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游龙(上)

CP:叶黄Only

TIPS:

架空谍战梗/伪相爱相杀/王牌特务叶x双面间谍黄/强强as usual/后一更有肉/比起“话唠”,更强调少天“冷酷的机会主义者”/算是双时间线?

————————————————————————————

0

即使是在这时,叶修也禁不住分神想着,这小子这几年出落得真是越发惹眼了。

他第一眼看到他的那时候,黄少天穿了身规规矩矩的小西装,戴着副斯斯文文的金属边眼镜,五官和举止都秀秀气气的,手上还拎着个个头不大的书箱,一身白衬衫黑外套统统被他穿出了种让人看着特别舒服的气质。

那时候叶修就站在街对面管一个小贩买香烟抽,口袋里恰好又找不出零钱,就索性给了个大的。借着小贩找钱的功夫,叶修也就相当顺理成章地点起一支烟对着街对面看过去,看黄少天就那样站在街边,一会儿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一会儿掏出口袋里的表看看时间——估摸着多半是在等人。可黄少天就是这么等个人都惹得来来往往的人都止不住地往他那儿看,要是正好和他的目光遇上,他就大大方方地冲着人笑笑点点头,明明那天G市是个大阴天都被他笑出了晴空万里的味道。

而眼下黄少天就站在离他不过数步之外的地方,身上披着的长风衣将他的身形恰到好处地修出来,头顶的灯正恼人地闪烁着,不断变换的光影将他脸颊的轮廓描摹出来。几年的时光将它打磨得甚至比叶修第一眼见到他的那时还要俊秀,只不过这间建于地下二层的暗室令他的肤色显得有点苍白,这就又为之添上了几分冰冷的锐利感。

叶修看着黄少天头也不转地反手关上他身后那扇铁门,那铁门略微有些生锈了,关上时在粗糙的地面上尖利的摩擦声。

 “我怎么露馅的?”

黄少天的手还没完全从推门的动作中收回来,听见叶修开口,他稍微顿了顿,然后上前一步走到叶修面前的那一小团昏暗的灯光下,对着叶修,一字一句将话咬得异常清楚。

“你的眼神,就你那眼神扮什么恰好路过的无辜市民?”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轻笑了声。

“呵呵,知道了,下次换个风格。”

 

1

叶修的脸被迫贴在小巷巷尾的墙面上,那是一堵才砌好不久的砖墙,叶修的鼻尖刚碰上去就蹭上了灰,随之而来的疼痛感随着他后脑上的那只手的力度而不断递增着,压得他说话都变了声音。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啊,你说我这就一路过买支烟的,犯得着拿那玩意儿对着我吗?”

“少装了,我告诉你啊本少早就看穿你了,就你这样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过路的,你谁你谁你谁,蓝党派来的间谍?在这鬼鬼祟祟看啥呢?不对,听说蓝党人袖口里面都有蓝党的标记…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身后的“小兄弟”丝毫没有买账,这人面相上分明看起来还是那副书生气十足的模样,可是那他用来抵着叶修的那支枪却被他握得活像是直接砸在了叶修的后脑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叶修贴在墙上假模假样地探出口闷闷的气。“唉,都说了我真就是一路人,要钱吧您这样的小少爷也不缺,要不您凑合着劫个色?”

黄小少爷想都没想用枪口在叶修后脑上一磕:“少废话,看你这鬼样就不像什么老实人,你到底是谁,快给我说说说说说不然我……”

叶修不用回头就可以想象得到这人语速一路飙升着脸上的表情也生动愈发,不过说归说黄少天却还是把枪握得纹丝不动,和他那就差没把唾沫星子喷叶修头发上的气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此之前,不如你先跟哥来个自我介绍呗?”

黄少天听眼前这人说起话依旧慢慢悠悠心头不禁恼意上涌,正想着要不要再给这家伙来一下真格的,就感觉到一丝异常不妙的凉意袭上了自己的脖颈。

“把枪放下。”

黄少天心里暗骂一声失算,一个略带怒意的女声已然从他耳后传来。

“你又是谁?”

