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咱就正常地谈个恋爱行不行?!<下>

CP:叶黄Only

TIPS:ABO(伪)/片儿警叶Sir xOmega协会的黄主任/一篇纯属恶搞的人工雷/觉得OOC就对了【x

宝宝来拔FLAG了!!!!!!!!!!!!!!!!


<上>点我

——————————————————————————————

俗话说得好,这个世界上有三种杯具:

一是剧本是清宫戏——而你是太监;

二是设定在宏大热血的机战场面——而你是机甲;

三是身处ABO世界观——但你是Omega。

 

身为Omega,不仅天生就可能被套上“柔弱”“生育工具”“Alpha面前的小绵羊”一类的刻板印象,还时不时会发现自己非常无辜的、仿佛就只能用“因为你是个Omega”来解释的奇怪剧情当中。

 

拿黄主任来举栗子的话,小学的时候,班上排演童话剧,分角色的时候我们的小少天以极其敏捷的身手窜上了讲台,对班主任说“我要当王子”,结果收获到的是班主任极其慈祥的一记摸头杀和一套白雪公主的戏服;初中的时候,我们的天哥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格子衬衫加上平光的黑框眼镜一度迷倒了不少妹子,结果被同寝的Omega友严肃地教育说作为Omega要懂得隐藏自己的性别,外面那些如狼似虎的Alpha也不是吃素是吃Omega的,还有那些被你迷住的妹子有一部分是因为觉得你如此坦荡地展现Omega的形象反倒极有可能是扮O吃O的霸道Alpha;高中的时候,我们的黄少索性走起了纯爷们风,结果没走几天就被班上那群Alpha那种“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的眼神吓得在纯爷们的道路上平地摔了一跤。

 

想到这,黄主任不禁又狠狠地朝着对面的片儿警脸上扇了俩眼刀。光是经历了这些就已经够怀疑自己幸运值是不是为E了,结果当你最后发现和这个人给你带来的黑历史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的时候,你就……连怀疑都不用了,在这方面幸运值就是为E,盖章定论,并不能抢救。

 

那是黄少天在大学里沉稳地当一个安静的Omega的第三个年头,课很少空闲时间很多荣耀online新出的活动很棒棒哒,他睡了懒觉起来,打开电脑砍瓜切菜般地清掉了日常还和自己在游戏里的好哥们切磋了几盘,便伸伸懒腰和室友下楼去食堂打饭吃。

 

没想到他和室友聊竞技场对各职业的技巧聊得正High的时候,排在他身后的那小子猛地一冲,饭也不打了就往和黄少天来了个相向而行,黄少天完全没反应过来地就被自己刚拿到手的那盘咖喱牛肉饭淋了一身。

 

那可是整整的一盘咖喱牛肉饭啊,还散发着浓浓的咖喱香和牛肉香,CHUA的一下就黏糊糊地在他的衬衫来了个飞流直下鬼知道多少尺,一时间黄少天仿佛亲耳听见了自己内心里属于吃货的那一部分碎了一地的声音。

 

而当他简单收拾好饭祸现场,一脸嫌弃肉痛混杂的表情想抄近路冲回宿舍去换身衣服的时候,又碰到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邋遢工科男把他的路给挡了。

 

“……同学,请你让一下?”

“那啥,在让你之前,有个问题我想问下你——”

“同学我现在有点赶时间能不能回头再说?”

“就一个问题,我想问下你是不是——”

“同学我现在真的非常极其特别的急你能不能找别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人不行,就得问你才行,你——”

“雷楼某啊快给我让开啊啊好烫啊啊啊啊啊夭寿了!!!”

 

叶修,当年23岁,在学校食堂附近,亲手get了自己有生以来最简单粗暴的一记BE。

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太没有一点点防备,所以当年的叶修,只来得及看着黄少天远去的身影感叹了一句……“这咖喱闻起来不错。”

 

当天下午,两人所在的大学的论坛里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帖子:“【寻人】有人认识一个信息素味道是咖喱味的Omega吗?哥找他有事。”

 

当天傍晚,当黄少天坐在宿舍里吃着特地叫外卖送来的一份新的咖喱牛肉饭,QQ上班群里就冷不防跳出来了一条紧跟着N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的论坛帖子链接。

点开来一看,帖子下面的回复更是一个比一个不忍直视。

 

“Yoooooooo这一见钟情吗!一定是一见钟情吧!”

