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林方】自编心理学相关30题(1)

CP见标题,写作30题,读作心理汪の期末的怨念。

没啥萌点可言的段子,混个更_(:з」∠)_随时开脑洞随时继续ww

这次的是都是心理系在读的学生设定ww

——————————————————————————————

1.绝对阈限(林方)

 

“快快快老林来扎我看看!”

台上教授宣布自由组合实验开始的话音刚落,林敬言就感觉到面前一阵劲风刮过,原先还躺在盒子里的实验用具都不见了。稍稍一转头去看坐在身边的人,就看到方锐一只手仿佛挥舞一把剑一样挥舞着那把游标卡尺,另一只手则正把那个相当简陋的淡黄色眼罩往脑袋上套。

 

“…你不如先把尺子放下,两只手一起戴会快一点?”

林敬言说话间方锐正好手上一滑,游标卡尺的尖头相当凶险地在半空中晃荡了几下。林敬言想着之前教授那句“这个要是拿不稳,随便给你拉个大口子出来是绝对没问题的”的嘱咐,便及时伸手把尺子拿了过来,而方锐借着这手上一轻松的功夫也把眼罩套好了,还有几撮头发歪歪扭扭地从眼罩的绑带里支楞出来。

 

“好了!可以扎我了老林!”

说着人把左手往林敬言鼻子底下一伸,一副介于“大义炳然”和“小学生勇敢面对医生打针”之间的表情,看得林敬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别人都是抢着当扎人的那个,就只有你挨扎挨得那么踊跃的。”

 

方锐愣一下,用一根手指把眼罩往额头上一拨,露出半只眼睛来相当真诚地看着他。

“那当然是因为…扎人的那个要负责填表啊。”

 

所谓绝对阈限的测量,其实就是两个人一组,其中一个人拿游标卡尺的两个尖端拨出不同的以毫米为单位的数值去轻轻扎另一个人的手背,并在其中穿插几次用游标卡尺另一面的尖头去扎的“迷惑行为”,不停地让另一个人判断自己手背上现在有一个还是两个点的过程。而至于这个过程所要求的次数……

 

林敬言随着他的话扫了一眼桌子上那张实验报告表,那上面的表格密集如棋盘。报告表的最下方是密密麻麻的关于实验操作和记录的说明。

 

林敬言稍微顿了有一到两秒,把目光收回来,从桌子上抄起游标卡尺对准方锐的手背。

 

“我们现在开始吧。”

 

 

 

“两个点!”

 

“我还没调好距离。”

 

“……”

 

 

 

“两个点!”

“我还没扎下去呢。”

“……”

 

“嗷!两个点!”

 

“两个……不对,一个?不不不,还是觉得是两个点。”

 

“这是……一个!绝对是一个!”

 

“两个点。”

 

“这个太明显了绝对是两个点!”

 

“一个点!”

 

 

“老林老林我刚刚准确率怎么样!高不高!”

扎着扎着方锐就自己又撩开眼罩露出半只眼睛来,林敬言从那张才写了个开头的表格上抬起头,投过自己那副平光的黑框眼镜看着他。

 

事实上方锐的绝对阈限还真是特别的低,说人话就是触觉相当的敏锐,哪怕方才林敬言调了个一毫米的距离轻轻扎下去方锐嘴里也是几乎立刻就蹦出了“两个点”来。“是啊,一毫米都判断得出来。挺厉害啊。”

 

“果然!老林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小时候特别难打针,大夫分散我注意力也没用,针头一扎到我皮肤我准跳起来。原来我是因为绝对阈限太低了。”

方锐伸过脑袋来看林敬言在“1mm”那一栏下面打上“√”,也就灌了林敬言一鼻子的洗发水香味儿——那是因为十几分钟前他俩刚一前一后地从宿舍直冲进实验楼,方锐的头发上甚至还滴着水,被林敬言扔了块毛巾胡乱地把头一擦就蹬蹬蹬地蹿下宿舍楼梯。

 

“那你把眼罩再戴上,这次我给你来个有挑战性的。”

林敬言打完钩就规规矩矩把笔搁下,拉过方锐的左手再次放回原本的那个位置。但是这次方锐即使在拉好眼罩后那只手也没撒开,视觉暂时关闭的结果是让他全身的触觉“因子”(如果真的有这玩意儿的话)都在那只手上紧急集结起来,方锐都能清晰地分辨出那只手覆盖在他手上时每根手指搁在哪个位置,指腹分别贴在哪一片皮肤,还有那只手和桌子表面之间的温差——

 

 

“呃…一个点?”

