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For your entertainment(04-05)

TIPS:恶魔叶x堕天使黄/中二产物/强强as usual/部分设定改编自美剧supernatural


修仙势力登场.jpg


00-01

02-03

————————————————————————————————

4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天使本来是不会做梦的。甚至于说,绝大多数情况下,连睡眠对他们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

 

他看不清这梦里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周遭没有一丝光亮。全身上下的剧痛还在追赶着他,黄少天试着活动身体,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勉强活动了一下手指,于是剧痛从他的指尖炸开,潮水一样蔓延到全身。然而还有另一种感觉却也正在他的全身蔓延,让黄少天联想到光照、火焰和他记忆的起点。于是黄少天的意识不由自主地追着这新出现的一种感觉而去,好让自己能够些微地把流窜在他全身的剧痛忽略掉。

 

他在密林里奔跑,穿过潮湿又浸着腐叶气味的空气——然后他一脚踩空。

他终于发现自己正被一种极其柔软的事物包裹住,他的四肢无意识地蜷起,暖意一直浸过他的头顶。

 

——原来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他还活着。他记得的最后一幅画面是鲜血、剧痛和恶魔眼底那种他再熟悉不过的极坦然的恶劣。他在铺天盖地的晕眩感中跌落,地面又硬又冷——可是他还活着,感到舒适、温暖,与他实际上的境况形成剧烈的对比。

 

黄少天阖上眼皮,放任自己再次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被人叫醒的。

 

他躺卧着的床铺舒适且温暖,稍一翻身,羽绒的气味便扑进他的鼻子。不远处,壁炉里的柴火令人安心地燃烧着,偶尔发出轻微的噼啪声。紧跟着悦耳的女声传进他的耳朵,把他从刚片刻的恍惚中拉出来。

 

“喂,你差不多该起来了,已经整整三天了。”

 

“…什么三天?”

黄少天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光是这件事本身就足够不同寻常,天使的声音是被用来唱诵圣歌的,理应完美无瑕,也从来都完美无瑕。但更不同寻常的是他接下来所看到和听到的:“你已经睡了三天了,我是不介意让叶修多付几天的房费,但是按照你现在的状态,再这么不管不顾地睡下去,我手下的小伙子们可能就有机会解剖大天使了。”

 

说着话的女人扎着马尾,看上去最多三十岁的年纪,但从她的气质和眼神中黄少天断定她的实际年龄至少在这个数字的十倍以上。当她凑过来时,不远处的椅子自动移过来让她坐在上面。她还提到了叶修——传闻中和叶修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的女巫。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答话,像是要直观地验证他的推测一样,叶修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黄少天张开嘴,把一肚子的疑问一股脑地吐了出来:“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我怎么会睡了三天?还有你刚刚说我现在的状态怎么了?”

 

“你在兴欣,我叫陈果,是这里的老板。你被捅成那副样子以后本来就虚,然后又被注射了恶魔血,身体里的排斥反应太大,我觉得你现在还活着唯一的解释就是大天使真的不是吃素的。”女巫对答如流,然后她看向叶修,“蛮精神的嘛,传闻一点也没夸张,难怪你这次那么有兴致。”

 

叶修笑笑,把手里端着的一个托盘放了下来:“谢了,老板娘。这段时间的账单我联系好人了,最迟这周末就能付完。”

 

“别忘了算上这三天的房费。”陈果一点也没跟叶修客气,她站起来,甩了甩刚涂好黑色甲油的手指,“这个月订单多,你手上那盘东西就当零头给你免了。还有你,小帅哥——千万留神别死在我店里噢。”

 

5

陈果的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的蹬蹬声渐渐远去了。

 

黄少天消化新环境和陈果话里的信息花的时间比他自己预料的要长。叶修倒也没急着说什么,从托盘里拿起白色的瓷盘,用餐具不紧不慢摆弄着盘子里盛着的东西,一直到黄少天再一次主动开口。

 

“这里——兴欣,到底是什么地方?”

