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美食、荣耀和恋爱

TIPS:吃!逗比!吃!欢乐!吃!日常!没了【。

 

黑暗料理叶x吃货黄

 其实就是想尝试一下我最苦手的原作日常向_(:з」∠)_所以如果OOC太严重请不要打死我T T

 

——————————————————————————————



【一碗蒸蛋】

 

叶修第一次发现黄少天是个吃货,是因为一碗蒸蛋。

 

那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友谊成分纯洁得堪称范本的好兄弟好朋友,在夏休期跑到对方住的地方蹭吃蹭喝最主要的是蹭电脑和实战经验也算是双方都司空见惯的事。

只是次数多了叶修就发现黄少天越来越不满足于泡面和外卖,拉着他吃遍了他在H市暂住房方圆好几公里内从路边摊到家常菜馆的各种美食,顺带还让他因此添上了那么一两斤多出来的脂肪。

 

说实话叶修作为一个如假包换的游戏宅,向来都认为如果说在吃的方面需要有多样的风格,那么他把泡面从X师父换到XX老坛就已经足够,可是黄少天不这么认为。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黄少天在得知叶修这一套言论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瞪大眼睛对他露出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叶秋你知道吗你这是在扼杀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是的,那时候他连叶修的真实姓名都还不知道,但是他还是拉着叶修坐在叶修住地两条街外的一家连叶修自己都没注意到过的小店里,啃酥油饼啃得半张脸都是碎屑。

 

“在此之前先擦擦你那脸行不,不知道的还以为哥是在资助山区儿童呢。”

叶修的面前只有一杯豆浆,而且很快就被他喝完了,吸管吸起来发出哗哗的响声。

 

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叶修正暗自诧异他难得没有飙垃圾话,原本还安安稳稳地摆在桌面上的豆浆杯就被极其迅猛地一弹,纵使是手速快如叶修也没能及时抓稳它,于是他就亲眼看着杯底最后的一小口豆浆非常凶险地洒了自己一裤腿。

 

“幻影无形剑!!”

黄少天咽下最后一口酥油饼,报“技能”报得那叫一个字正腔圆,一双眼睛亮得要多挑衅有多挑衅。

 

回答他的是当头的一记爆栗,叶修脸上丝毫看不见恼意,念“技能”时的口型像极了小学老师在给台下的一大群熊孩子演示拼音的正确念法。

 

“怒龙穿心破。”

 

“靠靠靠靠靠破你个BALL!!!”

黄少天终于爆发出的垃圾话攻击一直追了叶修一路,而叶修在黄少天看不到的角度扯出了一个几不可辨的笑容。

别的不说,和这人在呆在一起,总感觉…怎么说来着?

连心理年龄都被拉低了的感觉。

 

 

回到家里叶修第一时间扒下那条光荣负伤了的裤子扔进洗衣机,然后,似乎连喘气的时间都没的,他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从自家厨房传来。

 

“老叶你家冰箱怎么这么寒碜的连罐午餐肉都没有——我去你居然!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就这么!当着人的面!换裤子!节操呢!节!操!何!在!!”

 

叶修望着被冰箱里的灯光照得一片橙黄的黄少天的脸,一只手还保持着把睡裤往上提的动作:“一,哥是24K纯外卖+速食党,冰箱里没多少内容是正常的;二,我本来没当着人的面,是你自己闯进来的;三,都是大老爷们,我有的你都有,总而言之我就换个裤子,怎么了?”

 

“……”

也许是被叶修话语里那股子“坦荡”劲儿所惊到,黄少天一时语塞,倒是叶修慢悠悠地又开了口:“话说不是才吃过酥油饼吗,你又饿了?”

 

“区区一张饼怎能满足我!我跟你说要不是看在你的裤子刚刚实在是太凄凉我绝对还能再战三百年!”

选择性地忽略了叶修的裤子之所以如此凄凉是出自他本人之手。

 

“哦,这么饥渴啊?看不出来嘛。”

 

“只是没吃饱而已!”说着黄少天又不死心地翻开了叶修冰箱的冷藏室翻来翻去,然后残忍地捏碎了一小块从冷藏室上壁掉下来的冰块,“…饥渴你姐夫!”

 

那天最后的收场是黄少天还是从叶修的冰箱里搜刮出了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剩的鸡蛋,并像模像样地向叶修露了一手。

 

“做的什么?”

