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对面帮的黄副帮主

《隔壁帮的叶帮主》第二更

CP:黄中心,叶黄向

TIPS:
剑三paro/纯逗比向,如有BUG请谅解/(((本文对黄鸡在劫镖方面的能力进行了夸大)))/并不完全照着原作的流程走/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拉√


01
对面帮的副帮主是只话唠叽。
哦,别看他是个话唠,却是只纵观全区都数一数二的犀利黄叽。一只插得赢旗、打得了JJC,还能时不时带着自家帮众下下本打打战场的犀利黄叽。

哦,我有没有说过在加入蓝溪阁之前他还是只乐于和喵教抢生意的劫镖叽?

02
那段时间区里正乱着,昔日的全区第一大帮嘉王朝遭遇巨大变故的事儿几乎每天都有人在世界频道上刷,据贴吧上的八一八说是帮主一叶之秋被人洗了号,从仓库到包裹给洗得一点不剩。

于是以此为契机原本还如日中天的嘉王朝一夜之间变得奄奄一息,无数奔着叶帮主全区第一唐门的名号来的玩家接二连三地退了帮,那些老成员也一时慌了阵脚。
一来是叶帮主几乎没有游戏以外的联系方式可以联系得上;二来是帮会内部难免起了猜疑,原本就隐约存在的一些小团体之间也开始明争暗斗;三也是最直观的一点是见此内乱无数和嘉王朝有旧仇的帮会约好了似的对嘉王朝展开了帮战,尽管有帮会里其他手法较犀利装备较好的骨干组织应战,也终就难以应付这番车轮般的攻势;更别提叶帮主平日里那人头收割机一样的作风所惹上的私仇,那些玩家也本着“机不可失”的想法冒出来,又是刷屏冷嘲热讽又是在野外守嘉王朝成员的尸,算是狠狠给嘉王朝雪上加霜了一把。

大半个月后嘉王朝终是散了,虽没有解散但是元气也伤了大半,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成员头顶还撑着那个被他们视为骄傲的帮会名,那个盗号者的身份也终归没有被挖出来,小道消息说有说是某个曾是叶帮主旧友的帮会二把手有说是某个极度嫉恨叶帮主所拥有的实力和地位的中端玩家,但也从未有过真正的知情人出来进行证实,因为那个盗号者洗够了也闹够了后居然直接把一叶之秋这个号删了。

一时间,叶帮主似乎真的就此从区里玩家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了。

咳,扯远了。
总之,黄副帮主——当时还不是——就是在那段时间进入了广大浩气盟玩家的视线。

03
并不是说劫镖就一定是喵教的专利,可是不同于其他冲进人堆转风车有时候还顺便把自己搭进去的黄叽,黄副帮主居然学起了各位明教弟子埋伏在浩气盟的各条跑商路上,作风还极富机会主义色彩,也就是俗称的落单的就虐成群的就风车打不过就跑,人头能拿一个是一个,重点是一般说来这人还都真能跑掉,还次次都刷一大堆的近聊,内容有的是调戏有的是挑衅还有的则是赤裸裸的垃圾话,正应了那句俗话“当你看清这行字的时候你已经躺了”。

你问这算哪门子的俗话?图样,俗话那不就是人说的话嘛。
by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藏剑玩家。


也不是没人想过收了这只熊叽,可是这黄叽的技术委实是好,一对一能打赢他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即使是真有人打赢他了也拿他没多大办法,因为这黄叽是只如假包换的野生黄叽,没有加入任何帮会,想寻仇也没处寻,只能恨得牙痒痒,然后在下一次再遇上的时候继续和他玩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的游戏。

然后有一天,这只浪惯了的黄叽终于惹到了某位不好惹的人。
因为那人叫一叶之秋。

04
纠正一下,严格地说不是叫一叶之秋,是ID是一叶之秋。而且也不是那位传说中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人头炮,而是一位军爷。

可是他的ID就是叫一叶之秋,这位刚从别的区转过来,而且似乎也是那个区大神级别的人物,而黄副帮主却好死不死地追着那人打,少见地没了平日里轻易不会穷追猛打的风范。

于是这位天策大神就火了,当场几蹄子把这只不知死活的小黄叽踩翻在地,踩完又顺手点了个悬赏,赏金数额还极具嘲讽力:2333。

临走前一叶之秋在黄副帮主的尸体前打坐,在等气血回复的期间M了他一句你服不服。

黄副帮主先是回了一大串类似于今天我都战了十几把了手有点酸而且装备也红了的话过去,然后又硬生生地收住话头,给一叶之秋打了句在他看来极其莫名其妙的话过去:

“你怎么是个天策呢?我刚还以为我看错了。”

一叶之秋回他:“不是天策我还能是什么门派啊。”

“唐门啊!”

