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00-02

CP:叶黄only
AU 哨兵向导.改
TIPS:强强模式/相爱相杀有/私设多如山/多到可以直接当原创AU看(跪



【make me burn, or let me go】

 

 

00

“虽然之前就有所耳闻,说G区有个让上级特别重视又特别头疼的向导这件事,不过我是真的没有料到,向导,一个向导,可以有那么强的侵略性。”

 

“接到‘塔’的通知前往那个配型室的时候,路上被耽误了一会儿,迟到了最多三五分钟吧。”

 

“一开门,房间里没开灯,满地都是捂着自己的脑袋半跪在地上的哨兵。”

 

“侵略性太强了。简直不像是来这找能够匹配的哨兵的,而只是单纯地以此为乐。”

 

“然后我就看见那个罪魁祸首就坐在房间的最里面看书,还翘着条腿,悠闲得仿佛事不关己。”

 

“见我站在门口,他就抬起头来对着我笑,笑得露出一对虎牙来,一瞬间我有种上面沾着血的错觉。”

 

“那一刻我就明白,就是他了。”

 

 

01

靠窗那一桌的那堆人在热烈地议论着什么。

 

叶修的面前是一个餐盘,而叶修正在着手掰开一双一次性筷子,

 

此刻已经过了饭点,食堂里零零散散地坐了一些和叶修一样并不急于前来进餐的人,不过这也怪不得叶修,即使他的能力足以让他在日常生活中压制自己那哨兵特有的敏锐听觉,他也还是更加倾向于避开那种人群密集的场合.毕竟…

 

“那可是叶修啊!听说上次的评估那家伙的评级又改了…”

有点耳熟的声音,听上去是个年轻人,不过应该不是熟人,辨识度并不高。

 

 

“我靠不可能吧?又改?那还能改成什么?S?一定是在逗我!”

这个声音就很有辨识度了,叶修不用看都能想象出那人脸上生动的表情。

 

“我说你们谁去看看他的手上到底有没有…不就行了吗?”

拍桌声,中间说话者特地没有发音,应该只是做了做嘴型,但实际上他没有做好,因为还是隐约有介于呼吸和发音之间的细小声音泻出。

 

“谁去?你去啊?‘哦,叶大神,我来给你看看手相,哇,这手相不错啊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这人刻意憋细的嗓门惹得周围的几个人一阵笑,有的是哈哈大笑,有的要稍微低调一点,还有一声似乎是没憋住的“噗”的一声,不过这声音转瞬间就被其他几个笑声淹没了。

“——别笑了你们几个我是认真的,快去…你们这么个笑法人早就听见了——”

 

话音刚落就碰上叶修忍不住扫过去的目光,那人也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跳起来夸张地冲着叶修挥舞手臂:

“哇!这不是老叶吗!好巧啊在这碰见你!吃了吗?”

 

“哟这不是猥琐方吗,没吃呢,这不只能嚼双筷子解解馋了。”


"我说,听说你'绑定'了?"
方锐跳过这句挖苦意味的回应,直接就蹿到了叶修桌前。

见有人开了口,那边的一小团人也就十分顺理成章地全部跟了过去,将叶修围成了一个半圆。

当事人倒是表现得相当漫不经心。

"哨兵找绑定向导,多正常的事儿。*"

 

一时间半圆中尽是抽气声,叶修对此也没太在意,自顾自地埋下头去对付自己餐盘里的饭。

 

“那他人呢?怎么没跟你在一起?”

 

“啧啧啧能和这家伙绑定的向导得是什么人啊,简直了——”

 

“绝对必须毫无疑问是个超级超级厉害的人吧?*”

 

“叶神叶神能透露下吗?”

 

发问的人其实都没指望叶修真的会做出什么正面的回答,在H区没有人不知道这位实力足以成为本区的首席哨兵的性格,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是常事,更何况是对于这些说白了就是“八卦”的提问,所以也就只是借此表达一下对刚证实的消息的震惊之情而已。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叶修居然猛地抬起了头来看向围着他的人们,他的筷子刚夹起一口饭菜甚至还没有进嘴里就放了回去,然后所有人都看到叶修的神色变了。

 

叶修目光的终点是人堆最后一个戴鸭舌帽的少年,先前方锐等人在远处议论时他就已在那里了,只是这一小堆人互相之间也确实不是全都认识,所以大家也没怎么在意他的加入。

 

谈话的过程中少年大多数时候都挺安静,偶尔的插嘴却总是连珠炮一样的长句,但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投向他时他又微微一笑打住了话头,再看向上一个发表自己观点的人,一副“你们继续吧我就是随口说说”的模样。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要不是方才大家群起发问时他又参了一脚以及叶修这一望,他们中的好几个都快要以为这少年已经离开了。