 

“蒸蛋啊蒸蛋!”竞技场里三四把的功夫蛋已经出锅了,而黄少天正在厨房里跳来跳去的忙这忙那,“老叶你家麻油放哪儿了?哦哦找到了!啊不对这是橄榄油…麻油麻油!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

 

叶修懒洋洋地坐在茶几边看着黄少天因为被碗沿烫到了一下手而忙不迭地把手指放在耳垂上降温,然后风一样地把倒好了几小勺麻油的蒸蛋放在他面前。必须承认,黄少天在厨房里这样那样一折腾,再加上已是深夜,他还真有点儿饿了。只是…

 

“这颜色好像有点不对啊夜雨声烦大大。”

 

“呸呸呸你懂什么!”黄少天张牙舞爪地向他挥舞着一把盛蛋用的大勺子,“我这加的不是盐是酱油!你尝尝绝对比加盐的好吃,因为酱油会有酱香味,可惜你家没有零食,我记得有人说过可以在蒸蛋上撒上蛋卷之类东西的碎片,蛋蒸得嫩一点,吃一口又有酱香又有蛋卷香,绵绵的特别赞!”

 

“喂喂喂先等等!”见叶修已经准备下手,说得兴起的黄少天啪的一声打开了他手里那个整整小了好几号的小勺子,然后煞有介事地在蒸蛋的表面上划了一道,“这一半是我的!”

 

“别睁着眼睛说瞎话好吗你那起码已经三分之二了。”说着叶修毫不客气地在黄少天的“领地”里挖走了一大块,“恩,不错不错。”

 

后果是那一整碗蒸蛋被某人霸占了整整四分之三,而叶修之所以得到了四分之一还主要得益于叶修当机立断的那第一勺。

不过,意外的还真挺好吃就是了。

 

所谓的吃货啊。

叶修看着风卷残云的黄少天,摇摇头就先行一步回了书房。

 

“谁要吃的谁洗碗啊。”

 

至于后来吃饱喝足回到游戏中的黄少天发现就在刚才叶修指挥着一群人翘走了蓝溪阁的BOSS,那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还是一碗蒸蛋】

 

黄少天发现叶修就是个黑暗料理制造者,还是因为一碗蒸蛋。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双双退了役,也意思意思对职业选手圈里昔日的好基友好对手们公布了一下与对方在一起了这一点,算是彻底蜕变成了标准的FFF团放火烧烧烧的对象,最丧心病狂(摘自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兴欣战队队员和某蓝雨战队队员的原话)的是俩人还在同一个小区租了房子,就这么过起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只是几乎没有人知道——至少在他们同小区生活的初期没有人知道,他们之所以住在了同一个小区,却没有住在一起,很大的一个原因是——

 

 

“哎哟我去老叶你个美食毁灭者就还真是十年黑暗一如既往啊!满肚子的方便面榨菜火腿肠就算了,你居然还!不行,组织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还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相信食材们会考虑对你从此既往不——”

 

“停,停,您老打住,”眼看着黄少天的语言攻势又有了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势头叶修忙比了暂停的手势,“先不说美食毁灭者这个词听上去有多中二,你那么篡改人霸图的词儿就不怕老韩找你麻烦?”

 

黄少天难得地没有立即对叶修抛出的嘴炮做出回击,因为他正忙着把一小盘完全无法下咽的炒青菜往垃圾桶里倒。

 

然后他猛地转向叶修,大有不惜扭着脖子的风范。

“我现在非常想代表这盘子青菜找你的麻烦!”

 

 

抗争和反抗争的结果是叶修好歹同意了在黄老师的教导下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菜式,比如,蒸蛋。

 

厨房里,叶修拿着一只很无辜的鸡蛋,好整以暇的看着黄少天。

“不是你这样拿的!要这样!这样看见没有!要知道你拿的是鸡蛋!是鸡蛋!不是鼠标!你现在是在做菜!不是打荣耀!”

“是吗,哥本来还想照着敲键盘的手感敲下去来着。”

 

 

“只是打蛋而已!你要知道你现在拿的是筷子不是千机伞!对对对,就这样不要停!”

“在做菜的时候说这么让人遐想的句子真的好吗少天大大。”

 

 

“等水开了以后,火不用开太大,外圈有一点点就行。啊说起来,刚刚你加调料了没?……快快快开盖!我觉得它还可以抢救一下啊!加多少?看着办吧看着办你可以的!”

