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隔壁帮的叶帮主

CP:叶中心 叶黄向

TIPS:剑三paro/2到3更完结的短篇/纯逗比向,如有BUG请谅解/并不完全照着原作的流程走/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拉√

 

01

隔壁帮的叶帮主是个人头狂魔。

哦,虽然他本人姓叶,不过使的却不是个二少,而是只炮。一只看起来完全不懂得如何好好搭配外观,装备界面点出来却足足有九千多装分的炮哥。

 

这次的重点不是这些。

 

 

02

隔壁帮的叶帮主很喜欢打战场。

据隔壁帮会的亲友说这人只要在线,就从来没拉下过一场。

曾新入帮的人在无意中发现,平日里鲜少在帮会频道里和大家东扯扯西扯扯地聊天的叶帮主每天定时刷屏,刷屏内容还极其逗比。

 

“扯羊毛!”

 

“扯羊毛!”

 

“扯羊毛!”

 

……

 

中间穿插着无数人由衷打出的感叹号。

(╯‵□′)╯︵┻━┻ 这画风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啊教练。

 

可是叶帮主却好像毫不在意地继续刷着屏,于是几个人议论起来叶帮主是不是看上了那家的俏道长美道姑,直到终于有老成员指出那是叶帮主的战场击杀喊话。

 

“…………………………”

 

当晚大家十分不约而同地在YY叽叽喳喳起人头数这个问题。

 

这个丐哥不无得意地宣称自己敦遍本服五七万。

 

那个喵萝哼哼着自己在野外偷的人头环绕起来可绕长安城一圈。

 

又有只黄鸡不紧不慢地扔了张自己最近某次战场后击杀敌对阵营数高居第一位的截图,还加了句那天自己其实只是随便打打的。

 

然后长期潜水的叶帮主浮上了水面,在公屏里扔了张截图。人头数,2W6+。

 

有不相信的还特意数了数,12345,是五位数没错。

 

于是就有人质疑是不是帮主大大P图了。

 

 

一分多钟后又是一张截图,是个装分才7000左右的藏剑小号,人头数1W多。

末了叶帮主还不紧不慢地在后面打了一行字。

 

“都争什么争,要和平知道吗。要爱好和平。”

 

 

至于叶帮主这句话在YY里掀起的惊涛骇浪,那是后话了。因为不久后帮会频道就又开始“扯羊毛”起来了。

 

 

 

——事后有人问过叶帮主问过这喊话的由来。叶帮主表示,这是刚创号的时候有人捣乱胡乱设置的,后来也就懒得改了。

 

 

03

隔壁的叶帮主是个人头狂魔。

不仅是在战场,在野外也是这样。重点是,这种狂风扫落叶似的攻势,好像还真从来没被动摇过,还因此引发了一系列在帮会内部传为美(xiao)谈的故事。

 

有一天他在去巴陵跑商的路上顺手击杀了一个开着阵营堂而皇之地在大路边上打坐的秀秀。

秀秀不干了,火速复活赶来开了仇杀。

再次被击杀。

这位秀秀还是不干,召请了师父。

…两人双双被击杀。

 

 

有一次他遇到了了不得的人,那人在近聊对他说“我可是内测玩家,杀我你可要事先想清楚”。

看起来这位应该还有下文的样子,可是叶帮主的回答是当着面门的一发追命。

转身离开前他也打了一句近聊“我就喜欢杀你这样的玩家”。

 

还有一次他似乎被单方面卷入了哪家的恩怨情仇并被对方描述成了一个见人就杀见妹子就渣的绝世混球。

于是就开帮战,帮战的时候对方帮主挺有风范地向他寒暄,并表示只要向他家某某某道歉就既往不咎。

叶帮主道:“听不懂。上吧!”

