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Tarot】上(全职/叶黄/万圣节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死傲娇!!【顶锅盖逃

盛夏星尘:

化妆舞会paro,特工叶黄。

送给 @米了个Q  ,哼

 



♣the hermit♣

 

漫长的街道延伸进无边无底的夜色,一盏被踩扁的南瓜灯歪在路边,竖立在十字路口的广告牌不知何时挂上一袭黑色披风,在阴冷的空气里猎猎飘动,一群戴着巫师帽的小孩子尖叫着跑过,踩碎了南瓜的暗橘色残骸。

甜腻的糖果香、火鸡烤糊的诱人味道、红酒与香槟的醉人气息、彩色颜料加进的香料,统统混杂在一起发酵,如同一锅熬沸的万圣节热汤,咕咕嘟嘟地冒着气泡,雪白色蒸汽带出浓浓的节日气氛。

在被阴影遮蔽的另一半角落,有一个人站在一幢漆黑的别墅前。

男人颀长清瘦的身材包裹在一身黑色燕尾服里,脸庞的上半部分被面具遮去,只剩下一双晶亮如宝石的海蓝色眼眸,半截黑亮的短羽挂在右眼角。

他的脸色苍白得泛光,一道鲜艳的血迹挂在他不断开合的唇角边。

“十一点五十……五十一……五十二……”黄少天时不时低下头去看手表,不厌其烦地念叨着时间。

“时间到。”

黄少天呼出一团白雾,抬手优雅地整了整领结,另一手曲起手指,不紧不慢地扣响了大门。

间隔三长五短,大门应声而开。

与此同时,右耳的隐形耳麦里传来一句提醒:“少天,注意安全。”

黄少天的嘴唇几乎未动,回答声却已经传递给了电脑前的喻文州:“队长放心。”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屏幕显示的影像,黄少天已经走进了空无一人的黑暗走廊,惨白的月光在大理石上流转,看上去冷清而诡异,颇有鬼片的气氛。

也许是受这气氛的感染,思忖片刻,喻文州还是决定告诉黄少天这个消息:“听说今天叶修很有可能也在场。”

黄少天心绪一乱,原本从容的脚步以旁人难以察觉的变化微顿:“什么???”

“只是听说。”喻文州轻声说:“毕竟……”

毕竟叶修已经消失了整整大半年,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黄少天很快恢复了镇定:“……我知道了。”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花纹繁复的门,黄少天却在中途就停下脚步,反手压下了墙壁上陈旧的铜制烛台。

只听“嘎吱”一声,墙壁缓缓地向旁移动开来,一条向下的阶梯暗道随之出现。

橘黄色光亮隐隐在通道的尽头闪烁,即使隔着老远,以黄少天敏锐的听觉,也能听到人群轰动的喧闹声。

他跳脚走了进去,确定暗门在身后关闭,这才迈动向前的步伐。

黄少天一路走得飞快,曲折拐弯的地下路线在他眼里视若无物,短短片刻,他已经站在了金碧辉煌的舞厅里。

与之前的昏暗冷清不同,五彩缤纷的光影在这里绽放开来,南瓜灯挂在巨大的穹顶之下,香槟滴落,裙摆轻翻,琴弦拨动,酒杯交错时清脆的碰撞声,面具上的羽毛剧烈地颤动,折扇之间若隐若现的红色蔻丹,声色犬马纠缠在一起,折射出炫目的光点。

面具之下,看不清内心的暗潮涌动,再平常不过的盛宴,在此刻却是最好的掩护。

不起眼的墙角,黄少天将一盆巨大的绿色植物放归原位,弯腰拍去身上的灰,手指顺势在盆栽里一掠,等他站起身来时,腰间已经多了把手枪。

顺手从路过侍者端的银盘里牵了一杯红酒,黄少天自若地抿了一口,抬脚走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着痕迹地跟随人群移动,黄少天在会场走过一圈,顺利找到了今天的任务目标,动手的时机未到,他不必着急。

