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For your entertainment(06-07)

TIPS:恶魔叶x堕天使黄/中二产物/强强as usual/部分设定改编自美剧supernatural


修仙势力再次登场.jpg

这章总觉得写得很烂emmmm总之先推一下写这两更时候的BGM(?),坤哥的蔷薇刑,没听过的小伙伴吃份安利呗,歌词和调子都很带感√


00-01

02-03

04-05


———————————————————————————————

6

直到这一刻之前,他们这种默契而微妙的相处差不多快要可以用和谐来形容了。

 

落难的大天使,有灵气的金丝雀,竟然主动向他求助的“宿敌”——或者随便他管黄少天叫什么,与他处在同一屋檐下数日,叶修每天都准时为他准备餐食,并在他卧床的时候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写地狱近期的报告,内容包括新培育出的邪灵,地狱猎犬在炼狱里尽情地撕裂猎物,大巫师团在欧洲会议时遭到被放逐的前成员的袭击,以及在他的眼皮底下与人类达成以灵魂为代价的交易。黄少天当然读不懂地狱专用的文字,但叶修笔尖的沙沙声响起时他总会看过来,一言不发,雷霆在他的蓝色眼睛里翻卷着下沉,但最后总是还是一片晴空,晴朗得让叶修想起阳光透过教堂的彩绘玻璃窗。

 

“这家店你已经很熟悉了。如果你想活动一下腿脚,我记得镇上有一家教堂。”

叶修用一种相当善解人意的腔调提议道。笼子里的金丝雀让他感到无趣,恶魔不喜欢无趣,所以他伸出手去敲打那彩绘的玻璃窗,立刻就看见黄少天条件反射式的亮起来的眼神,紧随其后的是想起现状后的挫败和防卫。

 

“现在这个情况我怎么可能——哦,你是故意的。”

 

“对啊。”叶修语调不变,清晰地捕捉到黄少天握拳的小动作。

 

轻轻地咬牙。

“…不愧是恶魔。”

 

“谢谢夸奖。”

 

天使向来以矜持和自律为原则,这一点谁都知道,“扑克脸”的印象也因此而来,但是黄少天的情绪是透明可见的,所以暂住在温泉旅馆的恶魔有了新的恶趣味。恶魔从骨子里就和循规蹈矩没有半点关系,所谓的界限就是为了被打破而设立的,至少叶修是这么想的,对此他毫无愧疚感。

 

“真是没想到啊,叶修哥。你也会有‘善意’的一面。”

苏沐橙摇晃着杯里的龙舌兰日出。前一天晚上叶修的“身份”是店内酒吧的酒保,苏沐橙选了个吧台的座位,巧妙地为这位不胜酒力的恶魔转移掉想要邀请他喝一杯的女人——有时是男人们的注意力。

 

“‘善意’?我差点要以为你是在骂我了。”

 

“别跟我说你要否认。要不是果果他们口风紧,你觉得下面那些人会怎么看你救了一个大天使还一直亲力亲为地照顾他这件事?”

 

叶修笑了笑,放下手里一个刚擦干净的高脚杯。

 

“他心里对犯罪的圣人后代有惋惜和不忍,又一直没有杀了我,所以其他那些天使得出的结论是天堂容不下他。即便如此,他不想死,所以他不得不找他的种族最大的宿敌求助。现在,他的体内流着我的血,什么东西都抹除不了这个事实。我非常好奇,等到他完全恢复,就算回到天堂,又会怎么看待这段时间的他自己和我呢?”

 

“善意?不,这是我对天使能做的最恶意的事了。”

 

不过叶修必须承认,这次算他过线。

用言语去激起黄少天更鲜明的表情,趁着他在人世中时去刺激他的感官,这些都最多只能算是余兴活动,他很难去否认自己没有乐在其中。而引着黄少天喝下掺了他的血的果酒又是另一回事,大天使被打开的味蕾第一次品尝到血腥味,对他来说代表着禁忌的酒精裹挟着强烈的背德感冲刷着他,但他却不是在场唯一一个出现前所未有的强烈情绪波动的人。在大天使的体内有他的血,他用这种最直观的方式将这个事实摆到他面前,逼迫着他去看去感受——虚假微妙的平衡打破了,恶魔张扬地跨过并不存在的边界,换来大天使相应的激烈反应。

 

他都快要能真实地嗅到比血腥气更要使他兴奋的气息了,和那种自从黄少天满身是血地出现在他面前时就隐约酝酿起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同在空气里炸开。

 

那就来啊,小翅膀。

 

 

7

黄少天又看见叶修了。

他靠在旅馆后院一条景观性质的回廊里抽烟,细长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管。叶修正看着他,嘴唇微微一张,吐出的一口烟很快就消散在冬日的冷空气里。

