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无光之旅 03

CP:叶黄only

TIPS:Psycho-pass paro/心理专业叶x刑侦专业黄


01 02→根据本子里的版本对上一更的一部分剧情进行了一点位置调整orz


PS.对于Dominator几档的犯罪系数划分值动画里没有给出精确的数据,查了查资料似乎也并没有,所以就擅自私设了一下,如果有妹子知道官方这方面的设定欢迎捉虫QUQ

——————————————————————————————


Side B 旅行

“哎老叶,不得不承认啊,我那时候还是打心眼里崇拜你的。”

“哥这么优秀,崇拜我是很正常的。小伙子用不着不好意思啊。”

黄少天手上正伸向一块牛肉的叉子一滑,就差没把饭盒也戳个窟窿出来:“不好意思你大爷,难道你听不出来我的重点在于‘那时候’吗?!黑历史啊黑历史!”

“我知道啊,‘那时候’崇拜我的小学弟可多了,有那么一个追随哥的脚步又是自学心理又是加入了公安局不算奇怪。”叶修故作思忖地停顿了一会,“只是这段黑历史时间够长的啊。”

“……滚滚滚没空跟你个不要脸的耗,我这边好像有动静了。”无线电的对面传来慌乱地把饭盒放在地上的声响,然后就是一连串的脚步声。
片刻后黄少天压低了的声音隐隐约约地又传出来:“就是他!这人归我们局了老叶你可以洗洗睡了哈哈哈!”

与此同时通讯器里就传来执行官的口头报告,叶修拿起对讲机对手下队员简单交代了几句,然后把目光投向桌边那桶还没打开包装的方便面。


虽然分属两个不同的单位,但有在大学里的交情,黄少天和叶修之间也就直接略过了所谓“前辈监视官”“后辈新人”的过程,在H市、G市两大公安分局的数次合作案件中竞争合作两不误。只是时间一长了任谁都能看出来这两人的交情又不止于大学时的“学长”“学弟”,比如黄少天曾经数次专门赶赴H市,和叶修一同查案;再比如叶修曾经数次只身深入案发现场,和黄少天合力将犯人逼到死角。

 

 

——目标杨枢,19岁,H大在读化学系学生,在近日的常规心理检查中被检测出色相浑浊,却拒绝接受相关治疗措施,并用自制的小型爆炸物炸毁了在场对其进行控制的几台多隆后脱逃。犯人行踪诡秘,即使案发第一时间H市就对其进行了通缉,但H市市内的各处监控摄像头和街头扫描仪都未再捕捉到杨枢出现的迹象,曾一度让H市警方束手无策。后经H市公安局监视官叶修调查,在H市郊区一废弃工厂库房内追踪到其踪迹,并与正好在H市休假的G市公安局监视官黄少天一同将其抓捕归案。

 

“呼,好险啊,就差一点点。”

冰冷的绿光在库房内爆发开来又逐渐聚拢熄灭,黄少天将Dominator插回腰间的枪袋后就直接靠在了身后的一只集装箱上,而就在十几秒前黄少天将一个光线不佳的环境中酷似爆炸装置的仪表盘外壳扔到杨枢的面前分散了其注意力,换得了叶修一记有效的击打击飞了杨枢手里的起爆装置,让黄少天得以无顾虑地执行Dominator的一次标准射击。

 

“观察力还是不够啊少天同学,你那个仪表盘是这个工厂以前的产品之一,就你靠的那个集装箱里就有一大堆。”叶修在黄少天旁边点起一支烟,那姿态几乎和几年前的那个不正经的‘叶学长”完全重合起来,“前辈之前怎么教你的?”

“哎呀你少废话,我的意思是他的犯罪系数好险,刚刚瞄准的时候刚刚121,你能相信吗?刚刚121!要是运气不好是个119,我看你怎么办……”

叶修吐出一口烟:“这不是有你吗。”

“你还好意思说,不带执行官就算了毕竟我有时候也不太和他们合得来,但是有Dominator都不用是几个意思,前前后后加起来这得是我第四次帮你解围了吧?”

