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part 1

CP:叶黄only

TIPS:哨兵向导paro/强强模式/私设多如山/终于良心发现系列


总之是把很久以前放过的那个开头大改和扩展了一下,全文会收录到本子里w


00

——Make me burn,or let me go.

 

 

01

暗红和金属是前线战场的主旋律。

 

混杂着火药味的烟雾在眼前、在脚下、在四周随时随地地冲天而起,兵刃被抽出和挥动割裂了风声像是一声声呼啸,冲锋时的呐喊声早已被冲散,取而代之的是在每一场小规模的交锋所发出的整齐又不整齐的声响——那是拳脚在交错,手榴弹被拔出插销,子弹滑进暂时被打空了的枪膛,更有着这小规模交锋中的每一个败者备被鲜血噎住的最后一个音节,而后枪弹或刀刃刺入要害,胜者顾不得短暂地庆贺就又转身准备面对下一个来敌。

 

叶修猛地收紧自己的左臂,干脆利落地将手中敌人的颈骨扭断,与此同时再用力将这具还带着温度的尸首向着右前方推出,令其直直撞进一个端着刺刀向他冲来的敌军士兵的刀尖。

死者和生者的鲜血几乎在同时迸射出体外,紧接着那名士兵保持着原本进攻的姿势倒下。叶修快步上前,脚上一踩一踢两个动作在两秒内完成,先是踏在那士兵端刺刀的右手腕关节处发出在这样的背景下显得轻不可闻的咔擦声,而后将他的武器踢飞到他臂长可及之外,最后用右手的轻型手枪将第二枚子弹打进他的胸腔。

 

这是一次联军精心策划的奇袭,为的是端掉敌军长期盘踞在烈焰森林一带的一支精锐部队,以打通这条一度被掐断的东部战区运输线路。光是直接派出叶修这一点,就已可见联盟总指挥部对这一役的重视程度。

 

奇袭很奏效,自从叶修在战斗打响不到半小时内用一把狙击枪成功击杀敌方部队指挥官之时,就已经为这场作战奠定了快与狠的基调。

 

战至此时,叶修所带领的中队已将敌方部队的大部分成员击败,只剩下极小一部分的残兵还埋伏在林中,借着尚未破晓的天色伺机而动。

 

叶修停下来有节奏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他把自己的五感调到一个中等偏上的值,略微要敏锐于常人且又刚刚足够应付眼下的局面。之前上层专门对他下了命令,除遇到足以威胁生命的危机外,作战时都要尽量将五感控制在平均线上游三分之一左右的水平。明着说的理由是为了降低出现神游的风险,而没明着说的理由叶修能够猜到个十之八九。

 

在无法确定敌军是否拥有高等级向导的情况下,联盟将H区首席哨兵——尤其是该首席哨兵还是位于全联盟金字塔尖的S级哨兵之一——排上了第一线这一情报绝对不能暴露。

 

而此时,叶修正在将自己的五感调整到“安全范围”内的最高值。这样一种无可奈何的打法既耗体力也耗精力,好在他自身的耐力水平也与他的评级成正比,战局也处于有利于己方的状况中,所以叶修想要赶在开始出现疲劳之前彻底结束这场战斗。

 

 

恶战过后的烈焰森林遍地都是血迹和弹坑,上调感官后的叶修能够毫不费力地看清周围每一棵树之间纵横的细枝,还有投在地面上的破损的树影,而若是他再将感官进一步上调,他甚至能听清林地间每一只昆虫的爬动和每一个还活着的人的呼吸,乃至听见汗水从脸侧滑过,滴入脚下的土地。

 

对面的人很能沉得住气。那些残兵果真不负敌方“精锐部队”的名号,直到此刻也依旧隐蔽在烈焰森林暗色的树丛中,无形中投放出的杀气让叶修全身紧绷,一丝一毫都不曾放松。

 

在这样的僵持状态中,双方都在等那么一个突破口,而正是这个突破口决定了这一战的最后胜与败,生与死的差别。

叶修把手枪插回腰间,由从军靴里翻出一把匕首,将身形放低,屏息等待着——

 

“砰!”

 

子弹击发的一刻叶修就本能地做出了闪避动作,同时一只猎鹰从叶修身后的虚空中出现,双翅无声地一展,箭一样地向着枪声发出的方位扑出——可紧接着那一排子弹从叶修的耳边擦过,击中叶修十一点方向的一棵树的树干。

 

“砰!砰!”