“哈?”

黄副帮主没有再回他,嗖的一声,黄副帮主点了回营地,就这么在这位新一叶之秋面前消失了。

05
后来这笔2333金的赏金有没有人拿被谁拿了这位军爷也没有太过关注,浩气的跑商路上也没有因为这件小小的插曲回归平静,没过几天就又有人在和之前差不多的位置目击了这只劫镖叽,不过有一点和以前不大一样,那就是这黄叽不再像是以前那样神出鬼没招招冲着人的破绽来,而是…会在打之前先打个招呼。

像是:

“你需要代打吗?或者你需要帮做日常的吗?”

“不需要啊,那我开始劫你镖咯?”

“风风风风风风来吴山!!!”

“哎呀你别跑啊价钱好商量或者你双手离开键盘把人头给我也是可以有的嘛嘿嘿嘿嘿嘿少侠莫走!”

“悬赏我也是没用的我分分钟开10个小号过来开着仇杀围着自己无脑按F哪个是最后一击就开哪个号去拿赏金你信不信啦啦啦啦啦——”

……以此类推。

浩气盟的小伙伴们的头很大,浩气盟的小伙伴感到每每被这只黄叽缠上就感到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不过也有极少数真的抱着试试看或者打发掉这只神烦叽的心思让他代练,然后也就顺便和他私下聊过那么几句,据他本人说他散人当挺久的了,中途因故加入过一个帮会还向一个很拽很风骚的人头炮求过教,但是因为学业A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不知道是被踢出帮会了还是帮会解散了反正就是以前认识的人都联系不上了,而且装备也落后了大部队一截。
最让他困惑不解的是,他试过去搜索当初那个教过他PVP手法的人头炮的ID,却什么都没有,也不知是改ID了还是删号不玩了。

“所以咯,自力更生,接个代练赚点小钱,先把装备搞起来再去找那群混蛋算账。”
黄副帮主这句话是在本服一个和从前的嘉王朝水平在同一个档次的浩气大棒的YY里说的,准确地说是该帮会频道的一间小黑屋里,里面除了他以外就挂着一个万花,ID也是四个字,叫迎风布阵。

大约二十分钟前就是这个(在游戏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花哥蹲在比黄副帮主平时劫镖更隐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猥琐流——的位置阴了这只话唠叽,只是并没有杀他,仅仅是指挥着几个人轮番上阵把黄副帮主控得不省叽事, 一会儿锁足一会儿缴械一会儿眩晕,于是就看着这个二少头顶的文字泡一如既往地气势凶狠大有化作技能PIAPIAPIA把这几个人挨个儿揍穿的味道。

“你们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干嘛要杀就杀给爷来个干脆的!”

迎风布阵:“...哦。”

然后花哥就一记玉石爆掉了这只不大不小的黄叽,并做了一件让黄副帮主觉得有点熟悉有点怀念又有点咬牙切齿的事情——M聊甩给了他一个YY号。

在听完他的叙述后,花哥——这个浩气大帮当时的帮主又做了一件让他更熟悉更怀念而且还咬牙切齿不起来了的事情。

“实在找不到人了就来浩气吧,老夫别的没有,给你个容身之地还是没问题的。”

“就算还有什么想做的事,也别老孤军奋战?”

“比如劫镖这件事,老夫就觉得我们帮会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恩,相当需要。”

“夜雨声烦:…………………………画风呢!!!之前还好好的画风呢!!!!!!”