 

2

黄少天闻言抬头,他对着叶修猛然伸出的那只手上戴着质地上佳的白手套,它拽起叶修那身简陋的白衬衫的衣领,五根手指弯曲起来形成五道凶刃一样的弧,力度张扬得像是要仅凭着力度将他勒杀一般。

“下次?你觉得你还会有下次?不好意思,叶秋,你已经没有下次了。”

黄少天嘴角带着丝毫没有去掩饰的笑意,一对即使是用女人的标准来看也不算小的眼睛就这么懒洋洋地弯起来,眼瞳深处是种琥珀一样浓稠的深棕,但也就是在这深处两把有划伤人的刀子,平日里它们被藏在这人那感染力太强的“阳光大男孩”的笑容下,但以眼下叶修和他的这个距离来看,却是一览无余。

他对着叶修更近一步就快要凑到叶修的耳边,微微地歪了头,嘴角的笑意顺理成章地向外溢出,再由他的舌头和他的言语共同吐出一句话来。

“怎么样,服不服?”

叶修也就毫不掩饰地对着他嗤笑回去。

小朋友,你这种笑法还是跟我学的,你说呢?

 

3

“服不服?”

这句话黄少天同样是脸狠狠贴在墙面上听到的,叶修的手以绝对的优势大力压住黄少天的后脑让他颈部以上全然动弹不得,还匀出了几根手指准确地压住黄少天的咽喉。黄少天禁不住分神了一刹那想着这人的手指真长啊,指尖从他的喉结上划过,他的颈动脉就在他指腹下面隔着薄薄一层皮的位置跳动,而一滴温热的液体正顺着他颈部的肌肤缓缓地下滑,一路淌进他的衣服里滑过他锁骨附近的位置,再慢慢地浸红他的那一小片衣料。

 

叶修手指上的血还远远没有止住,那是黄少天仅仅几秒之前的杰作。也许是黄少天那由一张喋喋不休的嘴撑起来的外皮太过乱真,当年那刻不论是叶修还是苏沐橙都没想到这个前一秒还立马丢了枪说着“好好好这位美女行行好我投降还不行吗”的年轻人下一秒就能从衣袖里转出一把拆信封用的小刀片,在叶修抬手去接他那把枪的瞬间,那刀片自下而上迅疾利落得不过银光一闪之间,带出飞溅的血珠。

 

不过纵是如此黄少天也还是没想到,纵使当年自己已有了那番刺客一般的身手,那个之前还满嘴不正经的家伙能够在被划伤的同一瞬间就做出反击反应。那时的他能够分辨出的只有迎面而来的一股劲风和一系列分布在周身各处的钝痛,他的刀片就已脱离他手的控制飞出、落地,再被方才那个不声不响抵住他要害的姑娘一脚踩住。

 

黄少天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条拜他所赐的狭长伤口贴上了他颈部的肌肤,再随着叶修压迫着他的动作进一步地裂开,鲜血滑落,而这人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觉一般还在一点点加大手上的力度。

 

“……靠…”

黄少天拼了命地想开口把他从小到大学过的脏话统统对着这个人砸过去,可叶修就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般,他的手指缓缓地又向前滑动了一点,以一种纯粹侵略意味的方式,紧紧地扣住了他的咽喉。

 

“刚刚说到哪儿了?对,自我介绍。你要不愿意的话,哥先起个头吧。”

“我叫叶秋。”

仿佛林间巨蟒缓慢而狂喜地绞紧了新捕到的猎物。

 

4

小朋友的回答是手上近乎漫不经心地一抖,那只暂时闲着的手上正好缠绕着一条马鞭,随着这一抖甩出一条棕黑色的蛇形,再狠狠落在叶修胸口。

 

“我看你对现在的你的境况还了解得不够深刻。”

 

“我觉得我了解得足够多了。”叶修看进黄少天的眼睛,“这里是G市郊区的一所废置的房产,据说是G市旧望族之一的葛氏留下的废弃军火仓库,不过实际上被你们蓝党改造过,现在被用来秘密审讯和关押红党人。现在我面前的是蓝党G市分部的特务‘夜雨’同志,即将对我进行……”说到这里叶修刻意停顿了一下去观察黄少天的表情,再用和前言全无二致的淡然语气说出这番话的结尾词,“请教。”