叮叮当当,叶帮主和他的小伙伴们势如破竹。

 

 

总而言之,可想而知叶帮主也是本服最常被悬赏的玩家。是不是之一没人清楚,但大家都记忆犹新的是某一回他的悬赏金额达到了两万多金。

 

然后叶帮主又久违地在帮会频道说话了。

 

“[帮会]【一叶之秋】你们有谁最近缺钱用的吗?”

 

“……”

 

“woc帮主!”

 

“……难道说!!”

 

“啊啊啊啊我我我!”

 

“我靠帮主你这献身精神真是让小的感激不尽,我的钦佩之情犹如…”

 

“楼上土豪滚粗你才做了CW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帮主看我啊啊啊啊啊!!!”

 

“[帮会]【一叶之秋】你们ROLL点吧,点最高的人来XXXXX找我,价值两万金的木桩先到先得啊。”

 

“……”

“……………”

 

“帮主还缺腿部挂件吗!!!”

 

“帮主还缺腿部挂件吗!!!”

 

“帮主还缺腿部挂件吗!!!”

 

“帮主还缺腿部挂件吗!!!”

 

“帮主还缺腿部挂件吗!!!”

 

“[帮会]【一叶之秋】扯羊毛!”

 

“[帮会]【一叶之秋】扯羊毛!”

 

“我靠他又开始杀人了吗放过我大纯阳宫啊我把胖次都给你请让我做你的腿部挂件好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04

隔壁帮的叶帮主仇人很多,不过相应地桃花运也很旺。旺到和人搭档打33的时候奶妈总是会对着他奶个不停而在无心中放生另一人的地步。

 

于是经常有人会劝他,叶帮主,不考虑找个情缘吗?

 

叶帮主的扯羊毛稍微停了停。

 

“战场,忙。”

 

 

——劝了等于没劝。

 

 

05

隔壁帮的叶帮主还是继续着他打打打的生活。

 

06

可是有一天大家听说叶帮主在野外捡了一只小黄叽回来。

 

那天叶帮主一如既往地在野外祸害敌对阵营,突然有个一身装备比他自己还混搭的黄叽扑腾扑腾径直落到他鼻子底下,对着他就一个鹤归砸过来。

 

叶帮主一时间有些意外,就顺手点了那人装备界面。结果对方居然是只货真价实的小黄叽。

小到他哪怕是双手离开键盘让他正面转完一个大风车都造不成多大威胁的那种小黄叽。如果这都还不够的话,还有一点,那就是这黄叽穿的还是一身PVE装,精炼都没精炼满的那种。

 

“……”

难得叶帮主也有无语问青天的时候,在近聊撒了六个点后转身就想走。

 

哪知道这只小叽居然就在他采取无视态度的情况下孜孜不倦地追着他打了半个多小时,他大轻功他也大轻功,他上马他也上马,噼里啪啦把藏剑的技能统统都往他身上扔了几遍。

 

“……”

 

叶帮主再度停下来,在顺手送对方一程这个选项上犹豫了一会后,直接点了那人密聊。

 

“真要打把你大号开过来,仇杀插旗随你选。”

 

 

对方一下子停住了,半天没了反应。就在叶帮主以为这人终于放弃了、死机了或是下线切大号去了的时候,密密麻麻足有半屏幕的密聊就那么气势汹汹地弹了出来,标点符号和措辞要多狰狞有多狰狞。

 

“靠靠靠靠靠谁是小号啊这就是我的大号瞧不起人吗要不是我装分不够高早就打死你了你少嚣张了有本事你脱到和我一样装分啊别一副很牛的样子我告诉你我认真起来可是很犀利的哎我去居然还有字数限制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害我刚刚发不出去枉我这超快无比的手速……”

 

断句断得极其仓促,而且看上去还不知道密聊的字数限制,叶帮主顿了顿,觉得这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调调有点眼熟。

 

结果他还就想起就在一天之前,他在马嵬驿见到过一个被红名围得起都起不来却依旧奋力挣扎着、还打出满天的文字泡作为语言上的回击的同盟。那时候他拿着自己的藏剑号杀人正杀得兴起,路过那人旁边时就顺手对他敲了句话。

