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nothing serious

TIPS:短篇FIN/小夏的《心照不宣》的G文/原作向/算是以前那篇nothingspecial的姊妹篇/同样是有感而发



 

 

01

 

黄少天扔了鼠标,往后靠在椅背上。

他的眼睛在它们的主人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看向与电脑屏幕方向完全不同的天花板上,聚焦还飘飘忽忽。

 

桌面右下角的红色企鹅还在一刻不停地滴滴作响,想来是职业选手群的讨论正愈发地热火朝天,他们必定是还在讨论着荣耀网游里的新举办百鬼夜行活动,有的人吐槽着自家公会那不够看的平均成绩,有的人在叽叽喳喳争论着加速冲排名的秘诀,更多的是互相嘻哈说笑表情从捶桌笑刷到何弃疗。

 

可是黄少天最小化了聊天窗,准确地说是在两秒后又把QQ这个程序也一并直接退出了,所以他没能看到——几乎就在他退QQ的同一时刻——在群里有个平日里和黄少天还有几分熟悉的二线职业选手问了一句“诶,说起来,黄少怎么不见了?”

 

然后那小小的一行字也很快在职业电竞选手共有的快速中,一眨眼就被淹没了。

 

 

 

是啊,他自己都觉得挺反常的,挺不对的,挺不科学的。百鬼夜行活动还没有结束,瞥了眼荣耀里的排行榜君莫笑还是十分可气地高居第一,金发的剑士背着名叫冰雨的银武被停在某个相对没有怪的地方,待机动作潇洒中还带着几分犀利。

 

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明明一切都是正常的。

 

一样是自己一时兴起就切换到了QQ在群里大刷开挂般的某人,一样是其他战队的那几尊大佛神出鬼没时不时互相丢串意味不同的省略号,然后某人一样贱兮兮地带着口嘲讽腔出现,对着自己来了句“嫉妒就直说啊”。

 

 

然后一个弹窗像是横在路面上的尸体一样撞进黄少天的视野,手指上那段还没打完的话已经没了输出框,只是空在那些字母对应的键上转了一圈,再然后他看清了那行字。

 

【您已被管理员君莫笑移出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

 

 

黄少天十分流畅地再背出那串数字再点了个申请入群,顺道戳了某人的私窗行云流水的一大段垃圾话扔过去,果不其然自己又再次被放回了群里,迎接他的还是某人那贱兮兮的嘲讽腔,说的是一句“今天就先放你一马”。

 

后面接的也果然是那群幸灾乐祸的家伙整齐地发下来的捶桌笑.gif,除此之外的其他话题也还在不断地刷,黄少天顾不上回击,把群聊记录上上下下拉起来看了又看,只勉强在几句其他战队选手对某人的“问候”后找到一句短得不能再短的“呵呵”,就没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好奇怪的。难道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他不就一直这样的吗?

作为“荣耀教科书”,作为四次获得“联盟最有价值选手”的“荣耀职业联盟的一座巅峰”,作为凭借一个从零开始的散人账号就搅得第十区不得安宁的“大神”,叶修一直都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仿佛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在群里刷着屏都不一定叫得出来,摆张光靠表情就能T遍全荣耀大陆所有BOSS的脸再叼根烟,一副除了电脑屏幕里的散人以外的一切都是浮云的姿态,哦对了,还包括自己时不时就给那个散人密过去的一连串PK邀请以及被拒绝后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垃圾话。

 

那为什么黄少天就突然大爆手速最小化继而关闭了所有的QQ窗口呢,包括那个自从几十秒前点了发送后就再也没有闪过的私聊窗。

 

荣耀的窗口被最小化在桌面最下方,而壁纸上的蓝雨LOGO像是双眼睛一样地瞪着他。

 

也许是那双眼睛瞪他瞪得太紧,黄少天嗤笑了一声。

 

还能是因为什么?一时脑抽呗。

 

黄少天重又戴上耳机,将荣耀再次最大化,再操作着夜雨声烦向着离他最近的可以攻击的对象挥剑斩去。

 

 

 

 

02

 

那时他就几乎无可抑制地想起那天自己被他叫去刷埋骨之地副本记录时的场景。

好像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他还是能记得那天的许多看上去没有必要记住的细节,包括消失后第一次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叶修身穿的外套的颜色,他嘲笑自己举动时脸上的每一份戏谑,以及眼边不算浓但也显得格外明显的黑眼圈。

 

自己怎么就放着战队队友不管跑到这里来了呢,还是刷个低级的副本记录这种事情。

 

“A区1号机,在那边。”

 

现在的他的身份不再是嘉世的队长,而是一个在圈外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网管。随口说的要他提供夜宵,他也只是非常顺手地扔过来一包榨菜,即使在听到自己的抗议后,说的也只是句——非常理所当然般的一句——“火腿肠?”

