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影袭

CP:叶黄

TIPS:设定参考时之歌project/给某个挂了我好久的太太,哼/强强as usual/机甲操作师叶修x暗杀型少天

 

PS.

大概就是一个科技&超能力的群体对战式军演,就是想让天哥和老叶耍耍帅秀秀恩爱23333

Just a 爽段子【说是段子可我没控制住爆了7000+,然而并没啥剧情,就是打群架orz

 

————————————————————————

直到黄少天发现到自己又无意识地把玩起那柄本该挂在自己腰上的短刀时,他才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焦躁了。

 

太安静了。

 

此刻他就站在这片区域最高的楼顶上,脚下是大片大片新鲜得还冒着烟——是字面意义上的还冒着烟——的瓦砾,就在约莫一刻钟前他的一次试探性射击引起了张佳乐的猛烈进攻,这个霸图人的作风和他那秀气的长相迥然不同,一连串的手雷、子弹如同狂风暴雨般而来,将黄少天上一个藏身之处边缘的那面墙打得千疮百孔,扬起的烟尘转瞬间就遮蔽了这里本来就不佳的夜间视野。这逼得黄少天不得不放弃了自己进一步的进攻打算,低身一个极猛烈的翻滚动作才使得离他最近的那颗僵直弹刚刚好从他身侧擦过。紧跟着他瞥见张佳乐抬手又是一排子弹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射来,他当即伸手一划拉过他身后的那片机甲残骸,迎着那排子弹用力抛出,金属与金属在半空中碰撞出密集的叮当声,而冰花和烈焰在那机甲的残骸上交替着炸出烟花般的效果,最后那机甲轰然落地,震出让黄少天耳朵嗡鸣了片刻的巨响。

 

机甲的碎片还在幽幽地燃烧着,黄少天单手撑地让自己从卧倒变为半蹲,他身后的墙上到处都是密集的弹孔,而他正有节奏地呼气吸气来调整自己还未脱离应激状态的呼吸。远距离对战无疑不是自己的主场,更何况他现在的所处多半已经暴露,而对面那个作风华丽的对手身上挂着的武装带里多的是能将他置于更加不利的境地的弹药,所以黑衣的刺客依然保持着半蹲的姿态缓缓靠上背后一片相对完整的墙壁,同时右手轻轻翻转将短刀归鞘。

 

如果那一刻张佳乐恰好能够看到这个角落发生的一切的话,他就会对上黄少天那对在黑暗中如虎豹一样的眼睛——而这双眼睛就在短刀归鞘的瞬间收敛起了绝大部分的锐气,然后随着它们的拥有者一起直接消散在那面墙投下的暗影里。

 

轻巧得宛如墨水滴入深潭。

 

秘技.影杀。

和靠各种纷繁的硬科技武装士兵的雷霆截然不同,黄少天掌握的就是这样一种特殊能力。它能让这个来自蓝雨的暗杀者匿踪于阴影中,而在大约十分钟前,他也就是凭借着这一优势得以突袭到了那个处于短暂的待机模式中的枪兵型机甲背后,再在对方的热反应扫描器做出进攻反应到前果断出手,手中短刀直刺进机甲的核心,拔出时带着四处迸溅的金红色火花。

 

而现在黄少天又不由自主地拔出了那柄短刀来,银色的利刃在他的指间翻出种种复杂的花样,黄少天的目光却始终死死锁定在大楼脚下那片还冒着烟的瓦砾之中,只是随着这寂静的进一步蔓延而把短刀转得越来越快,他的脑子也跟着越转越快。

 

十二。十一。十。

喻文州释放的混乱之雨与王杰希抛出的星星射线在空中激烈地对撞,从空中爆出几乎覆盖全场的冲击波,再落下高杀伤力的流星雨,找藏身之处或采取防御措施的机会只有短短数秒,稍有掉以轻心就是出局。

 

