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For your entertainment(02-03)

TIPS:恶魔叶x堕天使黄/中二产物/强强as usual/部分设定改编自美剧supernatural


00-01


——————————————————————————————

2

其实黄少天原本是不会亲身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的。

 

人类因为私仇,用中世纪流传下来的血祭召唤了鬼魂,驱使鬼魂杀人,短短一周内就有十人以上惨死。人类警fang通过受害者人际关系的共同点锁定了嫌疑人,然而被鬼魂杀死的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没有任何能够定罪的直接证据。离必须放人的时限只剩下六个小时,嫌疑人始终拒不配合,shen讯陷入僵局。

 

“我没什么好交代的。”

瘦弱的男青年重复着这一句话,又一名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警cha终于忍不住摔门而去。

 

审讯室里的灯光急促地闪烁起来。

男青年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在被逮捕后第一次地完全抬起头来。下一秒,面容清秀的金发少年出现在原本jing察坐的座位上。

 

“你看起来很淡定,习惯这种事了?”黄少天看着对方,“啊,至少并不习惯出现的是我。放心,我和外面那些不是一类——我的意思是,不是一个种族,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他们现在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现在这个空间是真正意义上的只有我们。”

 

“我知道你是谁,”男青年干巴巴地说,“老师说过,一身白,长在脸上一样的微笑,蓝眼睛…你们天使都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吗?”

 

虽然只是转述,但黄少天听到男青年报出的三个短语时,还是下意识地感到一阵本不该有的情绪波动。他严肃起来:“你说的‘老师’是什么人?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男青年抱起双臂:“天堂怎么会关心起这样的小事了?”

 

“这不是小事,”黄少天郑重其事地道,“在我们的记录里你的祖先是这个国家有名的圣人,可是你却用了只有女巫的书上才有记载的血祭,死了很多人——”

 

男青年打断黄少天的话:“死了很多人?原来这才是你们的重点,嗯,数量很大,性质很恶劣,跟新闻上的通报差不多——”

 

黄少天没有等他一直发泄下去,他的音量提得更高,将话语权又夺回来:“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是圣人的后代,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们——我觉得非常惋惜,所以如果这件事的背后有什么人,我可以帮忙。”

 

“我听懂你的意思了,你很惋惜,因为我是圣人的后代,所以我按理说也得是个散发圣光的家伙,我变成这样是被人蛊惑了,你可以帮忙——”男青年突然把他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右手重重地磕在桌上,那只手原本裹着厚厚的绷带,现在随着男青年的动作,开始渗出血来

 

 “我试过。小的时候爸妈总是跟我说‘要做个善良的人’,虽然我搞不懂为什么,但是既然爸妈说了我就学着做了。他们两个可能倒真是挺‘圣光闪耀’的,到头来一个被诬陷入狱,一个病死的时候,估计也还没忘了唱给主的赞歌呢。事到如今你,天使大人,再跑出来跟我说你可以帮忙?你帮什么忙?告诉你,用不着。”男青年又一次用力将右手敲在桌面上,使得手上的伤口彻底裂开,“我以前做善事只是因为好像‘应该’要那么做,我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可你知道吗,当这次我杀掉那群平时看不起我的人的时候,我都快笑死了,这辈子从来都没那么开心过。”

 

说着男青年嘴里念动拉丁文的咒语,黄少天猛地站起,将他想要画阵的右手死死按住,与此同时冰蓝色的轻剑自虚空中被召出,剑尖抵在男青年的咽喉上。

 

似乎是知道到这最后的一次不可能成功了,男青年放弃似的丝毫没有挣扎。

“我没有被蛊惑,老师只是给我提供了一个效率高一点的途径…我不需要你的救赎,我就是个卑鄙无耻的人,我杀了不少人,可我的体内就是流着圣人的血脉,好树结了坏果子*,对此,天使大人——您作何感想?”

