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校门口的米线哥不做了,伐开心

不是文,自己身边的事。

上学期期末,校门口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开了家火锅米线店。

米线店的老板是个超级萌的话痨,穿个简简单单的T恤戴个黑框眼镜,长得不算惊艳倒也算看着挺顺眼。

虽然店面不大,装修也算不上华丽,不过每次去吃米线,如果你正好挑了离他煮米线的地方近他就会拉着你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

而且正是因为店面小 他煮米线之余就会在店里乐颠颠地走来走去 看客人吃剩下的面碗。

要是吃干净了就会当场超开心地掏手机发朋友圈“快看我做的米线客人可喜欢吃了! (ง •̀_•́)ง ” 要是剩得多就会瞬间Down下来化身话痨碎碎念模式

比如有一次我肚子不太饿,就剩了几个肉丸子没吃完,他冷不丁从我背后冒出来,就开始:

“你怎么不吃了呀 ╭(°A°`)╮ 是我做的米线不好吃吗不好吃你跟我说(ಥ_ಥ)你再尝尝嘛那个肉丸子我专门挑超市里贵的品种买的味道可好了 ( •ิ_• ิ) 你吃不下了米线你搁那儿把菜吃完嘛怪可惜的ヽ(´・д・`)ノ 是不是我做的米线不好吃啊不好吃你跟我说我改啊╭(°A°`)╮ 哎你别笑啊……”

然后柜台收银的是个面瘫小哥,当时同去的朋友说米线里加一份豆芽,老板就蹭的一声蹿出来说哎呀你不用特意点的,这个米线里本来就有,你要爱吃我给你多加一点! ( •̀∀•́ ) 

面瘫小哥斜他一眼:“就你这样还做不做生意了!”

老板愣了一下:哦……

但是后来还是免费加了豆芽哈哈哈

同理还有wifi的问题,刚开店那会儿店里没wifi,我们都找他吐槽,他振振有词地说“我就不给你们wifi,我就是要你们多交流少玩手机 ( ﹁ ﹁ )”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就还是加上了wifi,密码还是特别蠢萌特别实诚的八个八

到了第二学期,再去的时候,面瘫小哥不在那了,一问,那是他朋友来帮厨的,现在就他一个人看店了。

到了第二学期他还是那么“不会做生意”,我们这群跟他混熟了的小姑娘每次一去他就给我们多加肉,或者一句“最近都没怎么吃到蔬菜,外面的套餐里的蔬菜都就那么几片蔫巴巴的”就换来他单独给你煮一大盘放你面前,让你慢慢吃。

他店里有留言墙,墙上一大波一大波的“老板好帅啊!”“老板米线很好吃哦!”,他坐在旁边捧着手机打游戏,听我们提起来这个梗调戏他,他也一点都不掩饰地露出得意的笑。久而久之我们就直接管他叫“米线哥”。

他还在店里加了二维码,于是我们学校更多爱去他店里的小姑娘小伙子加了他微信,看他在朋友圈絮絮叨叨,一会儿说想养只阿拉斯加,一会儿说最近研发了新的米线口味,一会儿晒新买的食材,一会儿又得意洋洋地晒客人的空碗,配的词是“学学别人!吃得多干净!某几位学着点儿!” 说的就是我们几个老是爱剩汤底的老客人。 所以一来二去的,他也会认我们的脸给我们少放一点,我们也会尽量把米线吃干净,吃饱了也会硬喝点汤下去,然后邀功一样地把空碗放他面前。

米线哥真的“不会做生意”,随着我们跟他越来越熟,去他店里也就越来越像“去亲戚家吃饭”。

进店,两方人马相对傻笑:“哎哟,来了啊。”“哎哟,小伙子很精神嘛!”“今天吃什么啊!”“我要吃肉!加肉的!”“ ( ﹁ ﹁ )你还吃肉,说好的减肥呢,不给你放肉。”“哈哈哈哈!那我就要个加鱼丸的就好了!”“哦我今天才买了新的鱼丸,给你多加点!”“靠!凭什么!不公平!老板我要去美团上给你打差评!”“我是老板,任性,不服憋着 ( ﹁ ﹁ )”

米线端上来了,米线哥晃晃悠悠过来:“好不好吃?”我和朋友异口同声:“不好吃!”米线哥:“…( •ิ_• ิ)…”我们:“好好好!好吃!真的好吃不骗你!”米线哥哼笑一声,转身回去给别的人煮米线去了。

之前讲上学期的米线哥的那几段我发到过微博上,阴差阳错地就被转了七百多条,结果某天朋友跟他提起这件事,这个人居然特别兴奋地打开了微博去翻那条微博的转发,然后得瑟得无以复加地把图一截,往朋友圈一扔:“谢谢米Q同学!这描述得太有画面感了哈哈哈”再加上个得意的表情。