 

“想起来吗?求我啊。”

还顺手在句末加了个猪头的表情。

 

那滔滔不绝的文字泡一下子卡壳。然后变成超长的一串类似脸滚键盘的乱码洒了出来。

 

叶帮主看着好笑,一个聂云冲进那同盟旁的红名堆里。不出一会那些红名就灰了一大片。那同盟被埋在重叠的ID下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只是目测装备全红了,几乎在起身的瞬间就立马坐下打坐。

 

叶帮主还想说点什么,或者说叫看这人还会说点什么,就在此时插件发出红名靠近的叮叮声,叶帮主便也就调了下视角,去找就在附近的奶妈补血准备迎接下一波攻势了。之后一来二去的也就把那同盟给忘了。

 

如今看看眼前这人的ID,“夜雨声烦”,不是那天的那只黄叽又是谁?

 

 

“你说话啊说话啊要不我就继续打你咯啊不对我就这么打算是胜之不武你快来和我插旗插旗插旗!!!!!!”

 

叶帮主想了想,给对方发过去一个YY号。

 

“上YY说。”

 

07

很快叶帮主就意识到了自己让对方和自己在YY上交流是个多么错误的选择。

 

打开麦的小黄叽像是如鱼得水,自己只是来得及象征性地问了问之前那一系列举动的原因,对面就已经语速超快地说了一大堆,不过出乎想象的是那小黄叽声音清亮又充满活力,是标标准准的元气少年音,听着倒也不算讨人厌。

 

叶帮主看了看游戏界面,又看了看时间,战场的开放时间已经过了,就索性最小化了游戏界面,听这小黄叽说起来。

 

 

08

一来二去叶帮主算是理清楚了其中的前因后果,原来这人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半单机,好友列表挺满但真正经常一起玩的屈指可数,之前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找过一个情缘,却好死不如死地遇上了传说中势利到因为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土豪玩家对情缘翻脸不认人的主。

虽然单纯只是本着给自己找个伴的目的才答应和对方情缘,双方也没有真正意义上深交,但好歹是为数不多的经常和自己一起做日常下本的人之一。夜雨声烦看着前情缘和土豪玩家左一个真橙之心右一个真橙之心地炸,还对着装分仍然平平的自己冷嘲热讽,实在是忍气吞声不下去,就找了那土豪玩家单挑。

 

于是就出现了那天马嵬驿叶帮主看到的那一幕。

 

 

对于剑三中因情缘而起的各种恩怨情仇叶帮主表示虽没亲身经历过但也算有所耳闻,就又问那你追着我打干什么。

 

“你是唐门!!!”

 

 

“那又怎么了?”

 

 

“那混蛋也是唐门!!!!!!”

 

“……”

合着是自己这是在门派上中了一枪么。

 

叶帮主兴趣寥寥,不由得分神想着等结束了这场谈话可以考虑继续去长安门口打发下时间。可是耳机里那清亮的少年音继续传入他的耳中:

 

“我看到你是本服第一的唐门!”

 

一直以来都喜欢直切主题的少年似乎是停下来给自己打了打气,又道:

“如果我可以打赢你的话!!!如果把你都打赢了话!!!!!就可以轻松碾压——啊不,是纵横唐家堡迎娶唐老太太啊呸是坐拥堡内所有木桩——”

 

叶修伸手开麦,打住了他的话头。

 

 

屏幕的另一头,黄少天听见一个懒洋洋的却带着点几不可辨的促狭笑意的声音。

 

“所以呢?”

 

 

——快来和我插旗!!!

