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Part 4

CP:叶黄only

TIPS:哨兵向导paro/强强模式/私设多如山


章1戳此

章2戳此

章3戳此





05

回自己住处的时候,远在帐篷十几米外,叶修就闻见了帐篷里散发的浓郁的向导素气息。走进屋内,黄少天施施然坐在叶修那张简陋的书桌上,捧着叶修抽屉里唯一的一本《荆棘鸟》读得专注。

 

听见叶修走进来,黄少天头也没抬:“没想到你这居然还有这么经典的书,还以为你充其量就读读什么《鲁滨孙漂流记》。”

 

“大文豪,您这向导素放得跟五毛钱一大把随便挑一样的,是想引起兴欣内部哨兵混战吗?”

 

黄少天听叶修语气一本正经不像是在普通的揶揄,便从书页后面露出上半张脸来:“战不了,这点程度就控制不好自己的都是一群战五渣,他们要敢来我一样全给拍翻。”

 

“行,就算兴欣的兵全都是定力满分也不会因此打起来,你现在这么晚跑到我这是干嘛来了?”

 

“不怪我啊不怪我!“黄少天答得相当顺畅,”他们不让我住我的帐篷了,嫌我吵。“

 

“你又干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干啊!什么也没干,“黄少天挺憋屈似的扁扁嘴,”我没乱放精神冲击,也没吃饱了撑的去找那群菜鸟单挑,没事的时候我就自己呆在我自己房间里面,看看书……信不信由你啊!“

 

“那他们嫌你吵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该不是我说梦话吧?不是啊?我这几天加起来也就睡了……”黄少天煞有介事地掰起了手指头,“八?九?十个小时了不起了。跟你说过,自从戴了loop我一临近睡觉就头疼。恩,原来越疼了。疼得我简直想把那个什么破玩意和我这条胳膊一块儿砸了,不过胳膊砸了就不能打仗了,所以不能砸,最多就砸砸loop玩。还砸不烂,关么也关不掉。“

“烦死了简直,搞得我睡不着,又头疼,又烦躁……昨天训练我差点被一个新来的给放倒了,还好我反应快。不过还是没力气,还咳嗽。“

 

他把书页一合从书桌上跳下,几步上前迎上了叶修想要走到他跟前的动作,因为两个人的动作都进行得十分迅速而变得和叶修马上就要鼻子碰鼻子:“然后我就来找你了啊。”

 

黄少天这一上前,浑身散发的向导素更是一股脑地往叶修的鼻子里钻,一时间叶修全身上下属于哨兵的本能被一次性唤醒,右手随着黄少天的靠近条件反射地就扣住了黄少天的后脑。

 

这下子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更是只用厘米就足以计算,黄少天的脸颊在门外投进的月光的照射下显出一种比叶修的肤色还要无血色的苍白,可是他毫不回避地直视着叶修的双眼,咄咄的气势让叶修全然无法把目光再移向别处。

 

黄少天的向导素是一种略带苦味的清淡花香,叶修记不起也顾不得去记起那花的名称,那气味和黄少天释放的精神攻击一样无孔不入带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不光是口鼻,叶修的每个毛孔都能感受得到它的香气。

 

不光是精神攻击,这和黄少天本人的作风也一模一样,自认识他以来黄少天就是这般的单刀直入而又无比热烈,但从内心深处来讲叶修一点也不讨厌这一切,那天傍晚一直等到夕阳彻底沉没、夜色全面降临,黄少天才自己撑着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跟叶修说了句“我回去啦下次有空再来切磋啊”,然后就踩着一路轻飘飘的步子往自己所住的帐篷方向走了,那背影看过去快活得要命,影子在营地里黯淡的夜间照明下拖得很长很长。

 

而此时黄少天的呼吸就喷在他的脸上,面对叶修的动作他没有应和也没有退缩,而是站得笔直笔直的,连带着语气也郑重其事了不少:“叶修…我们结合吧。”

 

叶修的每一次呼吸也喷在黄少天的脸上,他太近了,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幅度太大,他抬起了左手撑在叶修的身上以保持平衡,又因为被叶修放在胸口口袋里的打火机硌到了手心而飞快地往旁边移开了一段距离。

 

“叶修,我们……”

 

“……不行。”

 

 

 

黄少天瞬间松开叶修把他往后不轻不重地一推,之前还紧绷着的脸瞬间转换上叶修再熟悉不过的那种炸毛的神情:“靠靠靠叶修你没劲透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在蓝雨有多少觉醒都没觉醒几天的哨兵仰慕本剑圣吗!你知道上面那帮老头子明里暗里多想把我和哨兵撮合在一起吗!你知道……”

