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Part2

章一戳此


CP:叶黄only

TIPS:哨兵向导paro/强强模式/私设多如山/终于良心发现系列


————————————————————————————


叶修的目光在地面、匕首和自己的鞋尖上绕了一圈还是无可避免地停留在了黄少天闭着眼的脸上,那张脸现在看上去眉目清秀无害得像是个最普通的大男孩,但叶修同样清楚此人阳光外向不假,却也绝非善类。

 

这一认知,自他们数月前第一次见面就已形成,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的确被证明并非错觉。


03

那是久违的“塔”给他下达前往中央参与配型的指令,由于他的等级和某些个人因素,“塔”极少会做出“有可能配对的向导”这样的判定。尤其是近一年多以来,即使是在这恨不得在每个哨兵或向导觉醒的第一时间就为之找到搭档的时期,叶修还从未接到过这样的指令。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叶修比自己预想中晚了一些才找到配型室。打开门,他所看见的不是印象中向导手脚拘束地站在角落被三五个哨兵围住打量的场景,而是满目的、死命捂住

脑袋半跪在地上的哨兵,精神冲击像飓风一样地席卷出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叶修还是认出了其中几个人的脸,那些都是A、B级哨兵中的佼佼者,可是此时这些佼佼者狼狈得就像战场上丢盔弃甲的败将,他们中的几个甚至在自残,疯了一样地抓自己的脸、用拳头去砸着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全没了平日里扯高气昂地要命的姿态,剩下的也在不同程度地颤抖着,紧闭着双眼冷汗已经淌到了鬓角,不了解情况的人还可能据此得出“这是个由向导处于绝对支配地位的世界”的错误结论来。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罪魁祸首——是的,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最里面看书,还翘着条腿,安安静静的模样仿佛这周围的种种统统事不关己。

 

见来人仍然站在门口,黄少天单手撑着脑袋抬起头来,露出一对小而尖利的虎牙冲叶修笑得肆意而张扬,一瞬间叶修竟有种上面沾着鲜血的错觉。可分明挂着这笑容的那张脸白净而又有几分俊秀,深棕色的发服贴地垂在他的额前和脸旁,表面看上去要多无害有多无害。

 

但随着叶修一步一步踏进房间深处的步伐,那笑容里的无害一层一层退去,与之相反的是那人的嘴角愈发的上扬,叶修能够看见那对本该是让他添上几分俏皮的虎牙像是某种猫科动物般的一样不由自主地龇了起来,连同那双眼睛,就那么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向他靠近,瞪大的瞳孔杀意毕露。

准确的说那不能单纯叫做杀意,而是毁灭欲、亢奋、挑衅、好奇和一点点期待的结合体,尽管他的手上还捏着那本书,叶修扫了一眼封面,烫金的字体下印的是艳红色的蔷薇,还有振翅的鸟儿在仰头高唱。

 

“你小子不是A级吧。”

叶修在离黄少天几米外停了下来,不是他爱好隔空谈话,是因为这人爆发出的精神冲击太过强势,饱含着本应不属于向导的侵略性,只要稍有不慎,那股冲击便随时会刺刀见红。

 

“你猜?”

黄少天眨眨眼,对叶修的问题避而不答。

 

“好巧啊,我也是。”

叶修直接就得出了结论。

现下联盟里对于哨兵向导的分级,比较广为人知的,是分为A、B、C等等级,以A级为最强,然而在这个群体中还存在着不需向导辅助就能进行单兵作战的哨兵,也有不经哨兵保护就能独立对敌人造成打击的向导。其中,这一级别的向导在作战中不仅能起到安抚哨兵、协助哨兵调节五感等方面的作用,甚至可以主动释放攻击性的精神冲击。据统计,这“金字塔尖”的群体现存的总共仅有不到十位,他们被称为“超A级”,乃至“S级”。*

 

“是吗,那,就是你了。”

黄少天收起翘起的那条腿,把上半身微微探向叶修。

 

“这么直白?哥这个哨兵还没表态呢。”

 

话音未落两个人同时进攻,叶修甩出随身的短刀向着黄少天掷去,而来自黄少天的精神冲击也在同一瞬间像是滔天巨浪一样尽数向着叶修压下!

