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先森,你的少天!不,是你的少天!(上)

CP:叶黄only

TIPS:

西幻架空/巫师叶x恶魔黄/就是去年万圣的sweet tooth的调设定重开/充斥着蠢、相声还有欺负少天的气息/放开我我还能欺负100个

summary:

万圣节的夜晚,身为恶魔的黄少天中了一种同时让他的体型、年龄……还有心理年龄变小了的魔法。而他的男朋友表示,很好,这很万圣。



————————————————————————————————


“叶修我警告你,我虽然中了魔法,但是那是个意外,我是个恶魔,是整个地狱里都数一数二的优秀十字路口恶魔,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是变小了,又不是返祖了——"

”恩,明白了,所以您先能从我膝盖上下去吗。“

“靠靠靠别用那种欠揍的故作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也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在笑!不然我——”

“——就跳起来打我膝盖?”

话音刚落黄少天还真就狠狠地跳了起来,再用尽全身的力度狠狠地落下去跺了一下叶修的膝盖。

“……”

“喝,吃招吧愚蠢的人类。”

黄少天骂骂咧咧地又站直了身体,开始沿着叶修的书柜往上爬。他打算爬到叶修的书桌上去,或许烛台顶上,又或者他那本又厚又重的咒语书上,总之得是个确保他能够和叶修那张虚胖脸处在同一个视线水平的地方。

毕竟他现在只有差不多一个手办高。

更糟糕的是,看上去顶多五、六岁。

01

黄少天是个恶魔。

没错,红眼睛,尖头尾巴,工作是诱骗人的灵魂以及偶尔帮着他家老大驯驯不听话的地狱猎犬崽子,必要的时候还能长出一对虽然飞不起来但拿来吓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黑色小翅膀——的恶魔。

这天原本是包括黄少天这样的恶魔在内的所有妖魔鬼怪共同的年假,这里也正是闻名全美洲的万圣气氛最浓的小镇之一,借着万圣节的由头,他们可以在这里卸下所有的伪装和防护魔法:吸血鬼可以跑到酒吧里对着想搭讪的女孩一边放电一边说“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喝你的血吗”而不会被当中二病;僵尸们可以甩开憋了一年的手脚在大街上游荡,想蹦着走蹦着走,想伸着双手伸着双手;狼人们也不用担心会意外变身,还可以直接跑到餐厅里明目张胆地和人类朋友打几盘“狼人”桌游……

哦,如果你还想知道,那么这天也是大名鼎鼎的“大巫师团”的年会和传统巫师服饰节。

也许恰好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氛围太让人——让恶魔放松,也就使得他在对着餐馆角落里一个画着华丽的哥特妆、看起来心情极度不佳的女人例行询问“这位女士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有烦心事找我啊只要卖给我你的灵魂我包你实现心愿外加十年美好的人间生活哦”后没有及时察觉到不对。

他只来得及看到那女人那双涂了血红唇彩的嘴唇吐出一长串的拉丁咒文,然后一个沙包样的玩意就砸到了他的身上。在眼前一黑之前他的嘴还在不甘心地继续动着,说的是一句极度内心崩溃的——

“女——女巫……”

 

02

叶修是个巫师。

没错,穿着破破烂烂的灰袍子,随身带着咒语书,会施各种各样的魔法,万圣节的时候还能给自己施个改变容貌的魔法去大街上客串灰袍干豆腐的那种巫师。


这天晚上他原本正老老实实地呆在房间里,烤着火炉抽着烟,再研究着最新开发的咒语,而且看在梅林的胡子的份上——这一整天每一次有人类小孩(或者并不都是)来敲门叫trick or treat的时候,他都施展魔法从最近的一家他有“合作”的商会会长仓库里变出了糖果分发给他们,直到他发现他之前的咒语出了点错、那些糖果其实都是从陈果仓库里“变”出来的——他花了大概二十分钟的“老板娘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和一个给她和她的朋友们都送一个有美容效果的符咒的承诺,才终于送走了找上门来的陈果、回到房间里继续休息。

然后他就这样坐在椅子上被一只从天(花板)而降的小恶魔糊了脸。

 

03

“好吧,总之你先具体说说你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还没有消气的小恶魔叉着腰、龇着那对尖得要命地虎牙杵在叶修的书桌上,而他刚才那一“信仰之跃”害得叶修差点把他那杆烟杵在自己的大腿上。


