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Invincible

Happy birthday to  @泠歌浅笑  今天才在微博上看到你过生日,终于在十二点前赶了个龙族paro的小片段出来,莫嫌弃ww

CP:叶黄

TIPS:龙族Paro/就是私心设定的一个打斗场面(?),大家看着玩就好2333

——————————————————————————————

叶修是在大厦的废墟里找到黄少天的。

他就蜷缩在附件唯一能够勉强称作“完好”的墙体边上,在死寂中叶修清晰地捕捉到了黄少天的呼吸声,不过S级血统给他的又远远不止如此,随着向他靠近的步伐,他还看见黄少天其实不仅仅是蜷缩着,他的手里握着一根从断裂的墙体中硬抽出的细钢筋,而这钢筋较为尖利的那一头以一种极其狠厉的角度从一只死侍的颅骨当中穿过。

叶修很容易就想象到之前那场激斗发生时的场景,这段看似无力的金属上燃过黑色的烈焰,那暴虐的高温只需要瞬间就会把这金属融化,但黄少天出手的动作向来迅疾如风,钢筋在受热变形的刹那就钉入目标头部,猩红色的血液四处飞溅。那血液的其中一部分就这么溅了年轻的A+级学员满身满脸,黄少天也没顾上去擦,一切看起来一时像是这个人才是嗜血的魔神,而死侍不过是魔神脚下的尘土和枯骨。因为“爆血”带来的剧烈体力消耗几乎将黄少天抽空,可是那双黄金瞳在黑暗中依旧灼目得宛如熔岩巨浪,龙血炽热,在空气中翻腾起连血腥味也压不住的无形威压。

就是这威压让那一群几乎将这一带屠杀殆尽的死侍全然不敢靠近,但黄少天掌心里血的气味又吸引着它们,所以这些死侍大多只是在离黄少天十几米外徘徊,它们身上尽是变异出的畸形骨刺,长尾拖在背后将地上的灰烬、玻璃碎片和那些死难者的血迹涂抹出一圈又一圈的红痕。

“喂我说你怎么这会儿才来?要你何用!”

 “今天看起来有点狼狈嘛师弟。

是黄少天先开的口,但叶修沙哑而带有几分疲意的声音接着响起,于周围的死侍群来说如同石子投入了静湖,很快就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死侍开始躁动,叶修也负了伤,两个高阶混血种的血的气味混杂在一起逼得它们几欲发狂,或者那不叫发狂,叫做在它们那原本就没有意识活动可言的大脑里再撒上一把滚烫的火星。

 

一时间几只身形巨大的龙形死侍从不同的方向骤然发力扑向叶修,叶修手一挥以手中千机伞的伞骨大力击中最先到他面前的死侍将其逼退,接着手腕轻转,千机伞发出精巧的机括活动声化作盾形态在叶修身侧撑开,将第二只来犯的死侍的进攻防住。

 

“老叶!”

前方传来黄少天一声大喝,不需更多多余的语言叶修就已捕捉到其中信息,他右手又是急速地一抖一拉,千机伞蓦地收拢为枪形态,在仅仅几厘米的距离处抵着向叶修袭来的第三只死侍的颈部开枪,直接将它的脖颈打断。

子弹发射的枪声与死侍尸首落地的巨响一同荡开,方才千机伞射出的是一枚由装备部改造过的秘银子弹,体积小巧却杀伤力十足,不论是它的穿透能力还是穿透后注入目标体内的秘银碎片都给了那只死侍致命的一击,即使那是大部分常规手段都无法有效伤害的躯体,如今也只剩下了几丝筋肉勉强相连。

“啧啧啧……上次S市的任务后拿去维修的那段时间里,老关到底对千机伞做了什么?“

“老叶你千机伞修好了?这么快?“连黄少天也不仅咋舌,但很快他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语气陡然一变,”等等装备部那帮人有时间给你升级子弹都没时间快点把我的冰雨还给我?“

“都说了你那冰雨的材质太少见处理起来有难度,不像哥这武器是自己做的,要设计图有设计图,要原材料有原材料。“

“……下次‘自由一日’带这武器来和我一对一单挑我就饶你不死!“

说着说着黄少天就又要如平日里单挑斗嘴那般翘起嘴角来,但这个动作只完成了一半就迅速坍塌下去。

黄少天的脑后劲风突起,就在离他不过几步之外的地方,一只龙形死侍终于绕到了黄少天背靠着的那堵墙后,用巨大的骨爪强行击碎了墙砖,直直地对着黄少天胸膛里跳动着、散发着阵阵热度的那个地方而去。
察觉到这一击,黄少天眼神一凛,一脚踏上脚下死侍的尸骨腾空而起,同时叶修扬起手中千机伞瞄准、开枪,一连三发子弹发出,一枚将那骨爪从关节处打断,一枚从死侍的肩头擦过,第三枚钻入死侍胸腔,将那些原本就变异得扭曲起来的内脏彻底报废。

只是如此密集的枪声却是给了他们周围所有那些还在犹豫的死侍巨大的刺激,那只偷袭黄少天的死侍更是并没有死去,它拖着残破的躯体在地面上翻过,又疯狂地扬起另一只还算完整的骨爪向着黄少天抓去。

 

空间急速地扭曲起来。叶修还站在离黄少天数米之外的位置,还保持着手端枪形态千机伞的姿势,但他的左手猛然张开,五指修长,在冰冷的夜幕下显得愈发地苍白,但苍白不代表着无力,此时此刻随着那只手的动作而被释放出的权与力以千钧之势爆开,仿佛远古的王自王座之上指挥着他的千军万马。

“过来!快!”

