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武装天使(09-12完结)

CP:叶黄Only

TIPS:西幻架空/可以理解为人和账号卡合二为一的设定/本文致敬Docotor Who

过段时间可能会少量加印,到时候会发链接上来哒

01戳我

02戳我

03-04戳我

05-06戳我

07-08戳我

稍微加了两小段剧情解释恩。

先就这样!我先上OW拿个首胜,马上回来23333

——————————————————————————

09

君莫笑口中的好运,一直延续到了很久以后才应验。

 

他循着百花谷中细碎的传言一路寻进酷热的空知林,又循着刀剑的喧嚣声找到了那个被一整个小队围攻的战斗法师。他二话没说拔剑就加入了混战,当年在暴风塔顶的风声中笼罩他全身的战栗感又来了,他操控着以能初步按照他的意志成型的冰锥强硬地分开四周的杂兵,那柄吸血剑在他手中切割开敌人的皮肤榨取他们的体力,近乎一场快要从石板底下喷涌而出的狂欢。

等到那小分队狼狈地撤退后他才来得及近距离地看清那战斗法师的容貌,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却就此撞进他的眼帘。他的大脑完全陷入一片空白,太多的信息同时涌入他的脑海,一时间他像是被冻住了,浑身上下只剩下眼睛能动。他的目光从面前人的脸庞到身体来来回回数次,又仿佛什么都没看进去。他的嘴却自顾自地张开,就像是已经形成了某种类似生理反应的自然反应,话语也自顾自地跳出来:“哟,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垃圾的人都半天搞不定?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手了,不用谢我。”

说完以后他的听觉才延迟了太久地告诉他,在他开口前对方对他说的是一句“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的确是好久不见。

收起还是雏形的千机伞的战斗法师走到他面前,那双墨色的、在暴风塔顶目送他纵身跃下的眼睛,那苍白的、在他从前的房间里被火光照亮的皮肤,还有剩下的其他所有的、在埋骨之地里被暖色的晨光包围的他的脸。

大约是几个世纪后那张脸用君莫笑的口吻又对他说话了,说的是相当君莫笑的一句:“你看,这次你不是也在吗。

 

“也?”

这一回还未等开口,一叶之秋整个人突然往下一沉。黄少天急忙伸手去接,才刚触到一叶之秋就又“嘶”地一声退开了几步。

“你怎么搞的?身上有伤?”黄少天走过去仔细查看一叶之秋的上身,在绕到他身后时发现他的背部正隔着衣物渗出大团的鲜血。

一叶之秋一点一点撑起身子:“这才出来半个月,好得没那么快的。”

黄少天抽出随身的匕首,一手扶住一叶之秋肩膀,一手小心翼翼地将他背后的衣物划开一个口子,露出后面一道狰狞的刺伤。

黄少天正惊异之时,一叶之秋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看看我的伤口里面,有没有一小截银黑色的金属片?”

“……哎哟我的天,还真有,这什么玩意儿?!哪来的?”

“果真如此,嘉世取走却邪后为适应新主的风格在却邪枪尖加了霸图产的陨铁,但他们不知道却邪自锻造完成以后自身带有一定的灵气,会排斥任何新附加上去的材料,所以在刘皓用它的时候有一小截陨铁断裂在了我体内,让伤口始终无法完全愈合。”

“刘皓?‘离恨剑’?就是那个离恨剑?就是他?你离开君临城时偷袭你的就是他?从背后捅了你一枪?我回头就削他去!”

一叶之秋摇头:“这件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你就不恨他吗?”

“没什么好恨的。”

黄少天禁不住用了恨铁不成钢似的语气:“大哥,不是我说你,这人可是用你的却邪,你的长枪,从背后偷袭了你,害得你现在这么狼狈——”

“狼狈不狼狈的,我说了才算。更何况,那小子也姑且还算不得是良心泯灭。”

“什么意思?”