 

现在他的身份严格的说已经不能说是一个职业的电竞选手,而他还是玩着荣耀,操作着远远没有一叶之秋强力的等级极低的散人,一把千机伞使得邪乎无比,为了埋骨之地这样一个低级的副本特地把他和苏沐橙叫上,一路上讲解、布置、输出一丝不苟。

 

不管怎么说,那还是叶秋啊。

 

“把我的吸血光剑还我,还有,两个小时的上网费,十块钱。”

他听上去并不需要自己特意去帮什么忙,网管的职责倒是履行得顺理成章。他的嘴角还叼着标志性的烟,眼神平静得让他产生了一瞬间他还作为队长站在嘉世俱乐部的错觉。

 

好像真的对之前发生的那一连串事情——他突然从联盟的大家视线中消失,突然由俱乐部宣布退役且离开嘉世俱乐部的消息,突然好像是孤身一人人间蒸发——感到无所谓一样。

 

那一刹那是黄少天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那个人不一样的感觉,因为他突然就回转身去看进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对他说“你一定要回来。”

 

一定要回来,不要再一声不吭地消失,再毫无前兆地出现,还是以现在这种我过去绝不会相信现在也绝不肯接受的处境。

 

语罢黄少天自己都愣在了那里,驱使他这么做的那股冲动太强,强到之前千机伞给他带来的惊艳、包子入侵那洗脑一样的歌声等种种都无法掩盖它,像是电流。

 

“那还用你说。”

 

电流断了。

但制造出它的那团无名事物还在,就那么堵在他的胸口,他按住自己的胸口,他喘不过气来——或者像是喘不过气来,仿佛伴随着那句话的冲口而出有什么东西被猛地抽出了他的体外,又仿佛是有什么原本不属于他的事物被猛地灌了进来。

 

他整个人被卡住了。

 

 

 

 

一直一直以来,他还就真的是,就是这样的。

 

他把BOSS抢了,试图阻挠的网游玩家虐了,滴滴作响的QQ群屏蔽了,只在极少极少的时候,才进入那个连进房密码都没有改过的房间,和联盟的剑圣打上两把。

 

他会和其他任何人一样说你很吵,会无视你的挑衅甚至是藏在垃圾话背后的关心,乃至直接动动鼠标踢你出群,即使你和他的关系一直都称得上——相对来说——还不错,你也还是会发现你和他那不多不少的直接交流内容从来都少不了荣耀二字。 

 

是啊,你们是职业选手,两个人的交集是荣耀,他全心全意专注的也还是荣耀,可是其他的呢?其他的就不关你事了吗?

 

看起来的确像是不关你事了,人自己都说了“那还用你说”。那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该干嘛干嘛去呗。

 

可是这就是喜欢啊,和一个人呆在一起不管所做的事情有多单调多无聊都可以开心起来,即使那个人经常还不怎么搭理你,所以你拼尽了全力想让他多看看你,可是那人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新的战队,君莫笑的强化,重回联盟巅峰的执念,他的身边有很多人,队友,老对手,赞助商,技术人员…往难听了说就是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可是这就是喜欢啊,只要是和他相关你什么都会有意无意地分散注意力,只要他找你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你就可以想都不想冒着被队长批评和被粉丝认出的风险,大半夜的穿过那座你并不算熟悉的城市去找他,所以你才会永远都没法在群里又有某某异性职业选手表达对他的崇拜甚至仰慕之情时跟着其他人一起起哄,你想从他对你的一言一行中挖出那么一点点的与众不同来,挖到你自己都快要不想再继续挖了。

 

因为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开的玩笑,对你话唠的吐槽,连带着平日里给他带来的那些零碎的失落,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都再正常不过。

 

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始终都是这样。

 

