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疾光(二)

TIPS:未来科幻AU/强强/有私设/HE妥妥的


Chapter 1 行动目标Valkyrie

——————————————————————————————

Chapter 2 万有引力(上)

 

01

“黄少,你状态不好。”

黄少天一只脚刚踏进舱门,徐景熙的询问就已经到了他的耳边。黄少天闻言环顾四周,设想之中地看见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在看着他。

 

“呃,隐私问题我有权拒绝回答。”黄少天抱起胳膊,但是脸上又摆出一脸不正经的嬉笑,让众人一时间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我说的状态不好单指的是你的状态,不是别的。”

 

黄少天眼睛都没眨:“同上。”

 

只犹豫了一刹那,宋晓还是开口道:“兴欣的头头,你认识他?”

 

黄少天回答得极其简短:“嗯。”

 

李远把话接了过去:“你认识他,然后之前你一看到兴欣编队,你立马让我们走人。”

 

黄少天咧开嘴:“他们都已经把人抓到了,我们再过去干嘛,在边上打Call吗?”

 

徐景熙是唯一一个听了黄少天的调侃没有笑的:“刚刚在审讯室里,你跟他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大家一起那么长时间了都知根知底,别来‘审讯已经结束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这套说辞啊。”

 

黄少天顿住了:“……我竟然无言以对。”

 

“你跟那个叶修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也别给我塞话筒。”说罢黄少天终于把目光从操作台上一个无意义的角落抬了起来,“私人恩怨。

还有就是需要更正一点,你们说的叶修,我还真的不熟。我认识的那个人,他叫叶秋。

 

02

黄少天第一次见叶秋的时候,听到的其实是他当年的另一个名号。

 

那一年,蓝雨霸图等编队还只是冯宪君桌面上一叠文件夹里的雏形,臭名昭著的宇宙走私团被联合剿灭,银河系的星际商路正迎来前所未有的辉煌期,在前后数十年内为联盟输送各方面人才的荣耀学院初具规模,而黄少天恰好正是在荣耀学院里受训的学员之一。

 

学院被建在一颗小型的人造行星上,联盟为了持续性地培养人才下了血本,从最高端的虚拟现实设备到堪称完美的重力系统无一不花费重金,然后他们录取来各个领域的新秀,进行严格且全面的精英式培训。而这些都还不是全部。

在那个原本看起来很是无聊的秋日午后,列队的巨大阴影在空中骤然出现,一时间竟然将他们头顶高悬的金红双日完全遮蔽。黄少天原本在图书馆里打盹,图书馆的隔音好得有些不合时宜,当他后知后觉地跟着人群的尾巴跑下楼时,那全副武装的编队已经降落在了学院的空地上。只是即使是好奇心最旺盛的学生也还是不赶上前,叽叽喳喳的人群自动留出一个圈,而那些巨大的机甲还没有熄火,冷却剂在导管里流动的嗡嗡声在寂静的空气里传开。

 

黄少天借着自己当年相对瘦小的身子硬是从缝隙里一路挤到了前排。为首的那台机甲就停在他十几米之外,外壳是全黑的,比起编队的其他机体来说看起来稍稍显得有点太普通。那也是唯一一台驾驶舱没有关闭单向模式的机体,周围同学的压低了的议论声传入他的耳中,比如右翼的那台机体的驾驶员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再比如这样的机体集体行动光燃料一项就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烧钱……可是黄少天偏偏就死死盯着它,黑色的屏幕映着人造天幕下的日光,正中间是象征嘉世的红枫。猩红如血。

 

“一叶之秋!那是一叶之秋!”

最后议论声逐渐从点到面连成一串,黑色的机甲收起锐利的机翼,对着人群做了个行礼的动作。与此同时所有其他机甲整齐地再次升空,在离地的瞬间就进入光速模式,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中。

 

黄少天在拥挤的人群中勉强站稳脚跟,跟着他身边的人一起兴奋地发出听不真切的惊叹声。当年的嘉世掌握了全联盟最尖端的科技和因此而吸引来的巨额赞助对整个银河系都具有威慑力,当真称得上是一句如日中天。其中一叶之秋又是嘉世的王牌,黄少天曾经在新闻里看过一叶之秋和那个星际走私团的残党对战的画面,在密集的弹雨中,那位被冠以“斗神”名号的飞行员操作着一叶之秋拔出暗红色的战矛型武器迎战,如同切一块豆腐一样按部就班地陨石和敌舰斩断。

 

