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Saliency

TIPS:大学背景/医学生叶x心理学生黄/片段式小短篇/不会取标题orzzzzzzz


上次跟我说想看专业相关的梗。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孰华予 

“本来只是想写个段子结果回过神来就这样了”系列,大家随便看看【。】


——————————————————————————————

你在想什么?

 

黄少天是个吵人的鬼灵精。

这句评价在整个R大广为流传,上到辅导员,下到大一新生全知道。校园间的八卦吐槽的叶修本来听过就过了,直到他亲身体会了这家伙哪怕不讲话也能达到吵人的效果。

 

生命科学院这学期新开了一门选修课,教授讲得算是有趣,还颇为重视课堂互动,三个小时一晃眼就过去了。他和所有人一样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然而他那台老笔记本死机在了保存文档的界面上,叶修不想贸然强关,只好耐着性子等着它反应过来。

 

生命科学楼的教室用的是木头桌子。

他斜后方的少年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带起一连串清脆的响。

 

“你在想什么?”

叶修回过头去,黄少天就趴在他斜后方的一个座位上,骨节秀气的五指反复地在桌面上敲敲打打。在他的身后是干净的大落地窗,夕阳在树影后面缓缓地下沉,阳光不温不火地勾勒在黄少天穿的黑色外套上。

 

“那首曲子。刚刚老师放的视频里的曲子,贝多芬的月光。我小的时候练过,老是不由自主地弹太快,每次弹快了老师就用小棍打我的手指。”说着黄少天的手指在桌面上继续来来回回,叶修的目光也追着那手指走,它们真的很像在跳舞,只是轻快得像是快忍不住飞起来的麻雀——同时也真的很吵,周围同学的说笑声加在一起都没能盖住它。

 

“后来我都快能把乐谱倒着背下来了,才算勉强练好。所以条件反射,听到这首曲子手指就想弹。哦对了,再后来我的老师跟我说,黄少天,你压根就不适合弹节奏慢的曲子。”

 

“所以你是黄少天。”

叶修从他的话里提炼出关键信息,对方对着他扬起眉毛:“‘是’?你听说过我?”

 

“算是吧,他们说心理系有个特别吵人的学弟,能让李教授每节课请人发言都自动略过他。”叶修想起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叶修。”

 

黄少天刷的跳了起来:“我靠这么直白的吗那我岂不就很尴尬?”

 

叶修很自然地回归原始话题:“其实我觉得应该尴尬的是你的钢琴老师,都能让你学会贝多芬的月光,指法却还是初学者级别的。”

 

然后他就第一次见识了传说中说到自己缺氧都不带喘气的黄式垃圾话。麻雀终于忍不住蹦了起来,扑闪着翅膀一幅要啄人的样子。

 

“呵呵。”

叶修言简意赅地表达出自己听见对方说的话了这一层意思,不过呵呵完他又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的耳朵,因为每次他这么笑都会自带一层他自己都没感觉到的嘲讽效果。

 

出乎他意料的是黄少天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骗你的,学长。”叶修注意到他咧着嘴讲话的时候露出一对虎牙,还有他的眼睛即使不笑也像是流动着狡黠的神采,“其实我没正儿八经学过,不是那块料,小的时候每天放学光顾着打架掏鸟窝去了。不过我一直很喜欢看别人弹,据说弹钢琴弹得好的人玩游戏也很厉害,是真的吗?手速得甩一般人一大截吧。”

 

“那你刚刚是为一个不存在的钢琴老师辩护了那么长一串了?”

 

“喂喂,重点错了好不好叶学长。”黄少天双手撑着桌面像他凑近过去,“弹钢琴好的人玩游戏也很厉害是真的吗?”

 

他在这一刻百分之百确信他和黄少天的这次对话不是随机触发的了。他的这位学弟甚至连头顶上的头发也给人一种毛蓬蓬的感觉,麻雀落在钢琴琴键上,一路蹦跳出一串没记在任何一张乐谱上的音符,把原本放在那儿的乐谱都碰得掉了一地。

 

“找机会你试试就知道了。”

叶修终于说,黄少天点头的模样几乎是雀跃的,下一步这位学弟就非常“自觉”地在他记笔记的文档最后打出了一串id。顿了顿,又郑重其事地把自己的大名也备注在了后面,然后给文档点了保存。

 

“噢你看!你的电脑已经不死机了。”黄少天语气轻快地向他指出“世纪大发现”,“我先撤啦!这里人都走完了。”

 

人确实都走完了,看来他的电脑死机得比他想象的要久。

 

黄少天的动作很快,话音刚落就连他自己也消失在了门口。叶修看回那个文档,游戏的id被黄少天专门加了个粗,还打了个大大的括号写着“剑圣”。

 

当天晚上来自同一个id的好友请求连带着每一条都卡在字数上限边缘的密聊信息就刷爆了他的游戏界面,叶修看着对话框最前端的“夜雨声烦”四个字,又想起了他早就有所耳闻的那句话。

 

果真是个吵人的鬼灵精。

 

“你笑什么?”

室友忍不住问他。

 

只是叶修恰好没听见,新买的耳机隔音效果好得有点超出他的意料。

野图BOSS正打到关键时刻,来自敌对工会的剑客在数据组成的千军万马顶着密集的文字泡,提着蓝色的轻剑笔直地向着他冲来。

 

 

你能猜到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吗?

