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Guilty pleasure

CP:叶黄only
TIPS:雅贼&特警/大概是上次卷耳太太点的猫鼠游戏梗/然而却被我写偏掉了orz/我已经是个废米了

字数:4350

——————————————————————————————

黄少天注视着三米之外那个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的男人。

房间唯一的窗户被铺上了报纸,只有缝隙处透进来一丝微弱的光,照得这男人原本就不算健康的肤色愈显苍白。前提是忽略男人身上的那些伤口,瘀伤、擦伤,还有一道连鲜血都还没完全凝固的划伤。

“老四半小时前在库房里抓着的他,先教训了一下,免得他打叫支援之类的鬼主意。”
捕捉到黄少天询问的目光,房间里为首的秃顶男人解释道。

“条子?”
黄少天的目光又扫回到被绑着的男人身上,根据男人的身上的警服上的痕迹来看,在黄少天到达这里之前,男人和屋子里的其他人有过一场剧烈的打斗。

“不然你以为他这身衣服是什么情///趣用品吗?”秃顶男看上去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对着黄少天甩出一件事物,“这是他身上搜出来的,说老实话辉哥我在这一带打拼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没脑子的条子,穿着警服,还老老实实把证件带身上。”

“嘛,条子嘛,终归是条子。”黄少天耸耸肩,又好像词穷了似的,做了个意味不清的手势,便蹲下身去捡起‘辉哥’扔出的东西查看,“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的。”

“哇,H市的?看来这次这条尾巴跟得有够远的?”
黄少天一边看一边啧啧咋舌,说着似是要求证又似是午饭时间和同事聊天打趣的新人白领地扬起眉毛去看站在‘辉哥’身边的几个手下,脸上露出标准的‘黄少天’式的微笑,笑得露出那口整齐的牙,还有那对隐约可见的酒窝,温暖得和整间屋子的人都格格不入。

事实证明几乎没有人能拒绝这个微笑,尤其是就站在‘辉哥’左手边的那个小个子,看起来马上就要被笑容引得也做出什么表情去作为回应了,可是紧接着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那个还穿着价格不菲的衬衫和西装裤的青年,就在黄少天的正前方,‘辉哥’掏出一支枪来对准黄少天的头部。

“哇哦,等等,等等,辉哥,你这是干嘛?!”黄少天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关于这位‘刘牧’警官,你都知道些什么?”

“呃,”黄少天稍微愣了愣,看了一眼‘辉哥’手里的枪,又把手里的警官证举到眼前仔细查看,“首先,我得说,刘牧这个名字真的是好难听,一看就是连大学毛概老师上课偶尔抽问都懒得点的那种烂大街名字,其次,这位刘警官你是不是傻,来调查,都不知道换身便衣?你这是侮辱我们‘辉哥’的智商呢还是侮辱你在警校的训练官的智商呢?再其次…”

“少说废话!”‘辉哥’咔擦一声把手枪上了膛,“说点有用的,你知道我耐心有限。”

“这,‘辉哥’,您这不是为难我么,我又没有读心术,总不能光盯着他就……”黄少天观察到对方脸上的表情,连忙又说,“不过不过不过!要是您需要,我回去立马跟人打听这位警官是什么来路,您等着,不出多久,我那些‘朋友’连他早上上班前喜欢吃油条还是煎饼果子都扒得出来——”

“够了!”看起来‘辉哥’是对黄少天的说话方式早有领教,所以他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你也别费心去打听了,‘黄少’。”‘辉哥’顿了顿,换上了一副更加复杂的眼神看向黄少天,“今天叫你过来,就需要你做一件事——”

一把看上去是来自某个快递派送点的开信刀片被动作粗暴地扔到了黄少天脚下。

“——送我们的‘刘警官’上路。”

片刻的沉默。
“非要这样不可么?”

“一周前,我们甩掉了H市的警方到G市落脚。四天前,你给我们回信说你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干下一票,还跟我的这些手下关系都打得不错。昨天晚上,我们给了你初步的行动计划,你还从老三那里‘闲聊’问了我们在番禺区的生意。然后今天,这个H市的条子就找来了。你怎么解释?”

