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林方】吃西瓜

CP:林方

TIPS:原作向

TYPE:给@山有木兮林有方 新本的G

 

 

 

————————————————————————————————————

 

方锐的QQ弹窗猛地一下跳出来的时候,林敬言正坐在电脑前用勺子不紧不慢地挖着半只红红的西瓜。即使是对于西瓜而言,这半只也显得仿佛太多汁了一点,所以林敬言看见电脑桌面右下角那只企鹅一跳一跳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丢掉那张用来擦手上的西瓜汁的餐巾纸。

 

紧接着对面就一个屏幕抖动抖了过来,把林敬言的电脑桌面给挡了个七七八八。弹窗的顶端中规中矩地写着备注,中规中矩地就“方锐”两个字。就连方锐发过来的那句话也中规中矩得厉害,一时间林敬言甚至觉得有些隐隐约约的违和感。

 

“老林,(XXX,XXXX)刷野图BOSS了,过不过来?”

 

奇怪,这时候兴欣应该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叶修的带领下祸害各家公会才对。林敬言又仔细端详了一遍自己的指尖没有残留的西瓜汁后,才开始在键盘上打字回话。

 

“我不在游戏。”

 

方锐的回复一眨眼就刷了过来。“登陆个游戏需要多长时间?速度来啊,我看着叶修他们下楼去看叶修他弟弟寄过来的特产,一时半会回不来才卖这个坐标给你的,手快有手慢无啊。”

 

“那你怎么没去?”

 

“那当然是我潜心钻研游戏技巧太过投入,这些身外之物全部都不放在眼里。”

词儿倒是一套一套的,只是在过去的几年中林敬言听过少说也有十几遍了,所以也就心知肚明这不是真实的情况。

 

林敬言非常顺畅地打了句“呵呵,我还不了…”,接着突然又想起桌上那半个还冒着凉气儿的西瓜,索性又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口放进嘴里嚼,同时也就把才打出来的半句话给删掉了。

 

这一嚼方锐又是一排字发了过来:“怎么样老林来不来啊。”后面还一连跟了三个连蹦带跳的兔斯基表情,林敬言不禁在内心感叹那白色的兔子的眼神真是和屏幕对面那个人自带的气质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说老林你手速变慢了啊,就算现在不打职业比赛了也不至于退步吧。”

对面的“正在输入”闪啊闪地过了好一会儿,方锐又丢过来一大张暴漫的表情,滴滴滴地响着就直接把对话框占了大半。

 

林敬言咽下那一大口西瓜,再把籽儿吐出来,又不紧不慢地给方锐回过去:“恩。今晚有别的事,上网游就算了。”

 

一个“哦”字几乎是同时就回了过来。

 

林敬言关了那个对话框,与此同时又把勺子插进西瓜里绕了个三百六十五度,再挖出一块近球型的果肉往嘴里送。

然后他打开桌面一角那个好久不用的IE浏览器,这才发现浏览器自动把页面还原到了上次浏览的“林敬言退役”的新闻界面。林敬言在“是否还原”的窗口点了“否”,接着点开几个上次楚云秀推荐过的综艺节目的视频链接。

 

 

说老实话退役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林敬言自己也没怎么感觉到他以为会有的那种闷闷的难受的情绪,他只是平静地参加了新闻发布会,平静地回答了记者和众多队友、对手的提问,平静地办理了手续收拾了行李,走出霸图俱乐部的大门打了辆出租车,昔日的荣耀联盟第一流氓坐进去,如今的普通人林敬言再从车上下来回到自己的住处。

 

所以好像就连方锐也提起他退役了的事实时也挺云淡风轻,从措辞到语气就活像是提起自己今天早上吃的是小笼包配鸭血粉丝汤。

 

 

电脑屏幕上的综艺节目还真的蛮有意思,轻松有趣有笑点,所以林敬言看着也就像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男人那样乐呵着,那半个西瓜很快就被吃掉了一半。桌面右下角的QQ还在滴滴地跳个不停,不过那多半是叶修又在网游里抢了哪家的BOSS或是杀了哪家的小分队引起群里众人炸锅…

 

不对,刚刚方锐说了叶修他们现在正忙着对付几大包新鲜签收的B市特产,暂时无暇顾及游戏里的种种。

 

那是黄少天张佳乐他们又在群里嘻嘻哈哈地斗嘴刷屏?

