上最大的一所中学在这儿办毕业十周年同学会,当年一度被留校察看的问题少年如今成了房地产大亨,这次回来慷慨地包下了聚会全部的花费,其手笔之大,从同时段来店里用餐的路人都能分到甜点和香槟就可见一斑。音乐和说笑声在叶修的耳边嗡嗡作响,但这同时也就很恰当地将方锐的一番话盖了起来。

 

“叶修你特么坑我呢这是?!”

“怎么了猥琐方,整个教区的灵魂当月底奖金够意思了吧?要是不喜欢,那还是给我好了,我不介意。”

“我靠那也得拿得到才行啊——那可是大天使!还好我躲得快…不过你那群新培育出来的邪灵是凶多吉少了。”方锐愤愤地在叶修的对面落座,“鬼知道天堂的那帮废物怎么又培养出来新的小翅膀的…”

“大天使?”

方锐没好气地道:“我知道,大概得有一百多年没有大天使出现了。但是这次是真的,一二三四五六,我看得清清楚楚——总不至于连数数也能弄错。”

像是觉得证据还不够直观,方锐稍作犹豫,扯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在他的右手上,有着一大片灼伤一样的红痕。方锐已属高阶恶魔,平常的圣水、银器等已经不能伤到他,能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的手段屈指可数,其中效果最显著的一种就是天使的荣光。

 

“生面孔?”

“啊,是啊,”方锐把手套又戴回去,布料和创口接触使他无声而夸张地用口型连连咒骂了好几声,“不过还是个黄毛小子,我是说,真的是一头黄毛。天堂的品味一点也没有提高,穿个一身白,我感觉我要瞎了。”

想了想,方锐又补充道:“还提了把轻剑,剑刃是蓝色的。”

 

听到最后一句,叶修的嘴角丝毫也没掩饰地咧了起来。

 


叶修终于见到那只与众不同的金丝雀的时候,黄少天正从最后一只邪灵的心脏里拔出他那把轻盈的冰蓝色长剑。

可是这景象凡人无法感知,教堂里还回荡着管风琴的弹奏声,空气安静得像是一时间忘记了流动,但叶修是能看见的,邪灵的血溅满了少年的白色西装。其余的邪灵四散着倒在地面上,猩红色的血迹蔷薇花一样地沿着他脚下的地毯一路绽开,白鸽在钟声中从教堂顶上的蓝空里飞过。黄少天转过身来,手腕一挽,蓝色轻剑便消失在了虚空中。


那时他在黄少天的脸上清晰地辨认出了点到为止的淡淡的笑意。

他低垂的眉眼没能抵消掉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一对若隐若现的虎牙更是进一步地破坏了这一画面的表层信息。他轻轻捻着手指好摆脱掉指尖上沾染的血腥味,邪灵的尸体随着他的靠近逐一燃起冰蓝色的火焰,随后在他的身后化作无害的浮尘。

虔诚的信徒们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等他们再度睁开眼睛向前看去时,只看见不知从何而来的清秀少年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影子在他的身后一点一点地伸展开来。他的六翼也在微微流动着的空气里舒展开来,像是强光直射下的雪地,还有柔顺的天鹅绒。高阶天使独有的荣光就在那片雪地和天鹅绒里流动。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窗,他的金发在后脑用一根简单的发带扎起来,在那光影里跳动着一团太阳一样的金黄。那暖金色也跳跃在他的脸颊和睫毛上,而他双眼的蓝甚至比这一切加在一起都还要夺目。

 

紧接着他对着人们露出微笑,嘴角的上翘带出很浅的一对酒窝,随后是那对虎牙。

光明而温暖,堪称完美地对天使二字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进行诠释。

 

叶修饶有兴致地将目光停留在那张脸上。

精致,美好,这些让人类愿意付出昂贵的代价或一生的时间来追求的特质,被上帝像是随手挥霍一样大把地赋予给这些他亲自创造的儿女。

 

或许任何人都会在那一个瞬间里爱过他。

——只可惜我不是人类的一员。

 

高高抛起的心跳重重砸下,管风琴弹出最后一个音符,余音在教堂里低低地回荡开去。黄少天走下了台阶,衣服沾上的邪灵血已经被他完全清理干净了,连白色的手套也重新恢复到一尘不染的状态。

即使信徒们无从得知这个金发少年的真身,却都无形中被这幅画面感染了一种平静祥和的气氛,于是管风琴继续弹奏下一曲,祈祷继续进行。大天使一路走向教堂的大门,那完美的“天使”的笑容纹丝不动。

 

不管什么品种的金丝雀,呆在笼子里都一样无趣。

叶修移开了目光。

 

可金丝雀却在这时鸣叫起来,称得上是悦耳的声音直直传入他的耳中。

“你是谁?”


那精致而空洞的微笑忽然聚了焦,金发的少年的脚步毫无预警地停下,然后他转头,精准地看向靠在圆柱旁的叶修。叶修闻声顿住,在要不要忽略这一声提问之间犹豫了一瞬间,只这一瞬间少年就已到了他的面前。

于是叶修面对着他,也露出无可挑剔的无害微笑:“今天是做礼拜的日子…愿主庇佑世人。”

“你能看见它们,”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是蓝玻璃,“那些邪灵。你能看见它们,我能看得出来。你到底是谁?


