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Project arcangel

突然想到的脑洞,是一个设定,类似于哨兵向导和ABO的结合体(只是形式类似)。

在这个世界观里,和哨兵向导类似,除了普通意义上的人类以外,还存在一种特别的人种。还没想好名字,这里就先叫A吧。


A可以是先天遗传,也可以是后天觉醒,其主要特征就是脑内意识活动极其异常和强大,而且活跃度远高于常人(但又能被他们自己控制住不至于失控、出现精神问题),并能够使之对他人产生影响。这也就引起了这类人的个性不太“主流”,同时智商显著高于常人

和哨兵向导一样,根据A的能力各方面指标能够分ABCD和S级。


想象一下:


一个还没被鉴别出来的先天A,年龄六、七岁的样子,在学校教室里,秀气的脸肤色略微有些苍白,眼神“好像总是看着另一个次元一样”。

这个“成天一声不吭、目中无人的小子”不太受欢迎,所以他就自己默默地坐在角落,别的人看书,这些书他早就看懂了,他就看“另一种书”,那就是周围的人的思想。

很多A都具备这种侵入他人思想的能力,每个人风格不同,有的人是很粗暴的“入侵”,有的人却像是一条蛇滑进他人的脑海,只要他们不想,那么他“读”的对象最多只能感觉到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怪怪的”。


这个幼年A就属于后者,他撑着头,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有班上平日里最不可一世的“坏小子”在家被醉酒的父亲暴打的场景,有前桌的姑娘对隔壁班男生那一点点暧昧的小心思,还有那一圈最经常嘲笑他的小子内心深处对他以及A们的羡慕和敬畏之情……一边看一边拿铅笔在草稿纸上涂鸦,画出一副由线条和阴影组成的图画。

这时候老师踱步过来敲着幼年A的桌子说,某某某,我们这不是在上美术课哦!我们这是文学课!你在干什么?

幼年A淡淡地说:“老师,我在写读“书”笔记。”


同理,对于其他那些感知性比较强也比较细腻的A来说,他人的内心世界就好比是一张画、显微镜下的一个玻璃片、一首音乐……

但由于A这类事情都是无师自通,所以早在被发现和培训之前大多数的A都已经见惯了他人内心的种种,性格要么麻木,要么偏执,并能够要么麻木要么偏执地对他人进行其亲人密友都无法达到的深层次理解和共情,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不用受训就能胜任心理咨询师等职业,在战场上也很轻易就能了解敌与友,并对症下药。



那些被挖掘出来、被训练过的A,即使不上战场,他们的能力也有一点很显而易见的功能——刑讯。



下面来想象第二个场景吧:

一个暴躁而狡猾的毒枭、黑社会老大或者whoever,用一种全然的挑衅目光看着从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后面走出来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警察,他看起来纯属才从警察学校毕业、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的”黄毛小子“,所以罪犯很不屑。

事实证明这个人表现得还真是特别”不专业“,既不唱红脸也不唱白脸,也全没有”警察”该有的样儿,挂着一副“那种温室里养大的傻小子”特有的“傻笑”,话还很多,审讯的问题还没问几个就自己自说自话了起来,还管他叫”哥们儿“。所以罪犯和他打了几个来回的哈哈以后就干脆翻脸摊牌表示自己死也不会交代你们还是换个有本事的来吧,顺便还嘴上问候了这个年轻警察和他的同事们的全家。

结果这”傻小子“脸上的阳光笑容连收都没收,只是嘴唇抿紧了些,换了个离罪犯近一些的位置一坐,就跟他说别看我这样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哟要是我没耐心了不好受的是你。罪犯又开口说着类似于”你们不就是想上刑吗我不怕“的话,结果话没说完就瞬间蹦紧了手铐去拼命捂住自己的脑袋,嘴里无法控制地发出惨嚎。

那个A还是那副”话多的傻小子“的表情坐在那连坐姿都没动一下,他用一种小孩子报复一样的破坏性方式,刻意去数倍地放大了侵入罪犯大脑所回造成的情绪反应。


这个过程中A除了查看自己想看的部分以外,还能做两件事,一是唤起对方的很多负面记忆强迫对方切身切实地去再现当时的感受,二是施加给对方一种生理上疼痛的幻觉,就是,虽然对方没痛,但是能够直接作用于对方的脑部让对方产生”痛感“。


A故意拖拖拉拉地找完问题的答案以后从桌子上跳下来,伸个懒腰说”收工“就拿出块巧克力一边咬一边往外走,那一对虎牙在此时看过去仿佛是一对切切实实的利刃。


当然对于这种情况也会对A有相关法律规定,类似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的”正当防卫“一样,不是随随便便都可以这么做的。


然后就是上战场的场合,这个就简单一点说,就是A能够张开精神炸弹一样的进攻领域,也就是精神冲击,把上一个场景中提到的那两件事以更大的范围、更具杀伤力的方式投放出去,他们比起士兵更像是刺客,看过妇联2的可以想象一下猩红女巫,用不着挥舞着刀枪冲锋陷阵,一个强大的A就可能打乱一个小军队。


好了,现在第二个重点来了。

听说过心理咨询师和督导的关系吗?