“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是一闻钟情啊!楼主我看好你!”

“哪个班有信息素是咖喱味的Omega啊我一个Beta都好像见识一下哈哈哈哈哈”

“楼主你是不是人?是不是Alpha?信息素都闻到了居然不上♂让对方跑了?真是丢我们Alpha的脸!”

“LZ大写的注孤生!目测连Omega的手都没摸过吧hhhhhhhhh”
“这年头能把信息素让人闻见的未标记Omega稀有度堪比熊猫了,这都不拿下,楼主这样的Alpha到底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楼主我觉得你差不多……不,已经是个辣鸡了!”

 

黄少天,当年21岁,在自己寝室,亲手摔了第二份咖喱牛肉饭。

 

 

房间里的谜之沉默还在继续,而当黄少天发现自己发射的眼刀竟然让对面的片儿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欠扁的时候,他果断而愤怒地打破了这沉默。

 

“笑毛线,你特么给我出去。”
“我可是正儿八经预约了的。”
“我告你性别欺诈。”
“哦可以啊,正好我们分局管这个。”
“…妈个叽小爷我忙得很,没空!”
“我都看见你桌面上还有最小化了的扫雷界面了。”
“那不是游戏那是工作窗口,而且这么远你怎么可能看清楚你以为你是隔壁世界观的哨兵吗。”
“可是我刚刚进门的一瞬间亲眼看到你点到一个雷上了。”
“我就说怎么突然感觉到原力一阵骚动原来都是某人煞气太重。”

“道理我都懂,所以黄主任之前说的的乐意谈谈,是指的谈·谈呢,还是我理解里的这个谈♂谈呢”
“我弹你大爷啊叶修!!!!”

 

面色如咖喱地爬完那个越盖越高的帖子以后已经是晚上了,黄少天往后一倒倒在自己床铺上开始叹气,全身都仿佛写着生无可恋。

 

“唉。”

“唉。”

“唉……”

“唉!”

“唉——!”

“唉……?”

……

 

叹着叹着黄少天就拿眼睛往下铺瞅,寝室里的三个室友已经全回来了,正一人一台笔记本,打LOL的嚷着德玛西亚,渣基三的吼着浩气长存,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打荣耀的正和一个弹药专家死磕。

 

看着看着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铺上坐起来。

 

“靠!我说我这都叹二十多口气了,你们三个!难道一点点都不不好奇吗?不担心吗?没有产生一种为同寝室的兄弟两肋插刀的冲动油然而生吗?!”

下铺的三个兄弟头也没抬。

“不好奇。”
“不担心。”
“没冲动。”

“……平时养你们何用?崽,阿爸对你们非常失望!”

“不就是班群里那个链接的事儿吗,一看就知道说的你,毕竟除了你也没什么会蠢到打翻一整盘咖喱饭然后一路狂奔回来换衣服的人了。”老大一边说着,一边冲着一只野怪招呼了过去。

“这不挺好吗这Alpha摆明了是看上你了,就你当时那熊样还能看上,这是真爱啊,哥们儿挺你,回头见面的时候记得多吃两片药,做好防护措施。”老二一边说着,一边操作出一记亢龙有悔彻底干掉了一只野生的奶妈。

“老二说得对,不过这人是不是信息素都分辨不出来,是不是不行啊,你别抱太大希望啊就当丰富人生体♂验了。”老三一边说着,一边使了个分身术拿起弹药专家爆出来的装备细软跑。

 

“行了行了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了。”

 

三个人难得整齐地从键盘上抬起头来看着他。
“怎么办?”
“换新的兄弟→_→!!!”

 

说是换新的兄弟,其实也就是打开荣耀和自己最近玩得挺好、还同城的那个叫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发发牢骚罢了。

没想到黄少天刚登陆荣耀就收到了一连好几条来自一叶之秋的私聊信息,其中最无法忽视的一条是:“你X大的吧?我今儿在食堂后巷碰到你了。”

 

直到好几个月以后的后来,等到黄少天终于能够直视这位在现实中是自己学长的家伙时候,这位X大时任的电竞社社长点了根烟,还算是挺诚恳地跟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他早就感觉屏幕对面那个不打不相识的剑客和自己不仅仅是同城那么简单,还很可能是同校。说来也巧,他刚把这个想法随口跟自己室友提了,没过几天,他和室友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室友就正好听见队伍前面的人跟同行者滔滔不绝着自己的夜雨声烦最近又搞到了什么样的好装备。

 

“所以他当时跑来就跟我说了一句话,说叶哥你那个夜雨声烦刚就排我前面,你从那个门出去,闻着咖喱味儿就能找着他。”

“我当时也是一时脑热就直接追过去了,又正好闻着那咖喱味儿——”

“靠靠靠别跟我提咖喱我再也不想看见咖喱饭了!”