黄少天巴拉巴拉解释了一通,大意是他有听其他恶魔说过这种咒语,它最显著的一个功效就是会把中招者变成若干个迷你版,而他现在又和其他的那些自己走散了,又被外面的大风冷得仿佛身体被掏空,就循着叶修壁炉的火光找来了云云……

解释的时候这只小——呃,中少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又因为这只中少天情绪有点儿激动所以越说越尖,叶修怀疑他要是放任他这么长篇大论下去那么很快就只有蝙蝠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了。

叶修连忙打住了这个中少天的话头。


叶修说道理我都懂,所以你现在这个大小是什么情况。

少天说哦因为刚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懵逼,正好被窗外打雪仗的熊孩子的雪球糊了一脸,一球八我,就成了这样。

说着狠狠地踢了一脚叶修的墨水瓶泄愤,然后踢疼了自己的脚,抱着自己的脚无声地诅咒着的时候又被叶修的羽毛笔绊了一下,于是啪的一声就失去了平衡。

 

05

叶修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眼看着以上的一切发生,并尽力平静地以正常的语气再次张开嘴巴。


“你的意思是, 八个你同时被雪球击中,就合成了你现在这个样子?”

“是啊。”

“我可不可以这样假设,你要是想恢复原来的样子,就得——集齐所有的你?”

“是啊是啊。”

“……2048么这是?”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不是奇迹暖暖得6进4进1?黄少天,黄少天.华丽,黄少天.珍稀,最后,叮叮叮!恭喜你获得了地狱套装之恶魔剑士黄少天?”

“少天啊,你看你自己把槽都吐完了,让哥很为难啊。”

中少天给了叶修一个“换个话题不然我再跳起来打你膝盖“的眼刀。

“……哦好吧,可是你身上的袍子是怎么来的?”

然后他就看着缩小版的小恶魔的尾巴忍不住从那身缩小了的万圣节小黑袍的后摆里伸了出来,耀武扬威地。

“我藏在那个扔雪球的熊孩子的兜帽里跟他回到家,然后在他一个人回房间的时候爬出来爬他头上,对他露出我的红眼睛和尾巴威胁他如果不给我找件合身的衣服我就用魔法让他一辈子都长不高。“


叶修沉默了一下。


“停一停,先停一停,在这之前你穿的什么?”

“……我中了魔法,我原本的衣服可没中。”

“所以你穿的什么?”

“……我又不可能一个人扛着那身现在看起来宛如一个帐篷的衣服到处跑,不然人家会以为有哪个亡灵被液化被boomshakalaka了之类的。”

“所以你裸奔了?”

“……靠!怎么可能?”

“所以你当时穿的什么?”

“……我不想谈这个话题→_→。”

“那你现在穿的什么?”

“……我让那个小鬼把他家里的洋娃娃给扒光了。”

叶修表示是在下输了。

叶修表示你堂堂一恶魔居然都没打算用法术给自己弄套衣服来?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说我倒是想,但是当时所在的地方没有合适的素材,现在这身衣服用法术微调一下穿着也不难受,更何况这叫花样教训熊孩子的100种方法。

叶修说小伙子很有觉悟嘛,可是上次你家那新来的小子管王大眼儿叫大小眼你不也没教训他?

黄少天几乎是一秒接话说这不一样,王杰希本来就是大小眼,这是事实。

叶修说因垂死听,下次你见他一定要当面叫一次,我愿意花钱买门票看到时他会怎么对你。

 

06

与此同时,距离这一人一小恶魔说话的地方的几百米外,魔道学者聚集的微草学会,一只五厘米高的迷你黄少天正在扯着嗓子尖叫。


“不——不——我只是来看望看望老对手以及要点糖吃,这可是万圣节,多么合理的请求,你们不可以这样对一个无辜的——”

“实际上,是四个。”

高英杰坐在悬浮的魔法扫帚上,温和地纠正道。

”不,我们可以。“

说着,刘小别以惊人的手速捉过书架上试图四散奔逃的四个迷你黄少天,把他们挨个儿从窗口弹出到窗外的雪地上,仿佛扔出四颗不断叽叽喳喳地喷着垃圾话的小土豆。


四个迷你黄少天表示不服,他们掏出了刚刚找机会从高英杰的魔法扫帚上掰下来的四个小树枝,准备再次爬进窗口和刘小别决一雌雄。

四个迷你黄少天嘴里大喊着各种自创的“剑术”招数名冲了进去。

四个迷你黄少天被一个由魔法操控的扫帚扫进了一个小簸箕里,并还算给面子地轻轻倒在了门外面。

四个迷你黄少天目送着王杰希施施然地关上门,在他的背后,刘小别对着他们的方向用中指推了推帽檐。

倒不是他们不想再冲进去一次了,只是这回他们一人身上压了一颗绿色的餐后薄荷糖,不算重,刚刚好让他们在簸箕里挥舞着四肢又动弹不得,而且那些薄荷糖真的很香,上面还带着微草魔道学者标志性的大星星。