“‘辉哥’是在怀疑我和这个条子有关系?我发誓,我才不会跟这么个一看就血糖偏低的衰仔合作。”黄少天连忙举起双手表示诚意,像是听见了黄少天话里对自己的描述似的,一直垂着眼的“刘警官”微微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毫不避讳地对上他的眼睛,又转头对“辉哥”补充道,“——对,不仅血糖偏低,还一脸欠揍的德行,你看这家伙还有力气看本少,‘辉哥’我觉得你手下揍他揍得还不够狠啊!”

“用不着,因为他马上就要在你的‘帮助’下再也没机会看谁或什么东西了。”

黄少天攥紧了那把刀片。
“我不杀人。”

“这由不得你。要么做掉这个条子,要么我们做掉你。你自己选。”

“‘辉哥’,这,你知道的,我就是个卖卖嘴皮子的,这种活儿我做不来。真做不来。”

‘辉哥’猛地提高了音量:“马上!”

“好的,好的, 别紧张嘛,我会做的。但是能不能给换个称手点儿的家伙啊?就这个小刀片?那我还不如用把指甲刀把这家伙颈动脉剪断呢。”

“我们都听过你的本事,G市的‘夜雨’,你这双能在展会主人眼皮子底下剪开警报装置换掉珠宝的手做这个绰绰有余了。”

“咳咳,是这双‘据称’能在展会主人眼皮子底下剪开警报装置换掉珠宝的手——”黄少天捕捉到‘辉哥’脸上的表情变化,立刻不再耽误,将刀片旋转到一个正确的角度大跨步走到那个被紧绑着的男子面前半蹲下来,对准他的脸。

“刘警官”此刻看起来好像是真的没有力气了,他的双眼紧闭着,呼吸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而黄少天轻轻地抓住他的衣领将他微微上提,使得对方的脖颈在自己面前更大面积地暴露出来。

“既然‘辉哥’您这么坚持,那咱们这种为您打工的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在我动手之前,我还是想说,这好歹是个条子,杀了他恐怕对您也不利——”

“不妨告诉你,我可不是第一次处理条子了。两年前在B市有个不长眼的来卧底,被我发现了,我把他的尸体封进一个在建的工地的水泥里,到现在那人的状态还是‘失踪’。游戏规则就这样,找不到尸体,哪怕是条子都还是只能界定‘失踪’。这位也一样。现在,我地盘上的游戏规则——只要用手里那东西对着他脖子上划一下,你就算正式入伙了,这次的目标是市中心的凰城金店,用不着我提醒你这次干成了的话报酬有多丰厚。”

“既然‘辉哥’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没理由再磨磨蹭蹭的了。”
黄少天靠近面前的男人的脸颊,将手中刀片抵在他的脖子上,手腕转动,在上面划出细长的红痕。
他这么做的时候整个上半身都几乎靠在了面前的“刘警官”身上,一只手甚至还撑在了男人的肩上,黄少天微微歪着头靠近男人的耳朵,远看起来这姿态无比的温和,还有几分优雅,甚至可以说离“暧昧”只有一线之隔,而黄少天又恰好停在了那个临界点上,手指牵动着那片锋利的刀刃继续在男人的脖颈上划动,只稍稍加力就能让男人体内的血液瞬间喷射出来——

他的嘴唇再一次开始翕动时恰恰停在了男人的耳垂边。
“这样够了吗?”

“辉哥”一句包含着粗口的咒骂还没完全出口就被噎在了他自己的喉咙里,因为这一次,回答黄少天问话的另有其人。

“这样就够了。”
“刘警官”缓缓地抬起头来,透过黄少天的肩头,对着不远处仍拿着枪的“辉哥”扯出一个微笑。

房间的门被从外部破开时“辉哥”气急败坏地对准黄少天扣动扳机,但黄少天的反应比他更快,那把仅仅让那个被绑着的男人破了一点皮的刀片以极其凌厉的速度找到了“辉哥”握枪的手,只一下就让他因为吃痛而放开了那把枪,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汩汩流出。与此同时“辉哥”左手边的那个个子偏小的男青年也从一记干脆利落的侧踢踢掉了另一名“辉哥”手下手里的铁管,并在两回合内将对方按倒在地。

“举起手来!放下武器!都给我放下武器!你们被包围了!都给我举起手来!”