九。八。

楚云秀面对方锐的猥琐流骚扰的回应是站在东区建筑群间的空地以穿着高跟长靴的右脚猛然踏地,火元素顷刻之间在地面上爆开,形成一个以她为圆心的巨大熔岩池,火星迸溅到空气中嗞嗞作响,又立刻被李轩随后布下的冰阵侵蚀了大半。

 

七。六。五。四。

北区的那一片狼藉很难分清是出自江波涛还是孙哲平之中的究竟哪一个之手,附魔的长剑和被改造得堪比一把巨型机枪的巨刃激烈地对撞又分开,而周泽楷的子弹准确地从这两柄刀剑交错的缝隙中穿过,直接命中唐昊胸口那个遭遇打击即判定出局的小型装置。

 

三。

三个人,目前为止还有三个人还站在场上。一个是他自己,还有一个是刚才交过手的张佳乐,然后就剩下——那位新兴佣兵团兴欣的机甲操纵者了。

 

黄少天方才击中的那个机甲主板上印着嘉世的猩红色枫叶,而他分明记得演习开始前叶修恰好站在他正对面的位置,他直直望着自己拉下额上的防护镜,双眼在被防护镜自动激活时的数据流淹没前带着慵懒又露骨的笑意。

 

他上一次见他时他也是这样——是说在演习场地以外的地方的上一次——他就坐在一台三米多高的骑士型机甲的肩头上,那台机甲上还盖着银灰色的遮挡布,只被他揭开了小小一个角露出下面一块小小的面板。那只修长好看的手上捏着细长的镊子,他就那么微翘着腿坐在那,低着头,额前的碎发统统自然地下垂,正把一片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往面板里放。见黄少天看过来,他也好像就漫不经心似的回望过去,脸上也是挂着那副懒洋洋的笑容,明明还保持着低头的动作,却让黄少天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来自这位前嘉世王牌的锐气。

 

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组建起兴欣后的叶修,和他打过招呼后他就顺势从那机甲的肩上跳下,与此同时那原本还静止着的钢铁人形极其迅猛地拔出一柄骑士剑,黄少天完全出于战斗本能地后跳,手指摸上他身后背着的黑色短剑的剑柄,却发现那机甲挥出的竟也只是剑柄,紧接着它的操作者精准地落在剑柄末端,顺着自身的惯性顺势朝着黄少天的方向又进一步,直接就到了黄少天的眼面前。

 

“你这新玩具还蛮不错的嘛,怎么样,打一场?”

 

“下次吧,这架是主防御的机型,玩起来对你对我都不过瘾。”叶修伸手到衣兜里掏出烟来点燃,“更何况…”

 

他和黄少天的目光在短暂的游离后再次相遇。

 

“少天大大来这儿真正最感兴趣的恐怕不是它吧?”

 

 

刺耳的尖啸声撕破寂静,黄少天自楼顶向下望去,立即捕捉到一道颜色鲜艳的烟尘将黑暗划开,直冲着黄少天落脚的大楼而来。意识到那是什么后黄少天当即松开手指让那还在旋转的短刀自然落地,再伸到背后抽出长条状的黑色事物来。

 

那是一颗当前已知最强效的照明弹,完全燃烧后能产生足以照亮这一带十几分钟之久的强光,这也就必然会大大地剥夺黄少天的优势区。

 

尖啸声还在接近,黄少天手中几声利落的咔擦声响起,一把轻型狙击枪组装完毕。紧接着黄少天一脚踏上楼顶边缘的护栏将枪管垂直对准那烟尘的最前端连续扣动扳机,连消音器也没能完全消去那三枚子弹飞出枪膛时的剧烈声响。

 

一,二,三。

 

第一颗钉入地面,第二颗将将擦过照明弹划过的轨道,第三颗则正中目标,只是中的并不是那颗威胁十足的照明弹,而是由照明弹逐渐提升的亮度照出的一个攀附在大楼外墙边的黑影。

 

