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疾光(三)

TIPS:未来科幻AU/强强/有私设/HE妥妥的

Chapter 1 行动目标Valkyrie

Chapter 2 万有引力(上)




————————————————————————————————

Chapter 2 万有引力(下)

04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他和叶修的再次碰面来得比他想象的还要早。

他和李远一群人东拉西扯了老半天,说到他在校内论坛里的“光辉事迹”时整个舱里的人嘻嘻哈哈地笑成了一团,最后也分不太清这次谈话有多少认真的成分在里面了。等到他们已经连这个扇区哪家餐厅有最好吃的炖菜都讨论完了一遍以后,黄少天原本都快忘了还有叶修这一出,所以当他走出舱门想要回房间拿他的游戏机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就靠在舱门口正对面的墙边看着他。

 

“你来这干什么?”

 

叶修把烟从嘴边移开:“刚刚他们看你那反应,问我是不是惹你了。”

 

黄少天微微一顿,反应过来叶修口中的“他们”多半是指他手下兴欣的那帮雇佣兵。

“然后呢?”

 

“然后我跟他们说我第一次惹你的时候你给了我一个中指,刚刚那样已经算是和平友好模式了。”

 

“关于这点其实我蛮后悔的,要不我现在给你补上?”

 

叶修没接黄少天这个茬,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不温不火:“我听文州说,这次蓝雨你是最快意识到任原的事有蹊跷的。”

 

黄少天语速飞快:“兴欣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蹊跷。要是我们这么多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发现不了有问题,那就让任原逍遥法外去吧,我们活该。”

 

 “你说话的语气真是一点都没变,少天。”

 

黄少天音量剧增:“叶修,你来这到底想说什么?”

 

叶修却不说话了,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深空”号的窗外,陨石的碎片四散着飞过,又被包裹“深空”号的立场弹开。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05

一种绝对的寂静将黄少天包裹住。

 

然而还没等黄少天进行适应或是在内心发表什么感言,他就感觉到自己脚下踩着的地面剧烈地倾斜起来。紧接着,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极近的距离里引爆了,巨大的冲击波将他整个人抛了出去。

 

“卧槽!”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不讲道理,黄少天慌乱之下只来得及骂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新一波的冲击接踵而至,将黄少天甩得脸都贴在了舱内的玻璃上,耳麦磕得他的脸侧几乎变形。好在黄少天反应还算迅速,双手靠着条件反射在面前的仪表盘上摸索着。

 

等十根手指依次就位之后黄少天才极其轻微地舒出一口气,虽然他的眼前还因为刚才的撞击而微微有些模糊,然而手上传来的触感不可能骗人。这是联盟最基础的机型Swarm,几年来他因为训练、实习等不同的原因开过无数次,对它的键位早已滚瓜烂熟到了闭着眼都能操作的地步。十指按部就班地摆好让他内心踏实了不少,然而这种熟悉并不代表着好消息——

 

“我靠这还有没有人性了!”

当黄少天操作着Swarm终于把视角正过来基本摸清清四周的状况以后,纵使是知道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只耳朵正听着他说的每一个字,也还是没能忍住地破口大骂。

 

他正处于一颗不知名的行星的上空,行星自带的重力正将他所在的轻型战机向下拉扯,以至于他不得不把动力开到最大才能维持住自由活动的状态。而在刚刚的冲击中他的眼睛勉强扫到的色块并不全是这颗行星本身,更多的是有着不同颜色涂装的敌机,夹着着密集的弹幕像虫群一样地向他扑来。与此对应地,黄少天手边的屏幕上也密密麻麻地显示了数十个编队的“己方战机”,在信息栏上显示的“通报”写道本次战役的指挥舰不幸被击中,丧失通讯能力,所以他被任命为临时指挥官,力图挫败敌人继续加大火力将他们围杀的企图。

 

然而这实在是太过了,黄少天一边操作着Swarm躲避炮火一边急速地浏览着通讯终端上的信息,敌机的数量是已方的数倍之多,再加上如此密集的攻势,要如何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开着区区一台Swarm同时自保、侦查、进攻、指挥,这是他受过的所有训练、上过的所有课都没有教过的——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这到底是要我做什么?!”