“我四次,你第三次。”

“卧槽你哪来的四次?不就是去年十二月那次、‘涂鸦墙’事件,还有刚才,三次好吗!”

“我指的是如果刚刚Dominator判定犯人的犯罪系数刚刚119的话,你就得客串MT吸收一下犯人的物理伤害了……”

“我靠老叶你的人性呢?既然你这么说那要是真119了我一定把你推上去吸收伤害,别的不说,就你这张脸都能妥妥的转移仇恨了……”

“哎。”叶修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找不到重点。”

“啊?什么重……”

 

黄少天的话才开了个头就不得不止住了,因为他感觉到就在方才叶修凑上来覆上了他的唇。那热度一触即离,不过是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可要命的是同时叶修的手还勾在他的腰上,叶修吻完他后就停在了那,他的呼吸和面颊上淡淡的汗味统统往黄少天的鼻子里钻,如烧灼性气体一样一路沿着黄少天的气管烧下去,烧到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全都是。

叶修的另一只手上还夹着那支抽到一半的烟,他的额发随着之前亲吻的动作微微向着额前滑落了少许,又被汗水所凝住。哪怕在此刻叶修也还是那样懒洋洋地,只是环住黄少天腰的力度比起之前有显著的加大,让黄少天不得不又向前靠了一小步。于是两个人连身上也基本贴在一起,叶修略微偏了偏头用鼻尖轻轻蹭过黄少天的脸,然后低头吻上黄少天的颈侧,惹得黄少天全身止不住地微微颤抖。吻完之后叶修索性就把头埋在了黄少天颈侧,持续十几个小时的跟踪抓捕作业对体力的消耗是相当可观的,更何况还遇上了犯人暴力抗捕。疲劳随着叶修的这一靠如梦初醒般在他的周身浮现出来,黄少天原本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身后的集装箱壁上,又被叶修手上的力道往回带了大半分,再连带着叶修那一份的重量一同靠回箱壁。

 

前后加起来连黄少天自己都数不清楚是多少次和叶修这样单独一起调查乃至实施抓捕,只是像今天这般凶险的境地还实乃少数,所以他能肯定就连叶修也累得不轻,他的头还埋在黄少天的颈侧,手上的力度却一丝一毫也没有减轻,让黄少天全身都靠在他的身上。

 

结合起这一点黄少天方才那些“斗嘴”的念头统统烟消云散,所以他也回抱着叶修,任由着紧绷太久的身体一点一点放松下来。

 

也不知是因何而起的情愫,叶修说不清,黄少天也说不清,像是从那个图书馆,又想是从那间放学后的教室,又或者像是就在一转眼前,叶修相对理所当然地吐出一句“这不是有你吗”,黄少天又更加直白的几句担忧砸回去,不需要任何婉转或铺垫。叶修在感觉到他的回应后又再次吻上他的嘴唇,将他尚在酝酿期的下一句话堵回嘴里。他们的耳边响起姗姗来迟的H市公安车上刺耳的警笛声。

 

 

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

这不对,统统都不对。

 

黄少天徒劳地反复扣着Dominator的扳机,于是那不带感情色彩的系统提示音也就一遍遍地在他脑海里炸裂开来。

 

 “犯罪系数,under 50,扳机锁定。”

 “犯罪系数,under 50,扳机锁定。”

 “犯罪系数,under 50,扳机锁定。”

 

对面的人似乎是对他的此刻的窘态一览无余,所以他直接停在了黄少天几步开外。窗外透进的那黯淡得出奇的光线只能勉强照出他的脸部轮廓,那是张消瘦的脸,但那张脸上却带着足足的玩世不恭意味的笑容。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面对犯人,要迅速用Dominator进行瞄准,并严格按照西比拉的指示进行制裁,这是监视官培训的第一课呀。”钟恺的声音听上去竟有种欢快的雀跃感,但很快他的声调陡然一降,那雀跃感瞬间转化为猛兽猎食前那种略带嘶哑的咆哮,“不会的话,让前辈教教你该怎么做吧!”