 

黄少天显然还没有完全消化自己的现状,但他很警惕,只挑了目前最无关痛痒的一个问题问他。叶修抬起眼看了黄少天一眼,并没有点明。

 

“用你们的话说,这里是‘恶魔的据点’之一。当然,很快就不是了。最近几年这一带旅游业越来越不景气,老板娘打算投资别的产业,所以这次用过之后就会处理掉,”叶修读出了大天使眼里的疑惑,刻意用一种“柔和”得有点过度的口吻反问他,“怎么了,跟你想象中的‘魔窟’的形象不太相符?按理说,是不是应该挂满骷髅,到处都是血,还有乌鸦和蝎子?嗯,那起码得是六百多年前的印象了,小朋友。”

 

黄少天显然听出了叶修的真实意图,提高声音道:“不要用这种哄人类小孩的语气跟我说话!”

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咳嗽,黄少天咳得进一步蜷缩起来,剧痛再次袭来,与此同时,更多的也是更加陌生的感觉也冲上了他的感官。

 

“……你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叶修继续不紧不慢地摆弄着手里的东西:“现在有什么感觉?”

 

“…还是很疼,伤口好得没那么快,这我知道。但是我的腹部和嘴里都有很奇怪的感觉,这两个地方我没有受伤。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叶修没答,而是用叉子叉起盘子里的一颗深红色的果实递过去:“来一颗吗,樱桃。”

 

黄少天感到一阵莫名的恼火:“天使不需要进食。”

说着他下意识地避开叶修递过来的叉子。然而叶修刻意把那颗樱桃放到他的口鼻之间挥了挥,他专门事先切开樱桃去掉了果核,果肉散发出的果香浓郁扑鼻。下一秒,黄少天的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地自己张开了一条缝。

 

黄少天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又强行把嘴闭上。叶修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将樱桃贴得更近,果肉轻轻触上大天使的嘴唇。

 

黄少天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一种果实如此的具有吸引力,准确地说是从来没有觉得任何果实具有吸引力,天使不需要进食,不同种类的食物对他们来说的区别真的只是种类不同而已。但是这一次他的努力失效了,尽管他清清楚楚看着叶修的眼底带着算不上善意的促狭,他手里的那把尖头叉子也随时可以穿过樱桃划破他的嘴唇——他还是张嘴将那颗樱桃咽了下去。

 

“恶魔血暂时削弱了你的荣光。”叶修细细地看着黄少天品尝、咀嚼和吞咽,语调慵懒,“你的小伙伴们找不到你,是因为现在的你跟普通的人类没多大区别。在你恢复之前,人类什么样,你就什么样。”

 

黄少天被叶修看得不悦,可樱桃的果肉在他的舌尖留下酸甜的滋味,所以他折了个中,强硬地避开了叶修一点也没掩饰的盯着他看的目光。他当然不能因此跳起来把叶修痛骂一顿,更何况他也有自信不可能就此失去法力。只是如果叶修在这件事上没有撒谎,那么他醒来以来所有和人类一样的陌生的感觉太强烈也太复杂了,他曾经受过最严苛的训练,再混乱的战局他都能临危不乱,但是现在的这一切都是全新的。

 

像是能看出黄少天在想什么,叶修“解说”道:“你饿了。三天没进食的情况下,人类会非常饿。幸好你不是人类,不然估计这会儿这个盘子都已经被你吞了。”

 

黄少天一愣:“人类在饥饿的情况下会吃掉盘子一类的餐具?”

 

“…不,不会。”叶修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把盘子递过去,“不过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尝试一下。”

 

大天使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尝试吃下盘子,他的注意力被盘子里五花八门的食物吸引了过去。叶修察觉到了这一点,便把盘子和叉子一起放在黄少天手边,让他自己动手。

 

事后陈果曾经问过叶修那天为什么会特地去楼下的自助餐厅把里面大部分的食物都取了一份拿给虚弱的大天使,叶修的回答是,一时兴起。他曾经听说过天使对食物并没有任何热情,正如天他们那张在面对恶魔时一成不变的扑克脸。但是那天,他亲手把高高在上的大天使拉入了人世——真正意义上的人世,带着烟火气和所有人类都有的欲望。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他感到一阵比所有这些欲望加在一起还要强烈的战栗。

 

“我就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而已。”

叶修也是这么回答黄少天的,他挑选了那天餐厅里最名贵和最美味的珍馐,把他们全部摆在落难的大天使面前,再看他把它们一个一个地尝过去。他知道他没法抵抗,有些滋味一旦有过体验就再也无法装作从未知晓过,那是引诱夏娃吃下智慧果的蛇,是恶魔从创世纪之初就最为拿手的把戏。