 

黄少天握着剑迟迟没有说话,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请不要再耽误了,按规矩来说原本犯下这样罪行的人应当在第一时间就处决,您给他忏悔和赎罪的机会已经算是极大的破例,他不接受,那么就应该——”跟在黄少天身后原本没有显形的他的同伴等了许久,终于按耐不住开口催促。

 

黄少天听着催促,又一次握紧了手里的剑,正要动作,男青年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头一瞬间就垂了下去,眼睛里在同一时刻就没了神采。

 

“我当然知道按规矩应该怎么办。走。”

黄少天忽然道。他后退一步,凭空消失在了审讯室里。他的同伴看在眼里,也离开了,但却并没有跟随黄少天而去。

 

 

审讯室楼顶的天台上。

 

“这一次我们就不用玩什么你猜我是谁的花样了吧,叶修。”

 

叶修闻声转过身去。即使有所耳闻,黄少天也不由得为当代恶魔的“人类社会适应力”吃了一惊。

 

和在教堂里出现时的西装革履不同,这一次叶修的形象还真称得上符合“老师”的形象:白衬衫,金属边眼镜,一把长柄伞,他甚至还把头发梳理成了一个较为温和的发型,要不是黄少天了解他的底细,还真的差点要以为是哪个斯斯文文的人类教师。

 

“你杀了他?”

 

“我告诉过他血祭是靠损伤他自己的灵魂来发动的,频繁使用的话死只是时间问题,他还是那么做了,所以是他杀了他。”

 

这一次他们周边没有任何会让黄少天有所顾忌的事物,所以黄少天一剑对着那张仿佛云淡风轻的脸砍去:“狡辩!”

 

这一次叶修也没有表露出想退避的意愿,他第一时间提起那柄伞招架,一声拉动机括的声响,长柄伞骤然化作黑色的巨镰格挡住冰蓝色的利刃,发出金属碰撞的巨响震动着黄少天的耳膜。

黄少天就地一滚避开巨镰的劈砍,然后调整了一下动作,很快和叶修战成了一团。

 

他自己也没听清楚这个过程中自己向叶修喊着什么样的话,又或许只是单纯地对着空气喊着什么话。男青年临死前一连串的质问和同伴让他快点处决他的催促交叠在一起,教堂里那个
“卑鄙的懦夫”和眼前这个看似文雅的恶魔重合在一起,黑色和白色重合在一起,黄少天对叶修发动起一连串猛烈的进攻,一时间冰蓝色和黑色难舍难分地交缠在一起。

 

黄少天很快就感觉到叶修真的不怵他,上次叶修的那句总结真的没夸张,在大天使面前绝大多数恶魔都只有走为上策的份,可这次叶修没躲也没逃,像是特意等在这里来和他打这么一架。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最后黄少天能算得上是恼怒地问他,数十个回合下来,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他能说自己占着上风,绝大多数的时间内他们都是势均力敌的。这对于黄少天是不同寻常的经历,圣剑冰雨连当年的七十二柱魔王之一都斩杀过,他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战功才被封为第二代大天使之一。

 

“我知道一些事发生以后会引发另一些事,所以我来看看另一些事的结果。”叶修没有正面回答,反倒是给黄少天内心的另一个猜测给出了肯定,“还有,记得上次我跟你说地狱里和大天使交手能有胜算的人不超过十个吗?你面前的就是其中之一。”

 

我知道你的事。”黄少天把话头抢过来,“你是地狱最早一批支持转型跟人类‘谈生意’的恶魔之一,平时长期混迹在人类当中,水平低一点的天使站在你面前都不一定能发现你是恶魔。最近这一带的邪灵作祟事件大多数都和你有关系,传闻你和一个女巫合作,报酬是一些很难找的魔法材料,还说你最近在组建一个自己的‘团队’——”

 

叶修静静地听着黄少天说着,没有打断或是否认,一直到黄少天自己发觉不对劲停了下来。天堂提倡矜持、慎言,今天这好像是他长久以来一次性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而且内容还是关于一个恶魔。