游戏里,百鬼夜行的活动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看见远处有一片不同公会的人在混战,其中一个穿着混搭的角色显得格外的惹眼。

 

夜雨声烦转了个身,向着与那堆人不同的方向走去。

 

03

 

【少天啊,等活动结束了来PK呗。】

 

私信提醒的音效响起得没有任何征兆。黄少天一惊,差点硬生生吃了正在打的小怪的一记杀伤力挺强的技能。

 

他顾不得砍掉小怪那明明随便攻击一下就能打掉的残血,因为那条私信的前段清清楚楚地写着,信息来自【君莫笑】。

 

【没空。】

想都没想就这么回了过去。

 

【少天,现在群里在说有关蓝雨的话题哦,有几个还在说你。】

第二条信息像是提前打好了很快又弹出来。

 

【没开QQ。】

再次想都没想都回了过去。

 

过了挺久,久到黄少天马上就要下这人就是一时兴起来和他扯上几句这么一个结论后,叶修又回过来。

 

【我知道你没开。】

 

【哦。】

黄少天一时间彻底不知如何搭腔,便只是生硬地敲了一个字过去。

 

这时角色红血的提示传来,黄少天重新操作起夜雨声烦,几下把周围的小怪清理干净。

 

而这一次,那一端似乎真的没了回音。                                        

 

04

 

叶修坐在兴欣网吧的一台电脑前,旁边还摆着一桶被几口解决了的泡面,他的手指还停留在键盘上。不是操作君莫笑打怪的键位,输入法的输入框里显示着一串字母,“wozhidaoni“。

 

然而他没有继续打下去,而是一个一个把那这些字母删掉了。

 

然后他就那么坐在那里,以君莫笑的视角,从所站的建筑物顶上俯视着下方。

站在那里的金发剑客没有在那里多作停留,而是往前继续走去。轻剑冰雨在他的手中挽了一个剑花,看上去颇有几分潇洒。

 

让他仿佛又看见了当初那个叫流木的小剑客在自己身侧刷着文字泡,说着什么“这把蓝色光剑恶心死了“——还有它的主人就在这间网吧外,格外正经地对他说,你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

 

我当然会回来。

 

——还有,我知道你喜欢我。

 

 

百鬼夜行活动的排行榜上,君莫笑分数上升速度的减缓之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在那之后,就又是一番激烈的竞争了。

 

05

 

“我说少天,前段时间你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对啊对啊!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跟我们说说啊黄少!“

 

出人意料的是,即使被这么问到的黄少天并没有愤愤地说出大段大段的不着重点的话来。

他只是停下手里的操作,露出一个他没有特意去藏的、有些释然的笑来。

 

“我能有什么啊,我可是联盟的剑圣啊。已经没事啦。没什么大不了的。“

 

Never mind, there is nothingserious.

只不过是我真的很喜欢一个人而已。

 

——只不过我可能没法再一直喜欢他了而已。

 

 

后记

相信我我是真的想把它写成HE的,可是回头看看Nothingspecial,我发现,在这种模式的叶黄文里,还是这样的结局更加真实一些。

小夏的心照不宣中,是最终点明了心意、双方都会主动地表达自己想法的叶黄,真的是一个很暖的故事,不是单纯的傻白甜,他们也有矛盾也有必须要跨过的坎,但这样也更加真实,也正是这些坎让他们日后的感情更加坚固。

然而我这次写的是一个结局遗憾的故事,说实话我是故意没有点明这篇里老叶对黄少的感情,他们也许是错过了,也许老叶只是和Nothing special里一样没有及时想清楚,也许是他们始终还是两个不同战队的荣耀职业选手最专注的还是荣耀,黄少可以放下叶神也可以放下,在未来黄少有可能还会再一次直面自己对叶神的情感,叶神也有可能对黄少说完文中没有说完的话……是的我就是刻意没有点明的。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两篇文共同的,我改写一下以前有点流行的一段话吧,可能有点矫情。

 

我以为我那时对你的不是喜欢,或者我能证明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没有。

 

我以为即使不在一个战队或者公会,多主动去找找你,就能更多地得到你的回应。

但是我没有。

                                                                              

我以为那天你还会继续对我说些什么,我会再听到几句我真正想听的话。

但是我没有。

 

我以为我可以喜欢你,不管发生什么不管过了多久都一直喜欢你。

——但是我没有。



评论(19)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