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弑凰计划

NOTES:一个无意中开的脑洞变成一次互相伤害的大纲灭文【天线宝宝微笑.jpg

字数:4473

 @叶黄粮乞讨小分队队长圣代  来啊,互相伤害啊,说好的我把这个搞定了你就把大皇写完不要忘了:D

——————————————————————————

弑凰计划,设定是现代东幻,对的,东幻不是西幻。

凤凰叶x雇佣兵黄

对的就是这么一个蜜汁组合。嘛just hear me out

这里的凤凰指的不是动物的凤凰,这里的凤凰指的也不是某个特定的个体,而更像是一种bloodline,一种极其少见的隐性基因,几率小到可遇不可求的那种。

这里的雇佣兵非彼雇佣兵,其实严格的说少天平时干的事情更像是赏金猎人的感觉,收钱办事儿,只是因为少天接受过相当全的格斗、侦查、追踪等等的训练所以比其他很多半吊子要专业很多,而且他接任务也挑,杀人放火损阴德的一概不接,看不惯了我们的妖刀大大搞不好还会顺着网线黑过去给那些人点教训,活得相当潇洒的主儿。

故事开始于夜雨声烦又难得心情好(其实就是缺钱用了)于是接了个标价五十万的调查任务,目标从照片上看上去就是个虚胖的死宅男,事实证明好像也的确就是个虚胖的死宅男,明明出身B市大名鼎鼎的叶家,然而这位爷跟他孪生弟弟比起来那是半点贵公子的气质都没有,每天家——公司——家三点一线,偶尔还会翘了公司会议去网吧刷游戏的活动副本,最后他那位气急败坏的弟弟一怒之下给他在办公室配了台Alien,总之就是个怎么看都让人怀疑人生“这种人也特么有人花五十万让我调查他是不是有病”的那种。

不过腹诽归腹诽少天始终还是觉得既然有人要调查他那肯定是有理由的,就锲而不舍跟了他一个多月。又因为少天自己有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基础,一个多月跟下来种种细节让他反而对老叶真有了一定的深入了解,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除了在叶家公司里有点画风不对以外其他方面还是很靠谱的,待人也不错,所以少天同学也有点欣赏他,原本少天一直有个工作用的笔记本记录这个“目标”的一举一动,结果到了后来那个笔记本上除了正经内容以外布满了少天的涂鸦&吐槽,数量和性质都跟弹幕差不多。

结果有一天老叶破天荒的西装革履去参加个古董拍卖会,拍卖会上少天凭借那种杀手一样的直觉感到整个场子暗流涌动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哪儿不对劲,到最后拍的倒数第二样藏品是一块几乎认不出原型的玉佩,整个场子就包括叶秋在内的几个人零零星星举牌,结果有人直接在上一个竞拍者价格的基础上加了一个零把玉佩拿下了,而叶修就全程靠在包厢外的走廊上不怎么所谓似的抽烟。众人还在WTF的时候场子最后一件藏品又出了,是件据说是国宝级的古董,所以注意力又转移了。

眼看着拍卖会快完了老叶一个人下楼去停车场,少天照例在一百米外看着,这时候突然有人狙击老叶所在的车,司机一击毙命。

紧跟着红点就往老叶身上瞄,少天当机立断自己开了一枪打老叶肩膀(让他倒下但是又不至于会死),然后对方狙击手就逃了。

和拍卖行那里那种奢华的范儿不同这里就是个都快过气了的百货商场的地下三层,一没信号二没路人的,而老叶倒在地上流了很多血。按理说少天射击技术是一等一的,打的那个位置是绝对不会致命的,少天一下子有点慌心跳得很快就跑过去查看老叶的情况,正好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老叶的脸,感觉第一次接触到真实的叶修。就那种感觉:你一个多月来观察他、跟踪他、揣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结果等你跑到他面前、近距离地看着他,那么活生生的,血流了一地,脉搏还在微弱的跳。少天就产生了一种“他一定不能死”的强烈感觉。

可刚这么想着  老叶就骤然就没呼吸没心跳了。

那一瞬间少天感觉自己心脏都炸开了空气都静止了,结果几秒以后老叶突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气,眼睛是赤金色的,就着少天俯在他身边的姿势,就抓着他的手,用少天的匕首扎进自己伤口把子弹挑出来。挑出来的时候子弹也是赤金色的,冒着烟,然后在落地的瞬间直接化灰了。

少天完全说不出话来,老叶望了少天一会,那种浑身散发出的气息仿佛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或是另一种生物,少天心脏在胸腔里碰碰的跳,肾上腺素不限量一样地炸开,像是什么铺天盖地的东西抓住了他,把他整个人吞没进去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

望着望着叶修眼睛慢慢回到黑色,好像刚才的都是幻觉,然后老叶对着少天慢悠悠地说欸兄弟能不能搭把手,我这头有点晕。

被老叶这么一问少天条件反射地想逃,毕竟枪是他开的,他手指上都还有火药残留。

可是老叶直接劲儿特大地拽着他袖口还用那种仿佛他们本来就是好兄弟的眼神看着他,少天就钉在那了。

老叶就那么看着他的眼睛,很平静很认真地问他,嘿走不走啊?

