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For the record

CP:叶黄only

TIPS:5000+一发完/特工叶x黑客黄/标题就是“告诉你一下”的意思,然而根据剧情来看按照字面意思直译也完全OK

我本来打算更空降,没有灵感。我本来打算继续开车,没有手感。

于是感到自己已经是一粒废米的我打开了word,然后自暴自弃地写起了短打。

没有然后了。

一点也不帅,中间有好长一段两个人讲相声【。

——————————————————————————

要说起来的话,叶修之所以能认识黄少天,还得托那支粉笔头的福。

 

原本对于黄少天来说叶修目测只是个看起来吊儿郎当、拖到大三下期都还没修完公选课的废柴学长,黄少天在叶修眼里也只是个坐在中间那个大组还敢直接把手机就那么放在桌面上玩的二货学弟,结果那天公选课的老师不知怎么的脾气特别的差,一反平日里“你们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听不听课随你们便”的作风,抄起一支粉笔就冲着黄少天砸了过去,尖利的声音抽鞭子一样响彻在教室里:“那个同学,要玩游戏出去玩,我这门课的学分没那么好混!”

 

结果准头太差,那个粉笔头就直接糊在了叶修脸上。

 

旁边的小子没憋住发出一阵偷笑声,手指还有条不紊地继续在手机屏幕上划,操纵着一只肥肥的黄色饭团型小鸟,又因为他笑得太厉害而歪了一下,没能命中原本的目标。

 

叶修从桌面上又拿起那个粉笔头,在把它交还给一脸尴尬地冲着叶修连连道歉的老师之后转过头对上了黄少天的眼睛,在那个距离上看过去它们带着枫糖一样的棕色,和它们的主人挂着笑容回望过来时候的样子很配。

 

“你戴美瞳了?”

 

“不,天生的,本宝宝八国混血,怕不怕?”

黄少天还挺得意地冲着他扬起一道眉毛,全然没有从一个愤怒的中年期女老师手里暂时逃脱的觉悟都没有。

 

“不怕,还有刚刚那盘玩得不怎么样啊兄弟,哥左手都能破了你记录。”

 

黄少天的表情活像是把一个点着的炮仗给吞下了肚子去。

 

“……你妹的,先擦擦你脸上那粉笔灰再说吧。”

 

叶修对着黄少天呵呵了一声,从口袋里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在桌面上划拉了几下才想起来自己的愤怒的小鸟在玩通关以后就已经卸掉了。

 

再借着邻座的视野扫了眼黄少天,这小子又没长骨头似的趴回了桌子上,只是愤怒的小鸟已经关了,这会儿正打着的是那款大热的love live,选的还是首EX级歌曲,没插耳机也没开外放,就那么对着手机的屏幕用力地戳来戳去,界面上蹦出一连串丝毫不中断的“perfect”。

 

直到很后来叶修才得知那个看起来二不兮兮的小宅男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顶级黑客,发动起网络攻击来凌厉得连对手的骨头渣子都不会给人剩下。

——但叶修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诱因是因为某天黄少天黑了他的电脑、堂而皇之地远程用他的电脑桌面玩愤怒的小鸟。

 

“谁让你当时嘲笑我水平太菜。”

事后叶修问起时,那位罪魁祸首用相当理所当然的语气这样解释道。

 

如果说这也能叫解释的话。

 

“你这只能叫‘招认罪行’,不叫解释。”叶修点了支烟,拖了把椅子就自顾自地坐到黄少天左后方,眼睛盯着小黑客那头能塞进去一个鸟蛋的黑发,“‘黄少。’”

 

“这不跟你学的吗,彼此彼此啊,‘一叶之秋’。”

小黑客转动他的座椅回过身来看着他,亮度调得挺高的电脑屏幕上全屏展示着叶修的档案,从他高中时期那拍得跟进城务工人员一样的证件照到他最近在steam平台上的购买记录简直事无巨细,看得叶修自己都禁不住往前又凑了凑,去滚动黄少天那台外星人的外接鼠标滚轮。

 

“哎哟,原来上个月沐橙还拿我的号给奇迹暖暖充钻了,我是说上星期她怎么突然坚持给哥买了几顿晚饭,说是还钱什么的。”

 

“不要解释了其实你自己也有号吧,看你把游戏人物搭配的那德行不玩下奇迹暖暖可惜了啊,再氪点金的话拿件大裙子完全不是梦啊。”黄少天自己也叽叽咕咕地跟着凑过去,嘴角还带着点得意的笑,笑得一对虎牙都露了出来,然后遇上叶修揶揄的目光后又连忙辩解,“干嘛,看什么看,帮表妹刷一下竞技场排名不行啊?”