 

“了解得很透彻嘛,怪不得猥琐方他们跟我说这一带生意越来越难做了,看来确实是被盯上了,还是被大天使。”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黄少天,“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不管你在盘算什么其他的阴谋,都是行不通的。今天的是最后一次,我们会——”

 

叶修淡淡地摇了摇头:“这意味着,自从那天以后,你就一直在想着我。

 

 

黄少天回到天堂报道的时间比他预想的晚了一点。但出乎他意料的,他的一众同伴和下属们都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迎接他。

 

“大家这是……?”黄少天一时间脑子有些运转不过来,叶修的话,还有那个死去的圣人后代的话还萦绕在他脑海里,所以他只是本能地觉得有点反常。

 

“黄少天。”开口的是平时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同伴,只是这次他的口吻出奇地生硬,平日里的恭敬荡然无存。

 

同一时刻短刀刺穿黄少天的后心,鲜血大量涌出。没有给黄少天反应的时间,第二刀、第三刀紧随其后,他的下属们也凑上来,一人一刀地刺下。黄少天吃痛俯下身去,他们用的短刀和天堂用来行刑用的刑具是同一种材质,如此密集的攻击下即使是大天使也会遭到重创。

 

“我劝过你,”同伴的手上也握着短刀,他冷冷地看着黄少天,“在教堂的时候我就劝过你。你太乱来,太不循规蹈矩。为报私仇动用血祭这事到不了让大天使掺和的程度,你因为听说是圣人之后就非要亲自去找他谈。我们的任务是处决罪人,消灭恶魔。你哪一件都没做到。”

 

“你或许很强,但你配不上大天使的身份。”

“你这样的人留在天堂只会成为毒瘤。”

“你应当接受审判!”

在场的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起来。

 

黄少天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为首的天使像是要证明自己名正言顺似的,又道:“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接受审判,所以只有让你不得不老实一点了。如今米迦勒大人他们不在,这是正确的做法。”

 

说罢,他也举起短刀,向着黄少天走去。

 

冰蓝色的圣火骤然出现,以黄少天为圆心划出了一个圈。天使们瞬间退出一大步,不过那圣火的包围圈极弱,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间就消失了。圈中的大天使也一样。

 

3

起初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坚持了一段时间。

 

大多数人类不会接受这样一个身受重伤的不明人物,直接出现在医院急诊室也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他既拿不出人类的钱,也没有作为人类的身份。所幸一户纯朴的农户收留了他,用他们有限的医疗手段给黄少天做了基本的处理。但当天晚上天堂的追兵就追踪而至,为了避免牵连到那无辜的一家人,黄少天击退了追兵连夜离开。

 

人类的医疗不足以让他的法力恢复,所以他只能辗转各处,然而呆不满多久就又暴露行踪。

其中一个前来“追捕”他的天使对他说所有试图“窝藏”他的人类都会面临相应的后果,所以黄少天徒手对着他的脸揍了一拳,并且在对方试图找出一个足够文明又足够用来谴责他的字眼时又补了一拳。

 

既然帮我的人你们都会‘处理’,那么接下来这个你们就尽情地‘处理’试试。

 

 

很多年以后,叶修都还是能轻而易举地回想起那天的场景。

 

落难的大天使没有前兆地出现在他的门前,还是一身白,然而白色的布料上遍布着触目惊心的血迹。叶修一眼看出黄少天身上的伤口极深,最细微的动作都会引发新的一波剧痛。他的身形蜷缩成一个摇晃又倔强的形状,只有头还昂着,目光在涣散和聚拢间剧烈地切换。

 

他们下手还真够狠的。

有极短的一瞬间,恶魔对自己之前一时兴起的所为产生了一丝接近于后悔的情绪。他找到了一只极有灵气的金丝雀,于是他想捉弄一下他,而其他的金丝雀看上去却想要他死。

 

“叶修…”

黄少天的手捂在胸口最深的伤口上,荣光从他的指缝里隐约泄露出来,疼痛使得他全身都在颤抖。他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对方的名字拼凑出来。

 

叶修下意识地站直了,大天使猛地又向他跨了一步,更多的鲜血洒落下来。叶修的眼白开始发红,他能闻到血珠落在地面上时迸溅出的血腥味,天使流血这件事使他生理心理双重意义上地兴奋不已,这是恶魔写在骨子里的本能。他的本能牵拉着他也向黄少天走去,一低头,便撞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我不想死。

 

“为什么?”

