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老师,他打我

CP:叶黄only

TIPS:校园PARO/高一设定 准理科生叶x准文科生黄/没啥营养,就是两个人说相声x/两个恋爱白痴的故事

字数:5520

Summary:“你们两个是小学生吗??!作业写完了吗???

开了两天独轮车,今天矜持一点【优雅.jpg

本来只想写个1000+出头的蛇精病小段子的,不要问我中间发生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手黄再

——————————————————————————————

 

1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被莫名其妙轮起来的一条说说。

“你们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想要打ta啊?捏脸啊,用胳膊肘撞他啊什么的。原来我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小时候有些男生喜欢一个女生的表现是欺负她,现在想通了,因为喜欢就会想引起她注意想和她发生肢体接触啊~又不能摸又不能亲,那就只有打了。”

班上的大家纷纷转发顺便带上自己的观点,一时间这条内容宛如打地鼠机里的地鼠一般源源不断地在空间里反复出现。

 

索克萨尔:喜欢一个人的话,应该还是会更想采取一些表达关心和在意的行动。

 

风城烟雨:暂时没有喜欢的人,初中时候班上有男生这么对我,后来他们都不敢了。

 

大漠孤烟:确实有打过人,不过是因为我真的想打他。

 

海无量:这么看来班上喜欢我的女孩子很多嘛![得意]

 

吴霜钩月: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上节课亲眼看见她为了找一只跑进教室的老鼠单手把空调机推开了。

 

……

 

与热热闹闹的空间相比各班的班群倒是非常的平静,只有高一11班的班群在缓缓冒出了几条信息。

 

蓝桥春雪:黄少今天英语作业是啥?我记得好像有篇作文???@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夜雨声烦

 

五分钟后有人回他了。

 

涛落沙明:小许你别艾特他了,我刚刚回教室拿书包,看见他还办公室里扣着呢。

 

枪淋弹雨:居然还在里面??都一个多小时了吧?亚历山大啊……

 

八音符:什么什么什么?黄少被老师留到现在?他又干嘛了2333333

 

灵魂语者:不止黄少,叶神也在那

 

落花狼藉:你们是没看到老冯下午放学叫他们去办公室时那个不可描述的表情,老子能笑一年

 

索克萨尔:虽然不知道这次发生了什么,但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

 

 

2

叶修和黄少天其实早在初中部就认识了。

不过这里说的认识,是他们单方面认识对方,但互相并没有说过什么话。

这俩人当初的光辉事迹到初中部随便抓个教职员工得以求证,叶修是传说中年纪轻轻就被逮住过抽烟、但考试却又每次都能刚刚好考个年级前100左右的大麻烦,黄少天是传说中家雀儿一样仿佛精力用不完、但又拿过好几个市级的比赛的奖的小——呃,中麻烦。

当年第一次听说叶修的黄少天心想,哇抽烟学霸两不误这位大哥雷猴塞雷啊。

当年第一次听说黄少天的叶修心想,恩能得市级的奖说明是只有两把刷子的家雀儿,虽然和哥比还是差了点。

 

3

等到上高中分到一个班,被班主任叫着轮流自我介绍的时候,当黄少天亲耳听见自己后桌那个一脸运动不足的还有点邋遢的家伙懒洋洋地说我叫叶修的时候一口珍珠奶茶喷到了前桌的衣服后领里。

 

当时因为自我介绍而站着的叶修得以近距离见证了黄少天与那个有点大小眼的未来模联主席结下第一个梁子的历史性一刻,也顺理成章地在全班的爆笑中提前结束了那次他不太擅长也不太乐于做的发言,看着黄少天趴在桌子上咳着嗽捶着桌子不知是笑是囧的样子,叶修想,这小子果然有点好玩儿。

 

后来他才发现黄少天的确是好玩,是那种既能吵得你脑仁疼、也能吃肉不吐骨头的那种好玩儿。

 

哇哦,这可真是一只不同寻常的家雀儿。

 

4

两个人这个前后桌的设定就这么持续了一个学期。

没啥特别的理由,大概是因为班主任并不怎么care座次安排这种细节,所以都是想起来了才意思意思让班上的人大组之间横着换换,他俩成绩也差别不大,所以也不存在“好学生”“坏学生”这种差别。

最主要的理由,大概是因为黄少天在课堂上的存在感一如既然的强,强到换到哪儿都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也就干脆懒得换了。

