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Part 3

章一戳此

章二戳此


CP:叶黄only

TIPS:哨兵向导paro/强强模式/私设多如山/终于良心发现系列


——————————————————————————————

04

持续了一整夜的烈焰森林战役虽以联盟的胜利划上句号,然而战场的整体形势依旧不容乐观。根据联盟总部传来的战报,眼下北方的微草、轮回正被新一波的敌军海上力量所牵制,霸图、百花和虚空三方面的主力部队也都在近日的持久战里消耗巨大。

 

但即便是在如此紧张的战局下,位于雷霆的技术部门也还是给兴欣拍来了两份措辞极其严肃的警告电报。

 

“你的那份是黄字头,你家那位的是橙字头。”方锐像丢两块烫手的山芋似的把两张卷起来的译文塞进叶修的口袋里,纸张透过训练服的衣料将些许的热度传到叶修的胸前,“趁着“老板娘‘还没被惊动我就赶快给你拿过来了,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

 

方锐口中的“黄字头”“橙字头”是他们这群老兵嘴里的“别称”,正式的称呼是“三级警告”和“二级警告”,指的是后方技术部门根据loop传回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做出的“危险”或“违规”判断。而针对其中情况尤为突出的个体雷霆就会专门发出这样的电报以示警告,如果收到警告后类似的情况再次出现,该名哨兵或向导就会被出于安全考虑地暂时隔离,直到状态好转为止。

 

“我说你俩也真是不得了啊,据我所知放眼全联盟收到过正式警告的也就那么老几位,结果你俩倒好,一黄一橙,等哪天谁再去得个‘红字头’我们就可以召唤神龙了。”方锐见叶修一时间没说话也没掏出那两张纸打开看,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做出无意义的踮脚动作往叶修的口袋里瞅,“你俩这是干啥了?”

 

“恩……”叶修若有所思地停顿了片刻,“大概就是足以收到‘红字头’的事的三分之一二左右吧。不过我们都没得过‘红字头’,要不方锐大大去得个回来我们好参考参考?”

 

方锐立马换上一张灿烂到咧到耳朵根的笑脸:“斗神大大的水平那是何等的高,我等凡人望尘莫及,所以得警告这种事儿也还是继续留给斗神大大发扬光大吧。”

 

等到方锐走后叶修找了兴欣驻扎区一个没人的角落翻出了那两张纸,对于右上角用黄色圆点标记的那份他只是粗略地浏览了一遍,就换到了另一份被标着橙色记号的警报上。

 

中度激素紊乱。

三次心动过速。其中心率最高的一次达到了每分钟180次。

一次试图强行关闭Loop的行为。

 

叶修注视着纸上标注的心动过速和对Loop的破坏行为的发生时间许久,用口袋里打火机打起火,将两张纸一并烧掉。

 

 

记得前几天烈焰森林之战后,被叶修丢给队里医疗兵一路扛回营地的黄少天在兴欣的帐篷里十分任性地睡了十几个小时。睡醒以后黄少天的第一件事不是回蓝雨报平安,也不是关心当前的战况,而是直接跑到训练场揪了叶修就要叶修教他近身格斗术。

 

“近身格斗术?你认真的?”

那时候叶修刚刚把一个前来切磋的部下撂倒,因为剧烈的运动上身只穿了件迷彩背心,脖颈和发梢都往下滴着汗。

 

“你看我这样像是不认真的吗?少说废话快快快快快!”黄少天那天也像模像样的把上衣脱了只穿个黑色的背心,手上也像模像样地模仿着叶修之前的格斗预备动作。叶修也的确不是喜欢在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跟人太多纠结的类型,于是乎不消三招黄少天就也被放倒在地,黄少天也丝毫不认输,一只手抓住了叶修的脚踝,找到一处捏着顺手一点的骨骼凹陷就开始掐,同时一双眼睛还追着叶修的脸瞪,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全无一个“手下败将”的自觉。

 

结果叶修索性就着把他放倒的姿势把他的脸拽到自己面前,那向导也不躲不闪就瞪着他看,叶修也用懒洋洋的眼神回望着他。

 

足足有十秒后叶修直接手上一松让黄少天自然着地:“啧,都瞪成对眼了黄少天同志。”

 