 

结果叶社长右手一抬,递给他一个塑料袋。

 

“对不住了,当时闻着咖喱味以为你是个Omega所以稍微有点慌了神,这个包子——不包子我不是叫你是在说能吃的包子——你拿去当早餐吃,算哥请你的。”

“……咳,我真的是Omega。”
“不不我真的是Omega啊?!!”
“卧槽我都说了我Omega了别以为你们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们眼睛里写着‘啧啧啧又是一个装O的Alpha’这眼神我高中就受够了信不信我告你们性别歧视!”

 

鸡飞狗跳过后那个包子黄少天终究还是吃了,鲜肉的。因为那天他真的有点饿了,再加上对面那个邋遢的工科男拾掇拾掇来也是个颇体面的人,所以吃完包子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和叶修一起出校门去了叶修租住的公寓。

 

孤A寡O,还是有缘咖喱来相会的那种,还一见面就单独去了其中一方的家中。此等八卦这两人的社员、同学等人怎会放过,于是在当事双方抵达叶修的公寓大约15分钟后,由电竞社的魏琛和动漫社的戴妍琦等组成的一支英勇的小分队,就利用从电竞社活动室里放的叶修公寓的备用钥匙这一资源,破开了事发现场的大门。

 

这样一来,当刚完成准备工作开始办正事的叶修和黄少天两人,就看见这一干人等双眼闪着哲♂学的光芒,一股脑地涌进叶修的客厅,对着他俩喊道:

“扫黄!!!!”

“…………”

“………………”

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持两个PS4手柄的叶修和黄少天,齐刷刷的愣住了。

 

“What are you 弄啥类?!”

 

不知道谁在大队人马后方大着胆子接了一句:“扫、扫黄啊。”

 

“我俩这刚开局呢你们这是要上天吗!?”

“不很明显我们只是以为你们这么着急回房是因为叶社长想上♂天。”

“卧了个大西瓜的我只是想来他这儿玩玩看《刺客信条:枭雄》到底好不好玩,好玩的话我也想买啊?!”

“真的不是好玩的话顺便也玩♂玩别的更好玩的东西吗?”

“别方,真要玩更好玩的东西的话我会注意节制不会让你们叶社长干♂枯着回去的。”

“……”

“呵呵傻了吧愚蠢的Alpha和Beta们,以Omega取人是不对的,当然,以貌取我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然后我们英勇的扫黄大队就被未来的黄主任扫出去了。

“跟我这儿开污你们也不瞅瞅小爷姓啥。”
关上门黄少天禁不住有些得意,由于从小受到良好的Omega生理知识教育的缘故,长期混迹Omega论坛的他即使没吃过猪肉,好歹看过的猪跑加起来也足以凑起一趟马拉松了。

 

然而正嘚瑟着黄少天一转头却发现沙发上空无一Alpha。

 

“??!!?叶秋你干嘛呢这是?”

“怕意外吸入过多的咖喱味儿或者你玩得太不克制。”

鼻子上夹着个白色的晾衣夹的叶修坐回了沙发重新拿起PS4的手柄,盯着电视上Jacob的后脑勺目不斜视地答道。

 

关于这件让当时的叶社长鼻子上留下了好几个小时的红印的事,又喝掉了一大口可乐冷静了一番的黄主任还是没忍住开口询问了叶sir。

 

“喂我说,你当时总不会是真以为我的信息素是咖喱味的吧?”

“大约十五分钟前我才从黄主任那里得知当时的咖喱味来自于一盘普通的咖喱牛肉饭这个悲伤的事实,你说呢。”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都毕业好几年了每每有人提到你都还是会加一句‘可惜是个注孤生’了。”

“还跟我这儿提毕业呢,你仔细想想你当时有多坑。”

“明明是你有多坑好不好???”