完全没有发现叶修的踪迹,黄少天对此毫不意外。

因为叶修有可能隐藏在这里面任何一个面具下,就算不戴面具,叶修的易容术也早已出神入化,黄少天忍不住恶劣地想,以这货的没下限,就算扮成女装来参加舞会都有可能。

所以在一眼看到门口走进来的熟悉面孔时,黄少天险些将手里的红酒洒到白衬衫上。

没有任何面具做掩护,男人头戴礼帽,手拿权杖,仅仅在眼角化了一个深蓝色泪滴作为装饰,就这么淡然自若地走进了偌大的舞厅。

黄少天震惊之下,居然忘了第一时间过去打招呼:“妈的,这货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杀他?”

从叶修现身的那一刻,黄少天的视线便紧紧追随着对方的身影,一直等到对方走进不起眼的死角停步开始讲话,他才朝着那里慢慢移动过去。

以前黄少天看惯了叶修懒懒散散出任务的样子,今天叶修换了身剪裁合适的燕尾服,背脊挺得笔直,行为举止还挺讲究,整个人居然透出优雅的绅士气质,要不是没戴面具,黄少天还真不敢轻易相认。

从桌上顺手抄起一个餐盘,黄少天拿了两杯酒走到叶修身边,却发现他正和身边的两个男人谈论着生意来往的事,对话里还夹杂着几句英文或法语。

说实话黄少天有些惊讶,半年不见,叶修现在行话说得挺溜啊。

“咳。”黄少天出声以示存在,彬彬有礼道:“几位先生谈了这么久,要来一杯白兰地么?”

他自然知道叶修是不耐酒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果然眉宇微皱,接着客气地摇摇头:“谢谢,我不需要,给另外两位先生吧。”

礼帽却疏离的语气,男人的目光在黄少天脸上逡巡几秒便离开,几乎没有任何停留。

对方眼神透露出的陌生意味全然不像是伪装,黄少天觉得哪里不太对,他不相信叶修会认不出自己,更不相信自己认错了人。

难道……叶修这段时间出了什么意外?失忆了?洗脑了?还是被人控制了?

黄少天心下焦虑,趁另外两人品酒之时,以旁人听不到的音量叫了声“老叶”,男人一惊,转头茫然地望着黄少天,微微欠身:“你好,我是叶秋。”

叶秋是叶修出任务的化名,Glory组织人尽皆知,黄少天努力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叶秋,你跑这干吗?不要命了?”

对方脸上现出为难的表情,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这又让黄少天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表情出现在叶修脸上实在让他很不适应。

那边两人想要继续谈刚才的生意,黄少天没做什么可疑的举动,其中一个外国佬却已经越过叶修,怀疑地打量着黄少天,眼神像是在看什么恐怖分子。

“看你妹!”黄少天低声骂了一句,他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太显眼,转身欲走,却听身后人道:“能麻烦你送一杯柠檬水到37号包厢吗?我待会儿就过去,谢谢。”

黄少天一怔,没有回头,抬手打了个响指,无声地笑了。

 

所谓包厢,不过是置放在舞厅边缘的一长排沙发,相互之间仅仅被一道天鹅绒帘子间隔开来,勉强保护一下个人隐私。

黄少天端着一杯柠檬水走到37号时,有几个帘子紧紧拉着,更多的座位则大肆敞开,不少名媛贵妇坐在里面谈笑风生,等待舞池里的男人过来邀请。

黄少天将柠檬水放在小茶几上,不经意地朝远处看了一眼,却发现叶修依旧站在原地,脸色严肃地讨论着生意,忍不住咕哝了一句:“搞啥呢这是?”

