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武装天使 07-08

CP:叶黄Only

TIPS:西幻架空/可以理解为人和账号卡合二为一的设定/本文致敬Docotor Who


差点忘了!!《武装天使》本子我多印了五本,在CP19脑洞的摊位上,想要的妹子可以去那边买!!www


01戳我

02戳我

03-04戳我

05-06戳我


标“*”的部分都是和前文或后文细节有联系的




——————————————————————————

07

他这一去就去了很多年。

 

旅途的一开始并不顺利,他本只是像他在书里读过的那些游侠一样四处游历,和旅途中遇到的怪物、散盗或是互有眼缘的对手实战磨炼剑技,但好景不长就遇上了些成群结队的佣兵。据说是近些年各国都在着力培养国内精英,方式免不了的就是锻造神兵、研究秘技这几种,那些非军队麾下的组织便打起了大陆上的各种稀有材料的主意,以转手卖给那些显赫的主顾。更有几国干脆直接在王城张贴告示,明码标价,揭榜者更是络绎不绝。

 

他从前在诺德也做过类似的生意,一度也去寻过一些难度不算太大的材料换些盘缠。

 

他记得那天他找的那种叫秘银吊坠*,好容易集齐了三个交给发出委托的公会的会长,却见那会长一脸衰地转手把公会里当时库存的秘银吊坠全都交了出去。对方是个穿了一身花里胡哨的混搭装备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样子,接过秘银吊坠时丝毫也没跟会长客气,还拍了拍会长的肩膀说了句“合作愉快”。

这落到黄少天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厚颜无耻的敲诈,初出蓝雨不久的小剑客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嘴上愤愤不平着就冲着那男人理论去了。那男人转过头来,嘴里还叼着根糙得要命的烟卷,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已被呛得连连咳嗽。

周围的几个他的同伴也跟着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盗贼站在一旁就笑得捂住肚子弯下了腰去,叼烟的男人倒是没笑,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熄了烟,对他说我这儿挺急着回去的,这秘银吊坠是你们会长付给我的报酬,我也没打算还,还有别的问题吗?

好不容易咳完了的小剑客恼怒之际大喊着单挑就扑了上去,没想到对方身边一个短头发的女战斗法师相当主动——主动到都可以说是有点愉快地迎了上去,攻势还猛,招招都是动静极大的大招,没过多久黄少天就败下阵来,连他那柄短剑都被那男人扣了下来。

 

“是这样的,这位小兄弟,哥这儿最近有些人手不足,不如你跟哥混一段时间?跟哥混有肉吃啊,不信你问这几位。”

黄少天对他狠狠地蹦出一长串的垃圾话来:“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你们以多欺少!有本事你跟我一对一来啊!你知道卑鄙无耻四个字怎么写的吗!你这家伙姓心名黑吧你!心简直太脏了!”

男人蹲下来用吸了一半的烟卷敲敲他的脑袋:“叫我君莫笑就得了。刚说的事儿就这么定了啊。”

 

这“一段时间”活生生地就被他磨到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君莫笑和他的同伴从遇到黄少天的蓝雨边境一路狂扫到了虚空的蜃楼镇,一路上黄少天被君莫笑半“威胁”半“怂恿”地打了不少从前未见过的稀有材料,客观上来说剑技倒也确实提升了不少,但面对黄少天数次提出的单挑要求,君莫笑却总是使着各种花招把他折腾得团团转,最离谱的一次甚至要他让一个武器工匠为他测体长臂长等等各种数据,测量的时候那工匠还拿着几片金属片对着他若有所思地比划了半天,黄少天强忍住满腹的狐疑熬到了结束要去找君莫笑时,却连对方的人影都找不着*。

说起来这家伙平日里总是一副在黄少天看来无比“欠揍”的慵懒模样,除了搜集材料和因此招惹到一些有竞争关系的大公会外,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和几个武器工匠关在屋里讨论什么事情上*。

黄少天不是没有问过他是不是也在学着弄什么自制的武器,君莫笑总是带着一身烟味儿对他笑笑:“天机不可泄露。”

 

三个多星期后黄少天实在是有点呆不住了,君莫笑又不知做了什么被附近的好几家大公会追杀,那天他们所在的区域下了场闷热的急雨,君莫笑总算是还算讲意气的把短剑还给了他,对他说了句保重便引着一堆被他激怒的矮人离开了。

这些天来君莫笑的手下给他使的是把勉勉强强好能用的蓝色轻剑*,黄少天手里捏着那把久违的自己的短剑,下意识地掂了掂去重新适应它的手感,这才留意到那柄短剑的剑刃被打磨过了,剑柄处还做了细小的调整,持握起来灵便了不少。