 

叶修轻轻笑了下也没再去撩他,继续浏览着电脑上显示的内容,嘴里啧啧称奇。

 

“连我高一的时候参加奥数比赛都扒出来了,说真的,这位小伙子你是不是想追我啊,想追我直说啊。”

 

“瞧把你嘚瑟的,本少想查哪个人都是分分钟的事儿,你要是看过我初中时候帮哥们儿追隔壁班女生查过多少资料出来,这些都只是小case啦。”

 

“然后人姑娘没报警说有变态跟踪狂?对你那哥们儿是真爱啊,成了吗?”

 

“没成,那姑娘看上我了,觉得我那时候就会编程特别酷特别厉害,然后我和我哥们儿友谊的小船就说翻就翻了,再然后姑娘看上我没多久我就被市重点挖走了,BE。”黄少天硬撑着没有去回击叶修话里越来越露骨的揶揄语气,嘴巴一张就嘚啵嘚啵一串话过去,然后他突然按住叶修搓着他电脑滚轮的手,露出一只小狼一样的笑容来,“谈我谈够了,接下来我也有个问题想问学长,还望学长解答一下。”

 

“学弟请讲。”

 

“你这家伙高中之前的资料基本上全都查不出来,连个户籍信息都查不出来,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学长?”

 

“你还黑得进户籍系统?你今年大二?”

 

“是;严格的说我该回答不是,因为户籍系统是我中考前最喜欢翻着玩儿的,我那时候特好奇G市有多少个和我重名的。哦别多想啊我没做啥坏事就只是翻翻名字,再找那种特别好玩的记下来写到作文里去免得老是用‘LI HUA’。”

 

“所以你初三的时候就黑了G市的户籍系统。”

 

“呃其实没‘黑了’这么严重,我还得从我们那个区的公安局的系统绕进去,不然分分钟被查水表查得飞起。”

 

“你还黑过公安局的系统。”

 

“这可属于超——敏感事件,我既不能否认也不能肯定,学长。我就只是跟你讲了个中二少年的幻想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他还不满14岁,中考之后他也没再那么玩儿过了,因此不能被追究法律责任。”黄少天眨眨眼,“还有之前我跟你提‘一叶之秋’的时候你瞳孔放大了,就是你对吧,传说中整个东南地区的王牌,‘那个什么’的王牌。”

 

“这个中二少年的确是中考以后就没那么玩过了,他是玩别的更刺激的去了,比如说把H市公安总局的重大案件记录当时睡前故事看,爱好挺独特啊。”

 

叶修不紧不慢地说完,然后意料之中地看着这个原本还四平八稳的小黑客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你?!”

 

叶修指了指黄少天电脑旁边的USB插槽,那里面插着一个银色的小型装置,而眼下它正在把黄少天这台电脑里更深层次的秘密以超高速传送到叶修的手机上。

 

“奇迹暖暖。”看黄少天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叶修好心给了他个提示。

 

“我靠我好心给你聊游戏你就这么对我?分我的心再窥探我的隐私?”黄少天作捂心口状跌坐回座位上,光从这一举动叶修就分辨出小黑客实际上绝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慌乱,那双很有神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叶修几乎能看见无数种解决策略在黄少天的脑子里流过,带起无形的电流擦擦作响。

 

“你好像是最没资格说窥探隐私这个词的人之一吧,‘夜雨声烦’大大。”叶修手指从手机屏幕上划过去,那上面飞速涌入的数据流就在黄少天的网游角色信息下面不远处戛然而止,“不是吧,连自己电脑都放病毒?有点儿狠了吧?”

