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无光之旅 02

01戳此

 

CP:叶黄only

TIPS:Psycho-pass paro/心理专业叶x刑侦专业黄

表示这一部分作为心理生写得超级爽【【【x


———————————————————————————————

黄少天握紧了手里的Dominator,那正在启动状态下的裁决者上流动着冰绿色的光点,枪身内的冷却剂以极小的音量嗡嗡作响。

“我们马上到。”

叶修说完这句就没再继续和黄少天交谈下去,黄少天将耳机又调回原本的频道,但此刻频道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在一片黑暗的楼道里静得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感。

 

再次见到叶修,是在两年后。因为从结束岗前训练到正式在公安局开始任职之前有一段空余时间,所以叶修应邀回到了学校,暂时担任刑侦、法学和心理学三大专业的助教,并在一些涉及到他的专业知识内容的课堂上承担一部分讲授工作。

而黄少天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第一个到达了教室,然后占了个最后一排的位置,趴在桌面上开始睡觉。这一趴就足足趴了接近二十分钟,至少黄少天是这么感觉的,因为趴下没多久他就听见他的同学也都陆续到了教室坐下,紧接着上课铃响起,那个黄少天听了足足有一年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没有自我介绍,也没有强作趣味的开场白,那堂课过得就像是那天叶修把那本厚厚的《About behaviorism》往他的头顶上放。相当简洁又顺理成章。

 

“那么,说说吧?什么叫做‘变态心理’?这里的心理学定义是什么?”

 

“下面,我们请黄少天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叶修遥遥地站在讲台上,穿着明显是借来的西装和打得邋邋遢遢的领结。黄少天隔过前面好几排的同学投过来的目光与叶修四目相对,脸上睡出来的红痕统统落在叶修眼底。

 

接着叶修笑了,从讲台上拿起那本他自开讲起就没打开过的课本,刷刷地就翻到了其中的一页。

 

叶修的手指很漂亮,那是黄少天第一次注意到这一点,于是就翻书的那么两、三秒的时间黄少天的目光全落在了叶修随着书页翻动的手指上,一时间竟忘了去把自己桌上那本同样翻都没翻开的课本也翻开。

 

所以他的“刚睡醒”的表情也就愈发的证据确凿,教室里的同学议论纷纷,偶尔还传来一两声不小心太大声了的窃笑。只有坐在黄少天旁边的宋晓拿胳膊肘用力捅了捅黄少天,还用另一只手虚捂住嘴,压低了声音提醒他:“黄少你倒是快把书打开啊,装个样子也好啊!我跟你说我看出来了,这姓叶的绝对不是吃素的……”

 

但相反地,黄少天居然还用手把课本往外推了推。他站直了,让自己再一次地直视着叶修的眼睛:“不好意思,叶老师,我这坐得有点远,没听清问题,麻烦你再说一遍好吗?”

他的“不好意思”“叶老师”和“麻烦你”咬字咬得字正腔圆,还微微向着叶修歪了歪头,俨然一副模范好学生的模样。

 

“好,”叶修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淡然的表情,他的左手随着嘴上念出问题的节奏从课本的书籍上慢慢划过,“我的问题是,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患者一般拥有哪些人格特质?”

 

问题一出又是全班哗然,这是到本学期教学中后期才会教到的“人格障碍”那一章的内容,估计是黄少天的态度惹恼了这位新来的助教,才会让他临时更换了问题。

可是黄少天的回答毫无间隔地就在教室里响起:“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具有的人格特质主要有三类,动机不足的反社会行为,缺乏道德感,以及对他人的责任感、情感贫乏。”

 

“动机不足的反社会行为,就是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在施行反社会行为时不是有目的、有预谋的——也就是的说他们哪怕杀人的时候都是毫无心理压力的。像是2094年3月在A联邦发生的灭门案的凶手G.R,他在审讯中交代自己的犯罪过程时始终表现得很淡漠,好像他谈的是一本小说里的情节。他甚至详细地向警方叙述了他将那一家人中的6岁孩子虐杀的全部细节,我敢打赌,就是一个从业多年的外科医生,或者屠夫,都没法那么面不改色地讲起这种事情……”

 

教室里响起一阵阵的翻书声,包括方才还在紧张地担心黄少天这次没什么好果子吃的宋晓都把自己的课本翻得哗哗响。因为在统计学数据上来说,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发病率实在是个很低的数字,再加上这些年西比拉系统的全面普及,绝大多数有人格障碍倾向的人都早已被当做潜在犯隔离了,所以在刑侦学专业开设的这门选修课的课本上,反社会人格障碍的相关内容只有短短几段而已。

 

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地解释着那三大人格特质的内容,从自己的理解讲到图书馆卷宗里的相关记载,而叶修也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他再次把课本合上放回了讲台上,又从上面拿起了另一本薄薄的文件和一支笔,从课桌之间的走廊很慢很慢地向着黄少天走去。

 

“……这就是说,对于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来说,什么‘同情’‘关心’‘愧疚’都是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黄少天结束作答的时候叶修刚好踱步到他面前,叶修的一只手按在那本被黄少天推远了的课本上,黄少天垂下眼看着那只手,又重新抬起头来看着叶修的眼睛:“我答完了,叶老师。”

 