他们两个自己对这个设定也都挺满意的。

没啥特别的理由,大概是因为有了黄少天杵在前面叽叽喳喳,叶修能够非常安定地趴在后面打瞌睡,不用担心老师的目光扫到这片区域的时候没人可以抽起来;有了叶修卧在后面梦会周公,黄少天能够非常坦然地上课接茬玩儿脱了、老师忍不住扔黑板擦过来的时候主动把身子侧一下,以确保它命中另一个更好的目标。

好吧,最主要的理由,大概是这两个人居然在这样互相卖和互相伤害的日常里培养起某种奇怪的革命友谊。

 

5

就比如忘了写作业/懒得写作业的时候。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我忘写数学作业了老叶快把你数学作业借我抄一下!!!!!”

“你拿的那是物理,还有,哥的作业可不是免费的,抄一次一个鸡肉卷啊。”

“这不是你现在就把我准备当早餐用的鸡肉卷吃了的理由????!你不是吃过早餐了吗?”

“没吃饱咯。”

叶修吞下鸡肉卷的上面三分之一,对着黄少天字正腔圆地打了个饱嗝。

 

“哎哟少天你这字体,跟毕加索学的吧?”

“呸呸呸抄人作业还敢要求这么多,要抄快抄,不抄我拿走了。”

“所以第10题你选的其实是A不是B是吧?明显该选B啊这题初中的知识了吧。”

“抄人作业不许挑刺!你抄作业的职业道德呢?还我还我!”

“哦拿去吧我刚好抄完最后一题。”

叶修一脸跟方锐学的真诚表情好整以暇地把卷子推回给黄少天,黄少天回以真情实感的一记白眼。

 

最标志性的画面还要数当上了英语课代表的黄少天课间去找叶修收作业,叶修趴在桌上睡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即使无比嫌弃,黄少天还是练出了能够熟练地从叶修混乱的课桌抽屉里准确地抽出正确的那一本作业来。

 

 

6

就比如晚自习加餐的时候。

“老叶你还吃我都能听见老冯在走廊上晃荡了!!!快快快藏起来藏起来!!!”

“少天,明天我英语作业交不了了,记得帮我跟周老师说一声啊。”

“why????”

“你看,刚有人把哥的方便面直接头朝下塞抽屉里了,我觉得一节晚自习肯定是晾不干的。”

“……怪我咯??都叫你买包辣条垫吧垫吧得了???”

“没有卫龙差评,天哥原话啊。”

黄少天从课桌底下给叶修竖了两个中指。

 

“……你特么告诉我这能叫夜宵???榨菜?你好歹给我个馒头好把榨菜夹进去吧我觉得榨菜心里苦啊?!”

“还有火腿肠,不过我刚刚走半路饿了啃了一口,你吃不?”

“滚滚滚滚滚!再让你帮带夜宵我黄字倒着写!”

“你先把这次的榨菜钱还给我,两包加上跑腿费凑合着给个十块吧。”

黄少天迅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老师在巡视,然后抓起两包榨菜击中了叶修的下巴。

 

7

还比如运动会前夕班主任抓壮丁的时候。

“老师老师老师我跟你说叶修特别厉害!我亲眼看见他每次要迟到了的时候冲上四楼那气势,刘翔都自愧不如啊老师!就1000米就选叶修吧!”

“老师,您也看见了,黄少天同学刚才从座位上蹦起来的高度和灵敏度,不参加个立定跳远什么的浪费人才啊。”

 

以及比如说真的到了运动会了的时候。

“有同学看到叶修了吗?不参加比赛好歹坐方阵里加加油啊?”

“哦操场角落灌木丛里冒着烟的那个就是。”

 

“有同学看到黄少天了吗?袋鼠跳马上开始了他签到了吗?”

“哦刚才捂着自己的肚子说自己头好痛多半是中暑了的那个就是。”

 

 

8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高中男生之间联络感情的一大媒介,游戏。

作为那个还在不删档内测期间的大型网游里有账号的人之一,叶修很是得到了年级上同样眼馋那款游戏很久了的一大波男生的关注。更不用说叶修上手得快技术也很强这一点了。

而因为半期考试发挥失常被爸妈没收了账号卡的黄少天表示并不想和叶修说话,并向他扔了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叶修表示并不需要这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并干脆送了他一张额外的小号账号卡。

黄少天接住了这张职业同样是剑客然而装备很菜的小号账号卡,表示等着瞧吧我要闹了。

叶修呵呵着表示你先打赢我再说闹这个字吧“剑圣”大大。

 

然后黄少天就真的在游戏里追着他PK了个把月,直到他在月考里小有进步拿回了他的大号,并用大号继续回游戏里和叶修的战斗法师相爱相杀。

 

据说他俩的战绩差不多六四开,但重点是这让他俩在游戏里祸害其他人的本事呈直线上升。

也让他俩本来就不算少的互动呈指数级上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来打我啊!!!!”

