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咱就正常地谈个恋爱行不行?!<上>

CP:叶黄Only

TIPS:ABO(伪)/片儿警叶Sir xOmega协会的黄主任/一篇纯属恶搞的人工雷/觉得OOC就对了【x

 TO. @辛夷如我 

真的很雷看我真诚的眼睛!!!!

我为什么会脑抽写这么一篇诡异的文我也不知道!!!

慎慎慎!!!!!!!!

要打不要打脸!!!!!!!!【说着逃进了电饭煲

PS.前面少天的那几句话如果感觉有违和感的话……那是因为我是直接从心理咨询书上照搬的套路ww恶搞归恶搞然而设定里该有的专业知识还是不能随便含糊的ww

—————————————————————————————

01

 

“后来……我就发现我和他……”

 

“对于这件事,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黄少天坐在办公桌前面,端起他的白色瓷杯抿了口可乐。之所以白瓷杯里盛的是可乐,那当然是因为……黄少天嫌弃大多数的茶都太苦了,而可乐放没汽儿了以后可以比较完美地客串一下乌龙茶啊。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长相清秀到甚至可以说有几分柔弱的少年,他说话的时候全程都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里还捏着一团被揉得不成样了的餐巾纸。

“我就觉得……我的整个生活都被打乱了。我才刚刚成年一个多月,就和这么一个平时话都没怎么说过的同事……真没想到会出这这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爸妈说……”

 

“你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的父母。你和你发生he关xie系的Alpha虽然不是陌生人,但也不熟,对此你很尴尬。”

 

“可不是嘛……”

 

黄少天又抿了一口可乐。这杯可乐已经放得太久了,如今不仅仅是没汽儿的程度,喝起来已经和普通的糖水差别不大了。然后他把瓷杯放回到桌面上,对上对面坐着的Omega的眼睛,语重心长道: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

 

“作为Omega,发情期一定要记得按时吃药啊。”

说着黄少天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来,放到桌面上。

 

Omega似乎愣了一下,又像是被从什么ZONE里面被一把拽了出来。他定睛看了看黄少天拿出来的那个小瓶子,那是个白色的药瓶,瓶身上面同样是白色的标签上印着一行小字:Omega抑制剂。

 

“……您说得很有道理。”

 

 

哦,忘了说了。其实黄少天自己也是个Omega。

不过和这位坐在黄少天的办公室里愁眉不展的同胞不同,在他目前为止二十多年的人生中,黄少天——总的来说——还是个黄花大Omega。他自性别觉醒的那天起就遵从老师、家长的教导,在日历上默记自己的发情期,并在每个月的该时段严格服用抑制剂。于是乎多年以来黄少天与身边的Alpha和Beta向来相安无事,以优异的成绩从学校毕业,并顺利成为了学校直接向用人单位推荐的几个人选之一。

 

02

说起来,让黄少天生平第一次切身体会到ABO有别,也还就是在他大学那会儿。

 

那会儿他才大二,和大学里的很大一部分学生一样,一年级入学时的满腔热血和满腹好奇刚好都已经被学分、挂科、绩点和更年期的辅导员等等等等磨成了一句累感不爱的“高三老师说的上了大学随便玩都是骗人哒!!!”,于是图书馆自习室啥的都成了浮云,一度还在校门口健身房练出的那么一点点腹肌的雏形也很快在宿舍的外卖和网游里变成了肚子上多余的脂肪。

 

那天还是个夏天,空调在他的头顶嗡嗡作响,黄少天一边啃着一片鲜红鲜红的瓜,一边在笔记本上噼里啪啦。就在这时候他上铺的兄弟从上铺垂下一颗脑袋来,十分艰难而又十分倔强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少天抬头,看着那个平日里在学生会叱咤风云的宣传部部长愁眉苦脸得像是块能拧出水儿的抹布。

 

“那个,黄少……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啥忙?我跟你说借水卡不行啊我水卡就剩下几块钱了就够我冲个囫囵澡的。”

“不是,我是说,你能不能……去帮我……买瓶抑制剂?”

“……啥啥啥你说啥?抑制剂?你一Beta要抑制剂干嘛?”

“呃黄少天我跟你说个事儿,你……最好先深呼吸一下。”

“………………我为什么产生了一种你要跟我表白的错觉不过我深深地呼了也吸了你快说吧。”

“其实我……是个Omega。”

“我靠这么说你这一年以来一直在装B啊?”