 

黄少天被强烈的不详感所牵动,在钟恺话音未落时就用尽全力地后退做出闪避动作。然而钟恺比他更快,黄少天感觉到某种坚硬的、冰冷的物体击中了他的额角,让他整个人失去平衡,他下意识地想要按照之前所受的训练采取防御姿态,动作却又早一步被钟恺看穿,很快他的右臂也被击中,Dominator脱手飞出,而他的背部撞上了身后的墙面。

 

接踵而至的是比背上那烧灼一般的疼痛更加强烈的东西,它烧灼着他,让黄少天在极快的时间内做出反应,他翻转手腕,死死地抓住了那再次向他挥来的事物。

 

“别乱拉辈分,跟你不熟。就你,别在我面前自称前辈。”

 

可是与此同时从黄少天手上传来的触感让他即将挥出的还击动作僵在了半空,他闻到一阵呛人的油味从他握住的地方直冲进他的鼻腔,紧跟着一声丝毫没有去掩饰的冷哼声传入他的耳中,加快了他心中那个不愉快的结论的得出。

 

那是一把真枪的枪口。

 

“砰!”

 

同时同刻,叶修在现场的十几公里外,在那辆疾驰的警车上将油门一踩到底。

 


“少天,少天。”

听到了听到了,别喊了。再不切回常规频道队长又得批我了。

 

“黄少!”

喊什么喊,烦死了,我这不是找到犯人了吗,正拿着Dominator瞄准呢,给他一枪他就再也胡说八道不了了。

 

“黄少,醒醒!”

等等,为什么……

 

头部的钝痛。

干涸的血液。

强烈的晕眩感。

 

这不对,和之前完全衔接不上。原本正要去开展抓捕行动,西比拉要求活捉,指挥官还说Dominator会下一个精确的判断,所以只要扣下那扳机就行……

 

黄少天在头疼欲裂中睁开双眼,看见徐景熙担忧的脸,和他身后那一圈足有一人高的显示屏。

 

 

黄少天实在没想到,时隔两年之后,他会又在图书馆找到叶修。

 

“黄少天同学,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傻笑吗?”

说这话的时候叶修连头也没抬,一边又翻过了一页书。

 

“我这是在嘲笑你,居然看这么老土的书,太不是你的风格了吧?”黄少天刺啦一声就拽了把椅子在叶修对面坐下,引得周围的读者纷纷皱眉,“《色相与潜在犯的认定标准》?这哪一年的书了……我看看,这都西比拉全国普及之前的书了,你看这干嘛?”

 

“做毕业论文。”叶修从书后面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那天他不知为何戴了副有边框的眼镜,配上上课时穿的那身正装,白色的衬衫袖口卷得整整齐齐,还真有几分学者的味道。只是这太过熟悉的回答依旧让黄少天撇起了嘴:“你都毕业两年了,敢不敢换个借口?”

 

“我都毕业两年了,你还没把心理学这个区域想看的书看完?”

 

“早看完了好吗,就这么小个区域都不够我开几次夜车的,早知道除了这一片以外没有别的藏书我就慢慢看了上次还差点被记晚归寝——”黄少天说着说着自知失言连忙刹车,“咳,话说你这是真又要开始泡图书馆了的节奏?怎么之前从来没看到你?”

 

“不,今天是毕业后第一次来。”

 

“那你之前怎么知道我——”

 

叶修指指黄少天脸上的两个黑眼圈:“哥可是刑事科准监视官。”

又指指黄少天挂在椅背上的书包:“想来公安局是吧?光看重大罪案档案是不够的。”

 

“这我当然知道!”黄少天顿时来了精神,“我上学期可是每门课都是A!啊除了武器鉴别,不是我说现在警方人手一把Dominator别的就真没什么戏唱了,但是我犯罪心理学是A+!都怪你我原版书看惯了让我看中文版我都不习惯了,就是速度也就慢了,不然你以为这黑眼圈怎么来的……”

 

眼看着黄少天就要开始一科一科的碎碎念一遍,叶修嘴角上扬的弧度却越来越大。这几年黄少天的个子又蹿了几公分,再加上现在这般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也就完全没有什么高度差,所以黄少天说着话时眼底里的光亮也就尽数落进叶修的眼里,仔细看去,竟比窗外投进的阳光还要明亮。