又一次在课堂上卖了自己后桌、在教室走廊上如脱缰的doge般奔跑着的黄少天如是说。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我打死你!!!!!”

又一次在游戏里被叶修翘走了BOSS、还没拍到一件质量极佳的紫武的黄少天如是说。

 

游戏内外的叶修呵呵一笑,不要崇拜哥,哥就是这么酷炫。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革命友谊都是纯洁的,世界上有很多纯洁的革命友谊都是需要再升华一下的。

 

9

互相出卖和互相伤害的日子过久了叶修在某一天突然发现,他好像慢慢地有点喜欢这只家雀儿。

而这个具体的某一天,指的是叶修终于回到家打开手机,看到空间里铺天盖地的刷屏的那条说说,然后突然醍醐灌顶仿佛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他想起他无数次在课堂上、课间或是放学后从座位上抬起脑袋看着那只家雀儿的后脑勺,声音巴拉巴拉的,头发软软的仔细看还带点儿棕色,眼睛一天到晚亮得跟戴了美瞳似的(以至于在仪容仪表检查的时候数次被“误伤”,还因此额外被拉去办公室顺便额外多修了修头发并顶着一头他自己都没忍住笑了出来的发型回来)。

 

有时候那后脑勺会被外套的帽子挡掉一点儿,是那种布料摸起来很软的套头卫衣,浅色的,或者那种很鲜艳的颜色。

 

那就是一只很好玩儿的家雀儿啊,一片一片的羽毛,两只有点儿尖的爪子,黑色的眼睛,叽叽喳喳的落在你的手掌上啄小米吃,不高兴的时候还会哼哼唧唧冲上来啄你一个小红口子,

高兴的时候蹿上蹿下的唱着歌儿,让人想合拢自己的手掌捏一捏它的绒毛顺不顺,看它们会不会被吓得炸起来。

 

哦原来他真的有点儿喜欢他啊。

他是早就想伸手薅一薅这只家雀儿的头毛,捏一捏它的爪子,也许再摸一摸那对小翅膀,但前提上这不会把这只家雀儿吓得飞走了。

 

10

多年以后,当当时因故错过了那场刷屏的黄少天又看到那条说说的时候,他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转发了那条说说。

 

“……可是我当时和他是真的打起来了怎么办?”

 

11

没错,黄少天在某天放学后的做清洁时间真的和叶修打过一架。

说是打架,严格的说是黄少天单方面的爆炸。

 

为什么呢,因为是叶修先打的他。

不仅是先打的他,而且是老打他。

 

见面打招呼“打”他,手掌拍在黄少天背上或者肩膀上,一巴掌下去黄少天觉得如果掀开衣服多半能发现一个红巴掌印。

体育课上打篮球“打”他,从他手里抢球的时候胳膊肘都快把他的腰削平一层。

课间闹着玩“打”他,那时候他和其他几个男生互相拉扯着在座位上玩闹,叶修也走过来拉他,拉么又拉得跟拔河似的,还趁机猛拍他的脑袋仿佛在打地鼠。

 

这天下午尤其过分,他明明只是递个东西给叶修叶修也“打”他,手指在他脸上擦过去跟上次那个被自己发了好人卡的女孩子扇他的耳光一样,害得原本翘着椅子腿的他差点一头栽到刚拖好的地上去。

 

然后黄少天就义无反顾地炸了。

黄少天抓起叶修义无反顾地和他打了起来,边打还一边口头炸,像根点着了的炮仗把叶修撵着满教室打,叶修不得不举起瘪瘪的书包当成低配版的千机伞防御。

 

反正黄少天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唯独那天反应那么大了,而那时候的叶修只知道黄少天扑腾起来气势凶猛得没有一点点防备。

 

“卧槽看不出来少天你手劲儿挺大啊?”

“妈的智障,你刚打我的时候手劲儿也不小好吗好吗好吗??”