少天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黑洞前面,再往前一步就被吸进去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他现在鞋子底下沾满了老叶流的血,而那个伤口的血居然已经都凝固了他理智的那面几乎是在尖叫说快走快走别管他你救他一命已经仁至义尽了大不了五十万不要了快走快走再不走走不了了,结果身体做出的反应是把老叶架了起来低声对他说了句,快走。

因为不知道之前狙击的人是谁、会不会随时再回来,所以少天还是很紧张,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带着老叶往外撤,当务之急是要找个地方暂时落脚好理理这团乱麻。老叶就跟他说我口袋里有利兹卡尔顿的VIP卡,少天特没耐心也特没好气地说大少爷您都挨一枪了还利兹卡尔顿?有个如家的条件就不错了。老叶就低低地笑说那交给你咯这位英雄。

少天又噎住了,一大堆类似于“你哪来的胆子信我这个才给了你一枪的陌生人就不怕我对着你脑袋补一枪吗”的话卡在嗓子里死活出不来,最后愣是啥也没说出来。

即便如此这俩人一个西装革履还一身血、一个一身盯梢用的鸭舌帽运动装凑在一起的画风实在是太清奇,走在大街上怎么看怎么扎眼,再加上老叶毕竟失血过多体力慢慢有点不支,转悠了一阵子少天没办法就带他去了自己的安全屋。

进屋老叶也没跟他客气, 一身血倒在少天床上就睡死过去了。 不巧这个少天又有点洁癖,看自己床单上全是血气得差点没拿床单把叶修一裹从窗户扔出去。但最终还是给人做了简单的处理 然后就自己也倒一边睡了 其他什么都没顾得上做。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少天发现床头留了一个煎得很辣鸡的煎蛋和一碗葱花挂面,自己的电脑开着,老叶人不见了。少天第一时间就想骂娘,结果一坐起来自己头晕得要死,就自暴自弃地又倒回去睡了。

之后少天闷头睡了几天,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醒过来以后才后悔没有取点老叶的血偷偷拿给懂医学的“朋友”去做下检验,上了网发现关于那天的事件连个都豆腐块的新闻都没有,事发的停车场太老也没有监控录像这种东西。少天把他开始调查老叶以来自己做的所有笔记都翻出来仔细理里面的蛛丝马迹,正觉着没有头绪的时候有人敲门,老叶穿了身宅男T提着袋外卖站在门外面。

进屋以后少天一时间心情复杂不想搭理老叶,但老叶倒是相当不把自己当外人地看到了少天方才匆匆往抽屉里一塞没藏好的笔记,就不顾少天的抗议拿过来看(少天睡了几天饿了,虽然心理层面想阻止老叶但是嘴上根本吃得停不下来,再加上老叶说了句你写的都是跟我有关的东西我自己看看自己的资料有啥问题吗于是少天竟然无言以对),一边看还一边笑说小朋友画画儿画得不错,就是这涂鸦丝毫没体现出哥的帅气。

然后两个人就严肃起来谈了话,算是双方都把自己这一方面掌握的东西交流了下(就是互相套话互相“你不说那我也不说”“你先说你知道的我才说我知道的”),老叶告诉少天说我回去以后叶秋找人给我验过血,和常人没有区别,倒是处理现场的时候发现地上的血迹确实不太对劲,完全无法按常规方法检验,好像一夜之间里面的血细胞全蒸发了耗尽了一样。少天告诉他你那天去的拍卖会不太对劲,还有就是你既然把我扯进来了就别指望我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管定了。

当天老叶走了以后少天又浑浑噩噩睡不着觉,泡了杯黑咖啡就胡乱地上网玩,还打游戏,到天快亮困得快直接睡过去的时候他从抽屉里拿纸出来在上面涂,前几天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拼起来,是一只展翅的凤凰。