黄少天操纵出又一个惊险的180度翻转才堪堪多过敌机发射的一枚导弹,然而这一系列剧烈的动作让Swarm的燃料急速地消耗,面板上显示余量的数值转眼间就又降下了好几个点。黄少天一拳捶在仪表盘上,扯着嗓子对着也不知听得到听不到的耳麦另一端喊。

 

冰冷的系统音很快就答复了他。

“抵挡敌人的进攻。”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认识字!可是这种情况下到底要怎么才能——”

 

系统音恼人地又响了起来:“抵挡敌人的进攻。”

 

黄少天张大嘴巴就想骂,为了泄愤,他手上猛拉操纵杆射出一排炮弹,将飞到他面前的又一架敌机炸得四分五裂。敌机爆炸的巨响下黄少天的嘴飞速地张合着,但炮火声让人分辨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真的在出声说些什么。可是那段无法分辨的话并没有耽误他的大脑继续运转,在爆炸的冲击波中机体小巧的Swarm被整个掀飞出去,又被无名行星的重力拉扯着歪歪扭扭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黄少天的目光在敌机的残骸和脚下的行星大气层间来来回回数次,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高压环境下太过紧绷,竟突然放声笑了出来。他松开给Swarm增加动力的驾驶杆,翻转机体,对着又一架敌机发射出一层蓝色的弹幕。随着他的举动,手旁的燃料余量读数就此停下了急坠,于是在冲击波和重力的双重拉扯下黄少天脸上的笑容越咧越大——

 

很好,最要命的问题解决了。但是这还不够,敌我差距还是太悬殊,弹药和燃料一样有限,必须速战速决。不管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给出来最终目标已经被强调得很清楚了——要挫败敌人的进攻。

 

好的,问题一个一个解决。

 

挫败敌人的进攻。

黄少天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地想了好几次。自保和侦查算是基本功,但是要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同时发动攻势和进行指挥是不现实的,至少对于他来说是不现实、不可能的。要让不可能成为可能,要么破坏掉这个极端环境——这比前一个假设还要更不可能,除非他具备现场神不知鬼不觉地黑掉模拟器的能力,要么——黄少天突然伸手,在一直推送响个不停的通讯终端上一按。

 

 

“这混小子,他把指挥权给放弃了!”

荣耀学院毕业考核考场外的观察室里,魏琛看黄少天的所作所为,又惊又怒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类似的议论在观察室里迅速蔓延开来,屏幕上,那个据说才捅了篓子被好不容易遮下来的考生的飞行轨迹突然变了。在直接屏蔽掉为指挥呈现出的信息窗口后,黄少天将通讯终端的界面全部用侦查相关的界面填满了。在铺天盖地的炮火中,那架Swarm以一种相对静止的状态停留在了战局的中心,即使他身侧无数的“已方战机”被击落也一度无动于衷。

 

在一段显得仿佛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的静止后,那Swarm又突然动了。而这一次他一反刚才节约燃料的做法,将战机动力开到最大,对准敌机阵型的一角冲去。

 

那是包括魏琛在内的一众教职员工第一次见到那个老是惹事的话痨的另一面。他在混乱的战局中屏息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将有限的精力全部用在了观察上,还真让他硬生生地在敌机蜂群一样的编队中看出了破绽,于是那个精力永远也用不完似的少年孤注一掷,将整个机体操作成了一柄极快的剑刃,瞄准那个点直插而去。出于兴奋和紧张黄少天一路上都大声地嚷着像是“机会机会机会”“就是你了别跑别跑别跑”之类的话,然而他手上的操作毫不含糊,一路擦挂着弹雨危险地摇摇晃晃却最终还是保持在了既定的方向上没有偏离。

 

事实证明黄少天还真没有判断错。那铺天盖地的敌机的运行模式类似于蜂群,看似混乱,却始终还是以其中的一架战机为中心的,而黄少天针对的也就是那架战机。不管是谁设计了这一切,黄少天都不得不评价一句此人实在是十分狡猾,一般人都觉得指挥舰要么是最大的、要么是机型最特别的,总之鹤立鸡群相当威武霸气,然而这一次却并不是,那架战机和旁边其他所有的敌机的款式一模一样,要不是黄少天拼了命地从敌机的运行模式里找出规律的一点点蛛丝马迹来,还真是难以发现它有什么不同之处来。

 

可是无论如何,既然系统给出的信息里包含了“指挥舰被击中、丧失通讯能力”这个条件,那么也就相应地可以假设同样的条件对敌方也一样起作用。系统给出的目标是抵挡对方的进攻,那么如果对方的指挥核心废了,那么自然地,敌方的进攻即使不停止也会陷入混乱。

黄少天出众的操作能力在当年的荣耀学院里已经初露锋芒,所以那架模拟出来的Swarm硬是一路冲到了那架指挥舰的背后,Swarm自带的威力最强的近距离武器“毒刺”已经充能完毕,黄少天对准目标,果断地按下了发射键。

 

炮弹命中的巨响充斥了黄少天的耳膜,一时间震得他剧烈耳鸣。然而黄少天早已顾不上这个,他几乎要原地跳起来,用最大的声音对着耳麦对面喊道:“怎么样!!看看,这怎么样!!”

