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Sweet tooth <上>

CP:叶黄only

TIPS:巫师叶x恶魔黄/万圣paro/幼体化有/全文90%都是大写的欺负少天【不

 

万圣节那几天太忙现在才来得及写的万圣节贺文,灵感感谢脑洞和老白太太ww不太擅长这种类型,但是这个梗实在soooo萌,大家别嫌弃就好ww


——————————————————————————————


01

黄少天是个恶魔。

没错,红眼睛,尖头尾巴,能够诱骗人的灵魂,必要的时候还能长出一对虽然飞不起来但拿来吓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黑色小翅膀——的恶魔。

正如他此时此刻正在努力向面前的这对人类夫妇证明的一样。

 

“不是你们听我说啊我真的是个恶魔!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十字路口召唤到我!有什么愿望,只要付出你的灵魂,我就可以帮你实现!如假包换童叟无欺的我跟你说,而且遇到我是你运气好,我可以给你打折,别的人给你十年我可以给你三十年哦朋友!整整三十年!所以说不考虑一下吗——”

 

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的第四家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也将是黄少天今晚的第四次失败了。

不管黄少天如何展现出自己那对曾在酒吧里迷倒过无数失意男女的红色眼瞳,甚至还不惜加上了夸张的肢体语言,他所收获到的还是只有——

 

“How adorable you are!”

“I like your demon costume, kid!”

“Look at this boy! Isn’t  he cute?”

 

还有一大波慈爱的眼神。

对,慈爱的眼神。

因为此时此刻的黄少天,身高就刚刚到他们腰那儿。

 

“额,谢谢你们…那么关于我刚刚说的,你们…”

 

“Oh of course! Mike come here, why not get this little demon a littlemore candies?”金发大波浪年轻女人的蓝眼睛还是那么“慈爱”地看着黄少天,一边不忘还招呼着自己的丈夫。而他的丈夫很快就重新出现在了门口,手里还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

 

意识到了这次的失败已经板上钉钉,黄少天本能地后退两步,嘴里嘟囔着“那个啥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儿先撤了”就转身想走。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颈后一沉,那个戴着金属边眼镜的斯文男人趁着黄少天转身,直接就一股脑地把那一袋糖倒进了黄少天的兜帽里。

 

“Enjoy your Halloween, kid!”

门关上之前那对美国夫妇还在善意地对着他笑着挥手,可是黄少天一下子没能Hold住身后那骤然增加的重量,脚步一乱直接踩上了他身上那件对他来说合身得很勉强的黑斗篷的下摆,噗的一声就摔倒在了这栋小别墅门口的草地上。

露出穿在那斗篷下面的一条白色的南瓜裤。

 

 

02

就目前来说,黄少天是个小恶魔。

 

不过其实一般来说黄少天还真是个正儿八经的十字路口恶魔,穿梭在世界各地的酒吧、公园还有Party里寻找潜在的“客户”,那张俊秀的脸和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搭配起来简直是战无不胜,他这个地狱推销员的业绩也蹭蹭蹭地涨,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潇洒了。

但,那是在他不小心做推销玩儿脱了之前的事了。

 

这天原本是他们这群妖魔鬼怪共同的年假,这里也正是闻名全美洲的万圣气氛最浓的小镇之一,借着万圣节的由头,他们可以在这里卸下所有的伪装和防护魔法:

吸血鬼可以跑到酒吧里对着想搭讪的女孩一边放电一边说“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喝你的血吗”而不会被当中二病;僵尸们可以甩开憋了一年的手脚在大街上游荡,想蹦着走蹦着走,想伸着双手伸着双手;狼人们也不用担心会意外变身,还可以直接跑到餐厅里明目张胆地和人类朋友打几盘“狼人”桌游……

哦,如果你还想知道,那么这天也是大名鼎鼎的“大巫师团”的年会和传统巫师服饰节。

 

总而言之,就因为置身于这样的氛围中,黄少天自己也不禁放松了不少。

这也就使得他在对着餐馆角落里一个画着华丽的哥特妆、看起来心情极度不佳的女人例行卖“安利”后没有及时察觉到不对。

 