紧接着那黑影在那照明弹发出的强光下毫不低调地张开漆黑的羽翼,从屋顶看下去这整个过程完成得只在一眨眼之间,仿佛黑红色的蝴蝶破茧而出,又仿佛堕天的大天使。黄少天刚才射出的子弹看起来除了逼他现身以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伤到它分毫,暗色的机甲极速倒退悬在空中以完成一个花哨的高难度闪避动作,它原先攀附着的那面墙就在一秒前被张佳乐扔出的一记爆缩式击中,炸出一个半径三米以上的巨坑。

 

 

黄少天口中的默念和他记忆里叶修在那高台上报出的词句重叠起来。

 “第三代新式机甲,综合型,君莫笑。”

 

与此同时那机甲也抬起头来看向头顶,虽然黄少天还无法看穿那机甲的外壳但他光凭直觉就能感觉到它的驾驶者在它的驾驶舱里,他那双手上戴着皮质的飞行手套,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握着操纵杆,对着屋顶上那个他暂时还侦测不到具体所在的暗杀者露出笑容。

 

“总算肯出来了,老叶?来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吧!”

 

黑衣刺客无法自控地放声大笑,一种狂热的兴奋感笼罩了他,随之飙升的还有肾上腺素,他抖动手腕将狙击枪原本的弹夹抽出,再塞进另一种杀伤力更强、针对性也更强的子弹:轮回特制的“神谴”式穿甲弹。

它们是他和周泽楷的一次短暂的交锋的战利品,那时周泽楷正陷入与肖时钦布下的机械迷阵的胶着中,就在不远处的黄少天冒险潜到那位沉默的枪王身后,用刀柄击中正装填子弹的枪王的手使得那一把造价昂贵的“神谴”滑脱,黄少天迅速将它们抓握到手就立即潜入影子与周泽楷拉开距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承受了几击轮回流的枪体术,使得他不得不在有些狼狈地脱离战斗后躲在暗处给自己的左肩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而现在那些“神谴”正在黄少天的手中、即将被正式发挥出它们的威力,每一颗子弹滑进枪膛时都更加使他的战栗更上一层。

 

 

像是回应一样,那机甲自身后抽出巨大的重型武器,君莫笑在叶修的操纵下按下那武器上的开关,那武器发出轻巧的滑膛声,在机体正前方撑开夜幕般的护盾。

 

已知最强的综合型机甲和它的千机伞,终于现身。

 

“终于肯拿出你的神秘新道具了?玩机甲的?”

 

眼看着目前还站立在场上的三人都已聚齐,所谓的保密和隐藏都已不再必要,张佳乐和他们同样认同这一点,所以他索性开了公共频道,语调轻快又自带着不言而喻的火药味。

 

“这不等着你们也秀一把自己的新把戏吗,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是吗,玩弹药的和玩影子的?”

 

叶修也跟着开了公共频道,君莫笑就停驻在空中,巨伞的中心一点黄少天的狙击枪射出的红光。

 

“靠靠靠靠靠一开口就这么欠老叶你上辈子属黄瓜的吧我看你十分的欠拍啊!!怎么样,乐乐,看在刚刚我俩也打得蛮痛快的份上,我们俩联手先弄死叶修再一对一解决问题怎么样???”

 

一边说这话黄少天手上也没闲着,手指扣动扳机就是一颗“神谴”射出,只是瞄准的不再是这伞形巨盾的正中央,而是稍稍偏转枪口使那红点对准伞面上的伞骨部分,锐利的穿甲弹与伞骨对撞出闷响。

 

“哎哟,张佳乐你听见没,少天叫你‘乐乐’诶,我可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都不揍他?”

 

叶修的声音纯属火上浇油地继续传出来,“神谴”的弹壳旋转着落地,带着淡得几不可识的烟尘。

 

“谁跟你‘乐乐’了,别跟我拉拢来算计去的,联盟里谁不知道最不能相信的一是蓝雨来的二是姓叶的,你们两个,都给我滚下来叫‘乐爷’!”