“两个?”

“老林你扎了吗?”

 

“没有,还没扎。”

——还有他答话时正好吹在他面颊上的呼吸。

——还有他嘴唇覆上他时的形状和动作。

 

“老林,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坚持要选这里的位置了。”

方锐一把拉下自己的眼罩,正撞上林敬言对着他微微弯起眼睛、温温和和的一个“林敬言式”的微笑,算是大大方方承认了。

 

因为是班上最晚到的一批,所以教室里所剩下的座位也不多,两个人站在教室门口被教授催促的目光洗礼了好一阵过后,林敬言拉起方锐就选了这两个位置坐下。这两个位置位于教室的角落,旁边还恰好是空调庞大的机身,两个人要是后背往墙上一靠,那就基本上隔绝了全教室可能碰巧扫过来的目光。

 

“这难道不是很符合你平时打游戏选地图站位时的风格吗?”

 

“那是那是,明智之选啊。”

方锐大大方方回了他一个笑脸。

 

“哦对了,刚刚那次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啊。”

“先是两个点,然后是一个点。”

“怎么样,我说得对不对啊,林大大?”

 

 

 

 

 

2.多导仪

“那么,就是这样。贴电极片的是测心电,黑色指套是测皮电,白色线头是皮温。还有要用到的电极膏主要成分是盐和淀粉,被试如果到时候不放心就跟他们说这个拿来蘸饼干吃都没问题。还有谁有不懂的吗?”

叶修往台下扫视了一圈,见没人再提问便合上手里的笔记本。那笔记本上的笔迹原本就潦草得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看懂,更何况就算真有人看懂了也会发现那只是他自己随手涂的几段荣耀攻略。后座的那小子手指在屏幕上划得不亦乐乎,挪着几个Q版的动物脑袋刷出满屏幕的特效,那叫一个玩得猖狂之极,所以准备转身收工之前叶修及时收住了脚步,又重新正对着台下低一年级的学弟学妹。

 

“哦对了,在我把多导收起来之前,要不要找个人上来体验下啊?黄少天,我看你玩开心消消乐也挺空虚的,不如你来吧?”

 

这句话传入黄少天耳朵时黄少天手上猛地一滑,差点就挪错了方向。而原本昏昏欲睡的他的同学的反应不比他平静,一个个瞬间精神起来,从四周向黄少天射来各种2333333333333333的目光。

 

叶修说罢还懒洋洋地靠在了讲台的演示桌边上,手里把那个笔记本卷成了卷在手里把玩,黄少天辨认出了它的封面,并进一步回想起这笔记本上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是这位叶师兄把本子上两个人的荣耀单挑记录放他面前,火上浇油的是那记载了他的惜败的笔迹还“灵魂”得不能再“灵魂”。

 

“靠!我不当小白鼠!”

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你不是小白鼠。”叶修的声音淡淡地传过来。“正儿八经做实验的话,小白鼠那是做完就要杀死的…”

 

然后叶修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那件蓝色的T恤上,慢悠悠地补刀。

 

“…你是小蓝鼠。”

 

 

好在就是做个临时被试而已也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更何况负责为自己贴电极片打电极膏的是苏沐橙,女生的话动作比较柔和,要是叶修那家伙自己动手的话指不定让他额外吃点苦头出点丑,或者,要真是他那只手要捏着他去连线夹电极——

黄少天伸着手腕露着两个脚踝坐在教室最前方这么想着,台下郑轩宋晓那群人发出阵阵起哄声,姑娘们发出阵阵傻笑,还有个别好事者一声声阴阳怪气的“天哥”“黄少”地想逗他发笑引起指标水平波动,但大屏幕上显示出的自己的三项指标的线基本平稳,黄少天看着颇有些得意,不禁也开口反击回去。

 

“你们这群渣渣,本少这叫心如止水,心如止水懂不懂?别在这瞎来,一点都不专业,小蓝鼠也是有尊严的!”