 

说着黄少天的语速飙得越来越快,仿佛恨不得光靠语速就把叶修脑子里的想法榨出来,接着说到一半他骤然停下,闭上自己的眼睛全身又重新绷紧起来——

 

片刻后叶修再次开口,慵懒的语调和往常毫无差别:“都说了你想突破哥的精神屏障还早着呢,更何况还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攻,别试了。”

 

让叶修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再度睁开眼睛时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他站在那里看着叶修绽开来一个发自内心的笑,眉眼弯弯的模样让叶修既感莫名又不禁为之吸引:“我说,还真是不错啊你。我要是早点遇到你——你这个级别的哨兵就好了。”

 

最严谨的回答是告知他就是把全联盟的S级哨兵和S级向导都加起来也是个两只手就能数过来的数字,可是那是叶修以外的人做法,叶修没有出声,看着黄少天退后几步背靠在他的书桌旁。

 

“我记得他们说你是多大的时候觉醒的来着——15岁?16岁?然后当时你身边的人看你五感过载得太厉害想送你去控制中心,你在听到消息的当天晚上自己在医务室翻了几瓶新觉醒哨兵常用的药自己出走了,后来没过多久加入了嘉世。”

 

“我呢,觉醒的时候是个大白天。我正和那时候的朋友呆在一起,挺多人的,对我跟你说我人缘可好了那一片的同龄人没有我不认识的,那天正商量怎么去蓝雨兵器库弄点淘汰了的军械玩玩,正说得兴起呢,就觉醒了。我周围所有的人——包括那条街上其他的、我只能勉强看到人影连脸都看不清楚的路人一下子全部捂住脑袋蹲到了地上,尖叫的,哭的,什么都有。”

 

“可我什么都做不了,别说控制了我那时候脑子里突然被各种各样芝麻那么大的细小的意识塞得要爆炸了,我也捂住脑袋蹲在了地上。我想我也在喊,但是我记不得我当时到底喊了些什么了,一会儿耳鸣一会儿头疼的。”

 

“我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我朋友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所以我紧紧地抓住当时我最要好的那哥们的衣袖——我现在都还记得起他长什么样呢——我想说兄弟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什么了,结果你知道他是什么反应吗?他回过身来连续好几巴掌拍在我抓着他的手上,特别疼。我们俩都说不出话来,但我知道他想让我放开他好让他离我远点。”

 

“我就知道这一切是我自己造成的了,可是手上还是情不自禁地死命拉着他就是不让他跑开,就…就跟救命稻草差不多你知道吧,抓着他我就知道我在我兄弟边上我还是个活人,要是放开他我就真不确定会怎么样了,搞不好我脑子里那些东西真的会杀了我。”

 

“过了好久好久我感觉到有人硬是把我们拉开了,还有人在我脖子上来了一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很安静的小房间里,每天会有几个人来看我,给我做做检查什么的。只是总感觉脑子里还是翻天覆地的闹腾,像是24小时都有一群马蜂在我脑子里嗡嗡嗡地叫,还有一波一波的我自己都说不出理由的强烈情绪起伏。”

 

“哦对了,魏老大,魏老大你认识吧,他也来看我了,第二次来的时候还偷偷给我带了本书,我没事的时候就看书,看得我都快背下来了……不对是已经能背下来了,那是本老版的《王尔德童话》,里面有《快乐王子》,有《渔夫和他的灵魂》……”

 

“后来他们告诉了我我是个向导,我还有点激动呢,都说向导不光稀少还能在战场上起到很大的作用不是吗?可是他们说的那个什么——安抚,安抚哨兵,我做不了。”

 

“我真的做不了,没人受得了我,我哪怕用最最微弱的程度来试图进入哨兵的精神图景,那些人都会强行把进程中止,摇着头说‘还是不行’…我就想啊,那我这个向导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我真的是你们说的‘向导’吗?还什么S级,到战场上不能派上用场的S级吗?”

