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Triangle

TIPS:大学背景/医学生叶x心理生黄/片段式短文/上一篇 Saliency戳我/大概是叶黄对“喜欢”这件事的讨论,写作讨论读作tiaoqing


本来想早睡,但是歪果室友开趴被吵得睡不着。弱小,无助,又绝望。


————————————————————————————————

黄少天蹦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不信!老叶我跟你讲你别唬我啊,你也不看看我学什么的,分分钟看穿你!”

 

对于对方的言语“威胁”叶修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已经进化出了固定的应对流程:

“噢,这么厉害,那请问黄同学你们会不会催眠啊,能不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啊,可不可以帮忙算个命啊?”

 

导弹命中目标,刚发射升空的敌机全体坠机。

“……我靠再听到这‘听说你学心理学’三连我就要爬到学校塔楼上来个真人版的信仰之跃了,我说真的。老叶你烦不烦烦不烦啊,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招??”

 

叶修笑得异常耿直:“回回都有效,证明这招经典啊。”

 

黄少天愤愤地伸出一只拳头向他抗议式地挥舞了一下,却也丝毫没有因此就改变话题:“不行我还是需要消化一下——你,叶修,叶学长,医学院的人形‘教科书——居然以前从来没喜欢过人?’

 

看来对方是打定主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叶修无奈道:“骗你干嘛,真的没有。”

 

“没谈过恋爱?没被人追过?没遇到过什么长得特别对胃口的小姑娘或者小伙子?”

 

“没有,有,遇到过。”

 

“然后呢然后呢?”

 

“长得对胃口也不意味着会喜欢。”叶修思忖了片刻,又道,“其实说没喜欢过人不够精确,应该说喜欢这个词根本就没有在我脑子里出现过。”

 

“不至于吧,电视里会播偶像剧,班上女同学会看玛丽苏小说,身边朋友会秀恩爱、失恋、秀恩爱、失恋、秀恩爱、失恋…然后你跟我说,你没有过喜欢人的想法?”

 

“有没有感情生活,喜欢谁不喜欢谁,这不算是或否、1或0的选项,不是生活的全部,甚至都不是说一种必须去涉足不可的必需品。就像一个人打不打篮球、学不学国际象棋一样。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很简单,医学,还有你知道的,我打荣耀。有这两个为重心就足够充实和满足了。”

 

黄少天若有所思:“有意思。所以我才会专门跟你探讨这个问题。继续继续继续!”

 

叶修对着黄少天微微扬起眉毛:“继续什么?”

 

黄少天先是做作地叹了口气,然后说:“明知故问啊你。行吧我配合一下——作为你的新任也是第一任男朋友我觉得抢到首杀非常开心,以及也对你这个特别的个体产生了浓厚的学术兴趣,甚至想给你写详细的个案分析报告。啧,就一定要我口头说出来不可吗?”

 

“对啊,一定要,”叶修极坦荡地点了点头,神情不改地接下对方一记眼刀,“这能够引发多巴胺大量分泌以后的效果。”

 

“你知道吃巧克力也能带来类似的幸福感吗?”说着黄少天居然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巧克力来递到叶修手上,又拆了一块塞进自己嘴里,“快说快说!所以后来是怎么产生喜欢我的感觉的?”

 

话出口以后黄少天仿佛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非常直白地把某个人称也加了进去,他卡住了短短的一刹那,随后就立马又大爆手速拆了好几块巧克力塞进自己嘴里,眼睛却还认真地望着叶修,维持着这段讨论的正经度。

 

叶修没答话,反而向着黄少天望了过去。

“来,少天,我先问你个问题。”

 

“你问!”黄少天把巧克力嚼得嘎嘣响。

 

“你脑子里对喜欢的概念是什么?”叶修转着手上的笔,“或者换句话说——在什么情况下,你会‘批准’自己得出‘我喜欢这个人’的结论的?”

 

黄少天一愣,似乎是没预料到叶修会反过来问他,眼珠些微地转了转,便开口道:“听过斯滕伯格吗?”

 

叶修知道他没真打算听他说“听过”或者“没听过”,所以一言不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以前也没喜欢过人。没有真正喜欢过。”黄少天把巧克力咽下去,“有好感、喜欢脸、在某些特别的时间地点突然矫情想谈恋爱等等,如果我说没有那我在骗你。短的一瞬间,长的几个小时几天,不记得了,没按计时器算过。但是没有,我脑子里的‘海关’太严了,在之前手续从来没正儿八经办下来过。”

 

顿了顿,黄少天像是想到了什么,咧嘴露出一个虎牙都露出来了的大大的笑:“所以到头来连妹子的手都没拉过,还一度被人扣上过‘疑似渣男’的锅,冤枉啊我。不过我仔细想想,目测老叶你应该收的这类锅也不少。”

 

叶修对着看起来极具跳跃性的话题和从天而降的“锅”有点哭笑不得,但也总算是能理解黄少天的意思。黄少天是出了名的性格开朗、对人义气,微笑和对人好算是两件标配。叶修虽然相对社交圈子小,但是哪怕是只合作过一次项目的本科学弟也发自内心地觉得抛去不爱抛头露面、偶尔讲话还直得拉仇恨这些标签以后,叶修本质上是个极温和有风度的人。然而对人好和喜欢是不绝对划等号的两码事,难免会有心怀好感的人误会而后碰壁,然而没有喜欢就是没有喜欢。

 

“好了回到斯滕伯格。”黄少天眨眨眼,脸上绷起一幅像在课上讲PPT时的神情,“说到底,就只有三个瞬间。但是够了。模板有了,填表,盖章,通过。”

 

“哪三个瞬间?”