这句话是叶修从牙缝里硬逼出来的,此时此刻他自己也正在体会着不亚于黄少天“爆血”的体力流失,所以黄少天没等他说第二遍就就地一滚擦过那骨爪,再发足向着叶修所在的那一点狂奔。而他们周围那些死侍就不那么好受了,一时间仿佛有千万吨的压力被施加到了它们身上让它们无法控制地向着眼前的S级混血种下跪。

但下跪还远远不够,那压力还在毫不留情地数倍数倍地增加,很快死侍群就全部贴在了地上,他们的四肢深深陷入本就有些破碎的地面,它们的皮肉被挤压,骨节在开裂,可即便如此它们还是仰着头向着叶修和黄少天所在的方向试图再度跃起展开杀戮。

 

事实上不消多久它们面前就似乎又出现了转机,那压力在几次微弱的松动后,终于在黄少天跑出那龙形死侍的攻击范围后彻底消失不见。所有的死侍立刻再次站起发起进攻,从四面八方形成一个无死角的包围圈。可是黄少天还没跑到叶修的身边,他体内残留的体力不允许他再调动和平日里一样强大的爆发力,更何况刚才那骨爪还是擦到了他,在他的手臂上擦出一道长长的划痕,而挡在他跑去与叶修完全会合的路上的一只死侍发出胜利般的尖叫,它的嘴以超越人类生理极限的程度张开,露出一口森然的利齿。

 

“少天!“

叶修的音量陡增,与此同时他从千机伞的伞柄中抽出一柄细剑从空中飞掷出去,黄少天反手将其接过,握紧剑柄,利刃挥下。这一击直接将那死侍的嘴劈开一个大豁口,一些被一同斩断的牙齿碎片如同䉈弹一般飞出。

“看剑!看剑剑剑剑剑剑剑!!!!”

黄少天一边大喊一边继续挥剑,劈、斩、砍、挑、刺变着不同的花样从他的手里被施展出来,倒真是不负卡塞尔学院剑道社的社员们给他冠上的“剑圣”称号,那死侍在这番攻击中节节败退,最后被黄少天一击上踢击飞出去,撞上另一头对着黄少天虎视眈眈的死侍。

 

这样一来黄少天终是到了叶修的面前,两个人目光极快地交汇又分开,叶修主动地将身子一转使两人从面对面变成背靠背,恰好也将从他的背后袭来的死侍的脑袋轰掉。

 

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婴儿哭声”,这边的激斗终是引起了这一带还未离去或被消灭的其他死侍的注意。

 

“我靠靠靠靠!它们正在往这边靠拢!还有更多的往这边过来了!“

“我知道啊。“

“老叶你疯了?!!这儿就我们两个人!!队长说大部队要二十分钟以后才能到这里!“

“那就只要撑过这二十分钟不就行了。怎么样,少天大大行不行啊?还能再放一次言灵吗?”

“那还用问!老叶你呢?”

“呵呵,你说呢?”

“……那我们还等什么二十分钟?拼了!”

“好,我数三二一就释放言灵,三,二,一!”

 

在这由无数嗜血的魔物所组成的包围圈里,叶修和黄少天的眼瞳一同转为赤金色,他们的嘴里念诵起不可解的秘文,语调一高昂一低沉,如同令火雨与暴雪对撞。很快,漆黑的烈焰与君王的威压同时自内而外而出,带着海啸狂涛的气势,一路席卷这领域内全部的魔怪。

 

言灵.君焰!

言灵.王权!

同时爆发!

 

这一次全开的王权与之前那一次释放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之前那次释放主要是为了确保黄少天脱离险境,像是点到为止,而这一次的王权则像是君王的暴怒,全方位地将领域内的每一个死侍直接压进地面,紧接着就是大规模的骨血迸裂,但因此引发的惨叫却被绝对的强硬压死在了死侍们的喉咙里——如果它们如今所拥有的还真能被视作“发声器官”的部位的话——所有的挣扎和试图逃离的努力都被扼杀。
这还没完,君焰姿态高调地接踵而至,一个呼吸间就将那些被迫臣服的死侍彻底化为灰烬,没有任何过渡的过程可言,那暗色的火舌扫过如同死神挥舞他的镰刀,所到之处尽是死亡。

 

短暂的停顿后,又一次!

 

这一次连远处的一些散落的墙砖或是水泥板都受到了波及,在这股强烈的冲击中它们被悉数抛起,再化作刀箭般的利器砸向第二波死侍。与真正的刀与箭不同的是这些破裂的墙砖和水泥块带上了触之必死的高热,那些死侍才到达可以看清楚它们的猎物的距离就被砸了个满头满脸,继而就被王权的强压所接管,被压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由两种超强言灵组成的刽子手在片刻间就又完成行刑,君焰爆开后的冲击波将死侍的最后一丝灰烬也统统吹飞,只在地面上留下一片片死侍垂死之际被王权所压出的印记。

 

“老叶,你这把剑好钝。还是我的冰雨最好用。”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就直接瘫倒了下去,叶修及时地伸手接住了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可是他自己的体力也透支得够呛,所以在最后一波死侍被消灭后他也顺势坐到了地上,再从口袋里摸出通讯器。

 

“呼叫总部。这里是叶修,已成功营救黄少天并清除死侍,任务完成。“

想了想,叶修又加了一句:“一定记得派医疗组过来,这边稍微有点儿…急需。“

 

来不及去听清通讯器那头陈果半是焦急半是欣喜的应答,叶修收紧自己搂住黄少天的那只手臂让他靠得更稳一些,便也陷入了昏睡中。

——FIN——

 

评论(3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