“劝你们别光顾着鸡血。”魏琛的声音在黄少天的耳边响起,黄少天猛然惊醒,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了教室,面前的屏幕上,课件被他最小化,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关于这位斗神的报道和资料,“嘉世的那位可不是来吃干饭的。他是你们这一届毕业考核的考官之一。”

 

黄少天闻言一惊,动作之大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

 

“嘉世的标准有多严格我不说你们也明白,所以还不快回过神来好好复习,小兔崽子们。把课件翻到第九页!”魏琛敲了敲讲台,教室里登时回荡起哀嚎声。

 

“说你呢黄少天!就你们这帮小菜鸟要是不好好把基本功扎实好,别说一叶之秋这种等级的了,连最傻瓜的那种机甲都摸不到。”

 

黄少天连忙抬起头来看着魏琛:“魏老大,一叶之秋汇集了整个嘉世的尖端科技,却邪据说是半个月前才投入实践的新武器。能把这么多高大上的玩意这么快全部掌握而且发挥出最佳的效果,驾驶一叶之秋的飞行员的水平应该可以算是当今顶尖了吧。”

 

“那还用说?随便一项就够普通人折腾好久了,更别说精通。否则斗神这个词怎么来的。”

 

黄少天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实际上最强的不是机甲,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全面吸收并发挥出机甲最优状态的驾驶员。”

 

“不,实际上,你要是让老夫再把这句话说一遍,你今天放学就给我留校。把——课件——翻到——第九页!”

 

黄少天匆匆关掉他先前偷偷打开的网页时扫了一眼嘉世官方档案上记载的“斗神”的真实姓名。

 

叶秋。

 

一叶之秋。叶秋。敢不敢再没创意一点?还有这档案真TM短啊,连照片都没有,就是真当面撞上了也不知道他就是叶秋啊。

黄少天忍不住腹诽道。

 

 

魏琛实在是没料到,自己和黄少天在课堂上看似随意的一次对话,竟然直接导致了黄少天在当晚熄灯以后偷跑进公共机房黑进了毕业考核的匹配系统,把自己第一科的考官修改成了叶秋。

 

那位神秘的斗神虽然据说已经住进了学院,但是平日里大多神龙见首不见尾,于是对他的形象和个性的讨论很长时间内都还是仅仅局限在校园论坛的几个被水了好几百层的帖子,其中黄少天一个人就对此作出了极为卓越的贡献。后来黄少天自己归纳了当时那股中邪了一样的冲动,一个词,慕强。他来自一个以工商业出名的扇区,被选入学院对他来说已是极大的幸事,而那天斗神驾驶着一叶之秋从天而降,象征那个年代绝对的至高和至强,是他从出生以来看过的最震撼的风景。

 

03

叶修是在一间基本上已经沦落成了储藏室的旧教室里找到黄少天的。

不过话也不完全能这么说,更准确的说法是他在黄少天潜入考核匹配系统的一个小时内就发现了他的踪迹。黄少天自然毫无悬念地被抓包了,然而由于没有造成实际上的后果,也看不出有任何主观恶意,黄少天此举最后落了个可大可小的状态。

 

但即便如此,在看到黄少天当时的模样时,叶修还是没掩盖住自己脸上一时吃了一惊的表情。

他被罚坐在教室的一张书桌边,规规矩矩地挺直着腰板,头上顶了一本叶修见过的最厚的书。

 

“哎哟,这是干嘛呢?”

 

黄少天浑身散发出的郁闷几乎能够具象化:“静坐。”

 

“怎么回事?”

“魏老大说‘精力太旺盛,得治’。”

“然后?”

“……他说掉下来一次加一个小时。”

 

“你坐多久了?”

“三个小时零五分钟。”

“那么书掉了几次?”

“……三次。等一下我为什么要回答你,你到底来干嘛的,好烦啊你。”

叶修作出总结:“所以你只成功了五分钟。”

 

黄少天肉眼可见地整个人炸开了,嘴里扔出一连串的炮仗:“靠靠靠你闭嘴!你谁啊你?看起来很闲嘛该干嘛干嘛去不行吗!走开走开,没见过被罚的啊?我跟你说我怎么觉得你这语气很幸灾乐祸啊这是不对的,而且你就算想笑,你憋一下不行吗,要不是怕这书掉下去,你信不信我&*%#^)*”

 

叶修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确是想笑,而且并没有打算憋:“呵呵。”

 

然后他就看见黄少天剧烈地一蹿,但又及时刹住了车,这才避免了发生第四次惨案:“……你谁啊,回答我问题。不然本少骂你都加不了名字,要憋死的。”

 

叶修淡淡地扔出重磅炸弹:“叶秋。”

 

那双原本就不小的蓝眼睛瞪得圆圆的,一时间卡住了:“……??!!?!”