 

接踵而至的是至少五支金属制品插入墙体的连续震动,操纵着君莫笑飞在空中的叶修先黄少天一步地辨认出了这震动的来源,在公共频道里发出惊叹意味的轻微抽气声。

 

“看来是场硬仗啊。”

 

没多久黄少天也通过那一排金属制品发出的幽蓝色微光确定了张佳乐的所为,他运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将狙击枪又甩到背后,然后做出了此刻唯一有效的举动——他一脚踏上楼顶边缘的铁栏杆借力,向着外面纵身跃下。

 

从这个角度来说,叶修说得没错。叶修终于出动了他一度对整个联盟保密的君莫笑,张佳乐也祭出了让敌军闻风丧胆的便携式量子炸弹,而他自己,这个从来都被当做剑客和刺杀者训练的人,也为了这次演习恶补了数月的射击技巧和枪械知识。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排幽蓝色的、体积仅仅和普通的荧光棒差不多大的事物引爆了,连带着黄少天曾经身处的那栋高楼底层的一整个角落都一下子塌陷下去。张佳乐炸的是对整个大楼来说都举足轻重的一片承重区域,这一下虽不能直接炸塌整栋楼却也足够对黄少天造成极大的威胁,钢筋呻吟着在黄少天脚下数十米处断裂,还掀起了由扬尘、建筑物残渣和冲击波构成的小型风暴,这迫使叶修不得不操纵君莫笑全力贯注在防御上以免机甲被吹飞陷入被动——毕竟和黄少天亲眼见过的那台主防御的骑士型机甲不同,君莫笑的机型不足以让他能够什么措施都不采取地迎接这一切。

 

这就给了黄少天以机会。

他在身形下坠的过程中翻转自己的身体以调整出一个视野更佳的姿势,以一种拥抱般的姿态面对着开始倾泻、歪倒的大楼——还有它对着自己投来的、面积越来越大的倒影张开双臂。

 

黑衣的身影宛如某种猫科动物一样矫捷而又堂而皇之地落在千机伞的伞柄上。

 

“我可以理解为你刚刚用枪打伞骨是在测试这种材质能不能承住你的体重么。”

 

这一下黄少天与那位机甲操纵者的距离哪怕不需要开公共频道也能听见彼此的说话声了,千机伞仍坚守防御姿态,在君莫笑巨大的机翼的笼罩下这位暗杀者有充分的活动空间,所以黄少天相当有恃无恐地继续沿着伞柄对着君莫笑驾驶舱所在的方向大步走近。

 

“错,我本来是想打你的脸的,结果手滑了一下。”

 

“不过这次不会再偏了!”

说着黄少天单膝跪地再次架起他的狙击枪,叶修当即操作君莫笑倾斜千机伞去破坏黄少天接下来的动作,但蓝雨的机会主义者同样早有准备,他顺势沿着伞柄一路滑到伞柄与伞面相接的那处,瞄准镜里的红点钉死了君莫笑驾驶舱的玻璃护罩,他扣动扳机——

 

黄少天的第二发“神谴”发射,与一枚电磁雷在半空中擦过。

 

“看来有人不同意你的进攻思路。”

 

年轻的弹药专家自君莫笑的机身之后跃出,他的左手拉着飞爪上所系的绳索,右手拉开身上的武装带,从里面抽出黑色的圆形事物。就在量子炸弹引爆的同时叶修的两个对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样的策略,那就是趁着君莫笑行动受限时贴上机身对其进行近距离打击,只是叶修那句略带挑衅的调侃让黄少天一时间把绝大部分的精力都击中在了载有叶修的驾驶舱上,而张佳乐的进攻作风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调,那颗电磁雷若是击中,不但的确可能让那柄精细的千机伞故障,与之而来的强光也能极大地限制黄少天能够藏身的影子的面积。

 

“花擦这一下是真来狠的啊张佳乐!!!”黄少天忙不迭地一记翻滚避开了张佳乐买一送一似的又扫过来的一排子弹,又扯下额前的防风镜让自己能在电磁雷爆炸时的强光里得以睁着眼睛,电磁雷的碎片和弹壳在他的周遭无规则地四溅,“有这种好东西直接打他驾驶舱玻璃啊!打驾驶舱玻璃!这个距离加上穿甲弹绝对能把老叶从里面拽出来!!!”