 

 

紧接着叶修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那少年,并拽住后者的手臂就把他往外拖。

——而对于众人惊疑的目光,叶修只是匆匆丢下了一句“私人恩怨”。

 

 

 

食堂外,某条较为冷清的走廊上,黄少天——被叶修拉住的少年用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臂。

 

“靠靠靠老叶你要干嘛很痛的好吗你以为我跟你们这群哨兵似的皮糙肉厚吗懂不懂什么叫适度…”

 

叶修硬生生地截断了黄少天滔滔不绝起来的势头:“这是我的台词,是你想干嘛?”

 

“当然是找你啊!我很辛苦的好不好,你们一大群哨兵乱哄哄地在这里,搞不好其中就又有那种特别饥渴还特别蠢的,还好我机智地做足了伪装没有暴露…我去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没暴露就是没暴露,喏你看看看看看!”黄少天举起自己的左手并飞速地将衣袖挽起又更快地放下,“这下你信了没!”

 

在他的手腕处短暂地露出的是一只黑色的手环,不算粗,被盖在衣物下基本上很难看出来,但在贴近腕骨的一端,有个很小的小灯,亮着一点红色的微光。

 

“说起来啰嗦那么长时间才办下来的居然是这么一个玩意,勒手不说还累赘,妈蛋真是心塞,

不过好歹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每次出入区都去登记了,啊啊但总的来说还是好烦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带了这个我还莫名其妙地头晕过几次,老叶你说他们是不是——”

 

听着黄少天这满腔埋怨的絮叨,叶修下意识地按了按自己的左手腕,那里同样有着浅浅一圈圆环状的凸起。

 

The loop,美其名曰是对现有的已经绑定的哨兵向导进行标识,以及便于更加快捷地下达指令,但叶修和面前这个人都清楚这手环真正的功能是实时定位——换个说法是监控,另外,对于所有——尽管数量极少——等级在B以上的哨兵或向导,这手环还会在无形中压制佩戴者的能力,乃至信息素的散发。

 

“行了,办下来了就行,应该再过几天就可以正式接境外任务了。”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所以呢,你这次跑过来就是为了给哥看这个?”

 

 

 

“怎么可能,”黄少天毫不掩饰地撇撇嘴,“我是来查点资料的,G区那边的资料室最近不知抽什么风不给查。你们这边的在哪?”

 

“前面直走两百米左转,两点钟方向那栋楼,13还是14楼来着,到了那自己问。”

 

“谢了老叶如果我在这留到晚上就来找你蹭饭!”

 

叶修叼着烟靠在墙上注视着黄少天二话不说就转身往自己所指的方向快步走去,那身影穿着明黄色的套头衫身形瘦长,在旁人看来要多阳光有多阳光,只是正如他明白黄少天口中的晚上来蹭饭仅仅是说说而已,一来他绝不会在这个尚还陌生的区呆到晚上,二来他们双方都明白即使他们的关系目前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位,但至少还不包括“好友”这个词;同样地叶修更是明白此人阳光外向不假,却也绝非善类。

 

 

这一点,他在半个月以前的那天就已深信不疑。

 

02

 

那是久违的“塔”给他下达前往中央区域参与配型的指令,由于他的等级和某些个人因素,“塔”极少会做出“有可能配对的向导”这样的判定。

尤其是近一年多以来,即使是在这恨不得在每个哨兵或向导觉醒的第一时间就为之找到搭档的时期,叶修几乎从未接到过这样的指令。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叶修比自己预想中晚了一些才找到配型室。打开门,他所看见的不是印象中向导手脚拘束地站在角落被三五个哨兵围住打量的场景,而是满目的、死命捂住

脑袋半跪在地上的哨兵,精神冲击像核爆一样地释放出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叶修还是认出了其中几个人的脸,那些都是A、B级哨兵中的佼佼者,可是此时这些佼佼者狼狈得就像战场上丢盔弃甲的败将,他们中的几个甚至在自残,疯了一样地抓自己的脸、用拳头去砸着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那样子全没了平日里扯高气昂地要命的姿态,剩下的也在不同程度地颤抖着,紧闭着双眼冷汗已经淌到了鬓角,不知道的还可能据此得出这是个由向导处于绝对支配地位的世界的错误结论来。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罪魁祸首——是的,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最里面看书,还翘着条腿,安安静静的模样无害得仿佛事不关己。

 

 