黄少天的手完全出于自然反应地握紧。那是一种太过熟悉的感觉,眼前这个人或许算不上锋芒毕露,却就是能够在这样一些无心一般的细节里投射出一股子有恃无恐或是胜券在握的意味。

 

就好比第一次见面他怀疑他身份不一般,待他行至暗处时掏出贴身的枪抵住他的脑袋时,他淡定地玩起的那一套“哥只是个路过的”的把戏。

就好比他唯独用被他划伤了的那只手把他制服,再好整以暇地问他要他的名字。

就好比他和叶修那场发生在区区几分钟前的对话。

那是他刚刚走进这间走廊尽头的审讯室,路过外面一排沉默的守卫和牢房里隐约传来的哀叫声,推开了这扇沉重而略微生锈的铁门。

 

被用来绑住叶修的铁链比平日里锁其他犯人的粗了足足有一倍,叶修身上的衣服只剩那件贴身的衬衫,白色的布料上已然布满了斑斑血痕与污迹,本该规规矩矩排在墙边的刑具零碎地歪了一地,几个还没完全熄灭的烟头散落其中——毕竟,“一叶之秋”这个名号对所有的蓝党人来说都不仅意味着那个叱咤风云的红党王牌特务,更意味着他数年来对蓝党造成的一次次挫败性的打击。

叶修的双手被高高吊在身侧,半眯着眼睛,从头顶流下的血冲得他没法完全睁眼,不过这却也和黄少天印象中的神情相去不远,一样的慵懒而又云淡风轻——云淡风轻得很容易就能诱发起他对面的人的恼怒情绪。

这么一想,那些下级会预先对这位“重罪犯”采取一些“额外措施”的原因也就不难想象了。

 

看他走进来,叶修直直地看着他,语气平淡。

“劳驾告诉你手下,以后那么好的烟抽不完别扔了,怪浪费的。”

“你不如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反手把铁门关上,那带着刺耳摩擦声的巨响在寂静的走廊里荡开。

“我倒觉得你应该操心你自己,黄先生。真的。”

 

5

G市红党秘密训练基地比想象中还要大,以至于黄少天辗转在射击场找到苏沐橙的时候,整个场地上的人都已经只剩下苏沐橙一个人了。论身高小姑娘比黄少天要矮上足足半个头,细胳膊细腿看上去也终究有那么一点柔弱的味道,可是即便如此她穿着一身轻便的训练服对着对面的靶子连续射击的背影仍然颇有几分女中豪杰的风姿,所以黄少天也就停在她身后安安静静地看着她打空了一整个弹夹,再擦擦手上的汗回过头来看着他。

 

“呃,美女看起来蛮厉害嘛,还没请教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黄少天,蓝雨分部的,你肯定认识我们魏老大吧就抽起烟来和你们那位姓叶的同志一个德性那个,那天那个事儿吧是个误会我跟你说,我正好在那一带做一个盯梢的任务,然后你们那位就……”一大串话说出去的功夫苏沐橙的脸上始终是一副淡淡的微笑表情,也没有要回应的意思,黄少天自感尴尬,便停下话头,走到苏沐橙旁边去拿起另一把练习用枪,自顾自地对准对面的靶子连开三枪。

 

八点四环。

八环。

七点六环。

 

“哎哟第三次我手好像抖了下哈哈,还得多跟你们总部的人学习啊,”黄少天飞快地扫了眼隔壁苏沐橙那个平均都在八点五环以上的靶,又补充道,“不知美女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不过有个建议。”苏沐橙说话的语气跟她的微笑一样,温和有礼又带着种距离感,“想打听叶秋的事情的话,可以直接问我,大家现在都知道彼此的身份,没有关系。另外,你一开始也不用在我身后站那么久。”

 

这一次苏沐橙脸上没有那种无声爆发的怒意,显得她的眉眼愈发地秀气,可是那几句用相当自然的口吻说出的“建议”却将黄少推进一种无名而又剧烈的慌乱中,在这股慌乱中黄少天脑子里预先准备好的说辞瞬间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捡起她的最后一句话展开起回应。

 

“我这不是看姑娘你上次出手那么犀利,要是贸然打扰你,你…”

话说到一半苏沐橙就对着他轻轻扬起眉毛,可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说完——或是组织好下半句的语言,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传来。

 

“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黄同志。”

 