到后面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以后少天相当于成了老叶的护卫,半自愿半受叶秋邀请,叶家始终不显山不露水,但叶修最近在忙什么事情叶家还是知道并且不反对的,所以两个人就揪着各种线索的线头满亚洲的跑,老叶差强人意地扮成商人、富二代或者神兮兮的信徒(想着原作里能各种开小号玩卧底的小号伪装起身份来应该也是浑身都是戏的2333),少天也一会儿是学徒一会儿是旅伴一会儿干脆就直接戴上墨镜玩儿神秘的,在随身背的书包或吉他盒里藏着能几秒内组装起来的枪,两个人也自然而然真正地熟起来,斗嘴斗得跟讲相声一样,演戏演得跟双簧一样。

所谓凤凰其实水特别深,仔细看各种偏门的或是被认为是野史的古籍里都有记载,俗话说龙生九子凤育九雏,“凤凰”也一直存在于各种历史的缝隙里,从一国之君到民间奇人无所不有,这些的基本特征也和传说中的凤凰基本一致——通晓音律,浴火重生,天现异象,百鸟来朝……——或者说也许他们才是所谓“凤凰”的正体。放到现代来说,这可以解释为某种变异,又可以说是某种遗传病,某种隐性基因,但无论如何介于“凤凰”体质带来的这些Buff,“置死地而后生”,即使本人不愿意,也无法彻底低调平凡Mr nobody一辈子了,老叶清楚这一点,少天清楚这一点,外界不同身份怀着不同目的的人也清楚这一点。不过个人而言并不想设想成一个轰轰烈烈拯救世界的故事,不是所有“超能力”都意味着超级英雄,也不是所有的危机都包含着惊世骇俗的大阴谋,要达成happy ending有时候只需要一段旅行,几次惊心动魄的对决,还有适当的一些真相。

另一方面必须得说明的是,从骨子里来说,老叶还是心脏着呢,少天也精着呢,就比如说其实当年付五十万让少天调查老叶的是老叶自己,再比如说后来少天知道这一点了也没跟老叶说破,一个是信任,一个是义气,相处久了对方到底什么样的人不体会。两个人内心也都还是有矛盾点冲突点的,但无论如何就像少天说的,既然都卷进来了,那就好好继续玩,大家两厢情愿。

这个世界的叶黄在一起也是一种相当水到渠成的过程,大家心有灵犀一点通只需要某次惊险的死里逃生,或者某次又那样面对面吃着外卖东拉西扯,两个人“这些事情把/被他牵扯进来”到“牵扯”再到“他”的过程跟抽丝剥茧差不多,一层一层的。

顺便一提两个人那种联结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精神层面的原因的,如果说老叶是凤凰的话那么少天得算是鸑鷟,据古籍所述此鸟是凤凰之佐,之前的头晕啊睡不着啊做梦啊也和这个有关系。

在这种世界观里其他角色也很容易统一画风并充当NPC,老王在古街开那种半地下的茶馆还规矩特别多,疑似被某股势力当做人形兵器控制、也带有凤凰基因的小周,为两个人提供庇护的陈果的旗袍店,弹古琴的张新杰,收集珍本和拓片的肖时钦,世家习武的老韩,点着紫檀香放着沉木家具的喻家大宅子,还有喜欢顺别人店里的古董玩儿几天又送回去的一对雅贼老林和锐锐等等。老叶从古遗迹里拆出还是半成品的千机伞的时候,少天从古物市场拿下还锈得厉害的名剑冰雨的时候,也是多亏了这群人或多或少的参与才让这两件神器得以和其他的古董区分开来。

还有就是,那场拍卖会上的那件玉佩疑似是上古破碎的龙璧现世,有说法是“凤凰”的触摸能够激活它,奈何被人从叶家鼻子底下拍走了。

最后一个针对叶黄感情线的比较私心的梗,凤凰叶因为体质原因体温偏高,少天天生体温低,两个人搭伙探索密林之类的地方的时候,下个雨啊或者降个温啊就相当顺其自然地搂着或者抱着,再没感觉再没悸动都造得出来,漆黑的夜幕下面整个天地之间就和眼前这个人点着个火堆,不为驱兽,毒虫野兽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他,只有几只色彩鲜艳的鸟停在树冠上,那只谨慎的野狼一路俯着身子退走,火光映得他眼睛赤金色的,在那抽那支从魏琛那里敲竹杠要来的烟杆,还把一只手的掌心覆盖在少天心口附近那个在最近的一次搏斗中受的划伤上,虽然没法直接治好但是那只手的温度特别暖和,少天抱着冰雨坐在他面前垂着眼帘照顾那个并不需要照顾的火堆,再怎么理智现实的雇佣兵都会在那种时候深信小时候听过的每一个让人神往的神话故事。

THE END

评论(43)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