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带卡】Mr nought

·很[shen jing]病的一篇
·慢热,第三人视角
·虽然也许压根没人会喜欢这样的类型,但是我很用心的一篇,感谢每一个能耐心看到最后的人
·四战后背景,在原作基础上有所改动
·可能会有一点点点点致郁



01

“又是你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老样子靠在椅背上,还是那身洗褪色了的病号服,还是那头乱蓬蓬的黑色短发,它们就像是刺猬背上的刺一样胡乱地支棱着,又因为缺乏营养而明显变得干枯。

椅子是正对着门、背靠着墙放的,后方就是一扇由一些被扯碎的旧报纸作为边框的“窗“,有光从那里透进。
关于这一点我有专门请示过上级——只是例行公事——用不用再把它堵回去。他们说如果是他自己把他扯开的话,那就随它去好了。总之一切按照“职责”行事就好了。

是的,我的“职责”——作为一名准医疗忍者正式上岗前的最后一个实习任务——就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对某个病人进行一些常规的看护,确保他的身心状态稳定,以及如果他出现什么反常举动的话,一定要阻止他并及时报告。

那是一名男性病人,住在0号病房。
我管他叫“先生”,或者“那位先生”,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除此之外,他的年龄,身份,乃至病因、病情,我全都不得而知。



“你不该把那些报纸扯坏掉。那一定是什么人专门很用心地把它铺好的。”
我也有这么对他说过,试图制止他诸如此类在这座房间里所进行的所有他力所能及的破坏行为。

“我不喜欢墙壁被封起来。那样子黑咕隆咚的干嘛啦。什么时候天能够放晴就太好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他,于是这个对话就此戛然而止。




“我眼睛上的绷带还是不能拆吗?”
今天他也这么问我。

“你已经是第五次问这个问题了。“
我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来看着不远处的“那位先生”。

事实上这远远不止是第五次了。自我接下这份工作的几天以来,几乎每当他听见这个房间里有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动静,他就会这样发问一次,我很清楚这一点。
之所以回答他是第五次,那是因为到第五次的时候我就放弃去计数了。

“喔——好吧,看来还是不能拆吗。可是我觉得我的眼睛很不舒服啊。”他看起来有些失落,正晃动起自己此刻唯一能动弹的脚尖磨蹭着地板。

“是的,不能。还不到时候。现在还很早,所以你为什么不安静下来,休息休息——”
关于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倒是有的。

“我不!”他孩子气十足地用力地在地板上方虚踢了一下,像是在踢走什么令他烦扰的东西,“我不喜欢这里。一点意思也没有。光线也很差。”

“床也太硬了。”
他停下来,煞有介事地想了想,补充道。

我又一次哑口无言。

不是我语言表达能力不好,也不是我不擅长和人交际,而是你要知道,阻止自己告诉一个人他其实多半已经瞎了,还有他不仅在这里从来都没有拥有过“床”这种东西,反而还是被从物质到忍术再到结界三重束缚限制在这张小小的椅子上,是件多么艰难的事。

“现在还是冬天吧。可是为什么会那么热啊。不对,是夏天吗?我感到很热…不,我很冷。好冷啊。等太阳出来了就好啦。没错,是这样。”

“喂,那个谁,现在是什么季节啊?”

我没有回答他。
我转身走出了房间。


02

其实,关于“那位先生”的身份,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进行过猜测和调查。

无奈在如今这几年前刚刚历经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的时代,国家也好,忍村也好,都还是处在一阵心有余悸似的紧张中。
特地关在这说是病房,实则前身是监禁室的地方,还隐瞒了所有的资料,这样的人的身份,别说我一个小小的医疗忍者——还是“准”的——哪怕是村里的上忍们,也不一定能知道吧。

就连那场那样刻骨铭心的战争中的细节,我也只是从最新版的史书上,前辈们的口耳相传里,才得以知晓一些最为关键的部分,譬如我们木叶村的英雄兼新上任的火影大人漩涡鸣人的事,还有差一点给整个联军造成了毁灭性打击的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这两大强敌的事。

其他也就没有什么了。

但即便如此,我的好奇心,还是会在很多时候冒出来,再被我自己压下去,不久后又因为什么而冒出来。

因为我们的“那位先生”——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这么想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起来,都不像是个该被这样子关起来的家伙。
——他甚至都记不起自己的名字。



“喂,那位来了好几次的护士小姐,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说说话的啊。”

“我是医生,准确地说是医疗忍者,不是什么护士。”
那是我照看他的第四天,我刚刚对他完成了一次例行的日常检查,正要去隔壁短暂地休息一下,他就这么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地开口了。
在这之前他一直都那么静静地坐在那儿,头微微垂着,眼睛因为蒙着而看不清是睡着了还是醒着,连手指都不怎么动一下。

“你都不跟我说说话什么的。”
他又固执地重复了一遍。

“我以为你睡着了。”

“我没在睡觉。”透过房间里微弱的光,我依稀看见他皱了皱眉,很不满意的样子,“我到底是得什么病了?”

“抱歉,我没法回答你,先生。”

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作为一个医护人员,你还真是没用。”

我不语,就当是默认了他的这个评价。

见我没反应,他又妥协似的道:“那么,至少告诉我现在在什么鬼地方——?”

