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武装天使 03-04

CP:叶黄Only

TIPS:西幻架空/可以理解为人和账号卡合二为一的设定/本文致敬Docotor Who


01戳我

02戳我


标“*”的部分都是和前文或后文细节有联系的




——————————————————————————


03

这一别就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具体是多少年叶修也数不太清楚了*,这些年来专注半地下的生活让他对传统四季交替的感知模糊了一些,只有一些大陆各国的重大消息陆陆续续传来,像是旧嘉世倒了,现在带领嘉世的是他曾经的学生;像是各国陷入休战和平期,吟游诗人、旅人和历练者的脚步又开始遍布整个大陆;像是魔法和科技如同冰火两势一样急速地在大陆上同步发展,魔道学者和机械师的冲突最终以打成平手收场……

而他自己成功找出了旧友的设计稿,也真的一路来到了流木提到的小镇*。为人仗义的老板娘收留了他,他也就此在兴欣还算顺利地休养,还结识了当地几位颇有潜力的新人,慢慢地自我调整,并从当地开始收集起一些稀有的材料。

 

他也正是因此再一次地遇到了流木。

这一次,说是他遇到流木,更准确的说法是流木碰上了他。

 

兴欣的后山,整个大陆的边界,是连曾经如日中天的嘉王朝也未曾去开发过的荒芜区域。当地人说那里是亡灵之源,还有无法被杀死的强大骷髅勇士。久而久之连游历至此的作家学者都学会了对那里敬而远之,并为之取了个挺贴切这些传说的名字——埋骨之地。

就是这样一个人人都避之而不及的不祥之地,叶修却偏偏宣称需要去那里探索一番,说是那骷髅勇士身上可能有种他寻找很久的稀有材料。普通的帮手自然是不好找也找不到的,试探性地试图在镇门口贴个告示,却在告示牌前边遇到了风尘仆仆、穿得还有点儿邋遢的流木。还没等叶修开口,他倒是先蹦地老高地大呼小叫起来:“怎么又是你这家伙!*”

叶修也不恼:“好久不见啊,怎么一副我哪里得罪你了的样子?”

流木重重地跺脚泄愤:“好久你个头,我可不想一天到晚撞见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靠靠靠我先走了拜拜了您呐,还有正事呢我。*”

叶修轻轻松松把人领子提住,接着立马就被流木一巴掌拍掉了:“我又怎么就不要脸了?有什么正事,不如跟哥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流木没好气地:“少来这套,都说了我出来是找人的*,我听说这地方可能有我找的那个人的消息我才来的,没时间跟你耗,滚滚滚。”

“找人?你要找谁?”

流木想都没想就回过来,就差没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了:“反正不是找你!”

 

叶修不禁哑然失笑,这下他是真搞不懂流木了,他真的愈发搞不懂他,第一次见他时料他定是个低调的高手,第二次见他时是个潇洒的侠客一般的人,这次见时这人却分明是个初出茅庐、眉眼里还带着点懵懂的小剑客,跟做贼似的裹着件打着补丁的斗篷,一把廉价的、还有点儿锈的剑,看着他的眼神也像只才学会独立觅食不久的豹子,警觉却又带着灵气,即使露出尖爪利齿都还是会让他忍不住想去逗弄一下。*

 

“看,外行了吧,要说兴欣这一块地界儿,还真没有哥不认识的人。”正说着小剑客就看过来了,蓝眼睛像极了两颗蓝色的玻璃球,听了叶修的话半信半疑地皱起眉头盯着他,似乎是在掂量可信度,又因为叶修不由自主出口的下一句话而炸了毛,“话说我怎么觉得你比上回矮了一截?*”

“……去死吧你!!!”流木对他比了两个中指,气哼哼地转身要走,就又被叶修拽住了后领。

“小朋友,不想找人啦?你四处看看,这里除了哥你还认得谁?”