 

“那么就以后见了,少天。”最后叶修拍了拍那个比自己要年轻两届的刑侦系学生的肩膀,“你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我。”

 

叶修的助教期结束后黄少天也去图书馆试着借了那本《色相与潜在犯的认定标准》,却再也没找到和查到过那本书,最后得到的答复是那本书和其他一批旧书一起,被校方出于“被借阅次数过少,占据图书馆空间”的考虑从图书馆内转移走。

 

 

G市公安局技术部,1号再认仪前。当前的使用者原本一直维持在平均值进行微弱浮动的犯罪系数值,突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陡增。

 

黄少天猛地从“再认仪”的躺卧台上坐起,将头上戴着的插满电极、电线的头盔一把褪下。随着身后最大的屏幕上的画面中止,那不断爬升的犯罪系数值随之停住,读数定格在119

 

“黄少,再说一次,我真的不建议你这么做。”徐景熙还是一身技术科标配的白大褂,又因为常年在办公区域中闭门不出的缘故显得皮肤更白,“你上次受的伤很重,局里特地给你调了目前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才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但怎么说你都流了那么多血,还出现了Dominator故……操作不当的意外,现下身心都还在调养期,在这个时候使用‘再认’仪非常危险——”

 

黄少天丝毫没有去回应徐景熙的劝告,而是自己起了个话头,道:“我那天本来可能真的就死了的。要是那么近的距离中弹,绝对的直接穿透,必死无疑。所以我出于本能地全力往后仰,结果正好我旁边就是窗户,我就从窗户仰了出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队长就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告诉我我才从危重病房被转移出来。子弹还是擦到了我,但是因为当时恰好翻到了下一层楼的露台上,加上天又黑看不清我是死是活,才捡回一条命。至于犯人,已经被老…叶修击毙了。”

“在找到犯人尸体的地方也找到了他的Dominator,被三发子弹命中。地上我的血、他的血、犯人的血混在一起,估计那味道得冲死了。”

 

“然后,一点缓冲都没的,队长就把叶修的事情跟我说了。哈,还以为以他的性格好歹会等到我身体恢复了一点再告诉我呢。”

 

“说完他又问我,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就像他刚刚告诉我的是今天的气温一样。”

 

“我当时一句话也不想说,一个字也不想说。”

 

“因为那个瞬间,就那么短短一瞬间里,我是认真的觉得——”

 

“这个世界,再没有光了。”

 

黄少天捏紧了还被他抓在手上的再认仪头盔,闭上眼睛缓慢地深吸气。再睁开眼时,大屏幕上显示的他的实时犯罪系数已下滑回37

 

 

 

“犯罪系数,under 50。扳机锁定。”

 

“你是来找刚刚那位执行官的吧?”钟恺看见叶修举着Dominator向他靠近的时候,就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一下一下地擦着手上的枪,就连叶修一直走到他的跟前,他手上的动作都依旧保持着一样的节奏。

 

然后他捕捉到了叶修听到自己的话后的眼神。

 

“他是监视官。”

 

“监视官,执行官,有什么区别呢?早晚大家都是一回事,反正一切都是你手上那玩意儿说了算。实际上,有时候,它连你自己都保不住,连你重要的同事、朋友都救不了,一颗普普通通的金属子弹都比它强——只可惜黄少天执行官是明白不了这一点了。”

“我看过档案,当年G市的监视官培训中心的状元啊。真不错。上面还写着他有一次模拟Dominator射击训练打过平均9.6环呢。一定练得很刻苦吧。可到头来……”

“还是我这个‘犯人’对着他胸口开的那一枪比较好使。”

 

漫长的沉默。

 

“钟恺,是吧。”叶修慢慢地放下手中的Dominator,“关于你说的子弹的那个观点,我同意你。”

 

半小时前,叶修等H市公安局一行到达现场,听到的第一条有关案情进展的消息,就是G市公安局某执行官搜查到15楼时,在楼道窗口发现了血迹,还有一台遭到破坏的Dominator。就现场看到的血迹状况分析,伤者死亡的可能性在95%以上。”

