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长夜 Part 6 (完结)

CP:叶黄only

TIPS:哨兵向导paro/强强模式/私设多如山

明明是万圣节然而却因为突然接到通知要准备一个persentation,来不及写完万圣paro的文惹……只好把长夜的最后一更拿上来,大家happy halloween~

章1

章2

章3

章4

章5

——————————————————————————

“我知道他在我后面,不用你动手。”

可是黄少天的声音从几步之外传来,温度寒冷如冰雪。

 

 

11

如果说声音姑且是寒冷如冰雪的话,那么下一秒叶修看见的黄少天的表情就可以用凛冽如严冬来形容了。

随之而来的是黄少天直直对准叶修的一拳,逼地叶修后退了两三步,正好躲过了叶修九点钟方向的一个敌人发射过来的子弹。这一拳黄少天用了足足八九成的力度,又恰好砸在叶修的其中一道伤口附近,和伤口撕裂一并引发了痛感的连锁反应。

但那样的表情只在黄少天的脸上停留了短短的一眨眼间,叶修下意识捂住伤口后再向着黄少天看去时他又恢复了原本那副有些得意也有些骄傲的神情,唯有眼底平静无一丝波澜。

 

“喂,愣着干嘛,上啊!”

说罢黄少天的右手腾起一道银白色的刀光,他将轻剑换了个拿法横在手中,手臂变举为投,继而将轻剑对准前方又一个敌人掷出。只是这一次轻剑划出的轨迹在前半程就足够让人看出力道不足,敌人手上枪杆一挥轻轻松松将轻剑击得侧飞出去,而叶修迅速抬手举起手枪开火,子弹命中。

 

这一次他真真切切地又看见了黄少天脸上骤然变化的表情,可转瞬过后站在不远处的分明还是那个英姿勃发的“小剑客”,他冲着叶修微微一笑,右手上又翻起一道银白色的刀光。那是那把他摸过好多次也用过好次的短刀,就在方才他猝然给叶修一拳的时候叶修感觉到他把它从自己的腰间抽走,而扔出轻剑后他就杵在了原地,丝毫不顾就在两米外又有一个敌人手上举着一把军刺向着他和叶修都在的方向奔来。 

 

“喂,老叶,你猜怎么着?这次我可不接受什么‘不行’了。”

黄少天声音不大,还带着那种叶修再熟悉不过的雀跃语气,竟直直地透过了此刻这片战地里全部的喧嚣刺入叶修的耳中。

 

叶修完全无法自制地循声回头,黄少天还是站在自己仅仅几步以外的地方,他的脚下散落着打空了弹匣的枪械和破碎的弹片。

他居然又在笑,那张纸一样苍白的脸上眉眼明亮得像是渗漏出阳光,嘴角扬起,居然带着一丝恶作剧成功似的狡黠——这笑容竟然和他们初次见面时他坐在黑暗的房间深处看着叶修靠近时的笑容如出一辙。而他的左手正按在他右手的手腕上,在那里正插着那把他们俩都再熟悉不过的匕首,黑色的碎片和少量的鲜血一并散落在地,从远处看竟像极了一个过于蹩脚的祈祷动作。

 

叶修的身体自行做出反应再度向着黄少天狂奔,他的大脑被某种拉长的、不知所云的尖啸所充斥,除了那尖啸以外的一切也似乎都在随着那尖啸而尖啸。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判断,他的精力全都被强制调用来求得自身最强的爆发力,冰冷的夜间空气从他的耳旁划过,又很快化作了凛冽的风声和他脑内的尖啸混作一处。

但是黄少天却面朝着叶修大步地后退,准确的说是后仰,惊险地避开了那个敌方哨兵刺出的军刺,同时左手上一个发力将那把匕首拔出,带出更多黑色的碎片和飞散的血滴,他的血的气味以压倒性的气势盖过周围所有的呐喊声、火药味和还在向他们扑来的人影,直插进了叶修的全部感官的正中心。

 

少天。

少天。

少天。少天。

少天。

少天。少天。少天。

少天……

少天!!!!!!!!!!!!!