 

也不对,黄少天在的话未读信息刷新的速度比这快多了。张佳乐这会儿应该也不在,霸图这个时间点一般来说都要开短会。

这一点他知道,他在霸图俱乐部的时期每周雷打不动都是这个时间,在那个会上他还曾因为方锐的一条短信尝到过韩文清的一句“开会时间不许看手机,要打私人电话请出去!”。事后他半真半假地跟方锐抱怨他偏偏那个时间来短信,结果方锐大大咧咧拍着他的背说:“哎呀那你该感谢我没打电话,我当时真的本来打算打电话来着。”

 

都是过去的事了。

 

 

 

咔嚓。

林敬言咬到了一颗漏网的西瓜籽,他想了想还是把它吐了出来,又重新舀起一勺,看了又看确定没有西瓜籽后才又放进嘴里。接着他右手握着鼠标,把指针移动到那个一跳一跳的群头像上,右键,上移寻找着某一项——

 

 

“老林老林我跟你说,我刚刚下楼买了一瓣西瓜来吃。你猜怎么着?居然和上次那个一样甜!”

方锐这次连句“在不在”都省略了,直接又一个窗口抖动过来,让那个聊天窗口又一次横在林敬言桌面上。

 

咔嚓。

林敬言咀嚼的动作一窒。

 

不好,还是有西瓜籽漏掉了。

 

 

上一次。哪一次?

方锐没有说,林敬言也没有接茬。心照这个东西还真就不怎么有必要宣,更何况林敬言这次一边去挖下一块西瓜的时候一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把刚刚那颗籽吞下肚子里去了。

 

 

什么哪一次,也只有可能是那一次咯。

那一次正好是夏休期前夕,呼啸主场的天气即使是队里的N市本地人也大喊丧心病狂,结果某天晚上那几个刚入队不到一年的小鬼就在当天的训练结束后嚷嚷着想吃冰饮,其中闹腾得最厉害的那个有着一双圆圆的很有精神的眼睛,一头短毛被风扇抵着吹得乱蓬蓬的它们的主人也懒得去划拉一下,而是两只手都用在了抓着自己的t恤领口不断地给自己扇风上了。

 

那时候林敬言自己也热得够呛,偏偏好死不死地宿舍空调又罢工了他这个队长得守着等人来修,索性就一挥手打发了以那个小鬼为首的几个人去解决全队人的降温问题。

 

半个多小时后那小鬼累得吭哧吭哧地给扛了几大袋西瓜回来,再捧了一片特大特红的,在呼啸战队宿舍的阳台上啃得满脸都是红色的西瓜汁。

 

在那之前林敬言也被另一个队员塞了一片挺大挺红的西瓜,一时半会肯定是啃不完的那种,所以林敬言也乐得有个理由去多吹会儿风,端着西瓜就也跟着去了阳台。

 

那小鬼看见队长过来倒也挺乖,很自觉地就挪了个位置给林敬言站着,还一面从西瓜里抬起头来给他打了个满是西瓜汁水的招呼。

 

然后林敬言没怎么刻意观察就发现这小鬼吃西瓜好像从来都不吐籽儿,就这么咔嚓咔擦地直接往肚子里咽。

 

“怎么了队长我脸上有东西吗?”

直到方锐问出这一句话林敬言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盯着方锐那松鼠般一动一动的腮帮子好一阵了,所以林敬言索性就顺着开了句玩笑:

“连籽儿都不吐,不怕肚子里长西瓜苗出来?”

 

方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还差点没直线喷出一颗还没吞下去的西瓜籽儿。

 

“林队你这是跟幼儿园小孩儿说话呐?”