 

 

“嗯,还不错。算是虽败犹荣了。”

叶秋的声音突然极清晰地在黄少天的耳边响起——对于坐在观察室里的考官来说,清晰得有些过了。然而黄少天顾不上去注意这一点,他的注意力正被对方话里的关键词所占据。

 

“虽败犹荣?什么叫虽败犹荣?我没有——”

 

下一秒“毒刺”发射后的强光熄灭下去,虚空里四散的敌机残骸中,那架原本被黄少天从背后瞄准的指挥舰腾空而起。黄少天的双眼猛地瞪大了。

 

他刻意等到了发射范围的临界点才发起进攻,在这个距离下,即使对方察觉到了自己的意图,也绝不可能应对,这一点黄少天十分肯定。或者说当时黄少天十分肯定。可是他的眼睛不会欺骗他,在那极近的距离中,那架整个模拟战场上唯一被人手工操作的指挥舰以一个相当精确的微动作避过了“毒刺”,于是被“毒刺”击毁的成了离它最近的另一架普通战机。还没等黄少天消化完这个事实,指挥舰在空中以还倒悬着下坠的状态急剧而杀气腾腾地调转了姿态,对准还正在重力的拉扯下短暂地漂浮着的黄少天的Swarm连续开火。黄少天急忙试图防御和应对,然而方才他孤注一掷地拉入的极限距离对他来说同样也是高危的,所以那无济于事,小小的Swarm登时被淹没在火海中。

 

作战失败。

冰冷的系统文字浮现在那再一次将黄少天包裹起来的寂静中。

 

黄少天被自动弹出模拟仓,他头上戴着的进入虚拟场景用的黑色头盔已经自动被缓缓地取了下来,身上连着的能帮助他的五感完全投入模拟中的不同颜色的线也先后断开。然而作战失败四个字像是有千斤万斤重一样地砸在黄少天的脑子里,一时间黄少天还是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的考核结束了。”叶秋的声音再次从他的耳麦里传入他的耳中。

“这算什么变态考核啊?!”

黄少天憋出一句话,音量小得只有他自己能听清。

 

然而叶秋却像是猜到了他此刻的心情:“难度是你自己选的。忘了吗?你说过你不后悔。”

 

“我……”

黄少天一时间说不出第二个字来,因为就在这时,大屏幕上,系统已经生成了他的正式成绩:51分。

 

“我……”黄少天像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又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真的很厉害。我说了不后悔,就是不后悔。大不了,明年我又是一条好汉。”

 

他慢慢地从椅子上下来,几乎是连走带跑地就想离场。

 

然而他被叶秋真人挡住了去路。

叶秋看向他,黄少天的眼圈微微地红了,然而他的拳头还是捏得紧紧的,十个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

 

 “急什么。等结果出完了再走。”

 

黄少天站住了。他原本想把叶秋的这句话和前段时间那张说起话来欠得要死的脸联系起来,可是叶秋轻轻地拍了拍他,竟然莫名地就传达出了一种镇定的效果。所以他鬼使神差地就回过头去,又一次像大屏幕看去。

 

“你们这一届都不太行。分都低。哥想给及格都给不出去。不过好在——荣耀学院的毕业考核是按名次来的。今年的具体范围划到多少名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觉得……”

 

“全年级第三名是肯定足够通过了。”

 

黄少天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一幅什么表情地猛地转头去看叶秋,对方也没再多说什么,对他笑了笑就走了。

 

06

当天晚上黄少天坐在宿舍阳台上吹风时又见到了叶秋。

此人不知从哪要来一张能开学校大部分门锁的教职员工卡,给他提来了一罐据说是从嘉世所在的扇区出产的啤酒。

 

“听说你们这有毕业当天晚上喝点小酒庆祝的惯例。”

面对黄少天疑问的目光,叶秋淡淡地解释道。

 

也不知是因为两人一对一接触加起来已有好几次,还是叶秋那自带的不算难接近的气质,黄少天也没跟他多正经:“没想到堂堂嘉世来的大神还关心这种小事啊?”

 

“开会听报告的时候无聊,总得打发时间。你们会议室为了保密只能上内网,所以也就翻翻你们论坛了。”

 

听到论坛二字黄少天登时联想到就在几天前自己还在论坛里刷着屏拿垃圾话喷这位,在窘和强行扛到底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两种心情同归于尽,只好心情复杂地拿过叶秋手里的易拉罐,拉开来就是咕咚咕咚灌下去了小半。

 

对此叶秋已是看破不说破,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相当不拘谨地在黄少天房间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于是黄少天“喝两口冷静一下顺便等他自己继续找新话题”的打算也宣告失败了,也就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把对话进行下去。

 

“今天的考核…”

“嗯,有什么问题?”