叶修问他,大天使楞了一下,很快了然他话中所指。初代大天使隐没后的年代里,天使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有用之不尽的精神能量供给,黄少天这样的新一代大天使实属凤毛麟角。只要圣剑冰雨出鞘,黄少天击退那些想要刺杀他的天使不比他屠戮教堂里的那群邪灵要难。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不想——”黄少天顿了顿,“那个时候不想伤害他们。”

 

黄少天的前半句让叶修心口一沉,一种无可名状的烦躁感油然而生。

“他们对待你的方式可一点也不像兄弟姐妹。”

 

“他们认为我有罪。”

 

叶修反问他:“你认为你有罪吗?”

 

冰蓝色的眼瞳黯淡了几分:“哪有那么简单!”

 

“对啊,为什么要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你们这届天使真的不行。”

 

黄少天张开了嘴,仿佛在等几句感想或是反驳自己跳出来。但是他没等到自己想出回应,却等来了又一阵几乎把他从内部一劈为二的剧痛。

 

“你的荣光太高调了,小朋友,”听到这样的称呼,黄少天瞪着眼睛看着他,叶修对这一效果颇感满意地扬了扬嘴角,“要是你弱一点,找个信教的人类当容器慢慢养伤就好了,但是大天使——要么是可怜的容器先承受不住死掉,要么是你的兄弟姐妹在那之前找到你。结果都一样。”

 

“要是常规的方法有用,我又怎么会找你?”

 

“那么,此时此刻,到底是一个大天使在向恶魔求助,还是黄少天在向叶修求助呢?

大天使听出了恶魔的太过外露的揶揄口吻,浑身的血气冲入脑中,一时间转身就想走。叶修轻易将已是强弩之末的黄少天制住,他死死勒住黄少天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使他不得不再一次将自己整张脸上的表情都展示给叶修。

 

黄少天毫不示弱地回瞪着他,要是他此刻做得到,叶修毫不怀疑他会拔出冰雨捅穿他的喉咙。

叶修全盘接收到了那眼神里的信息,他手上的力道不小,要是个普通的人类早就已经被勒到失去意识,但是黄少天始终还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叶修抬手,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注射器扎入黄少天的脖颈。

 

恶魔血进入体内带来的是爆炸式的痛苦。

黄少天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痛感都集中在了针头刺破他皮肉的那小小的一点上,再随着那暗红色的血液顺着他血管的形状把他全身切割开来。于是黄少天一点也没犹豫地,对着他能够到的最近的叶修的皮肤咬了下去——叶修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他微微偏头,黄少天便没能如愿咬到他的脖子,于是他咬在了他的肩上,把现下他被施加的所有痛苦还回去。

 

“我知道是你……”咬完以后黄少天再次开口,令叶修略觉讶异的是竟然比先前还要流畅了许多,“是你故意找的那个圣人后代做的交易,你知道他内心的挣扎有多大,也知道他失控以后,我会猜到是你在搞鬼,并且第一时间跑去现场确认情况——然后会在知道他的身世之后做不到按规矩办事。”

 

我知道是你。”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停了停,像是在观察叶修的反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注射结束后叶修将针头拔了出来,黄少天登时失力向下跌去,但他没有太在意地继续把话说下去,脸上是一个越咧越大的挑衅意味的笑容:

 

——意味着那天以后,你也在一直想着我。

 

TBC

 

*主耶稣说:“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马太福音第七章)


评论(33)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