 

林敬言也就轻轻柔柔地回了他一个跟幼儿园孩子说话那样的微笑:“那边桌子第二个抽屉有塑料袋,吐那里边吧。”

 

“好好好!”才成年出个小头的方锐蹭的一下就把西瓜一搁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扯着个塑料袋回来了。

 

林敬言还是看着他温和地笑:“我的呢?”

 

正吃得兴起的方锐一个激灵,然后立马以一种躲躲闪闪得相当刻意的眼神抬起头来看着他,再飞快地把塑料袋推过去:“是的大王!大王小的错了!没问题大王!大王请用!”与此同时嘴角还挂着一滴西瓜汁摇摇欲坠。

 

林敬言赶忙又把那个袋子推回去接在方锐嘴巴下面,还没忘了再加上一句:“等会拿餐巾纸擦擦,你现在连脸上都有西瓜籽。可别拿沾着西瓜汁的手指去敲键盘拿鼠标啊。”

 

结果方锐猛地一个大步凑上来,盯着他的脸上煞有介事地看了一阵:“可是你现在你的脸上也有西瓜籽耶,可大个儿了。”

 

虽然后面事实证明方锐这纯属信口胡说,不过林敬言必须承认那一刹那他真的被他唬住了。

几年前的那个晚上,N市九十点钟的夜幕下有月光和灯光,还有西瓜。有个特别没大没小的战队新人捧着片瓜呼的一下凑到他的鼻子底下。

他是战队专门从蓝雨训练营挖过来的,过来没多久就和战队上下都混得可熟,整天训练、休息都总是上蹿下跳的像是有无穷的精力,而且还贼精贼精地,一会儿敲诈下这个队友请他吃个冰棍儿,一会儿拉着那个前辈和他来来回回打个几盘,该做的训练倒是从不含糊,除了被自己单独加训的时候会怒槽几句“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以外都可乖了,他在屏幕内外好像都是个乐颠颠的小盗贼,而此刻这个乐颠颠的小盗贼一脸真诚地对着他胡说八道,于是就连当时的呼啸队长也被唬住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感慨来。

 

“今天的西瓜真是特别的甜啊。”

 

 

“恩,那还真是挺难得的,现在好多西瓜都注水,都没什么味道。”

林敬言扯了张餐巾纸把自己嘴边一圈都擦了一遍,然后再给方锐敲字回复过去。

 

“就是就是。我跟你说这个可甜了,几乎和以前在呼啸吃的没差了,不过我得赶快多吃点儿,等会老叶老魏他们过来了那可就悲剧了。”

很快又是一串字过来。

 

 

“哦,是吗。那快吃吧。”

 

“哎果然还是用勺子挖着吃比较爽,老林我跟你说过没有?我小的时候从来就是直接用嘴啃,而且当时我表哥还老骗我说不吐籽儿肚子里就会长西瓜苗出来…对就是你跟我提过一次那种说法,我就纠结啊,我真的超级喜欢吃西瓜,从第一次吃就觉得哇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可是我又想,万一我哪天吃得太多了不小心把西瓜籽儿吞下去了怎么办?”

 

“……”

 

“要是我哪天真的肚子里长了西瓜苗出来,我肯定就不能再吃西瓜了……结果反而有好长时间不怎么吃西瓜,就看着我表哥他们把我的份吃完,我那个馋哟。对对对,有一次我甚至拿着一小片儿西瓜皮闻着玩,被邻居家小孩看见了被嘲笑了一个星期。可恶,他们懂什么!我又不是真吃不起!”

 

“……”

 

“哎你还别说,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就又开始敞开了吃西瓜了,想吃多少吃多少!结果乐极生悲,吃坏了肚子,被我妈数落了好久,她老说‘方锐你就是个饿死鬼投胎!连吃个西瓜都吃成这样!’我当时躺在床上捂着肚子,竟然也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方锐,”林敬言打了方锐的全名,而发过去以后几乎是立刻方锐的话头就戛然而止了,“你们战队今晚没有安排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黄少天盗号了呢。”

 

“啊你不说我还忘了!”紧跟其后的又是一连串刷屏一样的兔斯基表情,“等会儿要组织队内赛,我得去准备了哈哈哈。那就先不说啦老林,白白!”