“冤枉啊我那哪儿能叫打啊,哥那顶多就算是抚摸一下……”

“你妹的抚摸你个星际大西瓜啊,谁给你的勇气抚摸你天哥!???梁静茹吗??”

 

直到教导主任冯宪君把他俩都扔进了办公室,然后让他们享受了长达两个小时以上的思想教育服务。

 

12

办公室里的俩人一个比一个委屈,而平日里就对这鸡飞狗跳的俩人见怪不怪的冯宪君心说还得花时间收拾你俩一大一中俩麻烦我最委屈靴靴。

 

“他突然开始打我,我是正当防卫。”

“靠你先打我的好不好???打我好多次了??”

“都闭嘴!”

冯宪君只用了一分钟就决定把这俩人的对话掐死在摇篮里。

“都给我写检查去,1000字。”

“老师我不太会写检查,我做数学题行不行,奥数题和高考原题您随便选。”

“喝喝检查都写不来你少驴人了,要抄也给我抄离骚全文去愚蠢的理科生。”

“力学三定律背会了吗这位文科生,上次物理又栽了吧你看徐老师都懒得管你了。”

“……都给我闭嘴,2000字。”

这对话真的不趁早掐掉不行,不掐掉头和眼睛都疼。

 

13

等到2000字磨完天是没有一点点悬念地全黑了,两个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仿佛独立了出来丢下了身体的其他部分魂飞天堂的人本着某种劫后余生的难兄难弟一样的情怀,一起回教室背了书包往校门口的车站走。

 

然后走着走着就又捡起了办公室里夭折的“战事”继续起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做社会的五好青年主动为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而努力熟背八荣八耻社会主义价值观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平等团结互助和谐——”

 “有丝分裂脱氧核糖核酸多普勒效应楞次定律薛定谔公式库伦定律布朗运动价层电子对互斥理论不成键原子轨——”

“……这都什么鬼。”
“颤抖吧文科生。”
“我糊你一脸全球洋流图和全国铁路图啊愚蠢的理科生???!”

“呵呵。”

 

“……妈呀我的手好酸,感觉像两条咸鱼,不我整个人都像是一条巨大的咸鱼。”

“这就手酸了,以后到文科班了做文综手不得废了?”
“总比到理科班每天算得仿佛大脑被掏空好。”
“好巧啊我就是懒得背才选理科的。”

“我才是懒得算才选的文科,理科好麻烦。”

 

再后来说着说着就又被黄少天忍不住生拉硬拽着带回了“房间里的大象”上去。

 

“话说你到底什么猫饼,怎么这学期老打我?!”

叶修深沉地看了他一眼。

“都说了是抚摸你,你刚才那样的才叫打。”

“你管那个叫抚摸??我脸都被你打烫了!!”

“这就夸张了吧少天大大,我最多就是刮到了你脸一下——”

“那你凭什么刮我一下,你手痒??”

叶修停下来看着又开始家雀儿状蹦得老高的黄少天。

不,只是心痒。

 

事后再回忆起来,所有除了当事人以外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人的评价都是一样一样的。

两个注孤生,并没有什么救了,只有两个人互相绑定一下,免得祸害别的妹子或者汉子。

好在他们也的确是那么做了。

 

 “行行行,不打你,也不刮你,行了吧?”

借着路灯橙黄色的灯光,叶修转过头去看着黄少天——即使这时他也还是精神十足的,两只眼睛里像是藏了两团蜜糖色的太阳——对着他的脸又伸出了手。

 

“你干嘛?”

 

“给你体会一下哥改良过后的正确抚摸方式啊。”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再炸了,这只蹦来蹦去的小家雀儿在那一刻突然屏住了呼吸安静得无以复加,所以叶修的手也就平安地在黄少天的脸上着陆了。

 

最后他发现脸真的是能被轻轻“刮”烫的。

 

THE END

注:

1.“房间里的大象”:指的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想主动提起的话题

2.文科生理科生这段互掐摘自我高三时期和我好基友的互掐【……】

3.怎么说呢正文里表达效果不太好,总之他俩其实早就是双箭头了只是两个都是恋爱白痴,不知道怎么正确表达,也不知道如何正确接收,然后就【

4.港道理本来我真的只是想片段灭文的!!!到底发生了啥!!!!!果然我还是忍不住会加过渡加细节ORZ

5.特别鸣谢好企鹅流光提供的各种理科专有名词【

评论(54)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