他只来得及看到那女人那双涂了血红唇彩的嘴唇吐出一长串的拉丁咒文,然后一个沙包样的玩意就砸到了他的身上。在眼前一黑之前他的嘴还在不甘心地继续动着,说的是一句极度内心崩溃的——

 

“女——女巫……”

 

03

叶修是个巫师。

没错,穿着破破烂烂的灰袍子,随身带着咒语书,会施各种各样的魔法,万圣节的时候还能给自己施个改变容貌的魔法去大街上客串灰袍干豆腐的那种巫师。

正如这时候他窗外的那套裹着一只小恶魔的衣服竭力向他强调着的一样。

 

“事情就是这样。”

那套鼓鼓囊囊的衣服的声音闷闷的,不过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它从上一楼的天台往下翻的时候不小心挂树上了。

 

叶修看着暗暗好笑,便故意避重就轻地问他:“道理我都懂,可你说你是少天,我只看到一套衣服啊。”

 

然后他就看到那套衣服的两个袖管和两个裤管里仿佛一瞬间喷出了火来。

 

“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等着我这就进去!我这就进去和你打一架!!!”

恶魔,不对,小恶魔大幅度地蹬起了腿儿,因为被叶修的话气炸了的缘故他那条不常外露的恶魔尾巴愣是从衣服的后面冒了出来,桃心状的尾巴尖儿把衣服刺了个洞,从背后伸了出来愤怒地随着黄少天的话语挥舞着,一下一下敲在叶修的窗玻璃上,又撞上了叶修出于习惯加在窗上的防护魔法弹了回去,疼得小恶魔嘴里不住嘶嘶叫。

 

最后叶修还是打个响指让窗户自己打开让小恶魔掉了过来,为了不让小恶魔摔得太难看,叶修还难得地给黄少天加了个缓冲咒,让那套裹着一只小恶魔的衣服缓缓地降到地面上。

 

那套裹着一只小恶魔的衣服刚沾地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从衣服领口往外爬,奈何北美洲十月底的天气可不是盖的,所以即使是身为恶魔的他也很快被冷得缩了回去。哦对了,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除了这套本来很合身的衣服外,眼下黄少天的身上连块遮挡布都没有。

 

“……于是老叶你能想想什么办法吗。”

意识到这一点,黄少天方才那仿佛要手撕了叶修的架势瞬间熄火,小恶魔就露出一颗脑袋,下巴还搁在地板上,瞪着那双即使加上伪装也还是红棕色的眼睛看着叶修。中了咒语的黄少天看起来最多也就七八岁,所以那双眼本来内眼角微微向内钩、有几分邪气的恶魔眼现在就是两个圆溜溜的深红色宝石珠子。

 

“你中的是个近百年才发明的幼化咒,那个给你念咒的女巫应该水平不低,这个咒语本来是只会对人类起效的,而且因为效用比较鸡肋,用的人很少。不过居然连你的法力也封了,有点意外啊。”

叶修伸手像模像样地捧着本咒语书查了半天,又像模像样地看着还趴在地上的团子状的黄少天。

 

“……然后呢?!”

 

“哥是什么人?那肯定是能解的啊。”

说完叶修就看到黄少天那根尾巴天线一样翘了起来,不过也就短短一瞬间的事儿,因为就连那条尾巴也很快被冷了回去。

 

“怎么解怎么解怎么解??”

小恶魔两只被缩小了的手扒着衣领,那根尾巴蒙着衣服在衣服的布料下面一甩一甩,难掩兴奋。

 

“这个嘛……”叶修合上书,又扫了一眼黄少天那张被冻得有些发红的脸,慢悠悠地说,“你要不要先找身合适的衣服穿上?”

 

04

“来少天,穿上这个。”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一恶魔一巫师。其中那个巫师手上正提着一身小孩尺寸的万圣节服装,语气像极了哄生病的小孩喝下奇苦无比的中药。只不过那个巫师不是满心关切的大人,那个小恶魔更不是真正的小孩——尽管就外表看来这一点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我不!”