“却邪是我亲手锻造的,它的每一处细节,从形状到质地,我都清楚。当时虽然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但是我能感觉到却邪的枪尖在刚刚刺入我皮肉的刹那间就猛地收住了攻势,若是他有心致我于死地,那我的伤会比现在重上数倍。可见他临了还是多少念及了是我把他教出来这一点吧。”

“还数倍?就你现在这伤势拖久了都有性命之忧,你还数倍,要是没人帮你——”

黄少天愤愤地还想说下去,一叶之秋却拾起了黄少天暂时撇在一边的匕首捏在手里,一丝微弱的火元素极快地从刀刃上流过。

“那么,不要再拖了就是了。”

 

将陨铁挑出后黄少天丝毫没打算征求一叶之秋意见地找来了空知林的药草替他敷上,一叶之秋也没反对,抓了只倒霉经过的野兔架到他们那座简陋的火堆上。那块陨铁也被黄少天丢进了火堆里,很快便融成了再无从利用的一滩。

 

当天晚上空知林下了很大的雨。

原本黄少天坐在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一叶之秋聊天,从空知林的地形聊到百花那一对配合默契的正副谷主,聊到一时再找不到别的话茬后黄少天才又问起一叶之秋:“你之前说,你这个伤,什么才半个月?”

“伤不止半个月,总要出来了才能真正的开始处理不是?”

“恩,出来,”黄少天顿了顿,“从——”

“——从一线峡谷出来,那底下的环境可真没有什么愈合的条件。”

“一线峡谷……出来……”

黄少天那条一晃一晃的腿还在一晃一晃,声音却逐渐地小下去,变成许多连黄少天自己都分辨不清的字句。被晃得久了一叶之秋扔了个石子上去,那剑客口里虽还含着那根草,眼睛却分明已经闭了个严丝合缝。

 

没过多久空知林开始下雨。

从小雨点开始逐渐变成豆大的雨滴,黄少天跳下树去掰下那只最肥美的兔腿的功夫就又转变成瓢泼大雨。

黄少天还是那样嘴巴不停地和一叶之秋说着话,跟他一起搭起简陋的遮雨棚,然后继续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一线峡谷。

半个月前。

 

第二天离开空知林后他回了一趟蓝雨,回到了诺德的地下街,找到了曾是——将是他多年栖身之地的小屋。小屋位于地下街一个鲜有人注意的角落,屋里的空间也格外的窄小,距离上一次有人居住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黄少天把自己闷在里面,把小屋打扫干净,又把小屋里所有的陈设都一一摆放整齐。

最后他在书柜的深处发现了一个沾满泥土和尘埃的长条形包裹,他把包裹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把精美的轻剑。他用手去拂去剑刃上最后的一片尘埃,那剑竟认得他,在他触摸到剑刃的瞬间通体流转起冰蓝色的光华,在低矮的暗室里熠熠生辉。

 

10

一叶之秋被囚禁在一线峡谷。

这个消息除了嘉世军方高层,就只有极少的人知晓。

 

那天,常年阴云密布的一线峡谷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被囚禁的斗神朝着日光来的方向看去,金发蓝眼的剑客穿着纯白的长袍,带着轻剑斩开笨重的机甲从天而降。

他看不见他的脸,只看见他缓缓站起身来,用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睛看向他,对他说:“找到你了。

 

“要我跟你走,好歹该告诉我你是谁吧?”

“我是来救你的人啊,还能是谁?”

“这不能算是个完整的答案。”

黄少天骤然停下脚步,脚步收势之急以至于他的整个身形都带了些微的摇晃,他就那么停在还束缚着一叶之秋的锁链和符咒前,看着自己脚下的石块,连头也没有抬。

“你想要完整的答案?好啊。”

“我除了‘来救你的人’之外还是谁呢…”

“恩…我知道你背上的伤再不赶紧处理就等着变成更大的麻烦吧,还有你的却邪原本的形态真是特别漂亮,我是说不加火焰纹章的时候,还有你这张脸现在看起来根本年轻不到哪儿去嘛还真是白瞎了你的精灵血统,抽烟的时候就更惨不忍睹了,我好歹去过北方雪原,那些精灵一个个的可贵气了,你再看看你…恩还有什么来着……”