叶修看着黄少天脸上那一点也没有压一压的意思的笑容,那双眼睛在此刻看过去比他平常印象里还要明亮许多,连旁边那一圈黑眼圈也没能盖住那肆意而又明朗的笑意。

 

“答得不错,”叶修也对着他笑,“现在还有15分钟下课,站着吧。”

 

“…k…可是我问题都答上来了,”黄少天奋力把脸上的笑又硬挤回去,“老师。”

 

“我知道啊,”这么一来叶修脸上那层于黄少天来说的欠揍意味一览无余,“不然我就让你把课间和下节课一起站了。”

别以为你临时给扭成“可是”学长就听不出来你的第一反应是“靠”了,小鬼。

 

“还有你们,一个个的愣着像样吗?都还是把书关上听我讲算了,”不待黄少天的嘴炮技能读完条叶修就直接把头转向了身后,“倒数第二排中间那个,说你呢,看‘性心理与性功能障碍’看得那么认真,来跟大家分享分享心得?”

 

这下子班上同学的反应彻底演变成哄堂大笑,叶修也走回了讲台继续讲课。

 

那节课黄少天还是只有老老实实地在座位上站到了下课,因为叶修的课讲的委实不错的缘故,那15分钟里班上鲜有人再把注意力投到黄少天身上。只是真正让黄少天安安静静地站到最后的也不是叶修讲的课本身,而是叶修在转身回讲台的同时,在桌面上把那本刑侦专业的名册递给了黄少天。

 

名单上有叶修用铅笔颇为潦草地写的一句:“自己把自己名字找出来,平时分加5分。”

在那句话下面还有一行更潦草的小字:“如果加完分以后忘了把这两行字擦掉,扣10分。”

 

事后想起来,那应该是相识以来叶修唯一一次直接地向黄少天表达赞扬。而那节课下课后宋晓看着黄少天,真诚地说:“是我出现错觉了吗,还是你现在真的笑得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黄少天啪的一声合上名册,嘴里精练得不像他的风格地蹦出四个字:“不服憋着。”

 

放学的时候正是下午六点整,因为急着去食堂抢饭,教室里的其他学生都在叶修宣布下课的第一时间就冲出了教室。黄少天还是趴在最后一排,不同于之前的是这次他像是真的睡着了,所以就连他的好兄弟郑轩、徐景熙一干人也很没义气地没等他,于是等到叶修不紧不慢地关上投影设备、填好教室使用表格,黑板上的板书也擦得擦不多了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只剩下黄少天一个学生了。

 

而教室先是变得喧嚣又恢复平静的过程似乎也让黄少天清醒了过来,他从书包里拿了张草稿纸,搓成纸团子一下一下地从背后砸着叶修的外套帽子。

 

“很嚣张嘛小鬼,小心我扣你绩点。”纸团子第二次命中目标的时候叶修正好擦完黑板上的最后一个字,顺势也就拿黑板擦挡掉了黄少天不小心搓得略奇形怪状的一个纸团子。

 

黄少天扔着纸团刚好走到讲台下面的位置,他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手里剩下的“弹药”,索性明目张胆地把最后一个小纸团对着叶修做了个投掷的动作,然后把纸团子重新握住,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助教没有扣绩点的权限,叶、老、师。”

 

“助教可以告诉教授他的班上有个叫黄少天的同学违反课堂纪律,黄少天同学。”叶修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地把黄少天的话堵回去,“还可以向生活老师揭发有人近些日子里老是半夜偷偷翻墙出宿舍去图书馆查资料——”

 

“我擦你怎么知道?”

 

“天机不可泄露。”

 

叶修话里满满的理所当然,对他的此类言论早已习以为常的黄少天也没再跟他继续斗嘴下去。他伸出之前一直垂在身侧的左手,把那本名册放到了叶修面前。

 

“喏,拿去。”

 

叶修向他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只听黄少天故作深沉道:“其实我本来是没想加那个分的,但是既然我15分钟都站了,还是不加白不加了。”

 

“看在你加得这么勉强的份上,我改你们期末卷子的时候会记得额外给你扣5分的。”

 

看得出来黄少天明显的又被噎了一下,但接下来黄少天再开口时的语气是实打实的郑重其事。

“老叶,我考虑好了。就选公安局。”

 

 

那是一段长达数十年的旅途的开端,黄少天的话语一步一步开启机括,钥匙插进锁眼转动,列车驶入站台……又像是背着行囊跋涉了一整夜,终于追上了地平线边缘的第一抹光亮。

 

西比拉系统覆盖全国后的第13年,黄少天从监视官培训中心毕业,就职于G市公安局刑事科。天赋异禀,成绩优秀,再加上其敏锐到和“猎犬”们不相上下的针对犯罪的观察力,使得这位年仅24岁的监视官得以数次参与破获市级、省级案件,抓获并击毙了数名犯罪系数在300以上的罪犯。

 

 

“幸会,幸会,G市公安局的王牌,黄少天执行官。”

一个人影从通往16楼的楼梯入口处的门背后走出,黄少天从疾行中一个急刹停在他几米外。

“你叫谁执行官?”

“哦,不对,这个称呼稍微早了一点。抱歉。”

多年来所受的训练让黄少天不打算再被这人带着走下去,他迅速举起Dominator对准那人影,同时向着正在频道里的队友大声地通报:“人在我这!15楼楼梯口!我现在——

 

……

 

“等等,这什么情——”

 

[signal lost]

 


TBC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