黄少天背靠着壁炉而坐,双手抱在胸前。那原本是个假壁炉,可是某个巫师冲着里面不知念了句什么咒里面就凭空燃起了橘红色的魔火,而某个向来擅长寻找有利条件的恶魔一秒钟也没耽搁,蹭的就贴了过去,行动之果断,卡位之精确,倒也不愧是当今地狱里数一数二的优秀恶魔之一。

 

然而叶修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那你自己裸着出去。”

 

“我不!”

黄少天斩钉截铁地。

 

“那穿上这个。”

 

“我!不!”

黄少天叉着腰,因为他原本的衣服已经被他暂时地抛弃了,所以那挺起来的小胸脯也是赤裸的,叶修扫了一眼,恩,标标准准的穿衣没肉,脱衣还是没肉。

 

接着叶修沉稳地放下衣服,从袍子底下拿出个小喷雾器,对准黄少天嗞嗞了两下。原本还一脸张狂倔强的小恶魔立刻疼得嗷嗷乱叫着滚到了地板上。

 

“嗷!圣水?圣水?!你居然拿圣水喷我?!叶修你的人性呢!”

 

“首先,严格的说,我不是人。其次,你也不是人。再其次,就你这等级的恶魔,这圣水要是真能给你造成实质上的伤害,那那群驱魔人也不必那么麻烦了。再再其次……”叶修刻意停顿了一下,再慢悠悠地补充道,“你原本的衣服已经被你自己尾巴戳了个洞,所以,要么穿这个,要么裸着出去,随便你啊。”

 

话音未落那小恶魔就龇起那对小尖牙要扑上来,叶修不慌不忙地又举起了那个小喷雾器。

 

黄少天猛地一个急刹。

 

“……你先告诉我咒语到底怎么解!”黄少天咬牙切齿地。

 

“你先穿上。”叶修嘴边扬起丝毫没有去掩饰的笑容,黄少天强忍住一拳打掉那张嘴里所有门牙的冲动,忍辱负重地从叶修的手里接过那套据说是“我弟小的时候穿过的,结果我离家出走的时候顺手拿错了”的黑色斗篷……和南瓜裤。

 

“所以说就不能不要南瓜裤吗!!!!我的尾巴怎么办!!!!!”

 

“所以说你平时的内裤都还可以开过塞尾巴用的洞的吗少天,看来我真是小看恶魔的生活智慧了。”

 

“滚蛋!要不是变成这样我尾巴是不会随便出来的!”

 

“这还不好办,你缠腰上呗。”

 

“………………………………”

 

05

一个多小时后,黄少天闷闷地坐在他今晚敲开过的第四间屋子门口的路边,从散落在四周的大量糖果里了随手抓了几颗,一次性剥了糖纸全塞进嘴里,用力地嚼着。

那是一颗草莓味,一颗奶糖,还有一块儿酒心巧克力。

 

好吧,好像味道还不赖。

 

发现这一点的黄少天感到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便从斗篷最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来,看着上面那几排龙飞凤舞的字体。

 

他的目光快速地从最上面的一行扫过,落在后面的三项上。

 

“……什么鬼啊这都是。”自言自语着黄少天又伸手去手边刨了更多的糖过来剥开,放进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再一口气全部咽下肚去。


TBC

本来还想再多写点的然而是在外面写的,笔电快没电了,就先发上来存着了OJZ今晚不出意外会再在原文基础上再加一点尾巴!

这篇文让我致敬一下好夏去年的《小朋友》《毒药》和《Sunflower》XD不过还没完结就先不艾特了,看不看得到纯属缘分hhhhh


BTW稍微剧透下:

1.老叶是故意的

2.老叶是故意的(这两个故意指的是不同的事情2333)

3.后面会有小周大眼云秀沐沐他们上线ww →私心



评论(60)

热度(207)

  1. 浮图焰场米了个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