“……虽然感觉你有点像是在骂我然而我却无法反驳是怎么回事。”

“你Omega就Omega了装B干嘛?!”

“我这不是要竞选学生会嘛……我怕我说我是Omega他们不收。”

“不对啊,那这么久以来你的发情期怎么办的?”

“事先吃药呗,再喷点东西在身上……哎呀你不知道可辛酸了,上次冷不丁下了场雨我还得大庭广众之下拿喷雾出来喷,到现在班上女生还说我‘GAYGAY的’。”

“…………”

“黄少,室友一场,你就帮兄弟一场呗。”

“然而你为啥非得让我去买?自己不就行了!”

“我这个月发情期……好像提前了。你也是Omega所以闻不见味儿,等会要是老大老三他们回来就真的是药丸了……”

“……………拿去不谢。”

 

说到Omega买抑制剂这个事儿吧,某种意义上还挺像是女生买姨妈巾的。有的女生会在“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以50米冲刺的速度跑进超市。有的女生会在课间突然扒住某个女同学的背包,以地下交易般的音量和口吻问之“你身上有姨妈巾吗?”。有的女生则会在宿舍的整理箱里囤积一大堆,再在前两种女生出现“状况”的时候如同哆啦A梦般拿出一包姨妈巾潇洒地递到她们手里。

而有的Omega,比如黄少天,就是那种会从衣柜里翻出一瓶抑制剂丢给上铺的兄弟救急的人。

 

“哇黄少大恩不言谢!”

“这个星期的外卖都你买啊就这么定了。”说完黄少天就又坐回到了凳子上,双手放回游戏键盘上。他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即使才得知室友和自己一样是个Omega也只是短暂地让他吃惊了一会儿而已,就在他听到那个消息之前,他正操作着自己的虚拟人物在游戏里杀得兴起,还顺手捡了野图BOSS掉的稀有材料。在上铺兄弟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以后这种兴奋更是上了一个新台阶,以至于黄少天本就不慢的手速飙得更快,看着视野里面正好有个残血又没带奶妈的玩家正靠在一棵树背后准备拿出药水来喝,便顺手一个三段斩过去乒乒乓乓就送这人回了复活点。

 

 

那时候的黄少天不知道,那个顶着个“伤心一枪”的ID的战斗法师,就坐在离他直线距离不到200米的另一栋男生宿舍楼里,在笔记本旁边用一块西瓜皮做成的简陋烟灰缸里按熄了自己的烟。

但至少,在毕业的那年,当他被他们那位被他们称为“母老虎”的辅导员堆起满脸“慈祥”的微笑请他去办公室时,他看了一眼辅导员办公室门口贴的“学习Omega卫生知识,养成Omega安全意识”的海报,就突然意识到了等待着他的所谓“学习直接推荐给你的大好工作机会”是什么了。

 

03

 

咳,那么,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这天下午他接待的第一个访客是个文文静静的姑娘,姑娘说话细声细气,语速不快也不慢,让黄少天不禁在内心感叹看起来今天下午的工作有个不错的开头。

 

“我,我昨天被标记了……”

 

“是意外发情导致的吗?还是陌生Alpha强迫你的?如果是第二种的话你可以去找二楼找喻科长给你开点药,还有记得一定记得到警局正式地报案,他们会处理,我知道出了这种事情网上会有直A癌在那乱说话但是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会——

 

“不是的……”姑娘摇摇头,说话声音依旧细声细气地,“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长……”

 

连珠炮刚开火了一会儿就被掐断,黄少天顿了一下,又调整语气道:“额,那是这个学长做了什么不合规定的事情吗——?”

 

“也不是的,我只是想问问,黄主任——”姑娘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黄少天,让黄少天一时间想到了动画片里的小鹿斑比,“其实我想了想我一直都觉得他挺好的,该怎么告诉他我也喜欢他呢——我是说,不让他觉得我是因为被标记才……?”

 

搞半天这不是失足少女是欲拒还迎欲说还休啊姑娘!

那姑娘你刚才那副“怎么会这样我受到了玷污”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姑娘!