好吧,要指望大天使分辨不出是不是人类是不切实际的。


“实不相瞒,我是上帝的先知。”叶修收起微笑,表情严肃起来,“我预知到这一带会出事,起初还有点担心,实在是没想到大天使会亲自出手。对了,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我叫黄少天,”标志化的天使微笑又来了,大天使郑重其事地对他伸出手,像是要跟他握手。只是叶修还没来得及从自己脸上捣鼓出一幅惶恐的表情,冰蓝色的利刃就抵在了他的眉心,天使的微笑坍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同于方才的他的真正的严肃表情,“作为一个恶魔来说,你很不会撒谎。”

 

“相信我,我刚才不是认真的。”

叶修后退一步,使教堂角落的阴影完全笼罩自己。事已至此,恶魔干脆地不再伪装,露出血红色的瞳孔。


“纯属好奇,你是在我一进来就发现我了么?还是因为发现我能看见那些邪灵?”

“虽然即使现在算是摊牌了,我都还是感觉不到你身上有明显的恶魔的气息。不,是你看那些邪灵的眼神,”黄少天握剑的手一动不动,“没有恐惧,没有惊讶,很耐心地挨个看了一遍…就和清点自己的财产损失一模一样。”

“确切地说不是我的财产,我只是负责培育。说到这个,我差点忘了,这下子又要来新的账单了——”似乎悬停在额前的利刃不存在一样,叶修微微转了个身,作势要离开。

“你哪儿也别想去。”

大天使喝道,冰蓝色的烈焰自叶修的脚底窜起,将叶修团团围住。于是叶修把手插进兜里,又转过脸来看着他。

 

“来,哥给你补习一下对付恶魔第一课,”叶修压低了声音,每一个字都发音无比清晰地慢慢吐出来,“恶魔通常是占据了人类皮囊的来获得实体的,所以——圣火?你家上司应该没教过你连可怜的人类一起烧吧?”

黄少天狠狠地咬了咬牙:“…我们现在出去,你从皮囊里出来,我们堂堂正正地打一架。”

“我不会从这里出去,我们也不会堂堂正正地打一架。”叶修的神情可以用悠闲来形容,或者用更直白的说法叫极其恶劣,“首先如今的地狱跟大天使正面打起来有胜算的不超过十个,其次我猜你没有直接跟我动手而是跟我多说是因为有所顾忌,待在这里,让这些可爱的信徒继续提醒你不能把他们牵连进去挺好的,你说呢?”


冰蓝色的火焰向上猛蹿,几乎要吞没叶修,然而最终那火焰和驱使它的大天使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丢出一句刀子一样锋利的谴责:“…卑鄙!”

 

叶修对着黄少天摊开手,极坦然地回应道:“我是恶魔。我们恶人就是这么做事的,如假包换。”

 

然而同一时刻他清楚地看见黄少天的蓝眼睛里的光芒急速地收拢,轻剑的剑刃光芒大盛。叶修当即回撤,剑刃擦着他的衣襟带着劲风刺入教堂地面上的石砖。

“我还以为你真没打算躲。”

黄少天收回轻剑,在他几米之外,叶修笑了一声。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我还挺喜欢我这张脸的,一直很爱惜。好了,哥还有事情要忙,今天就到这里吧。”

叶修对着大天使微微欠了欠身,便真的从黄少天的眼前消失了。

 

“高阶恶魔——不用附身人类也能实体化。”另一名天使在黄少天身边显形,“你刚刚有几成把握?”

“五成。”黄少天垂下目光。“发现他有躲闪动作以后是十成。”

被附身的人类,也就是皮囊,对恶魔来说是一次性用品。只要本体不受创,没有恶魔会在意皮囊是否损坏。

说罢黄少天也转身离去,而他的同伴皱紧了眉头,望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叶修又返回到原先那家餐厅的时候,毕业十周年的高中同学会已进行到了后半场。功成名就和籍籍无名形成鲜明的对比,逆袭的励志故事和伤仲永的悲剧等等被同等地摊开在众人面前,空气中酒精和绝望的气味浓郁地掺杂在一起。没有恶魔会错过这样的“商机”, 更何况叶修在类似的这些事上向来都如鱼得水,所以对于他的折返,方锐也只是惊讶了很短地一刹那。不过虽然不算太惊讶,嘴上还是少不了要调侃两句的。

 

“哎哟不是吧叶修,‘财产损失’收拾得很快嘛,还是说如今连你也要怵大天使了?”

“那可不就是要第一时间回来努力多谈几笔生意嘛,要不以这次的损失,老板娘要发火的。”说着,叶修望着不远处的一个有些瘦弱的男青年问道,“那边那个,还不是你的客户吧?介意给我吗?”

“不是,我不喜欢背景太纠结的,怎么了?”

“那我就当是‘不介意’的意思了。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今天发现了点好玩的东西。”叶修喝干净杯子里的最后一口茶,起身向男青年走去。

 

TBC

全文叶黄的相处模式分三个阶段,这是第…0.5个阶段

少天的身份和性格相应的分三个阶段,现在的少天是黄少天 ver 1.0【。】


评论(29)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