“你有权保持沉默。”“辉哥”被戴上手铐带出房间时,黄少天对上他的目光,不无得意意味地眨了眨眼,才又对身边的所有特警们露出了又一个大大的、“黄少天”式的微笑。

“谢啦各位,改天请你们吃夜宵啊,辛苦啦辛苦啦。”

“所以,还没有打算给你的‘监管人’松下绑么,‘黄少’?”
赶来的特警很快就又都随着押送“辉哥”及其手下的队伍一同出去了,黄少天刚刚拍着最后一个特警的肩膀把他送出了门去,几分钟前短暂的打斗让他那条精心系好的领带有点歪了,但他那身“人形孔雀”一样的派头还在,他和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特警热情又开朗地攀谈,仿佛方才还被枪指着脑袋的人不是他,更仿佛他没有刻意示意那些特警“老叶和我还需要确认一下案件细节,可能还需要进一步侦查,我们等会再回局里,你们先走吧不用等我们”。

“说得像你自己没有在十几分钟前就自己打开了一样,‘君莫笑’。”黄少天回过身来再次走到“刘警官”面前,“说真的,‘刘牧’?你对名字的品味真的是差爆了,老叶。”

“对搭档的品味不差就行。”叶修从椅背后面伸出一只手来按住黄少天被白衬衫包裹的腰,又顺着那腰线一路往下抚过他被西装裤包裹的臀,在臀瓣上不轻不重地揉。

“我最多承认你对西装的品味不差,‘夜雨’表示很满意。”
随着叶修手指上的动作黄少天的鼻息开始有些不稳,他又像刚才那样不近不远刚刚好地靠住面前的男人了,发丝抚过叶修的脸颊,这明显让叶修不太满意,所以他手上的动作又下滑到了黄少天的大腿上,隔着裤子的布料抚摸敏感的根部,感受那下面随之微微绷紧的那一下子的动作。

“唉哟,打住打住,入戏太深了吧‘黄少’,还真一口一个‘夜雨’地自称起来啦?”
叶修也在黄少天的耳边低低地笑,把呼吸放肆地全吐在黄少天的耳垂上,“别忘了这次提出抓捕思路的和以身犯险的都是哥,连你这拉风的代号都是哥想的。”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问问,”黄少天顺势跨坐到叶修腿上,“为什么是'夜雨'?”

叶修的手也顺势整个环住黄少天的腰:“很简单啊,'夜雨',声烦。”

“……去你大爷的。”话是咬牙切齿地说的,说完以后黄少天一口咬在叶修脖子上,两颗虎牙刚刚好从那条红痕边缘刮蹭而过,紧跟着黄少天的舌尖也落在那片皮肤上,带给叶修一阵不无情///色意味的刺痒感。

叶修的回应是拽着黄少天的领带扯开他的衣领,他吮咬上对方的锁骨,和他平日里对对方所做的别无二致地在那片精致的形状上吮咬,用嘴唇、牙齿和舌尖轮番上阵地去逼黄少天从嘴里发出那种压抑着的呻///吟声,而黄少天紧咬着嘴唇,只从唇缝间漏出几丝急促了起来的呼吸。

“不管怎么说还请黄sir看看我这一身挂的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嗯?”

“欢迎正式来到'条子'的世界。”黄少天眯起眼去查看叶修上半身上的伤痕,“我车上有个医疗箱,需要的东西里面都有,会处理吗?”

“我真情实感地想说我不会。”

“呵呵。”黄少天学着对方平日里最无形嘲讽的那种笑法算是回应,然后他又往前凑了一点,和叶修身体相贴,“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事儿。”

“洗耳恭听。”叶修左手捋着黄少天胸前的那条领带,贴着黄少天的胸前往下,将它理服帖,再任由自己的手掌逗留在黄少天的腹部。

“你身上的窃听器还开着吗?”

“刚刚你们抓人的时候等得太无聊,就关了。”

“哦?这可是未授权行动。”

“哦?”叶修学着黄少天的那股子故作严肃的腔调,“那黄sir要怎么处理呢?”

黄少天扣住他此刻笑得太露骨的线人的后脑,绷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不如我们先从你裤子里那根'非法器械'处理起?”

“我合法拥有该'器械',长官。”

“当他抵得你黄sir难受的时候就不算合法。”黄少天主动地吻住叶修,“我这就要暂时没收它。”

叶修很快主导了这个呼吸错乱的吻,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去解开最近的那颗管他是他自己的还是黄少天的扣子。

“彼此彼此,少天。”

THE END
存在于备忘录里的脑洞之一,本来只想写片段结果刹车刹不住【。】下一个目测是之前的点梗里另一个妹子点的SPN AU,天知道我又会歪成啥样QAQ

评论(23)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