 

这一次那一头是真真切切地轻笑了一声。

算了,反正哥今晚无聊。

 

“好啊。”

 

从此以后叶帮主的身边就多了一只话很多的小黄叽。

 

09

那天晚上以后,叶帮主帮会的人每天都会看见叶帮主在打战场和被悬赏之余都会在野外反反复复地和一只装分才7000冒头的名副其实的小黄叽插旗,准确地说是被缠着插旗。

因为叶帮主让他退了原本那个如今已经没剩下几个活人的小帮会进了叶帮主的帮,然后帮会频道里的刷屏内容除了叶帮主的扯羊毛还多了这只小黄叽字数爆屏的“老叶老叶我上来了我上来了快来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当然还有小黄叽成片排列的被击杀喊话。

 

“一叶之秋!!!你不要过来啊!!!我可是很凶的啊!!!!!!”

 

“……”

 

“hhhhhhhhhh这什么辣好蠢!!!”

 

“不愧是黄鸡山庄的连喊话都这么二啊哈哈哈哈哈何厚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一时间帮会频道里此起彼伏都是帮众们没憋住的笑声,而小黄叽总是会按耐不住地跳脚:“笑什么笑笑什么笑笑什么笑!!!再笑!!!再笑我打你们!!!我真的会打你们哦!!!!!”

 

起初的时候小黄叽老是输,不知为什么两个人都默认叶帮主不脱装备这一点,于是足有2000多的装分差距让小黄叽几乎每次都被叶帮主一炮带走。

 

 

帮会YY的某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也时不时会响起叶帮主懒洋洋的声音,还有话唠叽滔滔不绝的回应。

 

“这个位置都能被秒掉我也是服了你了,还有,你的减伤呢?”

 

“恩?我也有藏剑号啊。”

 

“藏剑的话其实打架的时候你只要先……再……顺便再……对面就死了嘛,很难吗?”

 

“………………我现在觉得我们玩的不是同一款游戏谢谢!!!”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小黄叽进步的速度却是神速,在叶帮主手下撑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说,还和叶帮主的小号去混了一段时间的22,赢的比例竟是出了奇的高。

 

“忧郁小猫猫?你这什么神ID啊其实你是个二八少女在开变声器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真是二八少女你被我打成这样可就说不过去了啊。”

 

“靠靠靠等我装分起来了以后你给我等着!!”

 

“等着等着,还有待会儿记得别跑远了毕竟我这号是买的用着没那么顺手。”

 

“开始了开始了!!!对面是唐门和明教!!!打打打!!!哎哟还隐身?还想缴我械?没事儿吃我爱的风车吧走你!!!我去我去这一下打得好疼!!!看我啸日!!!夕照雷锋!!!云飞玉皇!!!你别跑!!!!”

 

一天一天下来小黄叽的装分很快就破了8000,在叶帮主有事或是没法上线的时候,叶帮主也会叫几个比较熟悉的帮众换着各种门派去和小黄叽插旗,小黄叽都大大方方地一个个应下来,到了后来已经可以和大部分人打成平手乃至打赢了。于是一来二去的小黄叽也逐渐和叶帮主的帮众们打成了一片。

由于他这话唠的性格和ID的最后一个字,帮会里就有妹子管小黄叽叫烦烦,然后久而久之地全帮会与小黄叽有过一定交集的人全都改口拿烦烦来称呼小黄叽。

 

第一次听到小黄叽主动说起自己得到的这个称呼的时候叶帮主依旧刚打完一场战场,帮会YY还开着自由麦模式,大家还在意犹未尽地议论着之前战场上的各种细节。

 

“可恶要不是刚刚正好被敦进生太极里了我绝对能爆掉那个丐太的…”

 

“哦哦哦哦哦我居然上治疗量排行前五了!!不能更开心!!!”

 

“哇你们快看!烦烦这次的人头数排全场第二耶!”

 

“都说了别叫我烦烦请叫我帅气的黄少!还有居然是第二吗我还以为这一次妥妥的第一了结果还是被压了一头…”

 

“呵呵。”

 

“yoooooooooo被压♂了一头!!!”

 

“yoooooooooo被压♂!烦烦你这是在承认自己其实是个受吗被压♂!”