 

最头先他找人问起一叶之秋时,人人的反应都是轮回那对著名的搭档中的一员。

为此他特地去了一趟轮回,去到东方沙漠的最中心,那座摩天大楼和风滚草共存的城市,见到了被轮回人唤作“一叶之秋”的人。那人比那天去到暴风塔的人要高上许多,骑着一匹同样瘦瘦高高的枣红马,眉眼英俊,却在黄少天对他问起“另一个人”时显露出暴躁的神色来。漆黑的却邪如同一条黑蛇当头劈下,黄少天急忙拔了腰间的短剑抵挡,还是被轻轻松松挑翻在地。

“那种家伙的消息谁会关心?鬼知道他在哪儿!”

 

“孙翔。”

和他同行的魔剑士出声劝住他,战斗法师嗤了一声收了却邪,走在最后的青年的帽檐压得极低,看了看魔剑士,又看了看黄少天。

“……很久了。”

黄少天耳朵竖起来:“什么很久了?”

魔剑士见他不解,耐心解释道:“他的意思是,如果你指的是以前的那位‘一叶之秋’的话,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没有消息?不可能吧?一点点传闻都没有吗?不会吧?”

“当年叶秋前辈的事情,确实非常令人惋惜。只是他当年离开嘉世后的行踪实在是……*”

“叶秋?原来他叫叶秋?”

那魔剑士还想说些什么,抬眼却看见那战斗法师已驱马往前走了很长一段了,便对他摊了摊手,道了声“抱歉,失陪”就又和那先前开口的青年一同跟了上去。

 

黄少天一人站在原地看着三人走远,将短剑又挂回腰间去。轮回的烈日晒得他大汗淋漓,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嘴里还念叨着从那魔剑士口中听到的名字。

“叶秋?一叶之秋……别告诉我就是这么来的,也太凑合了吧。”

 

不远处,那戴帽子的寡言青年又回过头来看了看他,又终究是一个字也再没有说。*

 

08

即使是知道了对方的姓名,他找的也一点都不顺利。好在在此过程中他陆陆续续地走遍了大陆南边的几大国度,也还算得上是收获颇多。旅途当中他的结识的好友都多多少少被他问起过那位被称为“斗神”的一叶之秋,他也听了不少各地不同种族的人们口耳相传的故事,他们无一例外地对他谈起过那个混乱又群雄辈出的纪元,战火以嘉世霸图争霸为开端逐渐扩展到整片大陆,也无一不在谈起那场光影之战之时带上羡慕或惋惜的口吻,说起战前的几位传奇般的人物,其中一叶之秋落得被嘉世放逐的境地,其他几位除了其中因为年龄相对最小的一位外,到如今都已不复当年般活跃*。不过即便如此人们也还是能在一些极特殊的场合中目睹他们不输当年的风采,前些年曾有歹人觊觎魔道学者最为慎重保存的时间魔法咒文*,整个北陆都见证了天边星星射线如怒雷劈下,压倒性的魔能撼动了方圆数百米内的山林、溪流,而位于震动中心的微草全境纹丝未动。

在几次依照一些可能的蛛丝马迹做出的尝试失败后,他终于从一个武器商人那里听说了在嘉世周边一座新兴的小镇,据说镇上的住民很大一部分都是一叶之秋最忠实的拥簇者,他们自一叶之秋被放逐后集体离开嘉世,其中有个姓陈的女枪炮师为人仗义、消息灵通,连聚居在流离之地的流浪者都夸赞过她的人品*。

 

他没耽搁,径直就寻摸了过去。谁知道那位陈大老板娘没见着,却是撞上了老相识。

 

第一反应自然是避之而不及的,奈何即使换了时间、地点,那君莫笑都还是那副慢悠悠的、甩也甩不掉的、又吃定了他似的“不要脸”模样,一点也没跟他生分地就揪着他不让他走。磨了几个回合黄少天料定也拗不过他,索性随他去了。说实话他也没真指望这家伙能给他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一路上去了许多地方,碰见了许多事,也问了许多人,早就知道了他当初做的那个决定绝非易事,只是君莫笑就那么耍无赖似的抓着他,从神情到说话语气都和他记忆里一模一样,他也就顺着自己答应了下来,带上剑就又干起了那搜集稀有材料的活计来。