叶修抬起左手支起精神屏障,严格的说对于取决于意志力强度的精神屏障来说这是个无意义的动作,然而无意义在个别情况下也会变得有意义起来,比如面对眼下这种强大的、针对哨兵单体的精神冲击,它会在无形中调动身心的参与度,以保证精神屏障最有效率地建立起来。

 

他能感觉到铺天盖地般的震颤感,仿佛巨岩坠落和挚爱离去,接着他的精神屏障生效了,这震颤感明显地减弱下去。在他的精神屏障和黄少天的双双崩溃前,叶修认为在他的视域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他抱膝坐在一面粉刷得极其粗糙的砖墙边,怀里抱着一本被翻得封面几乎脱落的小书。

但那画面来得迅猛消失得也一样迅猛,没等叶修再进行进一步的分辨,他面前的景象就又还原成了那个坐在暗室尽头的年轻向导。

 

“我叫黄少天。”

黄少天将书从自己脸前拿开,上面扎着叶修掷出的短刀,深得快要没到刀柄。

 

“等会记得叫人来给他们做点处理。”叶修伸手指了指一旁还没有缓过来的哨兵们,“你总不会是真想杀了他们吧?”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冲着他耸耸肩:“都是他们自己太菜了好不好?重点是这么菜就算了,还跟我摆架子,特别是那边那个,你知道他一进门说了句什么吗?‘就这弱不禁风的德行还能跟我们匹配上?上面别是弄错了吧,把随便哪个垃圾向导给送来了’…我就顺手教了他们一下‘垃圾’两个字到底该怎么写。结果呢?看看!看看!这都什么熊样?”

 

见黄少天说着话的同时也的确不再释放精神冲击,叶修便不再多说,准备离去。

在转身的一刹那,他扬起手,准确地接住了黄少天飞掷回过来的自己的短刀。

 

黄少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知道吗?人在做起床、转身之类比较短暂快速的动作时,心理上对外界危险的防备度是最低的。你的反应速度挺快的嘛。这位哨兵,我很欣赏你哦!”

 

“我叫叶修。”

 

“那么,下一次再见咯——”黄少天从坐着的椅子上跳下,语调轻快,“叶修。”

 

 

当天晚上回到H区叶修叫手下的安文逸调出了黄少天的档案,但得到的答复是G区单方面封锁了此人绝大多数的资料,即使是以H区首席哨兵的名义能拿到的也仅仅是薄薄一页A4纸。

叶修的目光从纸上姓名、性别、隶属军区等无关痛痒的内容上掠过,最终停留在了表格右上角,“评级”那一栏里印着的“A”上。

 

“对外写的果然是‘A’吗…老魏,这小子应该是你以前在蓝雨的部下吧?”叶修回过头去望着站在门口的魏琛,“这么快就跟过来了,信息够灵的啊?”

 

魏琛少见地没有顺着话头跟叶修插科打诨起来:“你让小安查没用。那小子是蓝雨的秘密武器,要不是最近战事状况不乐观,G区是绝对不会把他放出来匹配哨兵的。”

“此话怎讲?”

 

魏琛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伸出两根手指向着叶修比了个动作。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递过去,魏琛接过来点上,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才缓缓开口:

 

“那时候蓝雨还没全面参战,我在蓝雨军区帮着他们征兵的时候碰见一个小鬼头,拿着把木剑在那比比划划地和当地一帮野孩子打架。个头不高,但是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特别有精神.你别看这小子细胳膊细腿的,却总是能瞅着破绽几招把那帮野孩子揍趴下。跟他问个路吧,他能叽叽喳喳一路说着把你送到目的地、连带着往里边看上几眼才走。”

 

“结果没想到再见到他是在蓝雨的第一控制中心——”魏琛注意到安文逸不解的神情,又补充道,“说穿了就是有异常倾向的哨兵向导进行控制的一个地下研究所。”

 

“觉醒得一点征兆都没有。而且那个年纪,又是突发性的觉醒,根本就控制不住。控制中心的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死死地抓着一个和他年纪比他小几岁的孩子,可是说的话丝毫没有逻辑性和连贯性可言,那个孩子直接承受着他释放的精神冲击一会儿哭一会儿尖叫,去现场的人说要是他们再晚到一会,就会留下永久性的精神伤害。”

