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无光之旅 01

把这篇也发一部分上来除除草ww

CP:叶黄only

TIPS:Psycho-pass paro/HE或是OE自由心证

———————————————————————————————

 

——那一瞬间,就那一瞬间里,我是真的觉得……

——这个世界,再没有光了。

 

 

一个能将人类心理状态以及性格倾向加以测定并将之数值化的世界

将各种心理倾向全部加以记录、管理,被作为了个人灵魂判断基准的读数值

人们俗称为[psycho-pass]

若犯罪系数超过规定值,将被作为[潜在犯]加以逮捕并隔离

而执行对潜在犯的检举和对注册居民的精神保养的是巨大的监视网络——西比拉系统。#1

 

00

“等等,这什么情——”

“少天,怎么回事?少天?少天?”

 

“监视官!监视官?您是否需要支援?”

“叶前辈!听到请回——”

 

[signal lost]

[signal lost]

 

 

Side A 无光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禁止进入。附近的居民请尽快离开。重复,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

 

暗色的天幕。

G市今天的空气从傍晚起就有些凝重得压抑,乌云在头顶翻涌着聚拢,将还未沉下地平线的夕阳吞没。黄少天停下脚步就近找了堵墙靠上,将汗湿了的刘海从额头前抹开。

 

随着所搜索楼层的升高,工蜂那不断循环的喊话声已经远了。黄少天从几步之外的那扇积了灰的窗户向下看,G市繁华的夜景和这栋半废弃的大楼底下由工蜂、警戒线和留守后方的几名监视官组成了机械色彩的包围圈。负责运送“猎犬”和Dominator的那辆黑色卡车也还停在那里,从楼上看下去就像一个黑色的、紧锁的铁盒。

耳机里不时的沙沙作响。黄少天把一直握着的Dominator暂时换到左手,右手则分出一根手指调整着装在衣袖里的那个小型开关,将那沙沙声逐渐调整成为几个能够听得清楚的说话声。

 

“这里是猎犬3号,顶楼clear,目前向23楼前进中。”

“牧羊犬2号明白,小心行事。”

“15楼clear,15楼连只老鼠也没有,不过我觉得我刚刚正好踩死了哪只倒霉的小强,牧羊犬1号接下来要去16楼碰碰运气。”

 

还是和往常类似的风格和内容,所以黄少天也就例行公事一般地报告了自己的进度,再把通讯调到另一个早在十几分钟前就有过一个呼叫的频道上。

 

“这里是JX0529号警员,呼叫WL0810号警员。听到请回答。”

频道对面的人早在十几分钟前也已经听到了系统自动回复的“该线路目前被占用,无法接通”,但听得出来在这十几分钟内那人还真就每隔几十秒就自动重复一遍这句话,和无感情的系统提示音一来一回丝毫没有作罢的样子,最后干脆也成了系统音一样的毫无起伏。

 

察觉到这一点以后,黄少天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老叶你今天什么毛病?这个频道里就我们两个人,还报什么警号?”

 

“我录音然后自动循环播放的,”接着是按动按钮的声音,频道里瞬间播放起一段音量比刚才大了不止一档的音频,“这里是WL0810号警员,呼叫JX0529号警员!听到请回答!到请回答!请回答!回答!答!这里是WL0810号警员,呼叫……”

录音在黄少天的第二句话冲口而出的前一秒戛然而止,对面的声音带着些许调侃意味地又补充了一句:“你都没觉得有点熟悉?不谢啊!”

 

“…………”黄少天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叶修你大爷!”

 

他听见对面叶修低低地笑出了声。

“听到哥的声音高兴就直说啊。”

他相当刻意地顿了顿,顿到黄少天几乎要按耐不住再次开口抢白。

 

那人放低了语速慢慢念出他的名字。

“是吧少天。”

 

然后黄少天压低着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爆破音读过去:“滚犊子!”