四个迷你黄少天艰难地转动着脖子舔着薄荷糖,并努力确保着自己在吃完之前不会被黏在上面。

 

07

“等等,我想先确认一下,你刚刚的确是跟我说你想吃糖?我听说恶魔的口味一般都偏重一点,比如喜欢吃辣。”

“这不是你上次约会的时候在我的汤里倒整整一瓶辣油并跟我说罗宋汤就这个颜色让我趁热喝的理由,还有,是的,我想吃糖,麻烦给我来点,谢谢。”

 

一番“讨论”和“妥协”后,叶修让他养的那只肥肥的灰猫给整个镇上的他们的熟人送了信,在(以中少天能够接受而不至于炸毛的语气)说明原委的同时,也转告了大家如果目击了中、小、迷你等各种大小的黄少天还烦请一律送到此处来这一点。

另外,这个由八只迷你黄少天组成的中少天被放在了叶修的一顶旧的毛线帽子里,那里面柔软而暖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中少天要闹腾起来的时候,叶修可以很顺手地把毛线帽子倒扣过来把他闷在里面。

在叶修第二次这么做以后中少天把毛线帽子撕了一个口子,并从口子里伸出一根小小的中指冲着叶修挥舞。

叶修念咒语修补好毛线帽子,并给毛线帽子加了悬浮咒,让毛线帽子能够恰到好处地浮在半空中以停止小恶魔“你妹夫的我才不要被你俯视”的抗议声。

 

在提出最新的一条交涉的时候小恶魔好像已经摸到了在这种形态下和自己男朋友——是的,即使现在他只有一个手办高也一样——相处的方法。他爬到毛线帽子的顶上,两只小胳膊抱着毛线帽子上面的那个大的毛绒球,一双被缩小了也还是极其有神的红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叶修。

“在这等着。”

 

08

在叶修返回前的三到五分钟里,黄少天一面有些焦躁地把叶修的毛线帽子当跳跳床跳,一面收到了第一个——迷你版的自己。

那个迷你少天被韩文清用一块橡皮拍晕了过去,然后被五花大绑了起来,从叶修的窗口如同一只愤怒的小鸟一样飞了进来,而中少天一个宛如守门员救球一样的飞扑动作接住了这个迷你少天。

 

“我怎么感觉你长胖了。”

三到五分钟后,叶修看着狼吞虎咽地吃着他翻箱倒柜出来的最后一粒太妃糖的中少天感叹道。

黄少天百忙之中翻了一个白眼给叶修。

叶修看上去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紧跟着中少天直接举起那粒太妃糖,如同某民工漫主角一样地大张着嘴一口吞了,并因为这一太过急切的动作被梗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好的我明白了,你是想要证明这才叫真的长胖了。”

话虽这么说,但我们的巫师先生还是“勉强还算有良心——中少天”地给他施了个迷你水球术,让他好抱着那颗弹珠大小的水珠喝了个痛快。

 

 

09

同一时刻,不远处的呼啸酒吧。

一整排的迷你少天在互相掩护着前进。

 

“嘿,兄弟们,我发誓我们刚才路过的第13桌的那个血精灵点了辣——么大一份的马卡龙!”

“在你们欢呼着改变目标之前我想提醒一下,根据我们现在的体型和马卡龙的实际大小,辣——么大的马卡龙应该就是一个马卡龙,也就是两三口就能吃掉的辣——种。”

“可是你们不觉得这更加让人热血沸腾吗!要知道以前血精灵可从来都不肯和我打交道,而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

“别机会了,机会已经过了,我看见她已经把那个马卡龙吃掉了。“

“QAQ”

“兄弟你刚刚是用悲伤的语气念出了Q和A还有Q这三个字母吗???!!槽点太多我竟无槽以对?!!“

 

“说起来,到底应该是‘从来都不肯和我打交道’还是‘从来都不肯和我们打交道’啊?”

“我现在更喜欢‘我们’这个说法!这象征着我们现在团结一致!共同追求酒保手边的那罐甜奶油——”

“我也喜欢!啊啊啊啊啊我好兴奋!!我不能呼吸了!!!看剑剑剑剑剑剑!!”