 

“于是等不了评级测试,直接就给他用上了A级向导失控时的控制措施。听说是他以后我去他在的软禁室看过他,他头上、身上那些管子和拘束带统统都是大了一号的,靠在墙边上半闭着眼睛就冲着我喊‘老鬼怎么是你’,语气居然还乐颠颠的。”

 

“现场的技术员跟我说为了让他摆脱那种纯粹因为觉醒引发的生理亢奋状态,给他注射了成人级别的镇静剂,可是这也仅仅是让他停止投放精神攻击而已,他就坐在那跟每个靠近他的人搭话,没人在附近的时候就自己缩在那,连呼吸声都压得很低很低。”

 

“我实在没忍住问他,他们有告诉过你为什么带你到这吗?他对着我露出惊喜的表情,再一字一句很犹豫似的回答说‘因为我…可以这样?’”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从整个研究所传来的像是玻璃杯打碎、文件落地、实验设备翻倒等等一系列的声音。”

 

“也幸亏老夫在战场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在他张开进攻领域的第一秒就采取了防御措施。但即便如此都还是被这混小子震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我赶忙叫他停手,结果一问我才知道他压根就不知道和他共处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收起攻势以后他就又乖乖坐在那看着我,问我‘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睡觉?’”

 

“针对A级向导控制措施对他来说压根就没多少效果,他在研究所的软禁室里呆着完全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因为他多少知道自己觉醒时发生了什么,也明白他就这么回到地面上可能还会造成类似的危害。要是真心想逃的话,绝对不是办不到。”

 

“他愣是在那个地方呆了半年多。对于体检、测试、治疗他都来者不拒,一直到仗打到G区的土地上,控制中心解散,然后他就自愿入了伍。只是,和普通向导不一样,他的精神攻击释放起来不分敌我,凡是在他有效攻击范围里的人都得不同程度地遭殃,尤其是防御能力低的,受到的冲击是绝对是毁灭性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蓝雨军区一直没有给他上前线的许可,他就一直留在后方。”

 

“时间一长他的性子也就被磨得越来越怪,搞得整个G区所有哨兵都躲着他走。”

 

“你想想,就以G区那帮愣头青的水平,谁受得了他那攻势?叶修,你才和他接触过,你清楚。”

 

“恩,我清楚。”叶修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左手的手腕,“小安,劳驾给我打印一份申请表。”

 

从那天以后H区首席向导找绑定向导作为搭档的消息传遍了全联盟,黄少天也因此可以名正言顺地三天两头往H区跑,表现得倒真如魏琛所说那样阳光开朗——或许,有些太过开朗——更是一度让叶修身边的人质疑叶修怎么找了这么个既话唠又没参加过实战的A级向导。

 

只是叶修清楚此人阳光开朗的外表下的疯魔,那天他将那群试图居高临下看他的哨兵折磨得近乎崩溃与其说是在炫技,倒不如说是自他觉醒之日起就开始不断累加的无奈,所以他才会在看到叶修一直走到他不远处时发自内心地狂喜,就像是孩童在夜空中发现了一颗自己喜爱的星星。

 

几个月下来,黄少天不仅和叶修身边的一干H区哨兵打成了一片,也时常借着“向导和哨兵增进交流”这样的说法明着或暗着对叶修发起单体精神攻击。日复一日的这几乎被黄少天变成了一种独特的打招呼方式,叶修也从一开始的正经应付,到后面索性变成了直接竖起精神屏障了事,两个人见面时的气氛也不复初次见面时的剑拔弩张,而是在互相之间的示威和接受之间逐渐达成了平衡。

 

而就在近一个月前叶修收到了申请被批准的通知,与此同时附上的还有一张经联盟领导人和蓝雨高层签字的特令,在黄少天佩戴上改造版的Loop之前仍需在军区内待命,不得出战。


TBC

其实这一段的顺序在飘里有所调整,但是因为当时第一更是那样发的就按照那样来了_(:з」∠)_不影响阅读和情节发展的恩



评论(6)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