 

那就像是光。

 

黄少天刚知道叶修的时候,他们两人都还是H、G两市合办的那所综合型大学里的学生。因为还没到西比拉系统为他们这些学生做正式的职业评估的时间,黄少天在课余时间也就还能够名正言顺地跑到其他的专业蹭课。

起初在黄少天的眼里,叶修就是个厉害的心理系学长。此人的大名在学校的论坛里、成绩排名的最高点或是男生女生们课上课后的交谈里频繁出现,平日里却又是个心情一好就逃课、到了教室也是选个靠墙的座位懒洋洋地一趴的主。这样的形象对于刚过了叛逆期的大一新生来说就如同是大神一样的存在,于是恰好在最“雄心勃勃”的年纪的黄少天去心理系的频率有意无意地就增高了不少,只求一睹大家口中“叶神”的庐山真面目。

结果连去了五、六次都没碰上传说中的那位大神,反倒是那五、六次课听下来培养起了黄少天的兴趣,于是他蹭课的目标也集中了起来,还让他头一次主动踏进了图书馆的大门。

也就是在这他遇到了一个脸色苍白还有点虚胖的高年级,拿着本书站在图书馆楼梯拐角吞云吐雾,让黄少天上着上着楼就冷不防被结结实实地熏了一把。

“图书馆里不让抽烟!”黄少天以手掩鼻愤愤地怒斥。

“图书馆里更不让大声喧哗。”那人,又看见黄少天手里抱着的那本砖头一样的厚书,“你哪个专业的?”

“刑侦系2班大一新生……”黄少天条件反射地作答,又突然一个激灵,“不对啊我什么专业的关你什么事?”

“当然是因为你在图书馆大声喧哗记你一笔啊,”对方挑了挑眉,见黄少天脸上又一次酝酿起汹涌的波涛,他才正色道,“学长关心学弟,这是负责任的表现。”

黄少天这才扫到他脖子上套的图书馆志愿管理员的吊牌,姓名那一栏的叶修两个字直接戳得黄少天心里之前积累起来的憧憬感稀里哗啦碎了满地。

那一年黄少天的个头还没蹿到位,再加上隔着好几级的楼梯,所以叶修盯着黄少天头顶那个小小的发璇,神使鬼差地就顺手把自己手里的书放到了黄少天的头顶上。

“靠你干嘛?!”黄少天自然是一把把那书掀掉了,结果叶修手速超快地把书接住,正好让书的封面露到了黄少天鼻子底下,“等等你看的这是什么,英文原版?斯金纳?行为主义?”

叶修看黄少天几乎刚沾到手就翻了起来,索性把书递到黄少天手上:“拿去看吧,我刚好看完。《梦的解析》对于入门者来说会很难看懂。”

他想了想,又加了句:“其实学了几年的人看不懂的人也不在少数。”

黄少天半信半疑地接过来:“真的?可是这本不是很有名吗?那你呢你呢,看得懂吗。”

叶修给了他一个颇有神秘意味的背影:“你说呢?”

 

那后来黄少天为了蹭所谓的“专业书单”在图书馆找了好几次叶修,他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叶修不上课的时候都在图书馆,问他为什么,叶修给的回答是“准备毕业论文”,不过黄少天没信,叶修自己也没觉得黄少天会信。

黄少天去找叶修的时候叶修从来没拒绝过,虽然主要的原因是在此过程中黄少天会自察或不自察地被叶修指使着打杂,或是被“骗”去给叶修和叶修班上的人当实验被试,从IAT(#2)做到ERP(#3)一面抱怨着“怎么这么麻烦啊我去”一面又像只蜜蜂一样绕着实验室里的心理学仪器问这问那。但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真的熟了,熟到黄少天能够直接当着叶修的面拉开他的书包顺走他看完了的藏书回去看的地步。

“怎么对心理学这么感兴趣?入学的时候西比拉给你预分的可选职业大多数都是刑侦方面的吧。”

叶修问过他。

“啊?”黄少天把头从一本才从叶修那‘搜刮’到的新书里抬起来,“心理我也感兴趣啊。西比拉也好Dominator也好什么也好,这个国家的根基就是心理分析吧?嘛不过要是让我去坐办公室当‘知心哥哥’那就还是免了我还是喜欢我自己说话而不是听人倒苦水……”

“老叶你呢?准备选刑侦方向还是心理方向?”