 

“你开什么玩笑我这儿可是‘瘟疫公司’总部,你要哪种吱一声,我现在蓝牙给你再加一份‘特餐’过去。”

 

“多谢了,这就免了。”

叶修极其流畅地把手机关机,再把那个廉价的国产机磕碎在黄少天的书桌角上。

 

然后他再度抬起头来,以黄少天始终期待着能从他那懒洋洋的表象下面逼出来的那副认真神情看着黄少天。

“什么时候发现的?‘一叶之秋’的身份。”

 

“那个老妖婆拿粉笔扔你的时候,你整个人剧烈地抖了一下子,因为对你来说哪怕只靠本能都躲得过去,但是你最后决定不让自己躲开,就把躲开的冲动压住了。那时候我以为你只是动态视觉比较强,但是后来我又在你递粉笔给她的时候在你手掌上发现了用过枪的痕迹。”

 

因为你的手的确是好看极了,所以上面有那种枪磨出来的老茧实在是很惹眼,我向天发誓我那天本来没打算要注意到你的,要知道你那天看起来就活像是那种即使成天窝在图书馆期末还是会挂科的衰仔。

 

这后半部分黄少天没说出来,他的双拳无意识地捏得紧紧的,手心里还有汗。他的脖子上还挂着那副抵得上一个普通大学生一个月生活费的耳机,房间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照得叶修的肤色接近一种无血色的苍白。

 

“所以你就去查了我的档案?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这下子黄少天已经能够完全感受到叶修身上辐射出的那种气场了,就像是只卧在树上打瞌睡的豹子,而现在它醒了,就只是打个哈欠都能闻到他嘴里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黄少天咽了一口唾沫,但他的身形没有动摇。

 

“我知道有个大毒枭被称作‘鬼少’,G市一带的黑帮多多少少都和他有过交易,G市警方追了他5年后来不惜惊动了你们,你们也查了他一年半,但是这家伙总是在你们一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就跑了,什么证据都留不下来。”年轻的黑客顿了顿,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如果我说我查到了他在越南老挝一带的资金流动轨迹,还有他在美国的一个私人账户,值不值得跟你们合作?”

 

叶修直直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你查到了?”

 

这似乎给了黄少天一定的鼓励,他转向自己的电脑,右手在叶修插上去的那个银色的装置上游移了一秒,然后他啪地扣下电脑屏幕,回身来面对着叶修。

 

“你刚刚拿去的资料差不多有我这里的三分之一了,你可以随意看看它们,再决定相不相信我的话。”

 

叶修沉默了片刻。

 

“你想要和我们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这个超级黑客在网络上神出鬼没进出各种高级数据库,但现实中他充其量还是个大二的学生,而这个大二学生选择了对着自己把身份和盘托出,甚至都没有去考虑过别的那些不那么安全的可能性——又或者说他考虑过了,然后他依然还是决定这么做。这次对话展开以来他亲眼看着那些精明和那些年少轻狂的锐气在他的脸上一层一层地褪下去,再那之下的黄少天不过是个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吃着外卖还有些运动不足的大男孩,在今天这次对话之前他对他做的最“嚣张”的一件事也只是霸占了他半小时的电脑屏幕,在那里贱兮兮地玩“愤怒的小鸟”。

 

“我相信。”

最后叶修这么对他说道。

 

 

 

——原脑洞的主要内容到此为止——

 

 

下面是彩(tou)蛋(lan)时间!

 

 

1.抓捕前夜

 

叶修能抵抗很多常人扛不住的东西,比如流血不止的枪伤,比如性感尤物的投怀送抱,再比如在楼顶潜伏一整夜一动不动。可是他抵抗不了黄少天向他坚持自己的想法时候的眼神。

 

“成,如果你一定要参与到行动当中来,那最基本的自保能力你得有,否则我就把你敲晕了放这儿,明儿早上我再让包子他们来接你。”

 

说着他从自己的衣袋里甩出一把枪。很轻巧的一把,原本是配给组织里一个新加入的女成员的防身用枪,可是对方拒绝了,她说自己更习惯使刀,而且她也在随后的内部切磋中用三局三胜中证明了这一点。

 

“我会教你怎么用它,毕竟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网上。”

 

他没想到对面的小黑客对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挑衅也有些被冒犯了似的笑容来,紧接着黄少天上前一步劈手夺过那把枪,头也不转地将枪口对准右方扣动扳机。

 