 

叶修徒劳地张开嘴,却没有声音从他的喉咙中发出,真的没有用,他的全部精力都被他用到了调用双腿的爆发力上,除此之外连一声多余的呼吸声都不被允许,他的名字卡在了他的喉咙口落下一根根的鱼刺,那每一句没能发声的“少天”都是一根鱼刺,刺得他的喉咙间也全是血腥味——来自黄少天手腕上的血腥味。

 

黄少天拔出匕首后就松开手让那把匕首自由下坠,他的左手紧接着扣住了右手的手腕,手指顺着匕首劈开的边缘找到了那让他无比痛恨的黑色手环的断裂处,猛地向外发力,强行将那个他无比痛恨的黑色手环掰断。

 

那个场景,在叶修的余生中,仿佛是一场漫无止境的梦魇,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脑海里、记忆深处和睡梦中重复上演,即使时间推移也丝毫不曾黯淡一分。那一刻飞扬起的尘土、脚下踩过的枯叶和那人脸上那撕扯着叶修的五脏六腑的笑意全都不曾减退一丝一毫,连带着那声“老叶”一起反复地回放。

 

“少天——!!!!”

 

叶修竭尽全力终于发出的呼喊被淹没在随之而来的一片诡异的死寂之中。

 

 

“哇!老叶我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这次我赢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叶老叶老叶?你醒了吗醒了吗?喂喂喂喂喂?”

“哎哟我去,不会又被我弄傻了吧?我记得上次那些个A级的垃圾都没你这么懵啊老叶你这S级的水平不会跟个BUFF似的带时间限制吧?”

“你再不睁眼我要唱歌了!啊不对我要上巴掌了!我真的扇你脸了哦?”

 

叶修再度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黄少天那张马上就要杵到他鼻子尖上了的脸。而那张脸此刻正前所未有地眉飞色舞着,叶修感觉到自己的上半身剧烈地晃了晃,那是黄少天丝毫没一点顾忌地扯着他的衣服摇晃着他。

 

叶修用力地眨了眨眼,他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属于S级哨兵的超强视力没有如往常一样立刻就发挥作用,而是隔了足足好几秒才慢慢地把周边环境的图像传入他的大脑。

 

是那顶他再熟悉不过的帐篷,不算宽敞,窗外有月光透进。帐篷顶的中心印着兴欣的红色军徽,而在那之下摆着他那张简陋的行军床,还有书桌。书桌上才坐过一个吵吵嚷嚷的S级向导,房间里还闻得见他身上散发出的微苦的花香。一本被他翻看过的书翻开着掉落在地上,封面恰好被书桌的阴影盖住,看得不太真切。

 

“回神啦回神啦!看这里看这里!”见叶修有了反应黄少天便松开了手,然后一连打了好几个响指让叶修把目光投到他身上,“哼哼,怎么样,我是不是成功进到你精神图景里了?看来还是我更厉害,哈哈哈!”

 

黄少天这一抬手不由得又把自己的形象与叶修方才看见的最后一幕重合起来,所以叶修以S级哨兵特有的超高速伸出手握住了黄少天的右腕,力道之大捏得黄少天龇牙咧嘴地大声发出抗议。

 

他的手刚一握紧就感觉到了那一圈冰冷而坚硬的凸起,Loop还在那里,透过黄少天手腕上的衣料还能隐约看见下面透出的一点红光,硌得本就触觉远超常人的叶修好不难受。但叶修反而加大力度狠狠地握紧了那一圈凸起,不久前那副碎片和血液一并飞散的画面还没有消散,而眼下就在咫尺之间的小向导吃痛之下眼底再次腾起戾气,左手翻到腰侧就要去抽出枪来抵在叶修脑门上让他放手,可是叶修比他更快,那把轻型手枪被叶修瞬间击出几米开外。

 

“为什么来找我?”