 

“我?我倒无所谓。”叶修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哪个我都擅长。”

 

一年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晃过。叶修毕业的那天,黄少天正在教授布置的大量作业下苦苦地挣扎,赶到学校礼堂的时候毕业典礼早就结束了,黄少天只在各院系张贴的去向表上找到了叶修的姓名——他以年级状元的身份进入了H市公安局刑事科。

 

刑事科?

 

黄少天看了看他所去的部门,又看了看排头标注的叶修的专业方向“心理学系犯罪心理学分支”,又想起叶修那天在图书馆里漫不经心似的跟他说“两个我都擅长”。

 

 

“所以说老叶你到底有啥事快说快说快说!我跟你说我这搜着烦人呢要是因为和你说话耽搁了……”

“你们进入现场了?”

“早进了,你们这次怎么反应这么慢?”

“十分钟前接到的支援命令,正在往现场赶。犯人的情况清楚多少?”

 

“钟恺,43岁,B市公安局前监视官,半年前辞职来了G市,无业。最近本市几起机密资料被盗案的重大嫌疑人。”黄少天语速极快地背诵着,同时后背贴着墙根,开始向楼道另一头的楼梯口移动,“一台巡逻多隆于今晚六时许在这个街区扫描到了他,并确定他目前藏身于这栋楼中。具体楼层和方位不清楚。”

 

“恩,那就和我们这边拿到的资料一样。你们搜到多少层了?”

“是‘我’搜到多少层了,这栋楼太高了现在在分散搜索,我现在正从15楼往16楼走。”

 

 

约一小时前,位于大楼脚下临时搭建的行动中心。

“任务目标钟恺,43岁,B市公安局前监视官,半年前因个人原因辞职来到G市,无业。有证据证明,他是近日G市的几起机密资料被盗案的重大嫌疑人。一台巡逻多隆于今晨六时许在这个街区扫描到了他,并确定他目前藏身于这栋楼中。具体楼层和方位不明。这就需要各位,监视官和执行官们,前往搜寻并实施抓捕。局里的技术部门已经远超封锁了这栋楼的所有出入口,犯人是瓮中之鳖。请各位务必小心,局长的要求是将犯人活捉归案。大家各就各位,五分钟后行动开始。明白了吗?”

 

在场执行官的回答整齐划一:“明白!”

但那个新任的指挥人员察觉了黄少天脸上一闪而过的异样。

 

“黄少天监视官,你有疑问?”

 

“对,”黄少天做了个举手的动作,“报告里没有说他是潜在犯吧?他的犯罪系数是哪一个级别?”

 

“这样一个才从公安局离职就干起偷盗资料的勾当的无业游民,西比拉自然会给他下一个精准的判断。”

 

“好的,我明白了,长官。”

黄少天将启动完毕的Dominator插进随身的枪袋,走向等在一旁的他的执行官。

 

包围圈与人员部署都已完成。罪犯无处可逃。

 

 

“保持警惕,这人的反侦察意识不会差。”

“放心吧,他跑不了。”

黄少天握紧了手里的Dominator,那正在启动状态下的裁决者上流动着冰绿色的光点,枪身内的冷却剂以极小的音量嗡嗡作响。

“我们马上到。”

叶修说完这句就没再继续和黄少天交谈下去,黄少天将耳机又调回原本的频道,但此刻频道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在一片黑暗的楼道里静得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感。

TBC

#1 本段文字来自《psycho-pass》剧场版片头

#2 IAT:内隐社会认知实验

#3 ERP:脑电实验

评论(21)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