“还有就是我赶了好远的路、花了好长的时间,好不容易来这个鬼地方找到你,老子今天拖也要给你拖出去,再给我废话我就把你敲晕过去,你这家伙别以为我不敢啊我是认真的。”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抬眼,他的全身都笼罩在那缕日光以外的阴影里,语速极快而又极其不简洁地说着那些话,但是一叶之秋偏偏从里面听出来了一股子难受的味道来,这难受被藏着掖着压在那些絮絮叨叨的话下面,却又还是随时都好像要喷薄而出,铺天盖地一样地撕扯着他,随时就要把他压倒,把他淹没,将他挫骨扬灰。

所以神使鬼差地,他就信了。

 

很多年后,叶修又曾经一次次地再度回想起当时的情境,一幕幕在他的脑海里如同书页般来回翻动,书页上的文字生动得如同身临其境。那里有一副无比鲜明的画面,白袍的剑客在日光里落在他的面前,露出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睛;金发的少年站在高台上朝着他行蹩脚的骑士礼,张开双臂自塔顶一跃而下。

他身负传世的名剑。

他张开钢铁的双翼。

宛如全副武装的天使从天而降。

 

那天一线峡谷的夜幕比往常降临得稍晚一些。谷底暗牢的骚动终究归为平静,获救的斗神被安置在暂时的藏身点,而凭空出现的剑客也暂时并没有真的离开。他又回到了那监牢的周边,好让那女枪炮师在应对完嘉世军方的来人之后,能够并不困难地再找到他,从他口中得到一叶之秋被安置之处的位置。

 

“你们认识对吧。我感觉他应该认识你很久了。在你来之前,他整个人始终还是紧绷着,我跟他说了好多话他也没有好好听。”

苏沐橙吩咐着让随行人立刻前去接应,然后,在她回过头想要度那剑客说些什么之前,对方却先开口发了问。

 

“恩,有好几年了,可你不也是吗?既然来到这里,你也是认识他的,不是吗?”

“天哪,我当然认识他,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可是他好像……,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他当然不认识我,他以前不认识我,以后会认识我的,但是就在此时此刻这个时间点,老叶他不认识我——这一路上他问了我好几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抱歉,我没太听懂你的意思。”

“我认识他很久了……从很久很久以前,不,是很久很久以后,就认识他了。”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没见过世面的小鬼头,我还拿刀抵在他心口上…可是他却把我从诺德的暴风雨里带了出来,还叫了我真正的名字,那个我从来——当时从来不会跟人提起的本名。他还给了我一个飞行器好让我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个飞行器好像真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想象一下这一切对于一个小鬼头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吧。”

“所以我告诉他我一定还会再去找他,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一路磕磕绊绊地四处探索,然而哪里都没有他的消息,直到我终于去到了他提过的‘任何问题都能找到答案’的微草星图堡,几乎把整个星图堡翻个底朝天,才终于从一本书里找到他的痕迹…”

“我是为了兑现我当初说过的那句话才决定一路这么过来的,微草的大魔导师教了我应该怎么做,以及应该注意什么,然后我就立马出发了……”

“我去了很多地方,遇到了很多人,去满世界地找他的消息,找‘一叶之秋’。”

“是啊,我找了他很多年…其实我遇到过他很多次,这一点我意识到得实在是太晚了,就一路傻乎乎地往前,去上一个有‘一叶之秋’线索的时间点找他,毕竟那都不是我当时出发时要找——或者说我以为我要找的那个人。”

“后来等我什么都明白了的时候,我也还是得继续去找他,去不同的时间点旅行,短的几天,长的几年,于是我就眼看着这一路上,那个当年把我从塔里带出来的家伙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没那么信任我。但我还是不能停下,无论如何,我都得一直走到‘流木’和他从来都还没有过任何瓜葛的那天为止,然后看着他——看着叶修就在几步之外用那种戒备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你到底是谁’……”

“即使这样我还是得不能后悔啊,因为是他把我带了出来,如果他没来找我我就永远都还是那个小鬼头,更因为不论是一叶之秋还是君莫笑都还是他啊,我就担心万一我不继续下去,会不会——就没有别的人来救他了……”

 

黄少天伫立在山崖顶上目送着还很虚弱的战斗法师在那女枪炮师的手下的护送下走远,几小时后,他会因不愿牵连他们而独自脱身,带伤展开逃亡。而此刻,那战斗法师还不知道自己不久以后还会遇见一个吵吵嚷嚷的小剑客,会造出一把举世无双的神兵,还会再创造那么多的传奇,即使改头换面,不再是个战斗法师,也不再以“一叶之秋”为名,却仍丝毫不辱斗神之名。