 

“既然小蓝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就专业点呗。”

叶修的声音从黄少天身后传来。他手里还是拿着那个本子,本子又翻开了,叶修正一边说一边正放下苏沐橙暂时借他的笔,捧着本子的模样正经得就像他那个孪生兄弟在学生会例会时发言的样子。

“我现在开始给被试读一组中性词,大家可以观察一下听到每个词后被试的反应是否有区别。”

 

“啊?中性词?”

“中性词有什么意思啊,要读就读负性词啊?”

“中性词不给力啊叶学长!”

果不其然台下开始抱怨,一时间连黄少天自己都有点吃惊,可是接下来叶修就煞有介事地竖起了那个笔记本,再稍微清了清嗓子。

 

“寝室。”

黄少天脸上那还没消退的和台下哥们互动的表情瞬间僵住。

 

 

“活动中心后台。”

叶修的普通话平日里带着些微的B市腔,却读得字正腔圆,在不大的教室里传开去。

 

“办公室。”

教室里再没有第二个人出声讲话, 实验楼的教室特有的隔音效果将他的声音保持得相当好,一字不漏一个音节都不漏得往黄少天耳朵里钻。

 

“阳台。”

嗡嗡的议论声开始慢慢在教室里蔓延开去,黄少天还是僵在那里,不知道是因为几秒前他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线头的缘故,屏幕上代表皮温皮电的那两条线瞬间出现近乎垂直的上升。

 

“浴室。”

上升还在持续,这一次连心电那条线也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叶修每念一个词就从背后向着黄少天走近一步,黄少天的嘴里幅度很小地酝酿着明摆着送给叶修的某些字眼,可是脖子却哽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就那么看着对面一整个班的同学都盯着大屏幕上他的生理指标看。

 

“屋顶。”

现在他连脑子里也开始嗡嗡作响了,叶修刚好就停在他的旁边,肩膀右边过去不到一拳的距离,而他的大脑超负荷一般地极速运转,想的是如果他现在有把刀的话是先对着叶修拍过去,还是先切断那该死的联想。

 

他越来越意识到叶修叫他上去绝非他表面上表现出的那般一时兴起,最直观的证据是叶修最后以一个成语作为了他这组“中性词”的结尾,他再次合上那本该死的笔记本再缓缓回头向大屏幕望去,嘴里说的是一句该死的——

 

“心如止水。”

 

 

 

屏幕上,三条线一同再度飙高。

 

叶修居然该死的还没忘了他的解说。

 

“按理说中性词应该是没有明显的情绪诱发效果的,今天黄师弟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大家就当特别情况看待就好。”

“总之,你们自己做正式实验的时候,别忘了,先用中性词或者别的中性材料测一下基线,再把情绪基线和后面实验过程中唤起的反应进行比较——”

 

偏偏好死不死台下有人追问了一句。

 

“叶学长,什么特别情况啊?”

 

叶修也就得以在只有黄少天一个人看得到的角度扬起嘴角。

解说的同时他刚好十分顺理成章地在黄少天面前弯下身子帮他取下身上的电极和连线,从脚踝,到指尖,最后是手腕。

 

他用自己的手扣住黄少天刚撕下电极片的手腕,感受着那薄薄一层皮肤下不断跳动着的脉搏。

 

 

“特别情况,也可能是电极没有接好,导致信号有误,最好多检查检查设备,在软件界面可以多加一个心率的频道作参考——”

 

“不过今天你们黄少天同学这种情况,就只是单纯的…”

——当时“玩”得太开心了而已。

 

TBC

如果觉得有点没看懂,那么,戴上一副污一些的眼镜再看试试【【

评论(43)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