“考虑到我们并没有带冰雨,应该是看签签签签签签!“

“说得很有道理!吃我一牙签!哈!”

“后面的你扎到我了!”

 

“抱歉,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给互相起个酷一点的代号,你们懂的,就像电影里那样,让我们好互相称呼一下啊兄弟们!”

“蓝雨队长怎样!”

“你这么说回头喻总又要罚我们去遛地狱猎犬了,老天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那只屁屁很肥腿还短的家伙为什么能混进地狱猎犬的队伍——”

“没听说过吉祥物吗?还有我觉得‘冰雨侠’不错!”

“那我就叫‘蓝翼‘!”

“那我想叫‘蓝头罩‘……”

“蓝头罩什么鬼!你让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戴着蓝色的还自带五官头罩的人影!这种审美定位还是更适合老叶那个混球,我更喜欢‘蓝罗宾‘!”

“你们觉得‘雨王‘怎么样会不会有点中二?我知道很中二可是我好喜啊怎么破——”

 “我比较喜欢‘夜雨声烦‘!听起来就很帅气!”

““YOOOOOOOOOOOOOO真的好激动!觉不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像超级英雄组队出任务?”

 

“说得好,先生们,要不是我现在打算保险起见拿双手扣着这个瓶子,我是真情实感地愿意为你们鼓掌的,不信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睛。“

一个完全不属于任何迷你少天的声音骤然传来,把领头的一个迷你少天吓得平地摔了一跤。

“什么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排迷你少天如同一个小型合唱团一样发出声调各异但都一样地穿透耳膜的惊叫,方锐动作灵活地转动手腕继续移动那个头朝下扣住迷你少天们的玻璃瓶,然后猛地一个翻转!一排迷你少天十分不甘心地挨个儿滚进了瓶底里。

 

“靠!”

“卑鄙!”

“无耻!”

“鄙视你!”

“毫无人性!”

“诅咒你上天堂!“

“你这个该死的小偷!”

一排迷你少天密密麻麻地挤在瓶底里,隔着一层脏兮兮的玻璃对着方锐挥舞着小拳头,连带着身后的恶魔尾巴也直直地对他伸着,看上去就活像是——一排真情实感的中指。

 

方锐把瓶子用软木塞塞上,再把鼻子贴到瓶壁的玻璃上。

“咳咳,说明一下,我的职业是盗贼,和小偷那种半吊子还没原则的业余家伙还是有差别的,其次,我现在集齐了七个你,你们会变成一座有七种颜色的山吗?”

 

紧接着这位呼啸的掌门人之一就亲耳领略了用七种不重样的措辞喷出的汹涌垃圾话。

 

“果然动画片里都是骗人的。”

方锐假装自言自语道,并不顾七个迷你少天的抗议举起了那个玻璃瓶,然后完美地模仿了一下吧台另一头正在调酒的林敬言的手部动作。

 

10

十分钟后叶修住处的牛奶箱里多了一份因为剧烈摇晃而晕过去的瓶装迷你少天。

十一分钟后叶修把这瓶迷你少天拿进了里屋,很快他的毛线帽子底下就连续传出了七次轻微的噗噗声。

十五分钟后叶修应门铃再次打开了住处的大门,对陈果和乔一帆打招呼,并从身后将中少天提着兜帽拎到了两人面前。

“喏,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只中少天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毛绒玩具那么大了,这使得他之前敲诈熊孩子换来的简易外衣又穿不下了,所以他现在套着一身小孩尺寸的巫师袍,两条在空中不断踢蹬着的腿动作幅度过大,牵动了那套巫师袍的下摆,隐约露出了穿在巫师袍下面的那条白色的南瓜裤。

噢,如果陈果和乔一帆有心仔细观察的话,还有被委委屈屈地塞在南瓜裤里的,那条恶魔尾巴。

 

“叶修你妹不得好死明明说好了不许让别的人来这里围观我现在这幅熊样的靠靠靠靠靠靠靠等我恢复了我不把你揍到墙里抠都抠不出来我就——“

“我没让别的人来这里围观啊,我这不是把你提出屋来让别人围观的吗。”

恶魔坏心眼的男朋友如是回答道。

这无疑会为中少天的怒火火上浇油,可是中少天张不开嘴,因为在被拎出来之前叶修给他吃的那颗奶糖黏住了他的牙齿。

黄少天什么也不想say。


TBC

拼死在复习的摸鱼期写了一半【。

里面埋了一些私心的梗,看懂的朋友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评论(43)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