 

他把自己泡在这片位于一个相对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小池子里,温热的泉水包裹着他,在他的四周蒸腾起薄薄的水雾。但这似乎还不够,所以黄少天微微弓起了身子,把他鼻尖之下的身体全部都浸在水里。

 

“当时,我来找你的时候…我不想死。”

 

叶修回应得很快:“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想了?我相信我手下有不少人很乐意帮忙。”

或许,有点太快了一点。

 

“现在也不想。”

黄少天停顿得太长,索性直接放下了这个话头,然而叶修还是那样看着他,黄少天立刻就了然自己的后半句说不说出口其实没什么区别。水最大的作用之一是清洁,在那杯过于露骨的饮品之后黄少天就一直把自己浸在温泉里,他这么做的缘由连点明的必要都没有。

 

这是他落难人间以来——自从他被创造出来以后的第一次,他感到一阵几乎要把他再刺穿一次的后悔的感觉。他自第一次遇见眼前的恶魔已经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他不但没有像他的同胞说的那样果断地消灭他,更是在落难时孤注一掷地寻求他的庇护。他的体内有他的血,从他脖子上那个小小的针孔一路覆盖到他的全身每一寸皮肉,那杯果酒是最为直观的证据,但事实远远不止于此,他还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来自于这一点,心脏在他的胸腔里跳动,每一分钟都上百次地反复提醒。

 

 

主,我有罪。

黄少天想。木已成舟,他还活着,选择是他自己做的,罪魁祸首这些天以来给他提供住所和食物,所以被污染的大天使还将继续活着。

 

“看来我的确是有罪的。”

一瞬间叶修眼前出现了足以乱真的错觉,在一瞬间里,黄少天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脆弱。

 

“你最近恢复得很不错。”叶修又吐出一口烟,“高阶恶魔血能中和荣光,把你的荣光暂时压制住,从而天使们找不到你。”

 

“这我知道。”

 

“你受的伤很重,再加上荣光再度遭到削弱,它就会优先处理伤口。这是你们天使身体的本能,一言以蔽之,就是你那句不想死。上帝造了你们,这样的身体机能也是其中的内容之一,也就意味着他希望他的造物尽最大的可能性活下去。那么这么说的话,上帝是有罪的吗?”

 

“……当然不。”黄少天顿了顿,突然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等等。你为什么会对天使的身体机能这么了解?”

 

“你还记得那次围猎吗?哦,不好意思,就是拉斐尔对战七十二柱魔王,最后你们惨败的那次。那天我是第一次知道,你们天使是真的会死的。很奇怪的是,你们自己好像没有这个概念。”叶修半闭着眼回忆当时的场景,牺牲者的羽毛漫天散落,晨星的光芒染上血色——只有那个冰蓝色的小点穿过血腥的战局,在穿过几百年的岁月以后终于来到他的面前。于是叶修重新睁开眼,不易察觉地微调了叙述里使用的人称。

 

“空间魔法和特殊材质锻造成的刀刃,他们就像一群鸟一样一个个撞上去,然后又像一群鸟一样一只一只掉下来,一直到血流干,荣光完全熄灭,才闭上眼睛。可能直到结局成定论的那个时候,他们其中的不少才真的会意识到‘死’这件事也是会发生在天使身上的,上帝是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来得及为这件事也唱一首赞歌再死。”

 

但是那些金丝雀再也不能歌唱了,只有一只与众不同——而他终于被叶修口吻里淡淡的轻蔑激怒,猛地从温泉水里站起让自己与叶修平视,蓝眼睛瞪着叶修,让他想起了那些能在片刻间将邪灵烧成灰烬的冰蓝色火焰。

 

“即使是以恶魔的标准来说,你也够大言不惭的,听起来你似乎没有考虑过死这件事也很有可能发生在你自己身上。”

 

“实际上,我考虑过,但我看不到那和目前的你有任何关联。”

 

又出现了,黄少天不甘地张开嘴,像是等着一句足够用来谴责他又足够得体的话自己跳出来,但这一回黄少天显然已经不再抱有这种念头了,所以尖锐的虎牙落下来,咬在了他自己的嘴唇上。

 

“有意思,”叶修熟练地捕捉到大天使脸上的表情变化,“我还以为我现在正盯着你的身体看这一点要更加让你愤怒一点。”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养,黄少天身上大半的伤都已经很明显地在愈合。他原本那一身的血污被清洗干净了,所以即使夜晚温泉旁的灯光极其昏暗,黄少天身上结的疤痕也清晰可见。大天使的身体原本是没有瑕疵的,那些伤痕就交错在其中,深深浅浅的红痕聚集在他的后心和胸口,像是藤蔓交错的野蔷薇。水滴顺着他的身体缓缓地滴落——肤色,骨节和线条。