“你妹夫的小朋友!”说着说着连一对儿虎牙都龇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吭哧一口咬叶修胳膊上。

“呵呵,不好意思,以哥的实际年龄算起来,喊你一声小朋友还真不算占你便宜。*”

 

到头来“小朋友”还是被叶修连哄带骗地带着一起去了埋骨之地,美其名曰是给人锻炼的机会,实际上则是为“帮找人”开的价。流木倒也说话算话,答应了以后就没再闹腾,只是要求叶修给他找把稍微好点儿的剑,说是在用的这把剑是在黑市的小摊位上买的打折货,一路用到现在钝得那叫一个恶心,再怎么打磨和修整怕是都撑不了多久了*。叶修也算是有求必应,还真去陈果的店面里给流木翻了把精钢铸造的剑来给流木换上,然后就拉着流木直奔埋骨之地。

 

“老子信了你的邪!!!!!”

埋骨之地里,剑客忍无可忍地大声发出抗议。

 

“怎么了怎么了?多好啊这剑,纯矮人制造哦。”叶修扛着古里古怪的伞型武器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抽烟,两人的脚下散落着一群被两人击败的骷髅怪的残骸,残骸边坐了个气哼哼的剑客。

“你特么给我找的这是吸血剑!*问题是打骷髅怪吸个毛的血啊!!!”流木一脚跺扁一个试图偷袭他的骷髅骨爪。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还我好了,哥不介意,我觉得老板娘更不介意。”叶修抖抖那杆铜烟斗,头一偏,刚刚好躲过流木扔过来的一块石子。

“哎呀你少说废话,你要找的那稀有材料叫什么来着——骷髅什么来着???”流木正说着话,突然身后阴风刮起,一只丧尸张开腥臭的大嘴对着流木咬去。背对着丧尸站立的流木捕捉到叶修眼神的变化,手上剑锋一转,反手就是一挑将丧尸击出几米之外,紧接着流木挽了个极快的剑花把吸血剑换到正手,对着丧尸的头部劈下。

叶修依然坐在原地看着流木砍瓜切菜一般地将丧尸斩杀,小剑客这般行云流水的动作和数倍于常人的反应速度他并非是第一次看,但这一次不知是否是流木急着“找人”的缘故显得浮躁了不少,方才和骷髅怪的交手中好几次甚至出现了堪称“幼稚“的低级招数,幸亏叶修及时发现、出声提醒了几次才避免了他不必要的负伤*。其中一次一只骷髅怪的骨爪离伤到流木仅仅有几毫米的距离,情急之下流木在挥剑抵挡的同时,附近湿冷的空气中的水分一时间出现了紧急的凝结,那只骷髅怪瞬间被一层冰霜冻住、移动速度瞬间被降到最低,流木也就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将其击倒,化解了险境。但那层冰霜也仅仅凝结了一瞬间的功夫*,在骷髅怪被流木反击中的刹那那冰霜便消散了,只有几滴极小的水珠随着骷髅怪倒下而飞溅到空气中。


等到被他们合力斩杀的骷髅怪足足堆积成一座小山,叶修终于找到了先前想要的材料。那是一把发着微弱紫光的剑鞘,流木在一片阴沉的坟地里很是活动了一番手脚后兴奋劲丝毫未减,还跳到叶修身侧,看着叶修把那剑鞘稍作处理后往那把奇异的伞形武器里装,不时还叽叽喳喳地提着问。

“哇所以你这武器就是自己这么一点一点找稀有材料组装起来的?怪不得那么邪乎,一会儿变这个一会儿变那个的。我看看,这个部位是——白狼毫?这地方怎么还是空的,秘银吊坠不难搞到啊你该不会就等——*”

叶修侧过头来看着他:“你知道得不少啊,能说出来这么多?”

“当然认识,化成灰我都——*”说到一半流木突然咬了自己的舌头,龇牙咧嘴一会儿以后又抬眼看着叶修,绷起脸来,“啊差点忘了!来单挑吧!切磋一下!用你的……这个伞!*”

“这叫千机伞。切磋没问题,不过考虑一下换个地方?这里好歹是埋骨之地。”

没想到流木表情万分严肃地按住了叶修:“你少又来这套!我还不了解你这德性?待会儿别这里换那里,那里换这里,拖拖拖就不了了之了啊!或者换你手下那群人来替你也不行!*”

叶修笑了:“听你这口气,好像还挺了解哥啊?”