那时候包括在旁边围观的哨兵们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向导只是图个新鲜,没想到黄少天居然孜孜不倦地缠着叶修打了一个下午。准确的说不算是打,只能算是单方面地被碾压。打到后面一部分不认识黄少天的哨兵都开始为黄少天打抱不平,说是堂堂H区首席哨兵怎么可以认真起来和一个向导进行格斗术切磋,这明摆着是用自己的长处去比别人的短处。但这些话传到黄少天耳中的时候黄少天的出招猛地转狠让叶修都差点吃了亏,也算是侧面印证了魏琛“一个人把一群野孩子揍趴下”的说法。

 

一下午过去黄少天又是那样直接躺平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叶修用脚尖稍微碰碰他的胳膊:“起来起来,别又睡了啊,明天一早就得行军。”

 

黄少天一记眼刀飞向叶修:“我以前从来都没怎么受过军事训练,累了休息会怎么了,你以为都跟你们哨兵似的皮糙肉厚?”

 

“我说呢,怎么上次端枪都端不稳。”

 

黄少天看起来是真累了,预想中的第二记眼刀没有飞来。他垂下了眼帘,但也没有闭上,而是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望着叶修。过了好久,他才自言自语似的道:“我说你们哨兵…这样近身格斗也蛮好的嘛。不像向导,把人拍晕了连个实感都没有。上次在烈焰森林,要不是我从小时候就玩刀玩得蛮利索,难道真让我在那儿打酱油不成?”

 

“不过这好歹比以前连个三线小战区都不让我去好多了。以前太…太无聊啦。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烈焰森林……我是说在烈焰森林的那次行动。”

说到一半小向导的眼皮子就又开始打架,可是小向导看起来丝毫没在意的样子,就那么半闭着眼,跟叶修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眼看着黄少天的话又要向着不着重点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叶修思忖了片刻,索性自己把话头接了过去:“说到这个,少天,你知道烈焰森林是什么地方吗?”

“我当然知道!东部战区运输线路的必经之处,地形很适合隐蔽和修建地下工事,前几个月落到敌人手里了,搞得整个东面战场的军火和粮食方面的供应都有够呛,所以他们上次才派你们去打——”黄少天反应特别快地举起一只手,紧跟着噼里啪啦就背了出来,“这种程度的东西我还是了解的好吧?”说罢还把举着的那只手在叶修的眼前幅度极大地晃来晃去,明显是急于向叶修求证自己的回答正确与否。


  可是叶修却慢悠悠地点了根烟,整个一不置可否的姿态,然后用一种和黄少天差不多的“背书”语调道:“以前,我是说很久以前,还没打仗的时候,烈焰森林有一大群一大群的烈焰哥布林,矮矮的,胖胖的。他们还有个主子,叫炎女巫卡修,她脾气不太好,一生气就在森林里丢那种不会真的燃起来的火球,映得满山的叶子全是红的,哪怕冬天最冷的时候烈焰森林也是一层一层的红色,比北方的枫林还要好看……”

  叶修顿了顿,慢悠悠地吸了口烟,又慢悠悠地把烟吐出来:“……我实在是背不下去了。”


  原本黄少天还聚精会神地听着叶修在讲什么,听到这里差点没一个大大的白眼翻过去:“擦!叶修你哄小丫头片子呢?!”


  叶修笑:“你还别说,这真是个小丫头片子跟我说的。从小到大类似的故事给我讲了得有百八十个吧,哥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而且她还不光跟我说,还跟一个部队的其他小姑娘说,再然后那些小姑娘又跟更多的小姑娘,还有小伙子说……到最后都传到我们兴欣的陈大‘老板娘’耳朵里了。”


  “就是她老爹生前是东部很有名的军火生产商的那个?”黄少天转转眼珠,“你说的小丫头片子是苏妹子吧?可是烈焰森林我们上次去过,哪有什么哥布林、女巫的?”


  “是啊,没有。可是每次她们把这些故事一讲,那些受伤的、想家的,还有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怕了的年轻人,还都蛮当回事的。毕竟,这仗打起来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谁都没见过嘛。”从联盟和交战方头一次因为哨兵向导力量的不均衡而产生摩擦算起,这仗已经打了不少年头了。到现在,就连联盟现役军人中最老的一代,也只能从模糊的童年记忆里挖出一些不成形的片段,来追忆之前的那个年代。

然而叶修说起这一点的时候是百分之百的轻描淡写,连带着后面的补充也说得轻描淡写,“搞得哥都不好意思点破那些都是沐橙还不怎么记事时,她哥胡编来哄她睡觉用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这不仅是在毁苏妹子童年,你简直是在让一大堆人幻灭啊!”黄少天原本还一度露出有些凝重的神态,听到这后一句直接毫不客气地喷笑了出来。


  叶修看他一眼:“我问你,刚刚我跟你说烈焰森林的时候,你信我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不信!你当我傻?”