压抑了好久的关键话题终于还是被摆上台面,黄主任说得激动脖子一仰把杯子里的可乐一饮而尽,而叶修看着他的眼神里的揶揄等一扫而光,一下子就把气氛弄严肃了不少。

 

时间就在两个游戏宅线上线下的一次次切磋中溜过,转眼便到了叶修研究生毕业、黄少天本科毕业的那个年头。毕业典礼一举办完,当初电竞社那一伙人自然嫌不够high,全部约上了就来了趟短程旅游。

 

在旅游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去H市最大的饭店点了一大桌,在饭店的包房里high到了深夜。当过大学生的都懂,这饭,尤其是散伙饭吃得一久,什么国王游戏啊真心话大冒险啊都统统免不了俗地被提了出来,以方便有男女朋友的给大家公个开,依旧单身Doge一只的大家来给研究下有没有现场达成连连看的可能性。

 

而当黄少天第一次输了猜拳的时候,作为一个大学四年坚持两耳不闻AO啪,一心只喜打荣耀的Omega,黄少天都依旧清晰地感受到了空气中涌动的八卦的暗流。

“……我选大冒险。”

 

话刚出口黄少天就看到个别几个妹子如同被锤子打中的地鼠机地鼠一样骤然下降了好几十厘米的脑袋,然而也有人并没有就此作罢,就比如一脸真·诚的方锐。

 

“那你现在在房间里,选一个异性亲他一口。”

“记住了是异性所以死心吧不能选室友!”

“友情提示即使是Omega妹子也不算毕竟同是Omega!”

 

又来了,大约二十几束能把他戳穿的蜜汁目光,其中以方锐的最甚,那双号称真诚得无以复加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让他产生了一种那眼神是在试图把他剥光了扔到谁面前的强烈的错觉。

 

Omega协会的准黄主任缓缓地咽了一口唾沫。

 

“选一个异性对吧。”

 

“对对对!必须是异性!而且一定要亲!到,假动作不算哦!”

 

黄少天抬眼来看着方锐。

 

“好的我知道了。”

 

他以跳太空步般的姿态向前猛跨了一大步,直视着那双真诚的眼睛。

 

“亲异性就行了是吧。”

 

“……”

这次是隐约预感到了什么的方锐咽了一口唾沫。

 

H市,某饭店的包间里,一个Omega鬼畜地笑着将一个惊恐万状的Beta逼到墙角,并没有去注意身后石化的众人和其中一个石化的性质和所有人都不太一样的Alpha。

 

“叫吧,叫一声‘破喉咙’我就……还是不会放过你的。”
“??!??!?!等等这剧本不对啊啊啊你不是应该去找Y&*@%¥…啊啊啊啊老林够泥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轮最终还是在方锐自己把手掌抵过去意思意思被黄少天碰了一下告终,方锐选手受到500点精神伤害,黄少天选手从饭桌上抽过一张餐巾纸擦嘴,气势犀利得跟在荣耀里拿冰雨抹对手的脖子。

 

饭桌的一角,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姓男子极其不甘心地拿手肘碰了碰自己旁边的女Alpha。

“我说楚姐,今天这场合难得特殊♂你都没考虑不考虑去提点要求搞点叶社长黄少天他们的八卦你们那什么X次元啊乐X啊的地方818?”
“琅琊榜追到最后梅长苏死了,没心情。”
“…………”

 

另一边,游戏继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社长快!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作为电竞社即将卸任的社长,没有机会也会被社员们创造机会地推上风口浪尖。对于这一点,后来的叶sir心知肚明。所以他也就大大方方地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没有做什么无谓的抵抗。

 

 “真心话吧。”

 

立刻就观察到社员们蹭的亮起的眼神。

 

“社长社长,你有喜欢的人吗?有的话是谁?”