下一秒,原本挂起的暗红色绒帘忽然垂落,跟着迅速闪进来一个模糊的身影,将黄少天按倒在沙发上。

来人反扣住黄少天的手腕,膝盖顶在黄少天的大腿间,另一手不知在哪儿一按,只听咔哒两声响,机关启动,两人身下的沙发瞬间顺时针转动了180度。

  

 

 

♦the sun♦

 

短短几秒,两人已身在墙壁的另一端,与喧闹的舞池隔离开来,嘴唇也跟着交缠到了一起。

唇瓣被强行分离开来,叶修淡定地看向身下急促喘息的人:“少天,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接吻时被枪口顶着很煞风景?”

黄少天狠狠瞪着他,手里的枪准确地抵在叶修心脏处:“你闭嘴!先动手的是你吧?就知道玩偷袭!”

“你这扮相……是吸血鬼?”叶修像是没听到,手指自然地伸向黄少天的脸颊:“老梗了我说。”

黄少天往后一仰,没能避过,修长的手指撇过嘴角边的颜料,在温热的皮肤上划出一道暧昧的红痕。

“还戴了隐形眼镜?”叶修探究地注视着黄少天湛蓝的眼睛,眼神里闪过兴味的光芒。

“次奥,姓叶的你别乱动!”叶修不加掩饰的眼神搞得黄少天心头警铃大作,他手腕用劲,枪口往里一顶,目光警告地看着叶修:“再动我开枪了!”

两人保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黄少天把动作放得极慢,小心地坐起身来,用眼睛余光打量着四周,只见两人身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红木地板,真皮沙发,除此之外空无一物,应该是个临时据点。

和叶修近距离对峙着,手中有枪也不放心,黄少天神经高度警惕,下巴微抬,示意叶修慢慢举起双手。

叶修手上照做,脸上也没闲着,挑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黄少天:“你下得了手吗?”

“你觉得呢?”黄少天冷哼一声:“你可以试试,我又不用打死你,朝你大腿胳膊开枪还是很轻松的。”

他这才发现这个叶修穿着和外面那人全然不同的装束,正在思索事情来龙去脉,就听叶修喊道:“文州你听到了没?你也不管管?”

黄少天嘴角一抽,正想用枪托在叶修后脑勺来一下把这人打晕算了,耳麦那头却笑眯眯地应道:“听到了,二位随意。”

“队长说我随意。”黄少天勾起唇角,露出孩子气的得意笑容:“对不住了老叶。”

叶修神情微动,望着黄少天,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此刻处于上风的黄少天很快犯起了老毛病,竹筒倒豆子似的问个没完:“对了现在什么情况?这是哪儿?门外那人是谁?是不是你给他化的妆,化得也太像了吧我靠,竟然差点把我都骗了过去!你——”

黄少天说话时,手中的枪始终端得极稳,分毫未动,直到被叶修主动打断。

“我想……”

叶修微微一笑,说了句什么,被外面舞厅传来的吵闹声盖住,黄少天没听清,问他:“你说什么?”

被枪顶着,叶修居然还有闲心换了个坐姿,黄少天瞬间凝神,叶修却只是懒洋洋地瞥着他:“听不见你不会过来点啊?”

即使嘴角还挂着逼真的血迹,黄少天人畜无害的笑容看上去依然像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黄少天笑着对叶修做了个鬼脸,嘴里却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眼:“做梦!”

“那我过来点?”叶修的语气像在菜市场商量讨价还价。

黄少天笑得更开心了,轻松地说着:“可以啊,你过来试试,看我会不会开枪。”

叶修模仿着黄少天的语气:“行啊,那我就试试看。”话音未落,人却在中途就已出手,叶修像是笃定黄少天不会开枪,手腕一翻就去卸黄少天的武器,黄少天反应极快,枪口一推跟着迅速下移,瞄准叶修的大腿扣动扳机,只听咯哒一声响,却没有子弹射出。

“啧啧,你还真舍得开枪啊?”幽蓝的刀刃架在黄少天喉管处,叶修悠闲地调戏起身下的人:“是不是太狠了点?”

张嘴还没说话,嘴唇上又被叶修啄了一口,黄少天气得破口大骂:“叶修你个臭流氓!”