话音刚落对面的头像就灰了下去,林敬言在聊天框里打下一句“拜拜”,想了想还是按下发送键给方锐发了过去。

 

那半个西瓜已经被林敬言吃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果肉,而林敬言不知怎么的一下子没抓稳勺子,差点就溅了自己一下巴的西瓜汁。好死不死地电脑上的综艺节目也卡了,缓存条卡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剩个加载的标志在那一转一转,林敬言随手点了个刷新,却发现综艺节目居然又从开头的一段开始播放起了,节目里的某支参赛队伍的队员正神气地挥舞着自己新搞到的活动道具,而他同队的另一人正问他这道具在哪找到的,满脸都是惊喜和兴奋。

 

林敬言一时间不受控制地攥紧了手里的勺子。

 

 

 

 

“老林你这个勺子哪里买的啊?楼下的超市全是那种劣质的塑料勺子简直坑死爹了。”

那时候林敬言和方锐已经熟络了不少,呼啸后来名声大噪的犯罪组合也已经基本成型,所以没大没小的小鬼就没大没小得更加心安理得。某天的训练结束后方锐又怂恿着队里几个队友买了冰镇西瓜回来吃,而这次宿舍的空调是照常工作的,林敬言坐在窗边看着队里其他人吵吵嚷嚷地分着西瓜,一面拿个勺子刨着手里那片西瓜里的西瓜籽。

 

没刨多久方锐就也端着块西瓜凑了过来,看着林敬言的勺子突然就吃不动了,放下西瓜就凑过来,低着头死死地盯着林敬言拿勺子的手看。

 

“我这个就是在楼下超市里买的。”

 

“噗哈哈哈哈!!!”一旁的阮永彬爆发出一阵笑声,“方锐你不是吧?连个勺子都认不准?还能不能行了?”

 

可是方锐居然反常得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继续看着林敬言的勺子,像是在自言自语:“不是吧,我怎么没看到过?老林,给我看看行不行?”

 

“这有什么不行的。”林敬言倒也无所谓,直接就把拿勺子那只手伸了过去,方锐却没有把勺子接过去,而是直接用两根手指捏住了林敬言的手腕。

 

这一捏的力度不小也不大,提起他的手腕就把勺子挪到自己眼面前来,方锐微微低着头,一边控制着林敬言的手把勺子翻到不同的角度,两个人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但也足够林敬言看清楚方锐微微颤动的睫毛,还有脸上洋溢着浓浓兴趣——浓到实在是不难看出来有些夸张的表情。

 

“哇真的是不错哎,拿来挂西瓜正好,样子也好看。真的好看哎,我以前还不觉得连勺子也可以这么顺眼……”

 

他的手指和他的手腕接触的那一点点皮肤带着一点点汗,还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颤抖。然后,在身后的另一个呼啸队员发出“方锐你没事儿吧看个勺子可以看那么久!你这西瓜不吃我吃了啊!”的吐槽声后方锐刷的放下了林敬言的手,接着一下子拖过自己那一片西瓜在上面呸了一记,再把西瓜朝着那个发声的队员递了过去:“喏,慢用,不谢,我的名字是红领巾。”

 

“我靠恶不恶心啊你!”

那个队员笑着骂了一句又把西瓜推了回去,这一次方锐没有再拿起西瓜继续吃,而是跳起来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宿舍的钥匙就往门外走。

 

“诶,你干嘛去?”

 

“我买勺子!”

方锐头也不回。

 

“那帮我带瓶冰可乐啊!”

“还有我!我要脉动!”

“再顺便给我带瓶冰红茶!”

 

 

“一瓶一百,超过三瓶打八折!”

方锐还是头也不回,走得飞快。

 

“滚蛋吧你!”

刚才还你一言我一语的队员们瞬间摆出了嫌弃的表情,方锐把宿舍的门一带,脚步声没多久就彻底远去了。

 

所以他就恰好没看到接下来这一幕——林敬言拍拍手,放下手边完全还没动过的两三块西瓜,也往门外走去。

 

 

“队长你这是上哪儿去?西瓜还没吃完呢?”