 

“到最后也还是没得出什么结果来,我没想出问题的答案,他们也莫名其妙的就解散了。那段时期除了魏老大就只有那儿的一个助理研究员和我比较合得来,叫什么名字来着……喻文——喻文州?对喻文州。可是他也是个向导,不是哨兵。”

 

“他性格特别好,经常叫着我的名字跟我说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之类的话——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他有时候好像就把我当成了什么……很可怜的,很柔弱的,需要‘得到关爱’的东西。他一直都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让人没脾气,但时间一长了他那些话我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

 

“因为真的没人能和我匹配,到后来也是,那群白痴居然还张口就说我是‘垃圾’,那我当然就不客气咯——结果没一个能撑过一分钟的,还‘A级’呢。简直就是一堆不可回收的垃圾。”

 

 “我他妈是个什么见鬼的S级啊?!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找不到能匹配上的哨兵,也没法安抚哨兵,战场都不让我上?!那我这个向导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在控制中心半年呆下来,结果还是告诉我,考虑到我的等级,我还是不可随意出战?!好不容易让我上前线了,这不让做那不让做,那这个所谓的S级向导到底有什么用?!!”

 

黄少天自顾自地说着,忽然,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似的,他刹住了话头看向叶修。出奇的,这次叶修没有打断他,也没有给出一些嘲讽力十足的评价,相反,黄少天能够感觉到叶修对着自己完全卸下了自己的精神屏障。

 

“不说了?”叶修的声音还是那样懒懒的,好像漫不经心地,“你不是说你从没安抚过哨兵吗?来试试。”

 

 

“叶修你搞什么鬼?先前‘不行’说得那么斩钉截铁的现在又来这一出?”黄少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修连表情都没变一变:“怎么了要来就来,不来过时作废啊。”

 

“……会怎么样你自己负责啊。”

 

黄少天嘴上质疑着,行动上却是不由自主地同步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共鸣。不得不承认叶修的这一举动对他来说具有无以复加的吸引力,那些昔日里坚不可摧地将他的精神攻击一次次阻挡的屏障居然被主动降下了,屏障后的种种对他来说是如烈酒、黄金般的强烈诱惑,这不光关乎那种他从来没有机会尝试的经历,也关乎这个在无数人看来强大如鬼神的顶级哨兵的内心世界。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集中起精神,以高空坠落般的姿态潜入了叶修的精神图景。

 

06

黄少天早就听蓝雨的其他向导说起过,向导对哨兵的安抚是通过对其精神图景进行直接接触来进行的,而能够对哨兵的精神图景进行什么程度的感知正是向导分级的第一大要素,如D、C级的向导只能够对精神图景表面的“温度“和”起伏“进行判断,像是把脉;B、A级的向导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色块、听到一些断续的声响,并从中找出有用的信息来有针对性地采取行动,而少数的一些格外优秀的A+级哨兵则已经能够直接看到一些短则一瞬长则几秒的画面,这时候向导和哨兵的精神已经可以产生高度的共鸣,进行安抚时的效率也就数倍地强于前面两类向导。

 

在这一天以前,黄少天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身为S级向导的他会遇上怎样的情况,他好奇又急迫地想要一探叶修精神图景的真实面貌,可是随着他的深入,他感到一阵阵无形又无比强势的阻力,他的意识一层一层地遭受这些阻力的重击和碰撞,每一次都差点忍不住想要在这样的强压下全速溃逃的冲动。

 

他的眼前是一片混沌的黑暗,黑暗中有扑面而来的云层和狂风,他想象自己是被投入大海中的铅坠,但那大海仿佛有着千倍万倍的浮力,用浪花和泡沫一次次地将那铅坠回海平面。

 

黄少天强迫自己镇静,再进一步地集中自己的精神,这种前所未有的受阻感震撼了他,那是一种和那日他看见叶修顶住他火力全开的攻势向他走来时一样强烈的狂喜。

 

他听见叶修的猎鹰在这片黑暗中振翅长鸣,他知道那是叶修主观在接纳他的潜入,在试图把他送到自己意识的更深处。渐渐的他已经能够在黑暗中分辨出那猎鹰的身形,它的翅展在这片领域中比在现实中还要宽广,带着仿佛能冲破一切的力量而来。

 

一帧帧破碎的画面从黄少天的脑内闪过,那是尚还是少年的叶修在极度过载的五感的带来的混乱下奔跑在夜幕下,随着五感爆发而来的体能急升让他得以以远超常人的速度狂奔,夜风凌厉地刮过;有叶修第一次运用自己的能力在战场上消灭一个敌人,四处飞溅的每一滴鲜血从气味到血珠的形状都鲜明无比;也有叶修在烈焰森林的林地里低头望着那个睡着了的向导,他——

 

一股像是从异次元空间冲出的巨力猛地钳住了黄少天,那些刚刚开始明朗起来的画面戛然而止,在虚空中破碎为无数细小的白色泡沫。

 

 

 

黄少天一个剧烈的踉跄,顺着书桌一路跌坐到地上,紧紧地捂住因为loop过热而被烫得生疼的右手手腕。

 