黄少天公寓厨房里一个绿油油的西瓜应声而碎,场景像极了叶修自己在围捕中一枪点爆敌人的脑袋。

 

“我爸以前是缉毒警,后来在一次围捕‘鬼少’手下的行动里中了一枪,现在身上都还有硬币那么大的一个疤。”

 

黄少天慢慢地把枪放回到桌上。

“小的时候我去警局看他,他背着我妈和同事偷偷教过我大概怎么用枪。我…”

这段话的后半部分叶修听得有点心不在焉,他看着黄少天的右手又慢慢地从桌面上移下来,整只手抖得那么厉害,他却又十分固执地要把它捏成拳,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谈起‘鬼少’话题那一天一样。

 

叶修做的下一件事是握住了那只手,然后给了黄少天一个绵长又温柔的亲吻。

 

至少叶修是有尽他所能地去注入“温柔”了,尽管他和这个小黑客确定关系以来的每一次接吻都像是在两只食肉动物在互相啃咬,黄少天嘴里那两颗虎牙可从来没被他浪费掉,这个能一边吃着泡面加火腿肠一边在网上搅起惊涛骇浪的超级黑客接起吻来也从来不甘示弱,所以这个在普通情侣之间是表示亲密的动作被他们注入了类似于竞争的成分,叶修喜欢用手捏住黄少天的下颚,而黄少天也会无意识地死死扣住他的后脑勺,好几次几乎把叶修的舌尖咬出血——在叶修同时也将他的嘴唇吻得红肿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叶修吻得很轻柔,右手还轻轻地抚摸着黄少天的后背,他平日里就能感觉到在黄少天的黑眼圈和说个不停的嘴后面还有许多被他盖住了的东西,所以他想尽力去安抚他,像是安抚一只受惊了的狼崽。

 

“早点休息。”

 

2.西瓜表示这一枪我不想挨,真的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打西瓜?”

 

“因为我今晚突然很想吃西瓜,但是我西瓜刀还泡在厨房水池子里没洗。”

 

从厨房台子上拿起一块还算完整的西瓜啃得满脸都是红色汁液的某人如是说道。

 

 

3.本质上还是俩游戏宅

 

“上次那家铁板烧店今天送不了外卖,我点了披萨,还有把我电脑给我,我刺客信条刚通到耶路撒冷。”

 

“我下午闲着没事帮你继续打了一阵,现在二太爷马上要去杀导师了。”

 

“合着在你这儿就没有‘剧透提示’这种东西对吧老叶???还有离我‘愤怒的小鸟’那个图标远一点!”

 

4.本质上还是俩游戏宅2

 

“我去你个星际大西瓜的,本少这双分分钟月入几十万的手是用来给你抢限时折扣的?”

 

“这不是哥在外地没法儿亲自出马嘛,而且在哥回来之前你可以先玩着哥委托你抢到的游戏缓解一下思念之情。”

 

“好吧,不过事先说明一下,如果你回来以后发现PS4上你所有的游戏存档都被清空了,那是我对你的思念之情做的,不是我做的。”

 

 

5.谁说理科生一讲情话就语死早

 

叶修在经历了三次以上的“执行任务陷入困局的时候原本应该是绝密频道限定的无线耳机那端传来某人啰啰嗦嗦的远程指引”后还是决定找黄少天正式地谈一谈。

 

“刷新三维地图,更新情报,还有一次是——口头支持?”叶修捏着嗓子模仿着黄少天那一激动起来就变尖的嗓音,”‘你要是缺胳膊少腿儿的回来我就把你高中时候的黑历史放百度头条上去所以给我特么的坚持住’,恩?能解释一下吗?”

 

“靠,叶修你妹的,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小黑客不堪叶修这一撩啪的一巴掌拍在他那个精细的机械键盘上。

 

叶修没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黄少天背后,盯着黄少天的后脑勺。房间里还是按照黄少天的习惯,大白天的都还拉着窗帘。但是即便如此叶修还是能确定他看见小黑客的耳朵红了。

 

半响,黄少天的声音才不情不愿地传过来。

 

“哪有黑客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监视的?”

 

 

THE END

 感觉自己仿佛很久没写了,瘫倒在地。

 

 

 

 

 

 

 

评论(36)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