 

林敬言骤然停下来,朝着队员们摆了摆手:“不吃了。这几片你们拿去吃吧。我…洗勺子去。”

 

 

 

 

其实方锐一点也不傻。林敬言也不傻。

他们都清楚有些从那个时候就向着一发不可收拾的道路上撒腿狂奔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正如他们都清楚方锐那天其实一点都不关心什么鬼的勺子。

 

那为什么一直到后来——到了林敬言去了霸图方锐被挖去了兴欣,甚至到了林敬言离开了霸图离开了职业选手圈,都还是什么都没有呢?林敬言用勺子挂着西瓜底部最后一层薄得都成了淡红色的西瓜瓤想着,他知道方锐一定也还记得就在不久前他们在那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走廊里迎面相遇,他本来想就这么像是遇见了一个点头之交的普通熟人一样直接擦肩而过,可是方锐相当——没有别的形容词——蛮横地拦在他面前不让他直接擦肩而过,他往左方锐也往左,他往右方锐也往右,一双眼睛死死地钉死在林敬言脸上,瞪着瞪着林敬言都不禁觉得那眼圈儿都快红了。

尽管方锐没有,方锐再开口还是最开始在呼啸那个乐颠颠的小盗贼——现在是小气功师——的口吻,贼贼的,充满活力地:“不厚道啊林大大,碰到老搭档都不肯打个招呼?几个意思?”

 

只是这贼贼的、充满活力的语气只维持了两三秒就泄了气,方锐定定地望着林敬言,而林敬言脸上挂着如他们还是呼啸的犯罪组合时一样轻轻柔柔的笑容,那双平光眼镜将他的眼睛和方锐的目光隔开了一道薄薄的屏障,所以方锐直到那天最后都不太清楚那镜片后面的眼睛到底有没有接收到或是发送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能看见的还是只有那个浅浅的、温和的林敬言式的微笑。

 

紧接着那微笑就迅速地垮了下去,与此同时的是来自林敬言的一个拥抱——像是之前在呼啸战队、上场下场前后他们和其他呼啸的队员那样的拥抱,用了点力,持续时间从几秒到十几秒都有,还会拍拍对方的背以示鼓励——不对,这次唯一的不同是林敬言的手始终箍在方锐的背上,让方锐整个人僵住了。

 

许久,林敬言才听见方锐像是从自己牙缝里生拉硬拽出来的几个字:“老林,我……”

 

可是方锐没能说完那一句话,林敬言突然猛地松开了他,只剩下一只手还搭在方锐的肩头:“比赛加油。”

然后就又继续向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步伐快得像是那次方锐突然放下林敬言拿着勺子的手说要去“买勺子”。

 

几天以后林敬言才又从QQ上收到了来自方锐的信息,那小子语气依然欢脱几乎要和当初呼啸那个乐颠颠的小盗贼完全重合起来,跟他半是得意半是紧张地讲着兴欣筹备接下来的赛事的情况,他也就一如既往地一一回应着他。末了在告知方锐自己会去看决赛后,方锐看起来异常高兴地跟他说:“老林你可真是我的好搭档,真爱啊有木有!”林敬言慢慢地在键盘上敲字回过去:“恩是啊,我们是老朋友。”

 

 

 

林敬言把最后一勺可以刮得起来的西瓜瓤吃下,直到咽下后才想起自己忘了咀嚼,然后再在三秒后才意识到这是因为三秒前方锐的聊天窗又闪了起来。

 

那是一句仿佛是直接复制粘贴一样的话。

“拜拜。”

 

这句话闪过后方锐的头像就又灰了下去,林敬言完全没有分神去思考他刚刚到底是下线了还是隐身了。他还在回味着刚刚自己咽下的那最后一口西瓜瓤,接着意识到那一勺其实绝大部分都是瓜皮而不是瓜瓤,甜味更是几不可尝。