他又想起了按理说应该是很多年以后,对此刻的他自己来说又是很久很久之前的那天,那天蓝雨的高塔上暴雨初歇,那个瘦弱又苍白的小刺客一点一点地探出那个小窗,再一点一点地向着那片融化的暖金色伸出手去,那个穿着古怪的不速之客就站在他的后面,也不催他,就让他自己一点一点地向外迈步。

他在塔顶上的高台上小心翼翼地走了十二步,每走一步那人就跟他讲起当年荣耀大陆上的那些人和那些事,跟他讲起那座雄踞数十年的钢铁要塞霸图,海盗湾呼啸偏有个斯斯文文的城主,机械城雷霆造出了最新型的机甲骑士,还讲起大陆的最北边有能够打开时间流的大魔法师,以及那位能召出足以焚尽一个城都的巨大火球的美丽元素法师……他的语速很慢也很慵懒,就像是一个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旅人对着坐在自己床头的旧友讲自己过去的故事,可听那语调却又讲得那么认真,讲完了这些故事之后这个旧友就也要去踏上一场比他自己有过的还要惊险的旅程——所以他既想把自己的故事统统讲完,又不那么太想那么快就把故事真的讲完。

走到第十二步的时候流木刚好走到高台的边缘,再往前一步就是席卷而上的风。

他终于回过头去再看向那个带着奇怪武器闯入的不速之客,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取下脸上裹着的黑灰色布条,云层里透下来的阳光却又炫目得彻底,流木眯着眼睛才得以维持住了匆匆忙忙的那一眼,也就是那一眼他才终于借着阳光看清了那双黑色眼眸的深处是炽烈的猩红,仿佛漫天火雨。

而他自己也就在那一刻大胆地后退一步踏入脚下那片广袤的虚空,在失重的刹他的背上展开金属的双翼,带着他下坠。也就是在那瞬间他看见这片大陆的土地、山川和河流都在他的眼前展开,在他的面前一闪而过,又仿佛在他的整个灵魂里徐徐地舒展。

那是一片他还不曾探索过、却又必将探索的土地,就在前方的某一个时间点,又或许是若干个时间点,他的脚步会踏遍这片伟大的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去感应元素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流动,去挑战那些他还未曾谋面的高手,去获得那把绝世的名剑,再用它去打下属于他自己的名号,而这个名号,在那个可以说是未来、又可以说是过去的时间点里,与“斗神”“枪王”“拳皇”“魔术师”一起被整个荣耀大陆所传颂。

 

远处的那行人终于走得看不见了。

黄少天转回身,最后一次念动那串从微草的大魔导师处得来的上古咒文,步入面前张开的那片虚空。

 

11

星图堡。

 

“什么风把叶神吹来了?”

穿着紫色长袍的年轻魔道学者才刚准备开始每日例行的整理馆内书籍的工作,就看见史书区的入口处站了个人。

 

“我来还本书,以及看一位旧友。”

“实在是抱歉,大魔导师刚刚离馆,之前来的一位访客有些不同寻常的请求,所以大魔导师带他去了馆外详谈——”

“既然来了微草的地盘,那一位旧友,自然也是该叙叙旧的。不过在他忙完之前,我就先会这一位了。”

说话间,叶修将一本很旧的杂记递到高英杰手中,然后走到书架旁的书桌边,从还未及收拾到的杂乱书堆中拿起一本书。和叶修归还的杂记一样,在这宏伟的大图书馆里,和其他众多华丽珍贵的书籍比起来,那本书同样显得装帧得极普通。那是一本来自蓝雨的非官方传记,原本这样的书籍不会被允许放进星图堡,可是那又是本难得的保存完好的来自光影、星河两纪之交的古书,王杰希便作了个特例,把它放了星图堡史书书架的一角。

 

高英杰的说话声逐渐低了下去,因为叶修兀自抽出了那本书,将它翻开。那本本自三分之二以后的书页就全是空无一字的,叶修的手指却仍久久地停留在那空白的书页上。

 