然而事实又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和他一同在阴森的埋骨之地里斩杀不时冒出的鬼怪,这一次他身边没跟着他那些性格各异的同伴,就扛着他那把伞型的武器与他亦步亦趋,相当认真地对他讲着他归纳出的与埋骨之地的怪物对战的技巧,还在他疏忽时提醒他,实在是来不及提醒的时候他的那把伞总能在一眨眼间完成形态变化,从他几步之外将偷袭他的鬼怪击退。

这比起靠扣着他的短剑把他当“劳工”时的做派又有些许不同,黄少天在战斗的间隙就站定在几块被他一剑斩碎的白骨旁看君莫笑,又后知后觉地想起那把被打磨和微调了的短剑,还有那个暴风塔顶的来客对他细细地讲外面的世界,还有那飞行器的用途*。

 

“我说,哥免费陪练了这么久,你也再聊聊你那水元素的事情呗。这才叫等价交换嘛。”

两人一番切磋下来黄少天体力消耗巨大,听君莫笑这么一问黄少天一惊,猛地坐直了身体。

“你刚刚说聊什么?”

君莫笑这一提他自己也才又想起来,自他离开暴风塔那天起他似乎不再如从前那样到哪里哪里下雨,他从前当是塔顶上的精灵魔法已经把它彻底压制住了,但种种迹象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这颗子弹,”君莫笑从地面上捡起两块金属的残片递到他眼前,“在被你砍到之前就已经被冻住了。为什么?*”

黄少天浑身一个激灵,像是为了为对方的话提供证据似的,就在他注视那子弹的残片时,空气中的水分也往那残片聚集而去,很快就在残片上生成了肉眼可以观察到的巨大水滴*。

“来,你拿着它。”君莫笑把残片递过去,黄少天下意识伸手去接,“之前你在和那些骷髅怪打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加上这次一共三次,你都正处在很紧张很专注的状态下。这还只是来自空气里的一点水分,那么下雨的时候呢?”

“我不知道。”

“恩,你确实是不知道。你是光情绪特别不好,又完全不知道该去专注哪里。”君莫笑把残片放在黄少天手心里,他的手指从黄少天掌心划过,指腹温暖而柔软,黄少天还注意到那手指极其好看,放下子弹残片后他没即刻把手拿开,把残片扣在他的手心里,“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毕竟现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说是吧?”

黄少天就望着那只手和下面隐约露出的金属,那些生成出来的水珠以那一点为中心越来越大,浸透了他的手心。

现在知道了。

黄少天回答他,君莫笑就蹲在一块比正坐着的黄少天略高一点点的矮岩上,肩上还扛着那把伞。那伞是撑开的,黄少天望过去的时候伞面上洒着东方的晨光,君莫笑微微倾着身子跟他说话,于是那晨光也洒在近在咫尺的他的脸上。

在黄少天的注意力从水珠上移开的瞬间,那些水分又无声地消散了,融入混着新鲜露水的晨雾之中。

 

“叶秋?”

回到镇上休整的时候君莫笑主动跟他问起了他来兴欣的目的,他也如实相告。

“也就是一叶之秋,从前被封‘斗神’的那个。”

“一叶之秋?”君莫笑给他递水杯的动作略微停了停,“你在找的人是一叶之秋?*”

“是啊,怎么样怎么样你有他的消息吗?有听过他吗?认识谁有他的消息也行!

“你找一叶之秋,是有什么原因吗?”

“这不是废话吗。没原因的话谁找他。”捕捉到君莫笑脸上一闪而过的神色,黄少天又补充道,“当然有原因啦,非常非常重要的原因。总之,我很早就说了我要找他,我既然说了就绝对会做到的。*”

“那你可是有地方搞错了。”君莫笑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把杯子拿起来,一口一口地喝下直到饮尽,再又重新看着他,“叶秋当初入伍的时候用的是假名,他有个孪生弟弟,他的名字才真的叫叶秋。叶家是生意遍及整个大陆的商人,除一叶之秋外就只有叶秋一个继承人,平日里上上下下的事情都让他在操心,就现下来说,别说外人,连我——们陈大老板娘恐怕都没机会见上一面。”

“居然是假名,这下该怎么——”

叶修。

“恩?”

君莫笑对他说:“一叶之秋的本名叫叶修。”

 

临别的时候,君莫笑就站在他们原先休整的那张桌旁。

“说了半天,我这要走了,你都不祝我好运什么的?太不够哥们了吧?”

黄少天半埋怨地跟他开着玩笑,君莫笑对他笑了笑,格外洒脱的模样。

“会好运的,不用我来祝。”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啦!”

黄少天挥手转身,很快消失在君莫笑的视线里。

 

TBC

接下来我会把一些细节改得更露骨一点ww大家看得开心!

评论(6)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