 

“我昨天下午去接待本科被试了,有个艺术学院的妹子,长得还蛮可爱的。”郑轩吃着吐司,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她说她对心理学特别感兴趣,觉得心理学特别神奇,可惜没上分数线,没有读成。我跟她说,你要是有什么特别好奇想要知道的问题,可以问我,我只要知道就一定给她解答,然后她——”

 

“停,停,你别说,别讲出来,”宋晓嘻嘻哈哈地打断他,“让我们猜猜——”

 

全寝室一齐十分做作地作思考状,再齐声道:“你能猜到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666兄弟们!这波非常的稳!”于峰把饭桌锤得砰砰响。

 

徐景熙是第一个笑完的,他又问:“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郑轩一脸标志性的压力山大表情:“…我说心理学不是靠猜,是在理论和实际接触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分析,还有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始做实验了。”

 

“可以的,很直男。”李远点了点头,“估计也就来个医学院的书呆子才能帮你垫底了,他们估计会说‘我不能猜到你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你的脑子里有什么,有大脑和小脑’。”

 

“那不是书呆子的医学生会说什么?”黄少天突然问。

 

众人等了一秒,发现黄少天语气里好像真有在正经疑问的成分,顿时一愣。黄少天接收到他们有些莫名的眼神,露出和恶作剧得逞同等性质的大笑:“我觉得很可能是‘不好意思,我明天就要考解剖了,你打扰到我背书了’。”

 

新的段子又一次引爆了这次早间闲聊,黄少天用餐刀切着香肠,在室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间隙让自己继续刚才那一瞬间的走神。

 

 

他坦白从宽,他对医学院某个人称教科书的研究生好奇已久。

R大学霸多如牛毛,拿优秀拿得跟玩儿一样的人不止他一个,长期泡在教学楼和图书馆搞得皮肤异常的白的人不止他一个,因为前面两点性格也有点不那么普通无害的人也不止他一个。

黄少天对医学充其量是路人级别的感兴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医学院也仅限于去参加fMRI的使用培训那么一点交集,一定要说的话,也只是觉得那位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教科书”很有点意思。直到那天学校搞艺术节,叶修作为全系第一,半被迫地被推上台弹了一曲野蜂飞舞算是医学院出的节目,才总算是正式露面了那么一回。

 

第一秒。黄少天想,我不转头都知道周围这些女孩子马上就要互相交换“这位好有气质”“我喜欢这个类型的”“会弹钢琴的学霸好苏”的眼神然后疯狂地摇着身边朋友的手什么的了。

第二秒。黄少天想,刚才那个主持人说教科书,所以这个人到底能好到什么程度?

第三秒。黄少天想,有点虚胖,估计是熬夜熬出来的。但是客观的说比那群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好多了。

 

第四秒。那群女生的尖叫好烦。

第五秒。别的还不知道,他弹钢琴真有两把刷子。

第六秒。等等,我刚刚是不是用了“还”这个字?

第七秒。这首曲子也太变态了,心疼琴键。

……

 

刚刚是不是有人按了快进键?

 

叶修在台上鞠躬,台下是掌声和欢呼。

这说明他们对他产生了兴趣,搞不好这次表演完了以后还会好奇他发表过的论文,做过的课题,为人和性格怎么样,为什么锋芒和低调能够共存在同一个个体上?

他们的问题可真多。

 

投射。

好吧,投射。别瞎投射。

我的问题可真多。

 

黄少天把视线移回到叶修的脸上。

喂,你能猜到我从那天开始就在想什么吗?

 

 

我知道怎么猜你在想什么

“学心理不能让你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我会猜你在想什么。”

“哦?居然不是那句‘标准答案’。说说看?”

“这有点像用操作性条件反射来修正行为,刺激物和反应都是情绪。”

“此话怎讲?”

“即使对方是个万年嘲讽脸、真实情绪不是很外露的家伙,通过主动向他展现不同的情绪,也能观察到细微的反应差别和表情变化。当然了理论和实践是有差距的,所以初期肯定要试很多次,才能慢慢掌握规律,才方便找到最合适的时机跟你——呃,我是说,找到最合适的时机确认对方的状态。”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得好,我差点就信了。”

“不信拉倒。我不多试试,怎么知道我无论是话痨、说垃圾话、剑客玩得好…以下省略三千字,你都还是中意我呢?”

“所以你的机会主义还能用到追男朋友这件事上。啧啧啧,你们学心理的心真脏啊。”

“明明早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还一直装到我主动开口为止的人有脸说我吗?”

“操作性条件反射,有些情境给的刺激太有意思,那强化的效果有点过头就不奇怪了吧,学弟。”

“你…?!”

 

 

我知道我实际上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夕阳在树影后下沉

在想放学后的教室喧闹得不得了

在想钢琴和麻雀

在想麻雀跳着跳着打翻了乐谱

 

——我知道所有的这些场景我想的都是你。

 

THE END


这是一个“看着文献突然想到了一个文献相关的梗,然后写这个梗的时候,为了有所呼应所以一边写一边继续看文献”的故事【。】


文献里提到的理论就是,在面对大量信息的时候有两大因素会优先抓住你的注意力,一是突出性,就比如说在嘈杂的会场上有人喊你的名字你还是会听见,再比如说文中少天敲桌子时即使教室里很吵老叶也还是注意到了,另一个是目标性,就比如说老叶在人群里找少天,那么“我要找到黄少天”这个目的会让少天相关的信息自带加粗效果。这两种因素会影响人的认知和长时记忆。完毕【鬼知道我是怎么从这玩意开出脑洞的orz

评论(18)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