 

12

“我就想着你差不多也会来一趟。”

王杰希乘着悬浮的飞行扫帚,他的头顶是星图堡的天花板,方才叶修来时它还是画着彩绘、挂着枝形吊灯的模样,而此刻由于“大魔导师”“魔术师”在场而显现出真正的形态。以天上同一时刻真实的天色为背景,漫天的星斗就此显现,勾出一片闪耀的图画。

 

“看来是忙完了。离闭馆还有一段时间,用这段时间聊聊我们那位共同的旧友如何?”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知道啊,要是都这样了我都还明白不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我未免也太迟钝了。只是前几次我遇到的都不是真正的‘流木’,不完全是他,我也明白得不算早,就只是一次次地眼看着他走,跟我道别去继续找‘一叶之秋’。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再也遇不到他了,除非我自己主动去蓝雨,去暴风塔顶,救一个连剑都还使不熟的小鬼,再让少天一脸敌意地问我‘你这家伙是什么人啊’。”

“是,无论如何我都还是得去,带着我的千机伞,造一件飞行器,去连哄带骗地让他从那场雨里走出去,让他去走他真正想走的路。那天我把脸裹得只露出眼睛,不能让他提早认出我,必须要等到我还是‘一叶之秋’的时候才行,所以他问我名字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叫‘一叶之秋’,他后来也就去找‘一叶之秋’了,不是君莫笑,也不是……叶修。”

“因为不管怎么说,‘流木’不该永远是流木,但夜雨声烦永远都是夜雨声烦。”

 

魔道学者郑重其事地看着他。

“夜雨声烦必定会是夜雨声烦,你我都明白这毫无疑问——至少从刚才那一刻开始。”

 

就在王杰希回到馆内的那刻,那空白的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小字瞬间显现,挤得仿佛快要挤出书框:

“光影之战爆发前的星河纪元,被称为大陆有史料记载以来的第一个黄金时代。由于各国的陆续成型,曾经游散在大陆各处的各大种族逐渐停止争端和排斥,迈出了走向融合的第一步。星河纪元81年《星河法典》制定后,大陆上各大职业与流派得以自由发展,并第一次形成了与现代系统近似的划分。这样的背景下,各国都有各职业的佼佼者日渐成长和活跃起来,其中有五人由于其格外突出的实力与事迹,被封为‘五圣’:嘉世的被称为‘斗神’的‘一叶之秋’,霸图的被称为‘拳皇’的‘大漠孤烟’,轮回的被称为‘枪王’的‘一枪穿云’,微草的被称为‘魔术师’的‘王不留行’,以及蓝雨的被称为‘剑圣’的‘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又被称为蓝雨的‘唤雨师’,除了精湛的剑技外还能够操纵巨量的水元素,他所使用的名剑‘冰雨’由传说中千年不朽的雪钢锻造而成,剑刃削铁如泥,还有助于他迅速凝结水元素,从冻结到蒸发都能在一念之间完成。”

“夜雨声烦于星河纪元49年加入蓝雨军,出众的实力使其在短短两年内就被提拔为蓝雨全军的副将领,曾带领蓝雨军与轮回、霸图两国进行过演习性质的对战,其中与未来的‘枪王’的一段精彩的切磋被传为佳话。星河纪元56年,蓝雨皇家骑士团创立,夜雨声烦被蓝雨王册封为首席骑士。”

……

“从军中退役后,蓝雨鲜少再有这位剑圣的消息。最后一次有人声称见到他是在诺德一带,已年轻不再的夜雨声烦穿着便服,腰间只佩着一把普通的铁制轻剑。”

……

 

 

“其实我早该明白的,从那时候我第一次见他——他最后一次见我时我就该明白的。”

“此话怎讲?”

 “他来的那天,一线峡谷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哪怕是接着诉说下去时,叶修的手都还按在书页上,一动不动。

 

——少天,别来无恙。

THE END

时间跳跃两大法则

其一,任何个体都不能在两个或以上的时间点同时存在;

其二,时间跳跃不可逆。

 

本文致敬英剧《Doctor Who》中11th Doctor& River Song

PS.除了叶黄两个人,很多其他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者至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时间不会被重写。

评论(19)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