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一个没头没尾的脑洞,记录一下,不一定非要是哪个CP,就是特别喜欢这种设定而已ww


A和B是一对破案搭档。


A是学刑侦的鬼才型学霸,学霸到有点nerd有点不通人情世故的那种,经常能够一针见血地发现线索或是找到突破口。但是在专业以外的方面极其冷漠,也不能完全叫冷漠,就是一种不带任何火药味的不在意、不关心,走在大街上除了被熟人打招呼以外不会跟任何人对视,他的观念是精力和情感都是有限的,若非必要连一丝一毫都没必要浪费出去,这里的“必要”有时候甚至不包括身边的同事、非近亲的亲戚,所以经常会被人骂像个机器人。


B是学心理的,是A在局里的前辈,不过说是前辈其实只是刚好早来了几个月而已。B的成绩啊体能啊什么的都只能算中上,但是他比较特殊的地方是他有超强的共情能力,能够根据类似于A这样的人给出的线索,再加上警方的调查资料,对案件的嫌疑犯或是受害者产生共情从而推断他们的行为,然而和侧写不同,这种超强共情伴随着极大的情感卷入,是非常剧烈和难以控制的。

在某个案件的侦破陷入僵局的时候B曾经大半夜自己跑去现场找思路,然后A找到B的时候B一个人坐在房间角落里全身发抖,把他的脸掰过来,B眼泪流一脸,然后在回身的一刻露出困兽一样凶狠的眼神拔枪就把A按在地上用枪抵着A的头,然后A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一直等到B自己缓过神来,脸上是一幅如梦初醒一样的表情。这时候A就会一秒钟都不耽搁地拿出纸笔,问B又想到了什么,然后B愣了一会儿,本来想就自己刚刚的行为道个歉,但是B感觉得出来A是真无所谓,就自己呆呆地拿出纸巾把脸擦干净,然后再跟A讨论案情。


于是想都想得到这两个人的特点注定会在某些时候成为致命的弱点,B会“离深渊太近”以至于在某次共情过度的时候下意识地举枪对着同行的警员,又或者陷入共情中太久拔不出来,A会“太不Human”以至于在歹徒劫持人质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拿枪瞄准歹徒导致恼羞成怒的歹徒重伤人质,等等。


然后这两个人必然也会有互相看不惯的时候,比如说B在A表现得太冷漠的时候揍了他一拳,A会在产生共情哭出来的时候说那种非常不留情面但是又的确无法反驳的话。


但是久而久之,这两个互补的人配合起来实在是效率太高,所以他们也会变成相互欣赏,A会对B情感那么丰富感到困惑和动摇,比如说B跑去现场找思路的次数多了A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带纸巾的习惯,对B这种人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Why does he even CARE”;B也难免会欣赏A这样能干脆利落地截断自己主观情绪的人,因为他这种共情能力必然也会给他自己造成痛苦,所以迷茫的时候难受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去找A,找了以后什么也不用说,因为A本来也不爱多说话,所以B也没有什么必须开口倾诉一番的必要,就两个人对视一眼就懂了,然后各忙各的,过一段时间莫名其妙地就平静了。


其实他们无形之中也会互相改变啊。


A的改变是,会在B来找的时候自己都意识不到地给他多泡一杯咖啡,还有就是B陷入危机的时候A生平第一次地“管TM的理智给我去救他”,然后脱险的B回来的时候看到A一瞬间要崩溃了一样的表情,但是只有一瞬间,天又下着暴雨,B眨了一下眼的功夫看到A还是一样的扑克脸,然后B被人搀扶着去医疗,经过A身边的时候B拍了拍A,A回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但是他攥着的手抖得握都握不住。


B的改变是,面对那种掌握了B共情过度的弱点的高智商罪犯,对峙到B开始出现破绽的时候A出现在罪犯身后,A什么都没做,还是用那种极其冷静的表情,对着B遥遥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其实那时候A是打算他来拿下罪犯的,但是看到A的那一秒B脑子里那种不受控制的强烈共情突然啪的一下断了,一股力量冲上B的脑子,然后在同一时刻A和B分别从两个方向发起进攻一起把罪犯制服。


所以还是那个铠甲和软肋的概念,所有的小怪物都会碰到另一个小怪物,两个小怪物在一起,就好像什么都能够克服www


大家晚安

暗搓搓的问一下看设定你们感觉是AB还是BA!!!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