既然双箭头你还来咨询干嘛咯直接去跟你家Alpha说清楚然后就可以皆大欢喜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啊!像尔康答应紫薇那样答应黄主任,这点小事就不要打扰黄主任吃狗粮了好吗姑娘!

 

黄少天花了大概(在他自己的视角来说)半个世纪的时间重新固定好脸上的“好接近的知心大哥哥”式的微笑,再把这位脸上仔细看去还挂着一丝少女特有的红晕的女Omega送走。

 

什么好的开端,都是错觉!

黄少天一脸悲愤地关上门,打算打开办公室的老电脑玩两盘扫雷冷静一下。

 

 

然后他就真的只来得及玩了两盘,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黄少黄少!0014号!0014号的预约,通过网络申请的紧急预约,估计是‘突发事件’,说是十分钟以后到你那儿!你准备一下!”

 

黄少天向来号称手速称霸全单位的手抖了一下,正点在一个雷上。

 

04

 

“你茶要撒裤子上了,黄主任。”

闻言黄少天连忙手腕一收把白瓷杯子转回去,这才免于了被可乐撒一裤子的意外发生。

 

直到十分钟以前为止,总的来说,黄少天还都是觉得自己这份工作挺轻松的。

他大学的第二学位拿的是咨询心理学,当年的成绩还是专业里的前三,虽然说算不上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但是每天听Omega同胞诉诉苦,给他们提点建议,或者将他们转介到单位的其他部门,除去偶尔受到点暴击级别的伤害这一点不提,黄少天还算比较游刃有余的。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

 

就比如此时此刻黄少天攥紧了手里的白瓷杯,默默地试图拿眼神把来访者的脸戳成蜂窝。

 

刚才,对就刚才,这个人敲开了黄少天办公室的大门,而黄少天发现这个预约来访者是个大大咧咧还抽这支顶多五块钱一包的便宜烟的——如假包换的Alpha。

 

重点是,这个Alpha他还认识。

 

——重点中的重点是,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认识。

 

念及此,黄主任手一挥,一巴掌把那张才打印出来还热乎着的咨询预约单拍在办公桌上。

“……别的不说!你居然填假名!这是赤果果的欺诈!!”
叶修满脸的“我是守法公民”的神情:“我真的叫叶修不叫叶秋,叶秋是我弟,不信给你看身份证。”说着还真就要伸手到兜里掏身份证,黄少天见状差点没从办公椅上以火箭发射状弹射起来。
“Woc你还好意思给我看身份证!你预约档案上明明写的是Omega!简直是罪证确凿!其心当诛!”
“你们那网站上的表格性别栏就Omega一项,没得选好吗。”
“那当然是因为我们这里是O!me!ga!咨询中心!(╯‵□′)╯︵┻━┻”

 

叶修没答话,自顾自地从桌面上拿过黄少天给“来访者”倒的那杯以示友好的温开水,一口一口地喝下去。

 

 

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凝重。

那杯温开水很快就喝完了,但黄主任明摆着没有免费续杯这项服务内容,所以叶修有点无奈地咬着纸杯的边儿,看着黄少天的脸色宛如一个打翻了的调色盘。

 

“我说,那时候就算了,两年多了,到现在都还是不愿意和我谈谈?”

“如果这个Alpha没有曾一声招呼都不打地把我堵在食堂后巷的话,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还是很乐意和他谈谈的。”

“冤枉啊,明明是某位黄姓Omega冷不丁放我一鼻子信息素味儿把哥迷得七荤八素无法自拔——嗯,而且那信息素味儿还挺特别的。”

“滚蛋吧那特么是我午饭吃的咖喱饭打翻在衣服上了!你拦着我那会儿我正准备回宿舍换干净的衣服!(╯‵□′)╯︵┻━┻”

“怪不得你当时想都没想就拒绝我了,现在年轻人爱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求哥的心理阴影面积……”

“相信我,你当时要是再挡在我面前啰嗦一秒钟我能把那还带着咖喱饭的脏衣服糊你脸上你信不信?!”

“然后你就准备在学校里半裸着奔跑?来人啊,Omega耍流氓啦——”

“……叶秋,啊呸叶修你再不出去我要报警了。”

“你来抱♂啊,我就是警。”

 

黄少天瞥一眼叶修特地穿在身上还没脱下来的片儿警制服,发自内心地感到这日子已经没法过了。

TBC


看<下>点我

评论(33)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