流木把双臂往胸前一抱,也不再吭声,只丢了个“你少废话”的眼神给叶修,一副叶修不表态就不罢休的倔强模样。


叶修眼看是拗不过他,手上推动机括,将剑鞘完全安装到千机伞的伞架上:“成,那咱们就来一场吧。小朋友待会儿要是输了可不许哭啊!”

“我倒要看看回头谁才是输的那个!”话音未落流木就已一个滑步前冲,吸血剑晃出一道银色残影转眼就到了叶修面前,叶修手腕翻转拉动机关,手中千机伞瞬间变成锋利的战矛,与小剑客手中的剑激烈地对撞在一起。

 

这一切磋就切磋了接近一给小时。

光从胜负上来看,大半的时间都是叶修占了上风。流木出起招来果真是灵敏过人,还时不时耍出令人出其不意的花样,但终归还是不敌叶修。精巧的千机伞在叶修手中变化出不同的形态,每次变化时小剑客都会禁不住解说似的叫嚷“又变了!”“还能变剑?这也行?”“刚才是不是又变了?你这玩意太犯规了吧!”并试图靠抓时间差、大喊分散叶修注意力等方式逆转形势。几十分钟下来两人少说也交手了百来回合,叶修数次看他显出疲累的神情提出到此为止,都被流木一口回绝。这小剑客像是精力用不完似的,手和嘴一样也没闲着,一次次地就又冲着叶修冲过去,还一次比一次更来劲。

到两人最后一局时,流木一上来就对着他使了一招剑幻影无形剑。没有任何假动作,没有任何铺垫,就那么一路喊着“看剑剑剑剑剑剑”地向叶修攻了过去。当时天已快亮,朝阳在远山后面勾出金色的光晕,那光晕还很微弱,头顶上的夜幕依然浓重,埋骨之地里跳跃的鬼火却熄灭了,小剑客一路斩开凌晨阴森的鬼雾,嘴角勾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微笑,双眼无比专注地望着他,像是整片清朗的苍穹都倒映在那双蓝眸里。

叶修手上发力一甩一抽,千机伞再度变化,那是托了那新收获的剑鞘的福才得以完整变化的枪形态,电光火石之间一颗子弹就已击发。这第一次出现的形态让流木诧异不已,可是疾奔的姿势无法立刻收住,子弹就已到了他身前。


非自然的寒意如同爆炸一样激荡开来。流木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连他手上幻影无形剑动作的节奏都没有出现大的变化,那颗子弹带着足以打出巨大伤害的极速,却突然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硬生生地拖住了。

水分急速冻结的细微声响在此刻被放大到了人耳能够捕捉的程度,冰蓝色的水元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浓度集结起来,精钢铸成的剑尖将子弹从正中间劈开,两半碎片翻转着落地,仔细看去竟成了银白色——被厚厚的一层凭空出现的冰霜所包裹。

不远处的叶修手上再一抖,枪又变回为剑,千机伞变形之间流木已冲到了叶修面前,两把剑擦出拉长的磕碰声,分别直指对方的咽喉。

蓝得惊人的眼睛又一次近距离地望着他,流木挑着眉,不无得意地微微昂着头。他的一头金发在东方逐渐愈发明朗的天光下呈现一种蜜糖一样的暖色,就在他拿着吸血剑抵上他的脖子时,那些混乱的水元素还没有完全散去,从他的剑尖一路顺着剑刃向下蔓延,密度之高在与他刀刃相接的刹那呈现出极冰一样的幽蓝。