 

这句看起来太前言不搭后语的提问让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他露出被深深冒犯了一样的表情,吐字吐得如刀劈斧砍:“废话,因为我想。”

 

“我问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说,因,为,我,想。”

黄少天猛地抓住叶修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手指依次扣住叶修的五根手指,再以远远超出向导应有的体能水平的巨大力道把叶修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

 

“因为我是个S级向导,我的哨兵是个S级哨兵,我们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说老实话把整个联盟翻个底朝天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连我都搞不定的哨兵了,可是我发现那个哨兵的情况比我还好不到哪去,在这样的状态下还硬撑着不跟人结合,反而自己一个人跑去前线,所以我想过去揍他一顿,有什么问题吗?!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暂时地突破这家伙的精神防御,结果他就问我这种废话?!”

 确实是废话,黄少天也确实有立场生气,所以这番话他说得咬牙切齿怒目圆瞪,却看得叶修脸上表情止不住地柔和下去。原本联盟绝大部分人都把这个咬牙切齿怒目圆睁的S级向导视作对着谁都能露出獠牙的怪物,可是谁让这“怪物“对上了不亚于他自己的另一个怪物,他们俩相见本该是要一个去降服另一个来确认自己的优势地位,结果两个人”斗“到后来,最在意的反而成了对方是否会遭遇什么不利。

这一刻他放任着自己如饥似渴地去接收面前的一切。黄少天正生龙活虎地站在他一步之外怒斥他的“废话”,他丝毫不介意之前黄少天口中的“突破到了他的精神图景内部”以及其他无关紧要的所有,重要的是他手上正隔着衣料捏着的那个loop因为他情绪的波动而又一次升温,实感强烈到无以复加。那温度前所未有地带给了他巨大的慰藉,连同他自己手腕上的loop也滚烫起来,即便黄少天因此皱起了眉头,对于loop的厌恶之情愈发地溢于言表。

 

“啧,我真恨这玩意。“他重复道,叶修神情的变化和手上力度不自觉的流失一点也没能让他满脸的不悦减退一丝一毫,”顺便一提,你的精神图景无聊透了。“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地把我的书也改了?“

说着叶修把目光从黄少天身后收回来,在那里,原本从叶修的书桌脚下延伸出的阴影莫名地黯淡了大半,也就把那本掉落在地的书露了出来。那是本精装的厚皮书,书的封面上有血红色的蔷薇,还有振翅的鸟儿在仰头高唱,烫金的字体印着这本书的书名《王尔德童话》。

“只顾着对Loop控诉你的不满去了,忘了维持这种小细节了?分心分得挺是时候啊。“

 

黄少天嘴里发出一阵短促的笑声,不是那种嘲讽意味的冷笑,反倒是一股喜悦的神色爬上了他的眉眼,“眼神不错啊,真不愧是你。不过你还真没资格说我,因为这是你的精神图景,要分心也是你自己分心了。“

 

“那么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你分心是因为——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早在数秒前他那只空着的手已经半抬了起来想要去拥抱黄少天,而这时他慢慢地把这只手的动作改成去抚摸黄少天的脸颊。他把手慢慢地伸向黄少天的脸侧,手指慢慢地拢出介于触碰和轻捏之间的形状,可是紧接着他停住了,就把手悬在仅仅一公分以外的空中。

 

他慢慢地向下挪动着那只手,尽管它并没有真切地接触到黄少天的皮肤,于是到最后那个抚摸的动作变成了一记虚晃,虚晃到最后叶修放松对手上关节的支撑任由这只手自然下垂,看上去就像真的耗尽了所有力气。

 

直到这时黄少天才微微向着那只手拂过的方向歪了歪头,却又把它很好地做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疑问动作。但他也不再指望叶修开口回答自己刚才的提问,就那么让头微微地歪着,一时间他愈发地显得像个未经世事的孩童,从来没经历过那场太残酷的向导觉醒和之后的种种。

 

“不对。我得纠正一下。“

“是你和你的精神图景都无聊透了。“

他一字一句地再现着平日里他俩斗嘴时的语气,然后他和他们所在的帐篷干脆利落地消失不见,任由叶修落入在那之外的精神虚空。

 

 