 

“我不认为这有什……”黄少天气势十足的发言还没说到一半就中止了,因为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叶修的目光,像是蛇缠绕住小型动物。

裸露身体在天堂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一点有无数的画家都已经用画笔传达了出来。黄少天还记得他被升为大天使的那天,圣水淌过他的全身,新生的六翼以他的骨骼为起点伸展开来,剧痛让他近乎要跪倒在地,但是他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身体弓起,像是有成千上万的花朵从他的骨骼里扎根开放。最后新一代的六翼天使终于完成新生,无数的同胞在场见证和祝福了那一幕,圣歌和钟声在风中回响。

可是如今那人群对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注视着他的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难缠也最让他想不透的高阶恶魔。

 

叶修的嘴里咬着那根烟管,细碎的发丝垂在他的额前,烟雾后那双血红的眼微微眯起来看着他。时下已经是人间的严冬,但此时是凌晨,四下无人,他也就没必要再刻意维持人类的扮相,只穿了件相当随意的深色衬衫,连扣子都没有扣全,领口下露出恶魔那有些缺乏血色的皮肤。火上浇油的是他竟然全程都懒洋洋地靠在那里,黄少天看着他,无端地想起前些日子他也是这样姿态懒散地靠在窗边,身边却不知不觉围上去好几波殷勤的男人女人,他们有的也是这样有意或无意地半敞着领口,叶修对他们一视同仁地回以客气的微笑,但他们依旧乐此不疲。这就是恶魔,把樱桃递到他的唇边,让圣人之后彻底堕落,靠自身建立起来的魅力获得众多人的青睐——一切都完成得不费吹灰之力。

 

紧跟着恶魔又发话了:

“看来天使的确是没有性别的。”

黄少天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一时间感到自己连那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具有实体的六翼上的羽毛都炸了起来,原有的愤怒被一种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异样感取代。

 

“你这——”

 

没有让他再说什么或做什么的时间,叶修从回廊尽头直接瞬移到他面前。迟了一步,黄少天迟了一步,蛇勒紧了他,真正意义上地勒紧了他。

 

好好体会一下。”叶修离他的脸只有极短的一点距离,所以他说话时,他的气息全方位地侵袭下来,“好好体会一下现在这一刻的感觉。这段时间,包括现在,你所有不该有的情绪,想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的意愿,还有所有你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全部,都是因为我。

 

他的手环上黄少天的腰,冰冷的体温让大天使无法自控地回缩,但无济于事,反而巩固了这个动作。

黄少天感觉自己从内到外被撕成了两半,他想做的是一拳揍上这张随时随地都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脸,但他实际上做的却是被钉在了原地。他走不开,移不开目光。

 

他动不了,抗拒不了。他的肉身违背了他的意愿不允许他抗拒,全身上下的经脉血管将他一层又一层地网住。他动弹不得。

 

 “这是不对的。”

他窒息一样憋出这句话,出口就觉得自己弱爆了。但是好歹他开口了,而不是像那群围着他傻笑的男人女人一样盯着他看——不对,为什么自己会想到他们,他们和自己所处的场景不一样。但是他们的确是在傻笑,蠢得要命,在恶魔的微笑里艰难地招架。

 

“你以前试过吗?”

 

黄少天其实不知道叶修指的是什么,但是答案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

 

“有些事情既然都没试过,你又怎么得出它是不对的这个结论的呢?”

 

 

黄少天永远不会知道,那天如果他没有召出冰雨,圣火没有将包围着他们的温泉泉水在一刹那间全部蒸发,他自己可能作出什么样的回应。黑色长柄伞化作的战矛当即也被从虚空中抽出,震开冰蓝色的轻剑。

 

“叶修,我问你一个问题。”

 

“别着急,少天,”叶修在叫他的名字的时候放缓了语速,像是在刻意向他强调这个新的称呼,“我们还没到那个程度呢。”

 

他猛然拔剑的动作太大,心跳的轰鸣声几乎让他听不清其他的东西,所以黄少天径直忽视了叶修的话,喊道,“你没有杀我,即使你有无数的机会。我不认为你有转投阵营的倾向。如果不是为了杀我,你觉得你之前一直想着我是为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真是彼此彼此了。”

 

完了。

在离开前的最后一秒,黄少天想。

 


TBC

下一更就到喜闻乐见的堕天情节了【拇指

以及虽然程度非常非常低,但是这两更里少天基本上已经把七原罪全部体会了一遍了


评论(25)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