06
不过从此以后黄副帮主还就真的去了浩气,ID下面多了蓝溪阁这行字,除了被帮会内部几个被他劫过镖的几个奶妈放生过那么一两次以外,也算是实现了平稳过度。

浩气盟的各跑商路线,也从此平静了不少。

——因为变得不平静的就成了恶人谷的各跑商路线了。

07
黄副帮主成为名副其实的黄副帮主是这好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说起来从一个新入帮的成员到坐上副帮主的位置这个过程实现得实在是有点快,无奈这是时任帮主AFK前钦点的,更何况这几个月里黄副帮主所展现出的PVEPVP方面远超普通玩家的能力水平也是全帮有目共睹的,所以即使是一部分人有怨言,也就最多只是在私下里嘀咕一下罢了。

这也是因为他们也都目睹过了这位新的副帮主滔滔不绝的嘴炮功力。

于是夜雨声烦——这只昔日的小白叽,话唠叽,劫镖叽,就这么和他浩气盟的小伙伴们一起,过起了打打战场、打打大战、打打竞技场、打打恶人、打打豆豆...总之就是打打打和打打打的日子,偶尔还开个明教小号蹲在恶人谷的跑商路上重温一下旧业。
至于他进帮之前在嘴里嚷嚷着的要找什么人算账之类的话,也都被帮众们当做是随口一说或是早期结下的梁子而淡忘了。

08
直到有一天,蓝溪阁一如既然地由新任的那个叫索克萨尔的帮主带着打战场的时候,从来都是兴致勃勃冲在最前面拿人头的黄副帮主强退了战场,连阵营都顾不上关地就地读了个神行去了马嵬驿。

据当时在马嵬驿的人说,那时候马嵬驿正进行着一场混战,混战的中心是一个装备极其一般却极度犀利的炮哥,一个走位极其魔性的丐哥,还有一个号不大却总是能把前两者奶起来的秀秀。

而他们的周围的人很乱,有的和他们顶着同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帮会名“兴欣”的帮会名,有的是嘉王朝的成员,还掺杂了几个像是蓝溪阁中草堂霸气雄图这样当前正如日中天的帮会的成员,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乱,有明明是同帮会却互相开了仇杀在互殴的,有一看就是小号却一对多丝毫不觉得吃力的,也有明摆着是凑热闹却被打得节节败退的。

正当那个犀利炮哥所在的一方逐渐因为人数的大大落而开始显出疲态之时,所有人都看见一个金灿灿的身影挥舞着重剑从天而降,精准地落在了几个刚交完无敌、解控或是大加的恶人谷角色之间,风车一起就带走了他们中的一大半。

他转了转身,用了一个聚义令,然后手速极快地开了为首的那个浩气玩家的仇杀。

那场混战足足持续了一个晚上,被聚义令拉来的蓝溪阁玩家并没有多问,只是跟着一言不发的黄副帮主迎战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打到耐久掉了又加加了又掉,一直到那些参战者终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陆续脱战走人乃至下线遁,而在这个过程中,黄副帮主始终和那个犀利炮哥离得很近,仿佛两个人只是约好了在野外比人头数一般,一时间人们只听得到唐门成男拉动千机匣发出的机括声,还有藏剑成男的技能带起的阵阵金光。

事后有人问过当时为什么没有帮会成员去M聊询问黄副帮主突然来这里参加这场混战的原因,得到的回答是:

“他居然强退了战场!战场啊!要知道那一场他正杀得根本停不下来呢!就强退了!那得是什么事儿啊!”

“他居然没说话!全程几乎都没有!就拉了个聚义令!他!没说话!太可怕了!细思极恐啊!”

“我也没多想啦看到聚义令就过来了呗反正还有人头拿啊哈哈哈。”

好吧最后这一个请忽略。

事实是,那天的混战结束、连黄副帮主叫来的蓝溪阁成员都走得差不多了以后,和夜雨声烦面对面战了很久的那个叫君莫笑炮哥打了一句近聊出来。

“居然被你发现了?”

后面还跟了一个猪头的表情。

“……”夜雨声烦打出了一连串的省略号,紧随其后的是一大串的感叹号:“除了你还会有谁会用扯羊毛这么蠢比的击杀喊话啊!!!!!!!!!!!”