 

面对整整一队H市分局的监视官、执行官,这个还是个新手的通讯员显得有些拘谨。

“目前已经把血样与B市公安局提供的钟恺的DNA数据进行比对,结果显示了这不是他的血。同时就在刚才,我局技术部证实了我局一名监视官失联,名字是……”

 

当她凑近通讯设备的电子屏幕读出失联者的名字再重新抬起头时,方才打头冲进指挥中心的那个监视官已经不见了踪影。

 

 

G市公安局大会议室。

“……钟恺所携带的据情报称装有G市A级机密文件的U盘下落不明。还没有证据证明叶修提走了那个U盘,目前H、G两市公安局都已派出小队对钟恺藏身过的窝点进行全面搜查。”

“此外,有新的调查思路显示,叶修的这次叛逃极有可能与他学生时期的一项被上级否决掉了的毕业课题有关。嫌疑人在叛逃之后黑进了学校的总机将当时的课题申请记录销毁了,当时对他做那个课题提出否决意见的教授也在他毕业后不久堕落为了潜在犯,并于今年1月在潜在犯隔离中心自杀。”

“这些日子他曾经四次试图入侵H市公安系统的数据库调取资料,但因为没能成功突破表层的防火墙,所以被系统判定为轻度的网络病毒骚扰攻击,直到刚才才被西比拉系统查出来。”

“他用的是一台国外的私人服务器,所以查不到他的IP地址。目前局里已经和那台服务器的管理者取得了联系,但那人对合作始终持拒绝态度。”喻文州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划过,将方才循着他的介绍而打到投影仪上的一页个人档案划走。

“叶修叛逃的消息一经落实西比拉就已经封锁了H市的各大交通运输站点,他的ID、私人账户等等也都已被冻结,所以可以肯定他还在市内。但从事发以后他所露出的蛛丝马迹来看,他应该还有一定的资源,来源或提供者暂时不明。”

“在座各位应该都清楚,叶修的个人实力远远高于在职监视官综合能力平均线,我们很遗憾他选择了与我们相反的道路,也希望各位能够引起高度重视。眼下的叶修,是一位十分危险的——”

 

会议室的大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撞开。

 

“刑事科1组监视官黄少天,请求负责叶修的追踪与抓捕任务。”

喻文州第一时间站起身来想要制止黄少天,但紧跟着局长伸手把喻文州挡回了座位上,让黄少天继续说下去。

 

“我和叶修是同校,进入局里以后又一起搭档执行过数次任务,对他…对嫌疑人有一定的了解。我已经使用了3小时的‘再认仪’并把提取出来的相关信息记录下来,结合局里技术部所能搜集到的情报,推断出他可能的所在地不是问题。”

 

局长的眼睛在他那副厚重的金属边框眼镜后眯起:“同校和搭档是吗,很好。的确会对追踪犯人很有帮助。但是,同样是出于你与犯人之间的这层关系,我们需要你证明你对局里……不,对西比拉系统的忠心。”

 

“请您放心。找到他以后我会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拿Dominator对着他,是麻醉还是击毙都由西比拉来判断。我不会被私情所影响。”

大门在他的身后自动关上,黄少天脸上尽是悲哀与决绝。

 

 

拳头砸到对方身上时微微带着痛的实感,比起举着Dominator循着那无感情的机械声开枪来说多出了一种沉重而又带着尖刺的畅快。

还有那无须赘述的情绪发泄。

 

优势在叶修一击将钟恺手中的枪击飞出去时就已确立,接下来的就剩下了约等于一边倒的进攻。

 

钟恺倒在地上,脸上混杂着斑斑血迹和汗水。从叶修的第一拳击中他的面部到他在浑身剧痛中被叶修摔倒在地,只用了十几个来回。严格的说就公安局监视官一般受到的训练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耗时偏长的制服目标的过程,但是在此过程中叶修的每一招又分明脱离了他们所受的训练。在倒地的前一、两个回合中,钟恺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筋骨被击打的闷响。