 

“yoooooooooo帮主这个呵呵太内涵!!!”

 

关于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帮会里的那群腐妹子是早就蠢蠢欲动了,再加上俩人也不太介意,所以也就任着他们刷,只是自从被科普了所谓的“攻”“受”之分后,小黄叽——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大黄叽有时候也会跳出来捍卫自己的“地位”。

 

“靠靠靠yoooooo个ball我怎么可能是受啊我明明是…”

 

“你们也不看看是谁教的。”

 

“【夜雨声烦】:老叶你个不要脸的居然禁我麦还有点人性吗!!!!!!有点人性吗!!!!!点人性吗!!!!!人性吗!!!!!!性吗!!!!!!吗!!!!!!!!你这简直就是权限狗啊权限狗!!!!!”

 

“yoooooooooo都人头数第二了啊这是鸡崽进化成白斩鸡的节奏啊养♂成♂系吗!”

 

“yoooooooooo帮主干得好!”

 

叶帮主看着公屏上愈演愈烈的半玩笑半揶揄的言辞稍微有点哭笑不得,就在这时候话唠叽一条私聊发了过来。

 

“对了老叶,之前我在马嵬驿找到了那人。那个炮哥。”

 

“我把他打死了。”

 

“当时我前情缘也在,我把她打到了残血,然后她跑去了隐元武卫那边。其实我当时要是随便再用个什么技能她就也死了,不过我没再打了,毕竟怎么说也还是妹子。”

 

叶帮主——真名是叶修,把手放在键盘上停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看着夜雨声烦的信息一条一条地刷新出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叶修几乎第一秒就在脑中还原出了当时的场景,金灿灿的藏剑成男挥着重剑从天而降,将那个昔日能把自己当小白虐的对手的血条一直砍到零,站在马嵬驿的某个山坡上脑后的马尾仿佛真的在被风吹得微动,身形修长真应了那句西子湖畔君子如风。

他知道其实夜雨声烦的操作者认真起来不仅不是表面上那般经不起撩的话唠样,更是个能从混乱中准确捕捉战机的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所以他才能够以这般突飞猛进的速度从一个半新手脱胎换骨为一个打法风骚得要命也常常令人出其不意的犀利黄鸡。

 

“当时我就说了一句话。”

 

“说的什么?”

 

“我说,这段时间教我的人是一叶之秋。”

 

隔着屏幕叶修都能感觉到那位藏剑弟子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窗口里最底下的那句话干干脆脆不带一个夸张的标点或是表情,句末的一叶之秋四个字显得格外的郑重其事。

 

紧接着他的另外几句话就又不带间歇地刷了出来。

 

“我觉得我也算是把想做的事情做啦,你这段时间照顾我我都心里有数的,还有帮里的各位,谢谢大家这么照顾我。”

 

“我以前曾经攒钱给我前情缘买过一个橙子,虽然不是奔现的那种但好歹也算经常在陪我,所以本来想放给她的,结果她既然都那样了我也就没有必要再那么做了。”

 

“我刚才去把它寄给你了。”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不过你不会嫌弃的吧,不对,你不准嫌弃,不然我现在就加你仇人!总之如果你也没意向拿来放的话拿去卖了也不是不行啊对吧对吧?我想来想去就寄给你啦,你也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啊!你就拿着呗,有空的时候去信使那里拿一下!”

 

“嘛,差不多就这么多啦。”

 

叶修在键盘上敲字的手再一次停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最新的系统提示。

 

【帮会:[夜雨声烦]下线了。】

 

切回YY一看,就连YY的头像也灰了。

 

 

TBC

 

PS.

这篇是HE无误√

文中烦烦的喊话来自LO主的二师父√

文中人头炮的部分设定来自LO主认识的一只真.丧心病狂人头炮√

还有就是烦烦最后这些话并不是表白,真的只是字面意思,真.表白还有一段剧情呢√

 

 

评论(16)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