叶修把剑撤下来,听着他兴高采烈地宣布“哈哈哈哈哈这次算我赢啦不许耍赖”,方才小剑客迎着子弹冲过来的英姿仿佛还挥之不去,他的脑子里不自禁地回放起多年以来他遇见流木时的一幕幕,记忆里的书页极快地一页页翻过,想来到这天为止他和流木实际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不过寥寥几天,书页没多久就翻完了,所以他又一页一页地翻回去,每一页他都记忆犹新。自他被嘉世驱逐以来小剑客陆续出现过三次,一次将他带离险地,一次在他被围攻时出手相助,这一次他嘴上满不情愿,行动上却是想都没想就跟着来了,他会理直气壮地跟他要称手的兵器,也会相当直率地跟他抱怨吸血剑的弊端,打完材料以后还揪着他切磋,最后在他面前开心得上蹿下跳,一时间连别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等到两人走回镇上的时候小剑客才终于有点折腾累了,扑进陈果的店面就找叶修要吃的喝的。叶修在仓库里翻了翻,给流木递过去半根硬邦邦的长面包,又被他一脸嫌弃地打回来。最后索性直接给他倒了杯清水,再切了点柠檬片放进去,流木也没客气,接过去咕咚咕咚就喝了个干净,又跟只小型动物一样扑腾着去倒第二杯。

小剑客喝水的时候叶修就坐在窗边上一言不发地抽他那支雕得很考究的烟杆,等到烟抽得差不多了、流木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叶修才又跟他说起话来,谈的是先前流木提过的来到这一带的理由。

“那个谁,你不是说过在找人吗?找什么人来着,跟哥说说。”

被这么一问流木霎时收住了原本和他打嘴仗的活泼派头,变得严肃起来。

我在找一个叫叶秋的人。



小剑客做好简单的补给要再度出发的时候,叶修从身后叫住了他。

“留步,流木。”


天已经大亮了,镇上的人们大多开始了一天的生计。流木就停在店门口,回过头来望着他。他先前的那件斗篷在埋骨之地里难免有许多污损,想来想去小剑客索性跑去了镇上最早开门的一家服装店买了件清清爽爽的剑士服*,看上去挺拔了不少。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还没等叶修再开口,小剑客又念叨起了叶修的话来:“留步,流木,你就不怕念混?”

“算了算了麻烦死了,叫我名字好了,黄少天,好记吧!*”

叶修点头:“记下了。”

“说起来你呢?就叫君莫笑?”

“就叫君莫笑。”

“哄鬼呢你,你本命姓君叫莫笑啊。”

黄少天看见叶修郑重其事地望着他,脸上任何揶揄、不正经的神情统统一扫而空。


天机不可泄露。*”

 

04*

 

……

 

“从那天以后我反而还挺经常见着他了,千机伞要成为设计图上的完全形态还需要很多材料,兴欣也还处于发展期,所以我经常会和小唐他们去别的区域找稀有材料。在那个过程中碰到过好多次,那小子还是穿那种廉价的灰袍子,拿把有点儿锈的短剑,跟人打起架来也鬼灵精得很。只是脾气大不一样了,防备心挺强的,杀气也重,逗起来没之前那么好玩了。唯一始终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的就是话多,一个人能说上大半天的。”


 “再后来……再后来,在我跟他又一次分开以后,差不多过了几个月吧,半年不到。我才发现我找不见他了。别说碰见,一点痕迹、一点消息都没有。谁也没再见过那个金头发蓝眼睛的小话唠,我还找过人去打听,连听过有这么个剑客的都基本上没有。再后来,彻底一点音信也没有了。我就知道我真的再也找不到流木了。

 


“直到十几年以后,伍晨去蓝雨跟蓝溪阁的公会做生意的时候,听人说了这么个事情。他说蓝雨的诺德近些年来始终雨云不散,天空中聚集了大量的水元素,连蓝雨最优秀的元素法师都无可奈何。而这一切的由来居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小孩儿。这孩子挺聪明,平日里能帮商户教训惹事的醉汉、能和精明的地精讨价还价,还专接刺杀作恶的兽人的活,除此之外独来独往,敏锐但又孤独,活得像个小刺客。在被告知自己是诺德常年下雨的源头后,他未加反抗地被暂时软禁在蓝雨最高的暴风塔,诺德这才得以久违地放晴。”

“他没怎么跟人说过他的姓名,那些相对和他打交道比较多的人们通常用他的代号称呼他,叫他‘流木。’”

 

TBC


好奇一下有人猜到大概是怎么个情况了吗w


评论(16)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