  “那你觉得别的人就真信吗?有个念想而已。这仗打的时间一长了,除了loop、军令和你牺牲的战友以外,总得还有点别的东西推着你去打胜仗啊。”叶修弹弹烟灰,“说白了,站在这儿的谁不想赢?但是在赢之前,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在路上能做做梦、想想到了终点以后有什么事能做也是好的嘛。”


  “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走得到最后的,做些乱七八糟的梦也没什么实际上的作用。”黄少天眯起眼,“老叶你这是跟我上思想教育课呢?客串政委来了?”


  “谁有那心思义务跟人上思想教育课了,交学费了吗你?”叶修又吐出一口烟,“我就是跟你随便聊聊,免得你真睡着了我还得把你扛回去。”


   “……你现在给我坐在那别动,我五秒让你变成得被人扛回去的样子信吗?”说着说着黄少天呼吸有点急促,刚才的一系列格斗后他的呼吸到底是还没有回复到一般情况下的水平,只好又把语速慢下来,“我可没那么有觉悟。我就只要到了战场上,能尽可能多的干掉敌人,不让我放精神攻击我就用刀子和拳头招呼,反正出现在我面前的都别活着回去就行了。”


想了想他又纠正道:“……不对,我还是喜欢用精神攻击。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向导,连我个S级向导都得次次肉搏了那还玩不玩了。”


“是吗,那哥可就是更没觉悟了。对我来说要做的就是,上战场,赢。没了。”


听着这话黄少天的意外之情溢于言表:“什么嘛,以前看你那什么“H区首席哨兵”的头衔一挂,还以为你也是那种特听上头话的家伙,结果和我半斤八两。”


“S级向导同志那必须和我半斤八两啊。”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哥可是S级哨兵,你以为呢?”


“……但是你还是得再多教教我格斗技巧!”黄少天想起了什么似的竖起一只手指,“我以后有机会就过来兴欣训练场找你啊!”


短时间之内这小向导的主意就变了好几个来回,叶修半是失笑半是无奈地俯下身,去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这一揉正好和黄少天看他的目光相撞,哨兵的极佳动态视力将黄少天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悉数捕捉到,先是本能的警觉和排斥,然后是一瞬间的错愕,最后这些都随着叶修轻揉着他头发的动作统统消退下去。


天边的余晖就落在他深棕色的瞳仁里,映得那双眼睛竟看起来亮亮的,直直的就盯着叶修的眼睛看。

“喂,你干嘛?”

黄少天还是用一贯的“嚣张”语调问他,嘴型张合间那对小小的虎牙看起来也还是沾了血似的,但是他那没能抵抗住疲劳不断打着架的眼皮一下子将这个画面柔化了不少。

 

“前辈向后辈表示亲切。”黄少天的头发摸起来手感意外地柔和,所以叶修也就顺势多停了一会儿,“有意见吗?”

 

黄少天瞪他一眼:“亲切你大爷。刚才的问题怎么说?”


“恩?哦,”叶修最后拍了拍黄少天的头顶站起来,“随时奉陪。”

 

 那一天直到他们各自回帐篷休息都再没说一句话,叶修抽完了烟在黄少天的边上找了个地方坐下,夕阳就在他们身后的地平线上缓缓地下沉。黄少天的精神向导白狼不知什么时候再次出现,卧在一片空地上静静地望着夕阳下沉的方向,全身雪白宛如马上就要融化在夕阳洒出的这一片光辉之中。

 

 

按照报告书所显示的数据,黄少天目前为止的三次心动过速,有两次都出现在那天下午。中间间隔也不过四五十分钟。而试图违规关闭loop的行为就发生在前一天凌晨,在这一项的下面附上了雷霆肖时钦亲自签字批准的处理措施——暂时取消黄少天loop的关闭功能。

 

“…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最后……

 

叶修的猎鹰凭空出现在叶修身后的墙头,发出一声只有叶修自己能听见的焦躁鸣叫。

 

TBC


评论(13)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