“我都压到那个距离了,还是没打中。”

“你上次自己也说过了,重要的是驾驶员。要是换了别人,你确实能打中。只不过很可惜,我不是别人。”

“那其他人呢?其他人怎么过的?他们打中你了吗?我知道这一届考核过的人肯定比往届少,但是除我之外还有不少人过了吧?为什么你就来找了我?”

“八成以上的人最后都是按照坚持的时长和击落的敌机数来几分的。而你是唯一一个如果我没用那个微操躲过去,后续发展会怎么样就真不怎么好说了的考生。”

“你的意思是我当时还是有可能赢的?”

“不,这倒真没可能。”

“………………”

“怎么样,过了我当考官的考核,高兴吗?”

 

黄少天不无怨气地说:“如果真赢了我就更高兴了。”

 

叶秋呵呵一笑:“那你怕是得再多练好多年。”

 

黄少天的垃圾话瞬间就酝酿起来自动到了他的喉咙口。可黄少天硬生生地憋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这位嘉世的王牌认可了他。这一点,和大屏幕上写着他排名第三的文字一起,把他的胸腔充得满满的,连他那些随口就能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垃圾话都被压了下去。

 

“我本来也是打算继续练下去的。”

黄少天又把易拉罐举起来咕咚咕咚地灌酒,声音捂在罐子口有点闷闷的,却又异常地坚定。

 

 

等两个人又有来有往地扯了几句有的没的以后黄少天的啤酒罐已经见了底。

叶修本来一直以为自己一瓶倒的酒量已经算是很弱了,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当年的黄少天居然一罐啤酒下去就高了。

当年的叶秋本来一直以为黄少天是个小话痨,然而他万万没想到黄少天喝醉了以后那才叫令人叹为观止。

 

那天他跟黄少天提到过,他知道他那天问“为什么想让我当考官”时黄少天的那句“因为你强”不算真话,黄少天当即反驳他说谁说不算真话了,就是真话。

 

叶秋跟他笑笑:“那就是不完整的真话。”

 

于是黄少天就跟他唠唠叨叨、语序还有些混乱地讲起一件比那年还要早的事情。

 

“好吧好吧,你问到重点了。告诉你好了。其实以前我还在训练营的时候,有一次出去见,我们一群人遭遇了一小撮流窜的星际走私团团员。你知道的,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又正好被你们嘉世追得东躲西藏的,看到我们,他们以为自己的交易被撞破了,就追着我们要灭口。情况一度非常危急。”


“那时候我们是第一次被真枪实弹地打啊,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一个不小心就是玩儿完。我们一组人被吓得算是什么潜力都激发出来了,连平日里总挂科的那个学渣都突然一下子变得可靠能干起来了。最后我们一群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击落了追着我们打的敌机。”

“逃回学校以后校长都说我们这群人是努力和合作了,再加上走运才毫发无损地回来,还奖励了我们学分。我们当时特别引以为傲,到处跟人讲这个惊险刺激的故事。直到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们,看到嘉世围剿走私团的报道。你开着一叶之秋,一个人去追击那一群残党。我们好不容易才击毁一架敌机可是你们——你打他们就像切豆腐一样。所以我突然就厌倦了说那个故事,也就是那时候我明白——明白…”

 

黄少天精神抖擞地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酒精已经接管了他的舌头,等叶秋好不容易还算完整地听懂黄少天想讲的故事,再到“主题升华”部分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完完全全大舌头了。所以叶秋想着还是放他去休息,也就没再追问让黄少天说下去。

 

“还说我呢。叶秋你自己都没说实话。考核通过的人不止我一个,你就跑来找了我。你想跟我说什么?”

 

叶秋临走之前,黄少天模模糊糊地这么问他。

叶秋被他问得真停下了,正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就在这时候酒精彻底起了作用,黄少天的头一歪,睡了过去。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说——

 

06

“我想说,少天,干得好。”

“深空”号的某条走廊上,叶修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终于再一次打破了沉默。

 

黄少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还是像理所当然地一样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时间地点找到他,就为了跟他说一句乍听起来例行公事得要命的“干得好”。可最糟糕的部分就是黄少天知道他是认真的,所以哪怕就是这么一句话他也还是又来找了他,仿佛一件最自然不过的事,就好像只过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好像中间——

 

“还有,再跟你碰面。我很高兴。”

 

结果到头来还是这样。从考官和考生,到兴欣和蓝雨。就好像有种什么该死的力量从内里里一把抓住他,把他推了过去。

 

 

“嗯。我也是。”

 

TBC

我知道这篇没什么人喜欢,不过只要有那么几个人愿意看,我就尽力写ww

评论(2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