 

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问题,甚至可以说世界上相当大一部分的真心话大冒险都是为了这个问题而存在的。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CHUACHUA的就往叶修脸上看,恨不得把他每个面部表情都一丝不漏地捕捉下来。

 

但出乎包括在叶修在内的所有人意料的是,达成这片安静的首杀的,竟然不是叶社长,而是黄少天。

“我了个去你们这都什么技术含量啊浪费难得的机会,还问他有没有喜欢谁,被盖上公认‘注孤生’的印戳,这是浪得虚名的吗?谁不知道老叶这家伙是个被Omega刻意在发情期表白都还当着对方的面一边拿出Alpha抑制剂来吃一边拒绝了的货?你们看他平时课余时间大把大把地都和我打游戏去了,要是他有…喜欢…的……人——”

 

还是他那特有的连珠炮腔调,可语速刚蹦起来就又跟被人卡住了脖子似的慢慢地慢了下去,连音调高低也一下子来了个标准的信仰之跃,因为他看见旁边的叶修居然直接转头朝他看了过来,面部表情居然和他那天在食堂后面拦住他的路时一模一样。

“恩,有,还有少天,我正好也想问你个问题,你——”

 

也许是那目光让黄少天由身临其境般想起了黑历史,又或许是让黄少天前所未有地体会到了一种比咖喱饭事件那天还要强烈的逃离欲……总之,在叶社长话音未落之时,黄少天就说了句“我去厕所”就一抹烟似的消失在了饭店包房外的走廊尽头。

 

“……”

 

“那啥,大家继续吃啊别浪费。”

叶社长清了清嗓子,拿起手边最近的一杯透明的液体一饮而尽。

 

走廊尽头的男厕所里,黄少天的心情也很沉重。

 

他的脑子里炸开了锅,一方面是几年来他和叶修一起打过的BOSS下过的副本刷过的竞技场还有那鲜肉包子,另一方面是生理知识课本里的A和O这样那样和那样这样的图解和文字说明。

说好的同是当注孤生的死宅呢!
不对不对,他连问题都还没问出来呢。

说好的连Omega的味儿都能闻错的咸鱼Alpha呢!
然而等到他问出来了那就真的是药丸了好吗!!!!

说好的从来没见过他对任何Omega感兴趣呢!

仔细想想,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自己客观来说也的确是整整几年都和叶修孤A寡O地厮混过来了,两个人从线上到线下,这不这段时间出来旅游都还和他住一间房打一个PSP,要说只是普通朋友吧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

然而此时此刻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一直把他当Beta看,而他!却还是想【哔——】我!

 

黄少天感到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他想着想着,干脆就再也没回那个包房,拿QQ跟在场的一个熟人打了个招呼就打车走了。

而就在那个包房里,其他的人正在忙着处理意外中了DEBUFF的叶社长,也暂时没顾上看到他打的那个招呼阻止他。等到黄少天的那个熟人回头再看到那条信息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深夜大家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后了。

 

 

“你说说!你当时到底抽什么风!居然从那以后被说注孤生的最主要集火对象变成我了!还好意思说我坑你?!”

“本来就是你坑的我,我问你,你当时是不是逞能拿茶杯倒了杯白酒来喝?”

“是啊怎么了!”

“是不是后来没喝就走了?”

“是啊怎么了!”

“我以为那是服务员给加的白开水…”

“……”

“然后我一口闷了。”

“……………………………………”

“现在你说说,我们俩到底是谁注孤生一点?”

“…花擦这儿等着我?当然是你!还是你!”

 

看着从牙缝里挤出话来黄少天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样子叶修没绷住又笑了。

他就靠着黄主任的办公桌,朝那张仿佛立马就能蹦起来的脸靠了过去。

 

“那你考不考虑拯救一下大龄注孤生Alpha?任务奖励我都带来了。”

 

又来了,比那天还要认真,却又比那天笑得(对黄少天来说)还要欠扁的表情。黄少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由磕上了办公椅的腿儿,疼得他下意识地原地蹿了一下,恰好又把那个距离进一步缩小了一点儿。

 

再然后黄主任的目光终于落到叶sir另一只手上拿出来的所谓“任务奖励”上。

 

“……………………”

 

“叶修你个&@*#老子不吃包子!!!!靠还是咖喱味的?!你知道人家罗森有多努力吗你就知道去买人的咖喱味儿包子!!一个包子你以为新手村教程任务呢一个包子?!!!”

 

叶修像是意料之中地微微偏头,鼻尖顺势就蹭到他的侧脸上。

 

“这可不就是新手教程任务么。怎么样黄主任,组队吗?”

 

 

 

 

很久很久以后,当黄主任又一次看着以“慰问基层单位”之公济骚扰Omega正常工作的时候,都还是总会心生感叹。

Alpha也好,Omega也好,谈恋爱什么的,果然还是正常一点才是王道啊。

 

玩着扫雷啃着咖喱味包子的黄主任这样想到。

THE END

评论(32)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