叶修在一片浓郁的、无边无际的白雾里狂奔。

他的脚下时而是坚实的泥地时而是下陷的沙丘,无数的树影在白雾中参差地半露出,都是叶修熟悉到只需一瞥就能分辨的品种。

 

但除此之外他什么也看不见,仅仅是保证自己不会撞上树就耗掉了叶修大半的精力,哨兵的超级五感在精神图景里是不起作用的,所以此时的叶修和一个在弥漫着大雾的密林里迷路的路人没有差别。

他的耳边充斥着说话声,滔滔不绝、喋喋不休的说话声。那是同一个声音,黄少天的声音从这片迷雾里不间断地传出来,一如既往的高语速和不着重点。

 

“喂喂喂喂喂,死没?死没死没死没?没死来跟我聊天!“

“老叶老叶,你猜我在哪在哪在哪??!“

“傻了吧哈哈哈哈来找我呀!“

“快点快点时间有限,过了时间我就不在这咯?“

“哎不是我说你真的无聊透了,好不容易借着这次的机会进到你的精神图景结果你就给我看这个,敢不敢再坑一点?“

“你真的无聊透了我跟你说!我现在都恨不得狂揍你一顿!“

“姓叶的你就是个混蛋!?!!我不需要你过来帮我你还不知道吗??!!!”

 “你那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需要你过来帮我!!!!“

“我用不着!!!!“

 

 

最后的这一声黄少天像是扯着嗓子在对叶修喊,即使超级五感不起作用叶修都还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紧跟着那声音像是把这片充满白雾的虚空从里到外地劈开了。就在那片虚空完全崩溃以前,在叶修视野的最前方见了一间光线灰暗的小房间。

一个清瘦的身影就坐在那房间的尽头看着书,还翘着条腿,安安静静的样子仿佛比起他阅读着的文字以外,其他的种种才是虚幻。

 

见叶修在门口拼尽全力地想要冲进门去,黄少天单手撑着脑袋抬起头来,冲叶修笑得肆意而张扬,一瞬间叶修竟有种他们果真是久别重逢的错觉。可分明挂着这笑容的那张脸上惨白的脸色和病态的黑眼圈已经明显到不容忽略,提醒着这个人的身体已然每况愈下的事实。

 

他面对着叶修奔来的方向,很兴奋地站起身来想要迎上去,手上还继续捧着那本书。耳边的那声愤怒的质问还在回响,所以叶修难以听清他正对着自己说些什么。

 

满满当当地充斥在他耳中的还是那句“我不需要你过来帮我“,和眼前这个笑容一如昔日的少年慢慢地重合起来,一同把这片错乱的虚空彻底劈开。

 

 

叶修在兴欣的医疗帐篷里醒来,遍布周身的剧痛几乎将他从里到外劈成了两半。

 

“少天。”

 

 

12

“很抱歉叶队,当时我们第一时间派出了设备最先进的救援机在战场上空进行了搜寻,没有扫描到黄少天同志的踪迹。“

“从战场所遗留下的痕迹推测,他在失踪之前用一把匕首结果了你们附件所有还有意识的敌人。在之后的数小时里,凡是接近那片区域的人都会受到极强的干扰,或是看见浓厚到可见度接近于零的白雾,或是听到不知所云的嗡鸣,根本无法踏足那个区域。等到前来支援的部队终于能向战区中心推进的时候,已经没有关于他的去向的任何线索了。“

病床边满满当当的围了一圈人,而说话的是满脸歉意的罗辑,他手里还抱着一叠文件,看样子是刚得到他醒了的通知就急急忙忙前来这里进行情况说明的。站在他旁边的也大多都是叫得上名字的人物,肖时钦、安文逸、张新杰,其中张新杰拿着个深蓝色的文件夹,封壳上贴着盖着红章的标签。

 

“昨天凌晨黄少天的举动爆发出了方圆三公里的长夜,三公里内的所有哨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特别是在该范围内的敌军,有85%以上直接陷入了神游,丧失全部作战能力。”肖时钦接过罗辑的话头,“你是唯一出于长夜中心却没有受到影响的哨兵,但在loop的作用下你深度昏迷了3天,以缓解你的激素紊乱症状。“

 

“从理论上来说,loop的材质以向导的体能是绝对不可能徒手掰断的,可是谁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毫不顾忌自身是否会因此受伤,直接用匕首插进了loop的中心部分。”

“他这么做的确是直接解除了对他的限制,但原本这几个月他的情况就非常危险,全靠Loop压制他才没有完全失控。”

 

“既然早就知道他情况这么糟,他自己一个人跑出军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拦着他?”