动作流畅地脱去黄少天脚上黑亮的长靴,叶修俯身到黄少天的右耳边,咬住柔软的耳垂轻轻舔舐了两口,引来身下人一阵颤栗,舌尖也跟着伸进了耳廓。

指甲盖大小的透明耳机被扔落在地,叶修这才凑过去在黄少天耳边低声道:“你知不知道每次一看到你笑的样子我就很想亲你?”

“滚滚滚!”黄少天气势不足地反喷了一句,随后叶修右手一握一松,像是变了个魔术,几颗冰冷的子弹突然从指缝里凭空掉出,不偏不齐地,落在身下人胸口。

黄少天勃然大怒:“叶修你个王八蛋!你早就等着我开枪了是吧!”

枪里的子弹不知道什么时候早被叶修卸了,难怪这货一直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动,子弹和领带夹一起掉落在地板上,叶修顺势解开黄少天的皮带,啧啧感叹道:“你出个门带的东西可真够多的,搜身也这么麻烦。”

被叶修硬邦邦地顶着,黄少天脸色铁青,从牙缝里勉强挤出几个字:“你他妈往哪儿摸呢?搜身用得着搜那儿?”

“不好意思,顺手顺手。”叶修笑了笑,忽然放缓动作,轻柔地卸下黄少天脸上的羽毛面具:“亲你的时候这玩意硌得慌。”

两人面对面看着对方,黄少天没说话,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枪,耳机,靴底隐藏的匕首,皮带扣里的暗针,附在领带夹上的摄像头,统统都被叶修缴获,扔了一地。

叶修在黄少天腰上摸了两把:“这么久不见,你好像瘦了点?”

“我看你倒是胖了不少。”黄少天讥讽道:“走得那么潇洒,免不了心宽体胖。”

叶修沉默,继续用那种探究的目光在黄少天身上来回扫描,最后开口道:“少天,和你商量个事儿呗。”

“干吗?”

“把你这隐形眼镜摘了怎么样?”叶修的指腹温柔地划过他的眼角,让黄少天心间泛起一阵异样:“哥比较喜欢你眼睛本来的样子。”

黄少天本想拒绝,但是脖颈边的刀刃一凉,还是让他放弃了挣扎:“妈的,就你事多!”

黄少天骂骂咧咧地摘掉隐形眼镜扔下,接着被叶修一脚踩碎,另一头,喻文州看着全部黑掉的显示屏,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自然知道黄少天没用全力抵抗,落在叶修手里也完全不用担心他的安危,但还是对组织里向来行为最任性的两人有些无语。

——严格来说的话,叶修应该是前组织成员,九个月前无故失踪,目前身份未知。

 

黄少天本身眸色偏棕,瞳孔在漆黑中带着一圈浅栗色,此刻脱掉所有伪装,衣衫不整,一双漂亮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叶修,反倒让叶修有些呼吸急促。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对峙了好一会儿,谁都没有动作。

“你看什么?”叶修主动收起刀,放弃了对黄少天的所有压制,笑着问他:“想我了?”

黄少天露出被说中心事的尴尬神色,他默默移开目光,说话的语气却很是挑衅:“我看你是不是真打算就在这儿做。”

“你猜?”叶修捞住黄少天裸露在外的腰,修长的指尖在皮肤上不安分地按压着:“想试试吗?”

黄少天哼了一声,一把按住叶修的手,两人视线交错,黄少天突然凑过去,主动吻住了叶修。

 

由于职业习惯,接吻时两人也没有放松警惕,叶修等待着黄少天出手,黄少天提防着叶修动作,但是最后却什么也没有。

两人分开时,黄少天原本搭在叶修后颈的两手,忽地移到男人脸颊边,往两边狠狠拉扯了一把:“你真是叶修?”

“不然呢?”叶修被扯得腮帮子都酸了,哭笑不得:“敢情吻都接了你还没确定是本人是吧?”