 

又是两枪。叶修听见这一次两颗子弹直奔着那棵树的高处而去,那疾飞的猎鹰猛地收住攻势,又凭空消失在了虚空中。

他转身,向身后飞奔,速度之快使得他的身形几乎化作一道残影,那残影直直插入几米外的一块矮小的山岩后,将手中匕首抵住了一个人的咽喉。

 

 

“哎你干嘛干嘛看清楚了是我不是敌……”

那人的语速就跟他脚下踩着的那挺机关枪连发时一样快,而在那机关枪的上方是一具已然死去多时的己方士兵的遗体——这人竟然就将那具遗体覆盖在了自己身上将自身的气息掩得严严实实,难怪叶修方才没能察觉到他的存在,而叶修一手用匕首抵住他咽喉另一只手就以更快的速度捂住了那张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嘴。

 

“安静。”

说着叶修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听觉和嗅觉上,就在那棵被连续击中数次的树的方向,传来一股新的浓烈血腥气伴随着在叶修听来无比清晰的液体滴落声。

 

“你怎么来前线了?”叶修这才收回捂住那人嘴的手,回头看着那个以十分蹩脚的姿势拿着枪的士兵。对方顶着一头在林地间的跋涉中乱得跟鸡窝似的头发,军装上斑斑点点的全是泥土和凝固的鲜血,而就在他左胸处的一方小型的金属军牌写着他的名字“黄少天”。

 

“谁敢拦我?”黄少天故意做了个龇牙咧嘴的凶狠表情,但又因为林中关线太暗而收效甚微。

 

事实上叶修也确实不怵他,伸手就把黄少天手上那支枪拖了过来,掂了掂道:“没子弹了?你刚才总共就开了三枪吧?”

 

“拿到这枪的时候就没几颗子弹怪我咯?”

 

“那如果我没有过来接应你,你打算怎么办?”叶修手一扬把那支空枪扔到一边,用左手攥住黄少天的领口,“你怎么出的军区?”

 

察觉到对方整个拔高了一度的音量黄少天似乎愣了一下:“我说叶修,知道是我了还拿刀抵着我,过分了吧你,想打架?”

 

叶修的匕首连挪都没有挪一下:“你先回答我,你怎么出的军区?”

 

黄少天想了想,索性直接把右手的衣袖一抹把自己的手腕露了出来:“自己看!”

 

在他手腕上的是一只黑色的手环,不算粗,被盖在衣物下基本上完全看不出来,但在贴近皮肤的那一面有一个很小的小灯,正有节奏地闪着一点红色的微光。

 

The loop,美其名曰是对现有的已绑定的哨兵向导进行标识,以及便于更加快捷地下达指令,但叶修和面前这个人都清楚这手环真正的功能是实时定位——换个说法是监控。这手环联盟每个正式的军人人手一个是件再正常不过的装备,但纵观全联盟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的loop带着这样一闪一闪的红色小灯,他们的loop被联盟技术部特地改造过,能够或多或少地压制佩戴者的能力,甚至是信息素的散发。

 

“真是的,填了那么一大堆表、啰嗦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结果办下来就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勒手不说还累赘,不过好歹这样一来就可以正式参加作战任务了,啊啊但总的来说还是好心塞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带了这个我每天要睡觉那会儿都头疼,你说他们是不是——”

 

叶修定定地看那人许久,见他还是往常那样一副喋喋不休的样子没有任何异样才放松下来,手指上动作一变,把匕首从他颈部撤下来塞进黄少天手里:“这个你拿着。”

 

对方毫不掩饰地一撇嘴:“不给力啊,还以为你好歹能给我把手枪玩玩。”

 

“就你那拿枪姿势,我怕你走火。”

 

“靠靠靠瞧不起人吗?怎么,你怕我一枪崩了你?”说罢黄少天昂起头来看着叶修,带着足足的挑衅意味。

 

“呵呵。你崩得了我?”

 

黄少天切了一声,一把推开一直掩盖住自己的战友遗体,又像模像样地冲遗体微微鞠了个躬“谢了啊兄弟”,这才重新面对着叶修。这一次他直视着叶修的眼睛,那挑战意味的笑容也还挂在他的脸上:“如果说你要是真弱到被我不小心崩死了,那我就得再找个比你更强的哨兵来搭档。”

 

叶修轻笑:“那你恐怕得找一辈子了。”

 

 

他们两人一同走过那棵方才还埋伏着一个敌人的树,如今那里只留下了一具失血过多而亡的尸体,尸体的一只手从树枝上搭下,鲜血顺着树干一直流淌到树根底下。

 

“对了,你刚刚怎么发现这个敌人的?”

 

“早就发现了好吗,”黄少天一边胡乱地把玩着那把匕首一边答非所问,“我还提醒了你好几次来着,结果看你太忙,就只好自己动手了。”

 

叶修惊诧了一刹后很快了然:“我说,平时也就算了,在战场上,你那精神攻击,对我还真没多少用。”说着叶修像是在认真回想似的沉默了片刻,又补充道:“恩。真没感觉到。”

 

“…………”黄少天被噎住了似的生生顿了一下,便又开始滔滔不绝,“可是对他们还真挺有用的,特别是刚才那家伙,精神屏障就跟纸糊的一样,没戳两下就突破掉了。你知道,精神攻击生效的话那‘靶’可就跟个wifi一样,啊不对还是gps精确一点,不过要说是wifi也行…嘛你懂我意思,总之到后来那家伙估计要受不了了想朝我这边开一枪,我一看靠这怎么能行,就——”捕捉到叶修投过来的眼神,这家伙看上去还真挺兴奋,说着说着不无得意地抬起右手做了个开枪的姿势。