叶修脸色铁青地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的输液针因为这一动作剧烈地一震,向外冒出掺杂着刚输进他体内的药水的血珠。

 

“拦了,可是他居然纯用格斗术把一个B级的哨兵给放倒了,还对着现场的监控摄像头说了一句话。”

“他说,‘想拦我,你们也不想想是谁教过我格斗术’。”

 

听到这话叶修整个人失力又靠回床上,他都能想象得到那小向导脸上神采飞扬的表情,苍白的脸上冷汗和汗水掺杂在一起,眼神却像是要去赴一场世界上最热闹也最刺激的派对,那派对上有他虽然搭档许久但仅仅没能够真正结合过的哨兵,还有一大群随时会将那个哨兵置于生命危险中的敌人,所以他想都没想就出发了,丝毫没去考虑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和一路上可能遇到的阻挠。

就好像很久以前他刚拿到loop就敢去前线找他的哨兵,没有实战经验就用战友的遗体掩藏着自己的气味耐心地潜伏在山岩后,没受过侦查训练就用他自己的方式一遍遍地扫描着黑暗中的敌人,他嘴上说着“你要是死了我就再找个更强的来搭档”,可是真发现敌人时还是会端起那把他拿都拿不稳的枪瞄准射击,哪怕开了枪就会把自己的所在同时暴露给叶修和其他的敌人。

 

他的确像个太聪明又太单纯的大孩子,从头到尾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存在感都是那么的强烈,正如他那不发声则已、一发声就说个不停的说话方式。

 

因为他想,所以他就去做了,还做得那么利落而不留余地。

 

“等看到监控画面的人再冲出去已经晚了,他开走的那辆车上有车载通讯设备,一路上所有人都能听见他一边开车一边大声地哼着歌,对我们的劝阻完全置之不理,最后还直接单方面掐断了通讯。”

 

 

“真正的黄少天档案。”

张新杰打开了他手上一直拿着的那个深蓝色的文件夹,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A4纸。

 

真正的黄少天个人档案也只有区区一页纸,唯一的区别是单面变成了双面。多出来的部分列出了黄少天14岁以后那段叶修早已知晓的经历,以及一张全联盟每一个哨兵向导都不会陌生的分析表——上面林林总总地列了黄少天的各项身体指标,以及向导能力的各项评估。

 

“‘稳定性’这后面的黑色标记,是什么意思?”

 

“就是极度不稳定。什么叫极度呢,他的‘攻击力’是红色,‘防御力’是橙色,‘灵活度’是红色,‘自控力’也是红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稳定性还是超过了判定为红色‘非常不稳定’的阈值,相当于一颗无法拆卸又拥有自由意志的核弹。”

 

“既然自控力是‘红色’那么高,那‘极度不稳定’的判断是怎么做出来的?”

 

“你也注意到了,其实他认真起来的话,对于自己释放的精神冲击的操控可以精确到一个范围内的每一个个体,而且从来都是收放自如的。但是生理上的不稳定是他的个人意志左右不了的。”

“S级向导纵观联盟历史也不过出过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可以参考的资料太少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寿命都不长。”

 

叶修猛地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张新杰那张努力维持着平日里一贯的沉静形象的脸。

 

“和S级哨兵拥有数倍于常人的敏锐五感一样,S级向导的意识活动的活跃度也是数倍于常人的。这就意味着他长期处于一种自身无法左右的意识过剩的状况中,他平时话多一方面是出于他的性格本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控制不住。”

 

怪不得黄少天不说话也没事做的时候像是一刻不停地在看书,偶尔还会极小声地念出来,看书时的他看起来安静到近乎阴郁,但实际上那时的他却恰恰是最不平静的。

 