 

“啊,好像没来得及给你看到那个部分啊。”叶修就蹲在他的面前不到半米的位置,神情依旧淡然,“不过你也应该能猜到了。”

 

“和你差不多,哥没法被向导安抚。因为他们,”叶修指指自己胸腔里跳动着的玩意儿,“没一个能突破精神图景表层的防御。”

 

“啊不过你已经算创纪录了,至少能看到一部分的画面。”叶修语速慢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套用了黄少天之前的句式,“还真是不错啊你。”

 

 

“……叶修,我恨这个手环。”

黄少的左手还是保持着捂住自己右腕的动作,可是他左手的指甲全部陷进了他右腕的皮肉,在那里掐出一道道的红痕。

 

“我知道。”

叶修卷起自己左手的袖口,用自己同样箍着一个黑色手环的左手覆上了黄少天的右手。他能感觉到那只手饱含着愤懑和不甘的颤抖,还有那手掌之下loop灼人的热度。

 

“叶修,我睡不着。我怎么也睡不着。”

 

黄少天像是受惊的动物那样猛地抬起头,全身僵住,而叶修加重了左手上握紧的力度,一直凑到黄少天的耳边:“少天,我知道。”

 

下一刻黄少天用还空着的那只手环住了叶修的脖子,偏头,正撞上叶修对着他压下的嘴唇。

 

他们就在那间军用帐篷里拥抱亲吻,他们两人的手环上都传出烫人的热度,可他们偏偏就攥紧了对方那只被烫人的热度所包围的手,仿佛那是一件世上独有的、脆弱的珍宝。

 

 

 

08

叶修是被响彻整个军区的集结号吵醒的。他醒来的时候黄少天还睡在床的另一头,身上那件他昨晚随手翻出来的外套随着他的呼吸起起伏伏。因为天色已晚,黄少天昨晚就留在了叶修的帐篷里,握着手环对着他诉说时流露出的那一丝真情实感转瞬即逝,还没过多久黄少天就又变回了那个径直闯进他的帐篷翻看他的书的张扬的S级向导,一点也不客气地跟叶修说你等会别把床占满了,我再看会儿书也要睡。

 

话说到这份上叶修也没干涉什么,只是直到叶修从假寐变成真的睡着他也没感觉到黄少天挪动位置,只听见沙沙的翻动书页声时不时地传进他的耳中,又很快产生了类似于催眠的效果。月光还是透过门窗的缝隙照在黄少天的身上和书页上,那身影撒上了一片银白,朦胧中看过去,像是已经溶解在了那片月影里。

 

而这时黄少天却躺在床的一角,他本来个子就不大,又在睡梦中缩紧了自己的四肢,使得他在床上所占的面积更小。他睡得很沉,集结号没能吵醒他,叶修从床上起来到穿戴整齐也没吵醒他。

 

所以叶修也就打消了跟他说一声以及其他的想法,只是轻轻地推了他一把,好让他睡到床的中央位置。黄少天的后背和肩颈部渗出了少量的汗珠,而叶修的手恰好从那个部位经过,那些汗珠便有一部分沾到了叶修的手上。

 

在叶修出门前,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触到那些汗珠时没有感觉到应有的热度,那些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汗珠,而是足以浸湿黄少天衣物的冷汗。 

 

09

就在前日消耗掉了兴欣数十位训练有素的优秀哨兵的闪电战后不到一周,敌军竟在这天晚上以同样的方式对前方的兴欣、蓝雨联军的一支骨干部队进行了突袭。与叶修等人先前的行动不同的是敌人这次派出了全军战力最为强悍的部队,配合着精良的枪炮,前线阵地的驻扎部队全力支撑了半小时后仍然陷入了明显的弱势境地中,loop端传来的生命体消失的信号接连不断地传到中央作战中心。

 

受袭部队所驻扎的是整个东面战线的心脏地带,联盟上级的命令下达,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阵地。

 

叶修带着兴欣中队全员赶赴前线的同时,在联盟总技术部,两份刚刚被编辑完毕的加急电报奉命被投入传输机,以联盟密文的形式紧急传往兴欣军区通讯室。

 

而在兴欣军区的后方营地,那个小小的帐篷里,黄少天蓦地从噩梦中惊醒,心跳在一片死寂的营地中显得重如擂鼓。



TBC

不出意外应该是《飘》发货完毕前《长夜》的最后一更,长夜全文三万二,剩下的部分会在《飘》发货完毕后分2-3次放出ww


评论(7)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