 

叶修看上去似乎也对这人的说话方式习以为常,他自动过滤掉无用信息,道:“我就说那人怎么在藏身处被打中以后没有任何大的动作。怎么样,来都来了,这附近应该还有几个他们剩下的人,你……”

 

话音未落他就感受到精神攻击以两人所在的位置为圆心如洪峰怒涛一样地辐射出去,眨眼之间就席卷了这一整片林地,仿佛带起飓风一样震耳欲聋的风声。

 

“……像这样?”身边的人慢慢地回过身来看着他,这一刻这个用军人的标准来说略显瘦小的士兵的双眼里流动着澎湃的寒冰与烈火,脸上却是一种单纯而热烈的兴奋表情。他望着叶修微微歪头,像是早就在盼望着叶修提起这个话题,又像是个在等待夸奖的孩子。但那又不可能是个孩子,因为随着他的动作,叶修准确地捕捉到了来自不同方向、不同距离的慌乱,有猝不及防地瘫坐在地的声响,还有被死死压抑住的、痛苦的剧烈吸气声……?

 

可仅仅一秒后那股称得上是暴虐的精神攻击溃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那黄少天烫着了一样跳起来怒视着手腕上的Loop,嘴里边蹦出来一连串的垃圾话。

 

叶修听都不用听都知道是在抱怨这手环限制了他攻势的进一步扩张,此刻他听力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还锁定在四周那些异响上:“一,二,三,四,五……不错嘛少天,看来剩下的那群估计都被你炸出来了。”

 

“……感觉不能愉快地玩耍了!”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勉强把目光从自己的手腕上移开,而叶修对着他扬了扬眉毛:“其实你可以的。”

 

“这种级别都不许我放!还有没有天理了!”

 

“你这不是还有我给你那把刀吗,上吧英雄!”

 

“你开什么玩笑?!!!”

 

黄少天话刚出口叶修就一个箭步冲着两人的右前方冲了出去,利用S级哨兵异常强大的体能跃起躲过来敌的一记横劈,又稳稳地落进林地的野草丛中。枪声响起。叶修一手拖着从敌人手中夺过的一把军刺站起,将军刺向着黄少天脑后的方向掷出。

 

 

“怎么了你是,吓得无语哽咽了还是需要哨兵寸步不离地保护你啊?向导同志?”

叶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句略带奚落的话按理说会让这个嘴上从来不肯服输的家伙一蹦三尺高,可这次听了叶修这句话黄少天依旧站在原地,因为所站位置的角度问题叶修看不见他的表情,他的手上还捏着那把匕首,捏得那匕首刀柄如他的手心那样变得滚烫。

 

然后他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老叶你开什么玩笑!”

 

他抬手,把匕首换了种更顺手的握法,再对着他视野所及的最近的一个敌人冲去。

 

 

02

 

等到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黄少天径直将握匕首的手一松就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因为体力的剧烈损耗他早已在喘着粗气,可他还用手拉着自己的衣领疯狂地给自己扇着风笑了。

 

“笑什么?”

叶修就站在他几步之外,这一战叶修的消耗也不算小,所以他向着黄少天走了几步就蹲了下来低头看着他。

 

“喂喂你让开,挡着我看天了。”

说着黄少天举起自己没有戴loop的那只手,透过五指的缝隙,他看着头顶的晨光一点一点地浸透黎明的黑暗,半响才用一种极度解答“1+1=2”式的口吻回答道:

“还能笑什么,我高兴咯。”

 

像是在与之应和似的,两人身后一块相对空旷的林地中间,有几缕金黄色的阳光投下,一只有些瘦小但身形优美的白狼对着天空放声长嚎,又很快就消失在了那几缕阳光投下的绚烂光晕中。

 

“你的精神向导?”

叶修问出口后立马就意识到这一提问是多此一举,所以黄少天也就顺理成章地没有回答,他就那么保持着躺卧的姿势闭上了眼睛,来自东边的阳光慢慢地也撒在了他的脸上。叶修微微倾过身从地上拔出自己那把匕首,在自己的长靴上擦净上面的泥土和血迹。

 

叶修的目光在地面、匕首和自己的鞋尖上绕了一圈还是无可避免地停留在了黄少天闭着眼的脸上,那张脸现在看上去眉目清秀无害得像是个最普通的大男孩,但叶修同样清楚此人阳光外向不假,却也绝非善类。

 

这一认知,自他们数月前第一次见面就已形成,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的确被证明并非错觉。



TB大米实在困得不行了得去睡觉了C


最后偷偷放个预告,《飘》是11号(今天)晚上八点开预售,相关信息会在11号中午发布到Lof和微博_(:з」∠)_

评论(14)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