 

黄少天突然又向他凑过去,近得叶修能看清他瞳孔深处的那一点点棕色。

 

“我进R大以来就一直有听说医学院那个开挂一样的学霸,各方面都很厉害,厉害到都被人叫‘教科书’。后来我在艺术节上终于得见庐山真面目,我发现他钢琴弹得很好,长得也不错,气质吧也还行比我就差那么一点点,听说他就连游戏都打得特别棒。再后来他正好选了和我一样的专业课,我第一次面对面跟他讲话,就觉得想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这么说下去。”

 

“我控制不住。我遇到他,跟他说话,和他一起上课、打游戏、讨论项目,但是这些我都还觉得不够。那天我去旅游,我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爬上白色的海崖,海风吹得我头疼,可是海面上太阳慢慢落下去可太好看了,我坐在山坡上缓口气,结果发现我的第一反应是拍照发给他看,虽然风太大差点把我的手机吹掉。我还想着下次一定要找机会拉着他一起再来一次,就单纯觉得这儿风景真美啊,我一定得和他一起看看。”

 

“还有…”说到后面黄少天的声音被他自己压得很低很低,低得近乎耳语,所以叶修就凑过去听,恰好黄少天转了一下头想去凑到他耳边,他的鼻尖从叶修的脸侧擦过。叶修停止了转笔的动作,所以他的笔啪的一下停在桌面上。

 

“上个星期,我去医学院找他吃饭,他刚解剖完走出来,白大褂都还没来得及脱。我就站在走廊上玩手机等他,空气里都还能闻到福尔马林的味道,可我看着看着,就特别想走过去帮他脱手套,他的手指特别好看,让我特别想让他用那双手做一些事,就在当时,就在那个地方,”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一字一句地对叶修说,“白大褂他可以穿着,那件办公室里面没有监控,楼里大多数人都下班了,下次我们可以……”

 

黄少天没有说完。他也知道自己不会有机会说完。

视角剧烈地颠倒过来,叶修把一只手垫在他的后脑勺,让他没有真的用力磕在冰冷的课桌上。

 

叶修就那么低头看着他,他们的呼吸撞在一起,极淡的烟草味混着浓郁的巧克力味。叶修一时间什么也没有说。

所以黄少天就放心地做了总结陈词:“这些,大概就是对我来说的‘喜欢’的感觉了。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了,‘喜欢’让你有什么感觉?”

 

叶修久久地看着他,出乎黄少天意料地,他出奇地平静了下来。他的手覆在他的手上,指尖是冰冷的,但是却紧紧缠上了他的手指。

“对我来说,喜欢倒不是一种‘感觉’,或者像你一样的‘办手续——’”

 

他想起前段时间,心理系的某个话很多的学弟跑来跟他‘探讨问题’,还颇为神秘地拉着他做各种各样的小实验,有“房树人”,有“罗夏墨迹实验”……

 

最后他选了那个最简单最不用过脑子的。

自由联想。

他从乐器联想到钢琴。

从爱好联想到荣耀。

从夏天联想到麻雀。

从麻雀联想到乐谱。

到最后就好像水到渠成,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

 

黄少天霸占了他的转椅,在他的面前不安分地转来转去,他的注意力也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落在他身上。

 

叶修靠近他,用力扣紧他的手腕。

“——喜欢你是一种事实。”

 

麻雀打翻了乐谱,心跳和琴声一样的慌乱。

 

“心动过速咯,少天。”叶修一点都没客气地给黄少天补刀,然后他转动自己的脸,轻轻地将嘴唇贴在他的侧脸上。

 

————————————————1句话NC17的分界线——————————————

 

“下次再想跟我说类似于今天这样的话的时候,记得找个没监控、足够私/////////密的地方。”

 

“所以你也觉得你的办公室是个好地方了?”

 

“我下次通宵赶报告的时候可以带张折叠床过去。”

 

——————————以前提过但是我觉得放在这篇设定里很合适的1句话车—————

 

“作为心理生,我可以一边和你睡,一边告诉你每一刻你脑子里有的到底是怎么样的念头,以及它们是如何产生的,想体验一下吗?”

 “我是个医生,我可以一边睡你一边告诉你每一刻你身体里发生着的反应叫什么。”

 

THE END

文里的梗来自斯滕伯格爱情三角理论,也就是承诺,亲密和激情。对应少天说的三段话。

评论(37)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