 “这么激动真的好吗,监、视、官大人。要不要用Dominator测一测自己犯罪系数有没有上升啊?要是堕落成潜在犯了可不得了。”

 

换来的是Dominator冰冷的枪口直抵上咽喉,叶修手上用力之大让钟恺立刻就被呼吸困难的感觉所箍住。

 

“犯罪系数,under 50。锁定扳机。”

依旧是毫无感情的系统提示音。叶修停顿了一瞬,将Dominator迅速地翻转,以枪身狠狠击中钟恺的下颌。

 

他打开无线耳机的通讯开关:“25楼西北角,24-1房间。犯人在这。”

 

“犯人?我可不是犯人。”钟恺一点一点地回过头看着叶修,“犯罪系数50以下的Dominator扳机锁定,说明它都说我不是犯人。这点你就要比黄执行官聪明多了,严格遵照Dominator的判断,多听听‘前辈’的教导……”

 

叶修原本要转身走出房间的脚步骤然停住。

 

“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叶修回身,从地上捡起那把掉落的手枪,对准钟恺的头部扣动扳机。

 

 

无线耳机里,由系统自动播放的局长的命令还在一遍又一遍地重播。

 

“听好了,你们的任务是活捉犯人。这是西比拉系统下达的直接命令。重复,务必活捉。”

“听好了,你们的任务是活捉犯人。这是西比拉系统下达的直接命令。重复,务必活捉。”

“听好了,你们的任务是活捉犯人。这是西比拉系统下达的直接命令。重复,务必活捉。”

……

 

西比拉系统的直接命令。

 

等等,怎么回——”

这是信号丢失前黄少天的最后一句话。叶修能够肯定黄少天当时就是在直接对着自己说话,那声音和近在咫尺听上去没有差别,自然得就像是又一次和叶修单独外出调查。但这一次,那个时间点,叶修还在那辆油门险些被他踩掉了的车上。

 

叶修握紧了手里的枪,将枪口匀速地调转方向,对准那把被他丢在地上的Dominator连开三枪。

 

“叶修?这边系统检测到Dominator被损毁,你没事吧?”

“监视官?需要支援吗?”

“叶前辈!听到请回答!您——”

 

叶修将身上的无线耳麦和警官证一同抛出窗外。

 

[signal loss]

 

 

黄少天独自坐在没有开灯的房间。在他的面前,电脑刚刚开机,鼠标在桌面上点开一个才从技术部传来的文件夹。

文件夹里的第一项文件是一张图片,那是叶修正式进入H市公安局时,为了办警官证而拍摄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叶修穿戴着那身他再熟悉不过的警局制服,对着镜头露出有些慵懒、又有些小不自在的笑容。

第二项文件是H市传来的叶修档案的扫面件,米色的档案封面上写着他的姓名和警号,右下角加盖着“叛逃人员”的红色公章。

 

“这里是JX0529号警员,呼叫WL0810号警员。听到请回答。”

“这里是JX0529号警员,呼叫WL0810号警员。听到请回答。”

“这里是JX0529号警员,呼叫WL0810号警员。听到请回答。”

 

黄少天用力按下电脑显示屏上的开关键将显示屏关掉,房间里唯一的光源蓦地熄灭,黑暗将黄少天全方位地包围。

 


叶修行走在没有照明的暗巷。在他的身后,工蜂不断循环的喊话声就快要听不见了。他的面前是G市繁华的夜景,还有那夜景下鲜血一样奔涌的暗流。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禁止进入。附近的居民请尽快离开。重复,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禁止进入。附近的居民请尽快离开。重复,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禁止进入。附近的居民请尽快离开。重复,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现在为确认本地区的安全……”

 

他又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天,有个神采飞扬的年轻学生站在他的面前,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对他说:

 

“老叶,我考虑好了。就选公安局。”

 

——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最耀眼的光。

 

 

TBC


 对,TBC,本子里这里是END了,因为篇幅和时间限制_(:з」∠)_但是果然还是觉得作为一个心理生和PP fan就这么END了好可惜啊,所以等我写完最近想写的几个短篇以后,就把这篇连载起来吧XDDD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