 

几番来回后黄少天终于被叶修磨得只剩下一层血皮,简单跟叶修交代了下就甩手就去了客厅玩起了PSP。

约莫两分钟后,自言自语单机模式不过瘾的剑圣用意念召唤到了一个连机对战的对手,于是黄少天头也不抬地与此人战了起来。

 

然后大约半小时后意犹未尽的黄少天才发现这个对手名叫叶修,以及厨房的锅里依然在蒸着蛋。

 

“现在你还觉得它能再抢救一下吗。”

“……”

 

 

抢救出蛋的尸体后黄少天一张革命烈士脸把蛋碗塞给叶修:“谁做的谁吃。”

“难道不应该是谁让做的谁吃吗剑圣大大!”

“我靠能老成这样子你也真能耐啊老叶!还有这是什么?你对鸡蛋做了什么?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对它做了什么?!不行你今天就是直接咽也得给我咽下去!”

“开荒还要人单刷,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我知道你是荣耀教科书全职业都棒棒哒所以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吧叶神我看好你哦。”说着黄少天不知从哪拿出一包妙脆角,还幼稚十足地把妙脆角套在手指上,一口一个堂而皇之地对着叶修咔嚓咔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这是我的!吃你的蒸蛋去!”

“啧啧,联盟剑圣公然虐待国家队领队,世风日下啊。”

“良心呢良心呢?我这么好吃好喝地款待你…连家里的鸡蛋都牺牲了!看看你那小肚子!你再看看你那…小肚子!”

“好好好,我吃。”叶修举起一只手表示投降,以壮士断腕的姿态拿起了勺子。

 

片刻后黄少天举着手机笑滚在自家沙发上,屏幕上是一张新鲜抓拍到的叶修咽下蒸蛋时的表情。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简直新一代颜艺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鸡蛋全家哭晕在厕所啊不对是锅底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去做表情包何厚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叶修放下勺子,对着黄少天摊开手掌,神色凝重。

“你干嘛干嘛想干嘛!蛋吃完了没!”

黄少天倒着躺在沙发上,头以一种非常危险的角度枕着落到地板上的一个沙发垫,右手则努力地把手机尽可能地举到远离叶修的地方,姿势像极了纽约某地标性的女性雕塑。

 

叶修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黄少天,一字一顿:“单挑。”

 

 

“来战啊怕你不成!”

黄少天弹簧一样又想坐起来,谁知道被叶修一巴掌拍回沙发上,然后被非常不厚道地欺身压了个严严实实。

 

“……”

倒不是黄少天不想说话,只是一个大男人真正把全身都压到身上那重量的确不是闹着玩的,所以第一反应自然是挥舞着四肢想要挣脱,其中重点的攻击对象是叶修那受尽自己抨击的肚子。

只是此时的他在叶修的视角里像极了被翻过来后腿爪乱蹬的螃蟹,然后叶修恶劣地捏住螃蟹的腮帮子,另一只手舀起一勺蒸蛋,用比这更恶劣的温柔语气说:“来,少天,啊~”

 

“啊一为!!!”

黄少天的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抗议声,似乎恨不得把唾沫星子溅到那张嘲讽味十足的脸上活活淹死他。

 

“说多少次了哥只有弟弟没有妹妹,来,给哥分担点儿。”

说着就把勺子里的蒸蛋尽数倒进了黄少天嘴里。不出意料黄少天当即想要吐出来,所以叶修在第一时间就低下头把自己的舌头也伸了进去,然后他很明显地感觉到黄少天整个人僵住了。

 

半响叶修才停下自己在黄少天唇舌间的攻势,临了还充满暗示性地在对方唇角轻轻舔了一下。

“其实也没那么难吃嘛,作为新手来说。”

 

那口蒸蛋自然是早就被吞了下去,只是黄少天还是呼吸急促地咳着,好不容易才又说出话来:“——这话要说也轮不到你说好吗,还有老叶你告诉我,在我不在那段时间对这几个鸡蛋做了些什么?”

 

“加调料啊。”

 

“什么调料?!”

 

“你靠着灶台方向放的那一排都放了点,怎么了?”

 

“……………………”

黄少天在忍不住冲到厨房的水槽边徒劳而努力地继续干呕前的几秒里抓住时机比了个鄙视的手势给叶修。

 

至于那个被他暂时性的完全遗忘了的手机,以及里面那张如果被发到微博上足以引起一大波何厚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叶修的照片的命运……

这同样是后来的事情了。

 

THE END

……啊也可能是TBC。详询这个蠢货的脑洞_(:з)∠)_


评论(7)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