 

“我还是觉得把你们两个一起干掉比较好,跟你联手打叶修?你小子之前阴我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张佳乐抬手又是一排冷冻弹对着黄少天招呼过去。

 

“喂喂喂,你们当我不存在啊?”叶修索性开了机甲自带的广播,“两位小朋友闹腾得很开心嘛,不过差不多得了啊,现在请在座位上坐好,头手不要伸出窗外,千万别系好安全带,列车马上就要出发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感觉到君莫笑往下一沉,漆黑的机翼收起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紧跟着君莫笑就像是失重了一样向下盘旋着急落。君莫笑上的两位“乘客”同时暗骂了一声,在彻底失去平痕之前张佳乐从武装带里抽出另一支飞爪向着地面一处还算完整的矮楼的墙面掷出,但与此同时千机伞以惊人的速度变形为枪,一颗小型的炮弹跟着张佳乐荡向的方向击发,又被这位弹药专家用那支从不离手的伯莱塔予以回击,一连串的子弹在炮弹的轨道上空爆。

 

只是这一次事情的进展没有张佳乐预想的顺利,那颗炮弹的确是被张佳乐的射击打得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但它却也还是从连接着那支飞爪的金属绳索上擦过,爆出无数嗞嗞作响的碎片。

 

而弹药专家很容易就意识到了那颗炮弹是什么——那是一枚电磁雷!即使严格的说和张佳乐扔出的那枚有质量上的距离,但那还是一枚炮弹形态的电磁雷!

 

下一秒电磁顺着张佳乐系在腕间的金属绳索一路下滑,根本来不及反应,那些在现实中足以致命的电磁就已经找到了张佳乐和张佳乐身上的判定装置。

 

“叶修你个卑鄙——”

张佳乐不甘骂出的话的下半部分因为被判定出局而生生中断,弹药专家的身形连带着他的装备消失在半空中,被传送出这个全息的演习区域。

 

“那么,就剩你和我了,少天。”机体与地面对撞,君莫笑急坠的身形刹住,叶修说话间手指飞速完成操作,手中千机伞形态再变为一人高的巨剑,在君莫笑停止下坠的瞬间巨剑直插入地面,漆黑机翼也一并张开以抵消坠地所产生的巨力,“咱们速战速决?”

 

“是啊,咱们速战速决。”

黄少天的声音响起时全然没在这附近的某片废墟和瓦砾中,甚至也没在那栋建筑物的墙面上或屋顶上。

 

事实上,他比叶修所能想象的程度都还要近。近得叶修能够直接看到一柄利刃直直地插入君莫笑的驾驶舱,在那利刃旁边还拖着一条长达一米以上的切口。

 

看来黄少天的第三颗“神谴”并没有脱靶,就在刚才的急坠中,不同于张佳乐,这个被称为妖刀的暗杀者选择了扑向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君莫笑驾驶舱,他靠着君莫笑自身的下坠动作去完成它,然后它在君莫笑发射出电磁雷的同时也将枪口紧贴着君莫笑驾驶舱的边角开枪,“神谴”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地终于将那层能够近距离防住张佳乐一个爆缩式手雷的强化玻璃撕开了一个小裂口,只是这一枪带来了险些将黄少天甩出去的超强后座力,所以黄少天随手将那柄完成了使命的狙击枪扔出,换左手去抽出这柄他甚至在之前对上周泽楷时都没有动用过的利刃来。