“他是当今最强大的向导之一,联盟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他所佩戴的那个loop上汇集了联盟全部的向导限制技术,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要‘隐藏秘密王牌的实力’,而是要把他失控暴走的风险降到最低,在安全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让他发挥自己想要发挥的价值。”

 

 

“啊……还有。”

“黄少天的档案是他自己申请封起来的。他早就看过他自己的档案,个人经历那一项里有几段的文本还是他自己编辑的。关于他自身的身体情况他自己也早就看过了。”

“他早就知道自己寿命不长。”

 

他早就知道自己寿命不长,所以才会抓紧自己被允许作为一个向导活动的每分每秒肆意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力,以一种炽烈的姿态向着周围的所有人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他早就知道自己寿命不长,所以才会那么痛恨所有试图限制他、将他视为弱者的事物,包括那群以菜市场里挑大白菜的眼光看他的未结合哨兵、那个虽维持着他状态的稳定却又大大地削弱了他的手环,甚至还有……在最后的那个战场上,那个全力冲到自己身边为他斩杀掉冲到他眼前的敌人的叶修。

 

他早就知道自己寿命不长,所以他才会在开始感觉到明显的生理不适的第一个夜晚直接闯进自己哨兵的房间,他“突兀地”向叶修提出结合绝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而更像是在通过那个行动问叶修“你愿意陪我到最后一刻吗”?

 

可是叶修拒绝了,因为就在那句话之前,那个一向锋芒毕露的S级向导突然变得缩手缩脚,只因为他把叶修主动握住他手腕的动作判断为了拥抱他的信号。那一刹那黄少天那双在黑暗中向来如虎豹一般的眼睛变得清澈如冰雪,于是只需要那么一刹那叶修心里的某个角落轰然坍塌。

那比起心动更是一场全世界最声势浩大的同病相怜,叶修在窗边投进的惨白月光里和黄少天拥抱亲吻,却也就是在那一刹那两个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迈出了步伐,一个终于能够安心向着旅途的终点继续前行,一个却从此决意想让前者停留。

 

安文逸还在继续向叶修说明着他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但叶修只听了开头的“身体机能恢复中”就没再听下去,他的脑海里全是满满当当的声音,已经难以再挤下多余的一句话、一个字。那是那个话多起来让旁人恨不得将其打晕的向导的声音,他们相识至今总共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对叶修说过的话就已经像是要溢出来。

 

“叶修,叶修。”

“老叶老叶老叶!死没死没!没死起来陪我聊天!”

“我恨这个手环。”

“教我近身格斗术吧!“

“上就上,谁怕谁啊?”

    ………………

 

“这位哨兵,我很中意你哦!”

在精神图景中黄少天强行篡改了最初他对叶修说过的那句话,用的还是黄少天出生和生活过十几年的G区当地的方言。在那片的终点黄少天还是那样捧着本书,这一次叶修竟违背客观规律地看清了书页上黄少天正读着的那段文字。

 

童话里的夜莺大声地告诉迷茫痛苦的学生:“你要快乐啊,你要快乐啊。你就快想要得到你想要的红玫瑰了。我要借着月光用音乐把它造出来,再用我心中的血去涂染它。我只要求你做一件事来报答我,那就是做一个忠实的爱人……”

 

你要快乐啊,你要快乐啊。你马上就可以脱离这地狱一样的战场了,会唱歌的夜莺马上就要飞走了。我这不是在要求你做什么事来报答我,只要你向往常一样坚定地向前走,一直走到这长夜的尽头。 

 

我不需要你问我为什么这样做,你只要像往常一样坚定地向前走,一直走到这长夜的尽头——无论如何……

 

这位哨兵,我真的很中意你哦。

 

13

“一直到现在,我有时候都依然还是会觉得,其实我还和少天一起在精神图景里,周围的一切都是他创造出来的画面。”

“因为我始终还是能听见他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我得赶快去把他找回来。”

 

——只是我还没有找到。

 

THE END

评论(78)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