黄少天的身体在辨认出这声音可能来自于谁的第一刹那自己做出反应,那种“话唠的阳光大男孩”的形象只用一眨眼的时间就一扫而空,他手上还握着那把练习用枪没有放松,于是就握紧那把枪将枪口飞快地旋转过一个角度向着后方挥出。

并不出他意料地落入一只手掌中。

 

叶修就站在黄少天身后不到半米的位置,此时的叶修看上去和那个被他用枪指着还满嘴跑着火车求着饶的家伙判若两人,准确的说其实这一点黄少天在被他击中的那一刻起就已察觉,但是还是没有眼下这般的强烈,叶修握住黄少天手里的枪,黄少天拼起自己七八分的力气去想把枪拔出来,可那枪竟然纹丝不动。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

 

“我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你真的应该多操心一下自己的反侦察水平了,黄同志。”叶修笑着回答他的这劈头一问,黄少天结合他的话的内容满以为那笑容里应该包含着种俯视般的嘲讽感,但是仔细看去那居然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笑而已,平淡到甚至在黄少天心里激起“无趣”感的程度。

 

答完这句话叶修就不再把目光放在黄少天脸上,他手上一抽径直把枪从黄少天已然松了几分力的手里抽走,原地对准正对面的那支靶扣动扳机。

 

“砰!”

 

6

“一叶之秋,这红蓝两党谁都知道你是个人物,但以你现在这般境地,耍嘴皮子实在不少什么明智之举。我劝你还是差不多该死了心老实交代了好,免得受更多皮肉之苦。我问你:下个月初红党特务在G市所谓‘弑凤’计划的目标是谁?接头地点在哪?”

“哎,这会儿倒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念得挺顺,当真忘了你自个儿平时怎么一口一个老叶叫的了?……少天?”

 

又是一鞭挥在叶修的胸口,这一鞭在黄少天察觉不到的程度上微微地有些颤抖,也就在那一瞬间黄少天的眼底无声地翻腾起汹涌的狂涛,仿佛当真是一场刺骨的夜雨席卷而来。

“闭嘴,现在是我提问,你回答。”

 

 

7

“现在,我提问你回答。”

叶修正靠在椅背上,只保持住伸出右手的动作,懒洋洋的神情丝毫未改,嘴里叼着支烟喷出阵阵白色的烟雾。

 

“喂,我只是来帮你包扎的,不是来伺候谁家老爷的!”

黄少天禁不住有些愠怒。面前这个人的身份自然是早就被人告知过了,红党里即使放眼全国分部都听过他大名的王牌之一,更何况那天自己二话不说划人一刀这件事黄少天说到底心里还是不太过得去,所以从训练场出来没多久,就自己管医疗科要了消毒药品和纱布敲开了叶修办公室的大门。听完自己来意后叶修有短短一瞬间的诧异,但诧异过后这人就相当平淡地表示了接受。

 

“现在,我提问,你回答。”叶修又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除了语速稍微变慢断句稍微改变外连语气都一模一样。窗外天色已晚,房间里也只开了盏台灯,那双眼睛看过去是一片波澜不惊的黑,黄少天对上他的目光后梗住了脖子没有移开眼睛,所以就没有错过那双眼睛深处如同炉中火一般静静燃烧的锐意,连他满脸的慵懒都没能盖住它。

 

也就是在同一时刻黄少天的瞳仁倒映进那片黑色的深处,仿佛投石如湖。

 

房间里的沉默持续了足足有三秒的时间。

 

“我问完了。”

 

黄少天再次垂下眼帘看着他握在手里的那只手,那只手手指修长而干净,只除了那条被他自己划开的长而深的伤口,因为白天他那个带伤的抓握动作而有明显裂开的痕迹,伤口里的血看上去凝固得颇为勉强,横亘在那手上刺眼得无以复加。

 

“恩。”

黄少天将第二只蘸了酒精的棉球扔进一旁的垃圾桶,手上拉起绑带,从那条鲜红的斜线开始,将那只手一圈一圈地包起来。

 

他将白色的绷带一圈一圈地绕过那些修长而干净的手指,他注意到那些手指上指甲恰好处于修剪不久后的状态,全部都整齐而圆润,若是褪去台灯橙黄色灯光的晕染那只手的肤色实际上有些苍白,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地觉得那只手异常地好看。