方锐的那句“拜拜”让两人之前的聊天记录又跳到了他的眼前,他一遍又一遍机械地看着方锐今晚反常的那几段长篇大论,那西瓜来西瓜去的论调让他当时心里闪过一瞬间极其强烈的焦躁,可现在这股子焦躁已经一点都不剩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想象中方锐打下这几段文字时的脸,手速快得快要赶上游戏里和人PK时操作连招,几次打出了错别字又几次飞快地删去,还会是一副兴奋得要命的表情,可是若是电脑显示器黑下来他自己就能看见他的五官其实全都绷着。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发不可收拾似的继续打着字和林敬言絮絮叨叨,一直絮叨到林敬言对他指出“还以为你被黄少天盗号了”……

其实那个时候他很难过吧,因为林敬言看着看着那几行字突然就感到仿佛有巨石压住了胸口,所以他那时候应该也有点难过吧,还偏偏就恰好在他有那么一瞬间退出联盟职业选手群的念头时插进来。

就好像那天他执意挡在自己的去路上,就好像如果不拦着他他就再也不会回到他们的视野里了一样,宣布退役以后他的确有想过在关注联盟职业比赛的前提下慢慢调整到一个普通人的轨道上,结果就在这时候有个叫方锐的小鬼一个屏幕抖动把你抖回来,还叫你去游戏里杀野图BOSS。

 

——亏他还徒劳地试过把方锐连同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轻轻推开,方锐还是那个转型再封神的气功师,霸图战队也终将会再拿到一个总冠军。

 

这个世界上无疾而终的东西太多,有几个有必要去说清个为什么呢,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为什么”,这几年他们打了那么多比赛遇见了那么多对手,从队长队员到犯罪组合再到“老朋友”,什么好像都经历过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可是他却连吃个西瓜都吃成这样,是啊,他也是“怎么连吃个西瓜都吃成这样”,吃到一半得知自己过去某个无疾而终的喜欢的人一句“和上次那个一样甜”,却把对话的结尾发展成了一句比西瓜皮还平淡无味的“拜拜”。

 

别“拜拜”啊?

 

——所以说他刚才是真的挺难过吧,因为屏幕对面的那个人从不再是他的队长,再到不再是他的对手,到现在好像连他网游里的同伴都不怎么是了,所以再怎么絮絮叨叨都还是没再绕回野图BOSS那个最开始的话题去,却还是倔强地继续说着,那个鬼鬼祟祟的小盗贼这一次把自己都给绕晕了,到最后小盗贼自己都愣了,就只能打了GG退出当前回合。

 

林敬言默默地吃光了的西瓜推到一边,突然感到那股一直压着他胸口的东西全部迸裂开来。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方锐稍微有些被吓了一跳。因为在那之前他一直都戴着耳机在荣耀里一边刷着小怪、偷袭着路过的网游玩家,一边用QQ不断地弹窗催叶修、魏琛等人快些上来开打队内练习赛。

以至于他没能第一时间辨认出电话那头的声音——即使在辨认出来后,也足足停顿了好几秒。

 

 

“老林?干嘛呢,我在网游呢!”

 

“以后难受就直说,听着心里难受。” 

 

“……等等你说清楚,到底是我难受还是你难受啊?”

 

“恩…就是说你要是难受了,还不说出来,就那么跟我绕来绕去的……”林敬言在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我可只有更难受的份。所以,方锐大大以后就为迷茫青年考虑考虑?”

 

“……”

 

“怎么不说话?”

 

“我西瓜勺子掉地上了,我得去洗洗。”

 

“方锐。”

 

“……啊?”

 

这一次林敬言的声音带着笑,仿佛隔着电话听筒就能看得到他的脸…或许还看得到那个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甜西瓜。

 

 “等你这一阵子比赛结束了…哪天再出来一起吃西瓜?”

 

 

THE END

 

评论(2)

热度(142)

  1. 三只麋鹿酱山有木兮林有方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喜欢这篇所以转过来存着~ 希望太太不要介意(๑•́ ₃ •̀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