 

“原来人类所谓的味觉是这样的。我以前也是吃过食物的,但是和这不一样。”大天使叉起一块绿色的蔬菜,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天使能进食,所以这个不算违规——只是我们能尝到每个分子的味道,尝不到总和。不喜欢。”

 

几秒后他又以实际行动演示了“不喜欢”这个态度——黄少天一口咬下去,那块蔬菜带着黏黏的籽,黄少天咀嚼的动作顿住,张嘴把整块吐出,然后立马叉起又一块苹果塞进嘴里。

 

恶魔看在眼里,第二天黄少天的餐盘里多了不少水果。

 

 

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双方现在的状况绝非基于什么友好互助精神。

恶魔没有杀死大天使,一是客观上不容易做到,二是出于好奇。后者的性质相当的恶劣且坦荡,具体表现在叶修清楚黄少天既然选择了借恶魔之手也要活下去,那么至少在他恢复之前,黄少天没打算跟他玩什么旗帜鲜明的势不两立。本质上来说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变过,围猎时能够自主做出选择逃离险地、发动奇袭;在教堂里时那副谴责他卑鄙又顾忌打起来牵连周围教徒的模样一度相当有迷惑性,但冰雨劈下时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犹疑;还有他那天他带着满身的鲜血出现在他面前,挑衅般地回敬他“你也一直在想着我”。

 

他从来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所以他也当然清楚就眼下而言,在陈果的店里休养的确是他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叶修知道他清楚这一点。

 

这竟然是一家从表面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温泉旅馆。

有浴场,有餐厅,有客房,还有配套的娱乐设施。黄少天在能够走动以后的第一天就在旅馆的大厅里分别见到了陈果和叶修,前者一身职业装和客人谈笑风生,后者坐在餐厅里弹奏一座白色的三角钢琴,琴声中,来此下榻的情侣亲昵地碰杯,花瓶里摆着带露水的玫瑰。窗外下着雪,不大的温泉旅馆适合团圆、适合蜜月也适合疗伤,喜怒和哀乐、情感和利益步调和谐地在旅馆的各处分别上演,于是在某些“合适”的时候,会有或文质彬彬或是极有魅力的“人”在心境不佳的人面前坐下,给他们递过去一杯温水,再体贴地询问他们一句“告诉我你的需求,或许我能帮你实现”。

 

让叶修意外也不意外的是,黄少天没花多长时间就适应了这种环境。他扮作重病初愈的学生,配上他的外表和天使标配的微笑,来来往往的客人都喜欢与这位清秀的少年交谈。一开始他只是偶尔出现在旅馆的大堂或是餐厅里,后来他有时也会“适时”地抢在另一个“人”之前坐在失意的旅人面前,给对方递过去一片切好的水果。

 

钢琴的奏者手指落在琴键上,弹出一个比往常更重的尾音。黄少天捕捉到他的目光,便回以一个意味十足的微笑。

即便别无选择,黄少天也从来没打算、也不可能当个“恶魔的模范病人”——黄少天知道叶修清楚这一点。又或者他应该说,就是因为叶修知道这一点,所以黄少天才会真的把自己当初的最后一搏赌在他的身上。

 

当天晚上叶修提供给黄少天的食物包含一杯深色的饮料。那饮料装在玻璃杯里,散发出浓烈的果香。

 

“里面有什么?”

 

“水果。”

 

黄少天抿了一小口,果香在他的口中弥漫开去。紧接着一股更加浓郁的气味冲了上来,刺痛了他的口腔,刺鼻的气味从他的舌尖一直烧灼到他的腹中。

 

“还有什么?”

 

“你记得那是什么。”

 

黄少天沉默片刻,猛然挥手将玻璃杯从桌面上掀落,杯子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叶修将大天使面色下翻涌的情绪尽收眼底,血腥味在空气中迸裂。

 

恶魔对此感到心情颇为愉悦。

“看来你的确还记得。”

 

 

他们双方心知肚明。他们的视线撞上,移开,思考,观察,最后交谈或回避。他们各自探查到边缘,然后在边缘停住,继续享受着自己对对方的所有喜恶。

——再合适不过了。


TBC

马上就要写到我很喜欢的一个情节了,如果我今天能双更的话,能夸夸我吗【doge】 

 



评论(41)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