 

他又想起就在几十分钟前叶修在射击场里开的那一枪。

 

九点一环。

左手。

 

他开始把那只手上的纱布缠得越来越厚。

 

 

8
“事到如今还拿那些旧事来提,你不会连这点程度的逢场作戏都看不出来吧?这样下去我真要怀疑你的那些名号都是浪得虚名了…”
“呵呵。行啊。哥都交代。”
“我坦白,我有一次在这G市执行任务,在一家叫蓝雨的茶餐厅外边见着一个刚留洋回来的少爷。啧,那小少爷笑起来啊,真真要比我原先在上海滩见着的周家公子还要俊俏,看得我一时间挪不开眼……”

“可是还没过几个小时,就是那么个温文尔雅的小少爷冷不防翻出拿把枪抵着我的后脑勺,问我是什么人……我得说就那么把人脸按墙上可真粗鲁啊,蹭了哥一脸灰。”
“可是那时候我居然还挺高兴的,因为这小少爷居然和我是同一种人。”
“……叶秋!我让你交代红党的情报,不是让你胡说八道!”
“好,好,好,不就是跟红党有关的情报嘛,我都交代!”
“我交代,更让我高兴的是后来小少爷跟我说他也是红党的情报员,还是上头派下来跟着我做事的……”
“不过小少爷一开始不怎么服我,老跟我较劲儿,一天到晚嘴巴讲个不停,吵得我脑袋疼。但哥是什么人,分分钟让他服服帖帖管我叫‘叶前辈’……”
“都说了叫你不要胡说八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哎,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要我交代情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点东西。”
“什么东西?”
“我要你。”

 

9

桌子对面的喻文州脸上浮上少有的困惑表情。

“十分感谢叶前辈这次对蓝雨的援助。只是,关于前辈方才说到的‘附加条件’,恕我有些没搞清楚,还请您再具体一点说?”

 

G市,红党蓝雨分部接待室。

叶修上半身微微前倾:

“我要你蓝雨分部那个刚留洋回来的小刺儿头,最近哥这边有几个任务特别适合他来完成,你调他过来协助一下,蓝雨这个季的军需短缺嘉世帮你们解决。”

 

他的双手支在桌面上,交叉的十指上包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绷带。

那天帮他把绷带绑得越来越厚时的黄少天不自觉地微微低着头,睫毛就低垂在那双深棕色的眼瞳上方,叶修自是察觉到那人手上的动作从不太情愿到越来越用力,绷带拉得越来越紧带来些许的痛感,而他却只想用空着的那只手去扣住他的脸和下巴,再上面是那张说个不停似的嘴,在又一次蔓延开的沉默中吐出算不上规律的呼吸。

那股盘旋在那个射击场和办公室里的暗流还在盘旋,那是羽毛抚过丝绒,还有一脚踏入炽热的流沙。

 

10

话音刚落叶修猛地发力,硬是拽着身上沉重的锁链冲上前去和黄少天接吻,跳过暧昧厮磨的过程直接撬开他的嘴唇去侵略他,用舌尖极快地扫过他的唇舌。

 

黄少天毫不示弱地以最尖锐的虎牙咬在他的唇上挣脱了这个吻,然后,他对着叶修走近一步,侧过头去狠狠咬住叶修的耳垂。

 

这一咬让叶修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只是这其中疼痛和讶异的成分哪个更多一些怕是难以说清,面对蓝党人和黄少天轮番的刑讯下这位王牌特务甚至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可是黄少天咬上他耳垂的那一刻起叶修发出一阵压低的笑声,这笑声传入黄少天耳中黄少天骤然加大了齿间的力度,咬到门外的走廊上传来高跟鞋踏在砖地上特有的噔噔声,咬到那片皮肉几乎就要有鲜血渗入他的口中。

 

黄少天在那脚步声就快要走到审讯室门口时松嘴,叶修望着重新直起身来的黄少天,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还带着黄少天齿痕的嘴唇。

TBC

其实两个人都对对方有占有欲ww这一点下一更里会更明显诶嘿嘿

就是篇串起了很多我私心很喜欢的梗的爽文啦,大家随便吃吃就好TUT

评论(26)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