 

冰雨。

 

这柄短剑不但如传说中的一样吹毛立断,还自带极强的冰元素,在划开敌人大动脉时飞溅出的血液来不及落地就会被冷冻,仿佛一场血腥味的冻雨。

 

而此时这柄名剑顺着“神谴”破开的那个小裂口将驾驶舱的保护玻璃洞穿,黑衣的刺客全身都还贴在君莫笑机身上,然后黄少天手腕急转,握住冰雨继续加大这个切口,再一脚踏上切口的正中央。

 

玻璃彻底破碎。

碎片四处爆开,君莫笑系统自带的警报声随之尖利地响彻在黄少天耳边,这算是为黄少天的那股对上老对手的狂热添了最后一点火星,他在玻璃粉碎的刹那就向着驾驶舱内继续疾奔,手腕轻抖将对冰雨的持握动作由劈砍转为穿刺,为的是确保自己在最快的时间内命中这机甲的驾驶员胸口的判定装置——

 

迎接他的是刺眼到他的护目镜都无法完全遮盖的强光。

 

这是君莫笑舱内包括激光在内的所有能起到照明效果的装置,叶修把它们一口气全都打开了,这是他从察觉到刺入的冰雨到黄少天突入驾驶舱这短短几秒内做的唯一一件事情,黄少天都不得不承认他这出乎他的意料,但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是在这样的强光中,他也还是不难发现叶修消失了。他不在驾驶舱内,君莫笑完成落地动作到黄少天突入驾驶舱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可是叶修不在驾驶舱内,即使黄少天能够肯定几秒前驾驶舱内是绝对没开这么多灯的,叶修是就那么凭空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消失得就宛如墨水滴入深潭。

 

 

在黄少天被来自身后的一只强有力的手牢牢地箍住脖子之前,他只来得及在君莫笑尚还亮着的操作台上,以反转的视角读到了这样的一句话。就一句话。

 

“100%复制完成,是否启动?”

 

光标停留在“是”的按键上。

 

 

叶修像是凭空出现在黄少天的身后,不远,就这么贴着他的身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手死死地箍住黄少天的脖子让他因为暂时的剧烈缺氧而绷紧了身体,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腰去握住了黄少天的右腕,触碰到某个新鲜的扭伤,这让黄少天条件反射地一抖,但是叶修依旧箍紧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玩影子的小朋友,不是专业玩枪的就不要瞎玩,这么近距离开火,姿势又不对,手腕是不想要了是吧?”

 

黄少天从嘴里挤出话来,很难说清惊诧和不甘哪一种成分更多一点。

 

“不……可能……不是说……君莫笑的……短时间复制能力……只针对……硬武器……吗?”

 

“那么蓝雨的情报该更新了,免费透给你们,下次记得让你们喻队意思意思啊,最近兴欣不缺材料,派个黄少天过来出几天差就够了。”

 

“你……你妹的……这也……不对啊……不是说……强度会打折扣……而且……最多……三秒吗……”

 

听到这里,叶修有些暧昧地凑近他的耳畔,嘴唇轻轻地碰到黄少天的耳垂。

 

“三秒,捉你够了。”

 

说罢叶修将左手从黄少天的脖颈移到他的下巴,捏着他的脸让黄少天半回过头来和他接吻,在唇齿交缠间将另一只手按在黄少天胸口的判定装置,猛地发力将其破坏。

 

“下次再陪你玩啊。”

 

他万万没想到黄少天竟然在这时低低地对着他笑了,即使他的呼吸和他一样有些急促,他的心跳也还没落下来。

 

小杀手的笑容就那么近距离地落进他的眼底。

 

他在叶修的臂弯里转过身来,利用出局判定将他拉出演习场地前短暂的反应时间将冰雨准确地送进叶修胸前那个一模一样的装置中心。

 

——彼此彼此,叶队。

 

 

 

评论(33)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