A在具备这样的能力的同时也就相应的很容易陷入混乱和迷茫的状态(类似于哨兵的神游,只不过是精神层面),但是有些幸运的A能够找到他们的”导师“,这里称为B。


在战场上,假设A和A相遇,两个人的攻击性精神领域对撞,会产生森林里两只野兽相遇互相瞪视和怒吼的效果。

如果一方A远远强于另一个A,那么,虽然AA之间无法直接进行杀伤效果(因为,当然啦,经过训练的A也有相应的防御能力),但能够对”输“的一方打上精神层面的”烙印“。

从此以后被打上烙印的一方若是再遇到”赢家“会产生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症)一样的效果,他们会违背自己理智和意愿地对对方产生畏惧、想要逃离或是自卑一样的感觉,而且只要对方A在一定范围内,输家一方的A要再展开进攻也会受到影响,状态不佳。(此处类似于ABO世界观里的”标记“)

两A相遇的第二种结果,打成平手,就是两方实力差别不大,那就同级相斥,两方互相隔开,各走各的路。

第三种结果,相对最少见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如果本来各种属性就很契合,实力差别也不大的话,两方的精神领域就会产生融合

这样以后一方就是另一方的B,只有A自己的B能够以一种非恶意非敌意的方式进入A的内心世界进行联结,还会有相应的联结率,低于某个值的联结只要当事人自己不愿意那下一秒就又脱离了。

在某些情况下,如A失控,A出现心理问题,A出现精神病性障碍等等,如果他有一个B,那么B能够随时对A进行安抚和引导。反过来,A也能够无障碍地进入自己B的内心,默契度高的话,双方可以达到不说话不对视也能知道对方的意愿的程度。


一旦在同一阵营里出现成功的AB,那么AB,可以想象,就会成为战场上最默契也最稳定的搭档,同时,感情线方面也就,咳咳……

喜欢相爱相杀?想玩不打不相识?可以啊,谁说对立双方不可以融合?只是随之也就会出现其中一方对这次融合感到很厌恶、双方所在阵营做出干涉、我爱你但我还是不能背叛我的阵营所以既然都融合了那我就借此机会和你同归于尽吧……之类的剧情也就可以出现了【【【


另外,产生联结也不一定非得打一架,如果两方本来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互相特别懂关系特别好,那么也可以出现主动的联结,只不过这个成功率太小,所以大多数情况也就只是停留在主观愿望的层面了。


我决定把这个设定仔细打下来的原因是,想象一下那种可以超越熟悉程度的默契,还有那种不和生理yu望划等号的纯粹精神层面的依存,纯粹的”刺客和导师“的关系。


在世人又敬又畏的目光和议论声对面,乃至科研机构观察室的玻璃墙后面,有个可能孤僻也可能偏执的小怪物,他把一只手放到单向玻璃上,就在你的心脏刚好在跳动的那个高度,比一个捏碎的手势,脸上可能是笑着也可能是面无表情。

他知道他们是怪物,他也很高兴或无所谓自己是怪物。

可是有一天,另一只怪物直接穿过了那玻璃墙和他对视,看一眼就胜过认识了好多好多年。

在那以后的好多天,在无数个被脑子里太过活跃的意识活动搞得失眠暴躁的夜里,还有无数个那种精神层面上的疲劳让他不堪重负的时候,就有另一个人可以指引他。从前一直都是他指引别人,结果终于有个人能够指引他,把他扶起来,把他内心世界里的怒海狂涛抚平,容易得就像安抚一只受惊的鹿。


再想象一下A和B在战场的两个角落各自拼杀,但是却还是能交流,都不用浪费转动一下眼珠子的精力。

亦或是浑身是刺的A全心全意地抱着B,明明自己身上挂的彩看起来更不堪,但是一旦有人靠近一步,不管是敌是友A都露出要杀人的眼神,而在他们的内心,内心世界里,反而是B抱着A,跟他说没事啦我就睡会儿你小心别又情绪失控啦我前几天才给你调好的。


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反正我是好喜欢啊TUT




评论(4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