见来人仍然站在门口,黄少天单手撑着脑袋抬起头来,露出一对小而尖利的虎牙,冲叶修笑得肆意而张扬,一瞬间叶修竟有种上面沾着鲜血的错觉,可分明挂着这笑容的那张脸白净而有几分俊秀,深棕色的发服贴地垂在他的额前和脸旁,表面看上去要多无害有多无害。

 

但随着叶修一步一步踏进房间深处的步伐,那笑容里里的无害一层一层退去,与之相反的是那人的嘴角愈发的上扬,叶修能够看见那对本该是让他添上几分俏皮的虎牙像是某种猫科动物般的一样不由自主地龇了起来,连同那双眼睛,就那么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向他靠近,瞪大的瞳孔杀意毕露。

准确的说那不能单纯叫做杀意,而是毁灭欲、亢奋、挑衅、好奇和一点点期待的结合体,尽管他的手上还捏着那本书,叶修扫了一眼封面,烫金的字体下印的是艳红色的蔷薇,还有振翅的鸟儿在仰头高唱。

 

“你小子不是A级吧。”

叶修在离黄少天几米外停了下来,不是他爱好隔空谈话,是因为这人爆发出的精神冲击太过强势,饱含着本应不属于向导的侵略性,如果不专心去维持自己的精神屏障,那股冲击便随时会刺刀见红。

 

 

“你猜?”

黄少天眨眨眼,对叶修的问题避而不答。

 

“好巧啊,我也是。”

叶修直接就得出了结论。

哨兵向导的分级,比较广为人知的,是分为A、B、C等等级,以A级为最强,然而在这个群体中还存在着不经向导/哨兵的安抚/保护就能进行单兵作战的个体,其中,这一级别的向导在作战中不仅能起到防御、辅助方面的作用,甚至可以主动释放精神冲击。据统计,这“金字塔尖”的群体现存的总共仅有十几位,他们被称为“超A级”,乃至“S级”。*

 

“是吗,那,就是你了。”

黄少天收起翘起的那条腿,把上半身微微探向叶修。

 

“这么直白?哥这个哨兵还没表态呢。”

 

话音未落两个人同时进攻,叶修甩出随身的短刀向着黄少天掷去,而来自黄少天的精神冲击也在同一瞬间像是海啸岩浆一样尽数向着叶修压下!

叶修抬起左手支起精神屏障,严格的说对于取决于意志力强度的精神屏障来说这是个无意义的动作,然而无意义在个别情况下也会变得有意义起来,比如面对眼下这种强大的、针对哨兵单体的精神冲击,它会在无形中调动身心的参与度,以保证精神屏障最有效率地建立起来。

 

他能感觉到铺天盖地般的震颤感,仿佛巨岩坠落和挚爱离去,接着他的精神屏障生效了,这震颤感明显地减弱下去。

 

在他的精神屏障和黄少天的精神冲击双双崩溃前,叶修认为自己的视域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抱膝坐在房间中央,头部不成比例地很大,画面闪现得太快叶修没来得及分辨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什么其他的事物罩在那人影头上的效果。

 

 

 

“我叫黄少天。”

黄少天将书从自己脸前拿开,上面扎着叶修掷出的匕首,深得快要没到刀柄。

 

 

“不是真想杀了他们的话就叫人来给他们做点处理。”叶修伸手指了指一旁还没有缓过来的哨兵们,而黄少天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作为回应。

 

叶修不再多说,准备离去。在转身的一刹那,他扬起手,准确地接住了黄少天飞掷过来的自己的匕首。

 

黄少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知道吗?人在做起床、转身之类比较短暂快速的动作时,心理上对外界危险的防备度是很低的。你的反应速度不错嘛,哨兵。”

 

 

“我叫叶修。”

 

 

“那么,下一次再见咯——”黄少天从坐着的椅子上跳下,将已被叶修的匕首所毁坏的书的残页随意地踩在脚下,语调轻快,“——老叶。”


——————————————TBC————————————

 

*注释

【“绝对必须毫无疑问是个超级超级厉害的人吧?*”】这句话出自少天之口,虽然我觉得应该有GN看得出来。

 

【"哨兵找绑定向导,多正常的事儿。*"】原句型出自原作。

 

【哨兵向导的分级,比较广为人知的,是分为A、B、C等等级,以A级为最强,然而在这个群体中还存在着不经向导/哨兵的安抚/保护就能进行单兵作战的个体,其中,这一级别的向导在作战中不仅能起到防御、辅助方面的作用,甚至可以主动释放精神冲击。据统计,这“金字塔尖”的群体现存的总共仅有十几位,他们被称为“超A级”,乃至“S级”。*】

这段算是传统哨兵向导设定和自己私设的结合体吧orz





评论(2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