看到那条朋友圈我去问了我朋友:“所以说他当时现场的反应是啥。”朋友DOGE脸沉稳道:“他笑翻了。”

隔天再去他店里吃饭,米线哥的得瑟之情依旧溢于言表,等我们米线吃完,店里没几个其他客人了,还硬拉着我们聊天不让我们走。

“你们下午什么课?”“毛概。”“那陪我聊天。”“大哥我们要回去睡觉!”“我无聊,大中午的没客人,没事做。”“……”

一聊就聊了一中午,都不怎么需要我们说话的,米线哥坐在那从恋爱史谈到高中黑历史,说得兴起还拿照片给我们看,让我们猜哪个是他。朋友一指:“我知道哪个是你!最杀马特的那个!肯定是!”我喷笑出来,结果米线哥说:“……我靠你这也太准了?!”这回换我朋友笑得喷了出来。最后我俩都愤怒地表示说米线哥你再不让我们走我们就要迟到了,就再也不吃你的米线啦!!!这才停下来,从柜台后面摸出手机和钱包说走吧我跟你们一起下楼,我去买个盐酥鸡来吃。

哦对,盐酥鸡还是我们推荐给他的,因为他那天跟我们吐槽说他米线要吃吐了,即使他每天变着花样给自己煮各种神奇品种的米线也还是吃吐了。结果刚刚好校门口开了家鸡排店,领着人过去吃了一次,当场就丢了出息,于是动不动往那儿跑。

某天我们三个一起去看电影,上楼之前人神神秘秘地跑了,然后带回来一袋东西:“好了我们走吧!”往袋子里一看,好吧还是盐酥鸡。

后来天气慢慢冷了,那种“去亲戚家吃饭”的节奏就更加强烈了。这次削个苹果,那次从后厨倒碗他煮给自己喝的排骨汤出来,还有一次我自己去吃的,也特地拿了个橘子给我,然后一脸鬼鬼祟祟的笑容坐下来:“这次又会把我写成什么样呢米Q同学?”我放下筷子说:“所以说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真名是啥咯XX(他真名)同学?”

 于是当时他一脸囧地问了我真名,我回答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米线用,回过头就忘了 ( ﹁ ﹁ )

对了,找他点米线他也老健忘。和朋友两个人坐进去,一前一后点好,转个身就又刷的一声跑回来:“等等你刚是要的什么来着?里脊?”我们:“……午餐肉。”他:“哦!午餐肉!”刷的一声冲到锅边上煮了起来。

没过多久又探个头:“那米Q同学点的是什么?我忘了!”我:”……肥牛和鹌鹑蛋。“他:”哦,哦,鹌鹑蛋没有!我昨晚和朋友喝醉了忘了去超市!“我习以为常地:“……那就换成香菇吧。”

等我们吃完这人又甩甩手上的水珠晃悠过来:“等会你们准备去哪呢?”我说我去汽车站,周末回家。他说啊那我送你好啦反正我无聊!然后就骑着一个小电动在寒风中把我送到了车站,虽然好久没坐过摩托车的我差点被寒风和急转弯吓cry了吧【【【

有时候故意吃慢一点看他给别人上菜也很好玩,虽然说来店里的已经百分之八九十是熟客,但偶尔会有真.客人来的时候,他还是那副“不会做生意”的德性:“哎呀你们要点蛋花呀!别点蛋花,不好吃,我自己吃过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会把蛋花写到菜单上去呢。

以及每天不得不面对的就是……俗称的善后工作。有一次朋友网上问了他个什么事儿,他老半天没回,朋友一怒之下就用了个弹窗,结果老半天米线哥闷闷不乐地拍了张水池里米线碗堆积如山的面碗的照片过来,忧桑地连字都懒得打了,“不想洗碗”的气息隔着屏幕穿透出来。

我们就这样每周去他的店里找他玩,他自己说的他平时再店里也无聊,客人也不多不少,赚的也不多,我们这些人饿了或者月末没钱了的时候随时可以去找他,他免费煮米线给我们吃。

关于赚钱这个问题我们也找他聊过,说你这样真的赚得到钱吗?他挺无所谓的样子。我就看你们在我店里嘻嘻哈哈的就挺好啊。

他好像真喜欢看我们嘻嘻哈哈,店里稍微清净点了他就会闹腾,说你们怎么不说话呀好闷啊!

此时的标准后续就是其中一人看向天花板,一人埋头吃面。

“今天天气真好。”

可是前几天再打电话给他问他今天几点开张的时候他说他不做了,回老家去了。估计还是不能长久地这样和我们玩下去吧。

有点小的时候要好的同桌突然被老师换走了一般的感觉。也不是联系不上了,就是没那么能经常见到了。何况,走之前没机会再吃碗他煮的米线真有点小可惜。

毕竟,米线哥的米线可都是好大、好好吃的一碗啊。







评论(43)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