“外面那人是谁?”黄少天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如果只是别人化了妆,不可能一眼骗过我。”

“他没告诉你吗?他就是叶秋啊。”

“靠!”黄少天惊了,下意识地就想踹飞眼前的人:“他真是叶秋??你到底是谁?!”

看着黄少天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叶修失笑道:“你说是谁?”

不对,这该死的脸,这欠揍的表情,这讨打的语气,要是有人能伪装成功,那绝对是奥斯卡影帝的节奏。

更别提这熟悉的体温和皮肤触感,能够全然压制自己的身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卸子弹手速,还有嘴里苦涩的烟味……

“咳咳。”黄少天被自己的想法呛了一下,惊疑不定地转回现实:“莫非是画皮?!”

“画你大爷。”叶修狠敲了一下黄少天的脑壳:“大哥,你看清楚今天这是万圣节不是中元节好吗?”

黄少天当然只是开玩笑,之前绕了个弯,现在早就明白过来:“原来真有叶秋这人?是你哥吗?我就说怎么长得那么像!”

“瞎说,他怎么看都是我弟好么。”

黄少天没空和他打嘴炮,满脑子都是疑问:“所以你怎么进来的?门口有面部扫描啊我记得。”

叶修伸手在怀里掏了半天,甩出来一个花里胡哨的京剧面具,黄少天定睛一看,上面画着曹操的白脸。

“………………”

黄少天终于把那个没能翻成的白眼贡献给了真正的叶修:“我擦……就算这是化装舞会也不是什么面具都能戴的好吗?!”

“扬我中华文化,有问题?”

黄少天悲愤得想吐血:“扬你妹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追着赶着要杀你?生怕别人看不到你是吗?”

“傻啊你,这面具我动过手脚,他们扫不出来。”叶修笑了笑:“而且我弟那张脸在摄像头里一出现,他们肯定都忙着调查去了。”

黄少天撇撇嘴,瞟他:“你就不怕你弟出事?”

“让他出事比让我出事难多了好么?他们一查就能查到我弟背景,而且已经和我十年没有联系,找不到他头上。”

黄少天好奇道:“你弟干嘛的?”叶修对此笑而不语。

“切,整天就知道装神秘……”不再往下问,黄少天又看了一眼叶修手里的面具,没能忍住吐槽的欲望:“就算这样,戴着这面具也够显眼的吧?”

“呵呵。”叶修表示黄少天图样图森破:“这也算醒目?你是没看到,有人直接套了个南瓜头,还有人什么都没穿只裹了一张白床单,哦对,还有人就是个烟囱,走起路都是靠蹦的……”

“哈哈哈哈哈!”想象一下那画面,黄少天顿时忍俊不禁,被逗得哈哈大笑,叶修看着黄少天笑到肚子痛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见面这么久,不咸不淡的气氛终于被这一声笑破冰。

黄少天手指轻轻一扯叶修的衣领,笑着看他:“所以你是来干嘛的?破坏任务?也不怕我替组织收了你?”

叶修惊讶道:“要收我的话组织会派你来?”

温情的气氛只持续了几秒就变得剑拔弩张,黄少天翻身踹开叶修就要去捡子弹上膛:“姓叶的我今天和你同归于尽!”

叶修赶紧把人往回拉:“少天,冲动是魔鬼啊。”

 

 

————————TBC——————————

 

 

起因是某只米来找我联万圣节的文,并且在答应我的谍战还没写出来的情况下无耻地要求点文,被我愤怒地拒绝了(……

她说要写小少天和叶修巫师来着,这两个梗恰好我写过,当初认识大米是因为她那篇杀手叶黄,所以在保密的情况下写了类似的题材。

所以这就是大米你去年、今年、明年的生日贺文了,惊喜吗?!开心吗?!

本来想一发完结,然而脑洞开启就收不住,还差点写成了一篇红烧肉(……),所以就暂定上篇吧……应该下篇就完结了吧……吧。

 少天吸血鬼的梗对应去年万圣节写的毒药~

 

 

 

 

 

 

 

 

 

 

 


评论(3)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