 

那天叶修没穿嘉世的制服,就一身简单到不能更简单的衬衫牛仔裤。黄少天看向那个随意地靠在门口的人,皮肤有点略显病态的苍白,乍看上去很难把这个形象和传说中神挡杀神的斗神联系起来。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在他脸上来回扫描的目光,问道:“失望吗?”

 

黄少天的状态调整得比叶修想象的还要快。他对上叶修的眼睛,对着他大大方方地咧着嘴笑:“还远远不能下结论呢。我应该感到失望吗?”

 

“听说你毕业考核想让我做你考官?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黄少天想也没想就给出了答案:“就,因为你强啊。”

 

叶修反问他:“能做荣耀学院毕业考核考官的哪个不强?”

 

“但只有一个人有能力驾驭嘉世最顶尖的机甲。你的‘却邪’,如果我没记错,是最新一代的量子武器吧?如果你不够优秀,嘉世是不可能把它分配给你的,更何况……”

 

叶修打断了黄少天明显兴奋起来就不太刹得住车的话头:“你还知道量子武器?”

 

“当然啊!你们嘉世的杀手锏啊,你那柄战矛是史上第一次尝试把量子武器装备到机甲上进行作战,但是对驾驶员要求太高了,所以目前来说整个嘉世都还是只有你一个人能用。”

 

“看来你对机甲很有兴趣啊。话虽如此,你们实战科目主要还是以近身搏斗和射击为主吧。”

 

黄少天看着叶修,挑衅一样地提高了音调:“别跟我说你只擅长开机甲,我不信。”

想了想,他又忍不住补充道:“虽然你看起来确实好宅。”

 

叶修表情不变:“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信号,几乎是无缝衔接:“我可不就是想试试吗!”

 

叶修笑了笑,他走到黄少天面前俯下身,近距离地望着那双蓝眼睛,右手的食指意味十足地悬停在黄少天头顶的那本书前。于是那双原本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蓝眼睛控制不住地追着那根手指而去。

 

年少的学员绷紧了神经瞪着他的手指,吓得声音都小了好几个档:“你你你你要干嘛!我跟你说如果是你碰掉的我可是不会多坐一个小时的,魏老大不会冤枉我的!再坐下去我就真的要散架了我跟你讲…”

 

最后叶修的右手拍在了黄少天的肩膀上:“回头可别后悔哦。”

 

黄少天仿佛察觉到了他话中暗含的意思,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那还用说!”

 

临走之前,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转过头来对黄少天叮嘱道:“量子武器的事,不管你是从什么渠道了解的——不要随便跟人讲你知道。”

 

三个多星期后,实战作为毕业考核的第一项首先进行。黄少天干劲满满地走进自己的考场,却看见坐在对面考官桌边的不是自己预期中的叶秋,而是另一位黄少天压根不认识的中年考官。如果说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巨大的落差火上浇油的话,那就是等他考完之后,他发现叶秋本人还是那样很闲似的站在考场的出口处,嘴里还叼了根没点着到的烟。

 

“考完啦?怎么样啊?”

 

也许是因为叶修的实际年龄原本就和黄少天差不了多少,又也许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已经奠定了他们之间那种非典型性的“前后辈”相处模式,黄少天也就相当自然地没有以和其他那些考官一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你大爷的,为什么考官不是你?”

 

叶修相当沉稳:“本来就不是我啊。”

 

“呸!我明明改……咳,该是你给我考的。”

 

“上次以后老魏当然又给重新分配过了啊,你当时不是也在场吗。”

 

“那你那天还跟我说试试就知道了,我还以为你……”

 

“我就是单纯地告诉你试试就知道了啊。怎么样,想不到吧!”

 

黄少天一口气提在喉咙口,但又确实无法反驳,只好缓缓地蔫了下去:“……叶秋你给我等着。”

 

“我不等。我去食堂吃饭了。”说罢叶修还对黄少天郑重其事地挥了挥手,“拜拜啊。”

 

“……”

 

在他的身后,黄少天默默地把一个捏扁了的运动饮料罐子扔进了垃圾桶。

当晚学校的论坛一条专门八卦各大考官的帖被刷屏了,刷屏的那些楼的排版还十分奇特。有好事者把那一页所有关于叶秋的文字拼接组合起来,于是它们组成了一个硕大的中指。

 

TBC

我好虚orz


评论(1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