叶帮主——从前嘉王朝的叶帮主、今天兴欣的叶帮主、君莫笑的操作者,在电脑前,笑得一不小心把烟灰掉进了键盘里。

“哎哟,又忘改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台电脑面前,一名玩家关掉了和黄副帮主的QQ私窗,上面有一张截取自兴欣帮会频道的截图。

“黄少,这个人有点像你提过的那个,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_(:з)∠)_。”

马嵬驿。
站在夜雨声烦面前的君莫笑久久没有再回话。
接着,没有任何预兆地,一个真橙在两个人脚下炸开。

 

“……老叶你这算几个意思。”

像是突然熄火了一样,这一次,手速向来超快无比的黄少天足足五六秒后才作出反应。

 

叶修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答道:“一直留着呢,现在原物返还咯。”

 

“你特么号都和那时候不一样了还原物,哄鬼呢你!!!!!!!”

 

“如果你能帮我把我以前那号变回来,橙子什么的小意思,你要玄晶哥搞不好都能给你红一块儿来。[猪头][猪头]”

 

“…………………………”黄少天看上去就像是硬生生把汹涌澎湃的垃圾话吞了回去,“话说,你到底什么情况?”

 

叶修在烟灰缸里按灭了一根烟蒂,刚要再把手移回到键盘上,突然一个叶修无比熟悉甚至还感到有几分亲切的金色大字刷的一下出现在君莫笑的头顶上。

 

“江湖恩怨一朝清!现有侠士以10000金悬赏君莫笑侠士,……”

 

然后叶修——以前和现在的叶帮主就笑了笑,直接白字打出了一行让所有当初嘉王朝的帮会成员无比熟悉甚至还有几分亲切的话来。

 

“怎么样,缺钱用吗?价值10000金的木桩先到先得哦。”

 

还没等周围那零星几个仍在围观的帮众出手,黄少天稳准狠的一巴掌拍在自己键盘上让夜雨声烦率先一步聂云冲出,紧接着就是那招让叶修即使到现在也无比熟悉的那招带着硕大文字泡的鹤归对着君莫笑砸下,出手之迅猛,招式之毒辣,颇有他才是对面那个人最大的仇人的风范。

 

以至于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在场群众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经历了刚才的混战,夜雨声烦无可避免的是个残血,而黄副帮主这毫无征兆的一冲,即使在场仅剩的奶妈有妙手回春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于是人们就看见叶帮主手下的君莫笑从容地转了转身,对着夜雨声烦举起了千机匣——瞬发追命!

 

夜雨声烦选手,K.O。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的脸呢!!!还特么瞬发追命!!!!你平时就这样欺骗你的帮众的吗怪不得换了号也被满世界杀你活该!!!!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放学别跑!!!!!!开帮战吧混账!!!!看我大蓝溪阁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君莫笑似乎并没有受到黄少天的愤怒的影响,而是对着四周暂时不敢轻易上前的其他人做了个杀鸡儆猴意味的待机动作,然后——就下线遁了。

 

据说当天晚上一个听上去火冒三丈恨不得控诉地把屏幕戳出个洞的男青年不知道从哪要到了叶帮主现在所在的兴欣帮会的频道号,然后对在场的所有人使出了语音攻击,而且对方顶着蓝溪阁副帮主的马甲管理人员也不敢轻易权限之,所以这场语音攻击足足持续到了叶帮主施施然地上YY露面,并把这只愤怒的黄叽拉到了小黑屋谈到了深夜一点多。

 

嘛,严格的说只是两个人同时挂在那个频道一直到深夜一点多,至于到底是不是在谈话,或者有多长时间真的是在谈话而不是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着打打打之类的,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就是如今全服几乎无人不知的话唠叽和人头炮的故事开始被广为传播起来的缘由。

 

TBC
对不起我果然还是爆字数成了三更……
这一章主要还是写的黄少叶神身份的过渡,可能显得有点突兀或者虎头蛇尾啥的,因为最近复习考试整个人都斯巴达了OJZ
可是被基友催了这篇又觉得不太好意思,所以就更一下表示我还活着啦T T
下一更就是“八一八那对花样闪瞎人眼的人头炮和话唠叽”啦,算是番外的感觉√
如果考完试了我还没有领便当,我会第一时间把党费补上的OJZ
就酱!

评论(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