我犹豫了一会儿。
“木叶病院。你在木叶病院,0号病房。”

“零号啊——”他的脖子动了动,看起来是想要歪歪头,不过他做不到,“感觉好像很酷的样子。这样吧,我的名字就叫零号好了。叫我零号。”

“…好的,先生。”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他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失忆者”。在对自己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对“自己”这个个体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探究欲。
他就这么接受了自己所处的奇怪处境,还有一片空白的人生。
极其干脆地。

因此我在无形中始终抗拒真的如他希望那样地称呼他。

他于来说还是“那位先生”。


03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比起更早些时候的实习期照看过的那些要么易怒、要么极度脆弱、要么百般挑剔的病人来,“那位先生”却称得上是一个好病人:
至少与“医院”这场所或多或少都笼罩着的阴沉气氛相反,大多数时候他甚至还是挺“有趣”的。

于是慢慢地,我竟也逐渐开始在每天例行地给他送食物、药物或是做身体检查的间歇顺便和他多聊几句。

——当然知道这是违背规定的,但怎么说呢,日复一日都只能和这一个怪人朝夕相处这件事,本来就够不合常理的了。



“今天感觉怎么样?”

“什么?都已经过去一天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感觉怎么样啊,就那样呗,反正我跟你说过了床太硬了,真的不考虑向上反映一下嘛?病人也是人啊,护士小姐。”

“都说了我不是护士,是预备医疗忍者!”

“哈?你有说过这回事吗?…………诶,好像是哦?”他晃晃自己的头,好似在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你什么时候说的?那个词听起来是挺耳熟的,不过果然还是个医生一类的东西吧?医生…医生,”他煞有介事地又念了几遍,然后几岁孩子一样地原地一蹿,“我不喜欢打针!”

但是身上的束缚让他一点都没有离开椅子,看起来只是在原地伸了伸脖子而已,但他倒是自顾自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一副得意洋洋的蠢样子。


“最近降温了啊,会不会觉得冷?”

“冷?冷是什么?”

“我认真地问你呢别开玩笑。”

“不是啊我真不知道啊,你告诉我呗,前——辈——”

“……”

“喂你别走啊,哪有这样说了一半听不懂的话就走人的,好歹告诉我那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啊?!人呢人呢人呢?!”

他急得又在那原地伸着脖子了,因为他看不见我其实只是转了个身去拿旁边柜子上的笔和纸准备开始写今天的例行报告,而我无意中翻到几天前自己的一页记录上写着“对温度的感知程度显著下降”。

我这才有些不是滋味地恍然大悟,很可能这个人真的已经彻底不记得冷热的感觉了。


04

约莫一个月后,“零号先生”的情况进一步剧烈恶化。

不是指身体情况,这人的身体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好得要命,状态要多好有多好,之前准备的葡萄糖等药物一次都没派上过用场,医院提供的伙食也绝对算不上丰盛,只能勉强算作“营养均衡”,运动量更是可以直接忽略不记,但这家伙别说消瘦了,连手臂上隐约凸显的肌肉都没有消下哪怕是一丁点儿——我指的是精神状况。

他的短时记忆的保持时间越来越短,最明显一次,是一天之内我不得不向他做了四次自我介绍,唯一让我庆幸的是他在语言和常识方面的认知还没有消失,至少听得懂“张嘴”“咀嚼”“喝下去”这样的基本指令,让我的工作不至于遇到客观上的阻碍。

他开始拒绝睡觉,一宿一宿地熬夜,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一减再减,我偶尔好心去提醒他对于病人来说充足的睡眠是必不可少的,换来的也还是他一整夜一整夜不知所云又莫名地起劲的嚷嚷。

有时候好不容易确认他睡着了,没多久他又会在惊悸和满头的冷汗中醒来,嘴里含糊地发出一连串无意义的音节,然后至少十几分钟内对于询问和触摸没有任何反应,让我至今无从得知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或是身体是否出现了什么样的不适。

不是没有向上汇报,可是,每周定期送来的用品,尤其是药品,连剂量都没有变化过。

又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的身上开始出现——没有另一个词足以形容——另一种人格。
和往常的粗神经话唠不同,他会时不时地变得沉默寡言,即使我主动开口搭话,得到的也只是一张仿佛背负着血海深仇而不得报的阴沉脸,乃至几句措辞不同但大意和“滚”“离我远点”“闭嘴”类似的排斥话语。

然后,过了几个小时以后,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那特有的语调扬得很高的喋喋不休,就又会再一次在我的耳边响起。

这一切让我越发弄不懂我到底是在照顾一个怎么样的病人,或者说是,我是为了什么才在这里照看这一个病人。




“所有的事情,之所以那样处理,都是有其原因的。”

上司淡淡地扫了我一眼,那里面满满的写着的都是“到此为止”这四个大字。

我便知道我这第一次的斗胆询问毫无余地地以失败告终了。


05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哪怕是靠自己也要弄清楚零号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的,是我接管他接近三个月后一天深夜。

那天他的阴沉人格刚刚结束了长达12小时左右的接管,我松了口气,暗自庆幸着这回不用再为了进行例行体检而试图和那个全天下都欠了他几百万似的的家伙沟通了,然后把装着药瓶和针剂的托盘换到左手上去,随意地甩了甩右手上没擦干净的水珠。

——我怎么都想不到本来还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发着牢骚的零号先生竟然因此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口中发出一连串困兽一样凄厉的悲鸣,硬是挣脱了身上的束缚忍术,拼了命地向着和我相反的方向逃开去,又因为中途撞上了结界而被弹了回来,然后就那么跌坐在地上,手脚就保持着跌倒时的姿势僵直在那里,只有呜咽声,尖刀一样的,歇斯底里的,那原本还算正常范围内的嗓音只一秒就嘶哑了起来,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咳嗽中还算混杂着呜咽,零号先生的头垂着,垂到他能垂到的最低的角度,嘴紧紧抿着,过长的刘海也因此把他的脸挡了多半,整个就是一片阴影。

“喂,你怎么回事?”
我试探性地问了这么一句。

“…不……”

“你说什么?”

“不知道!!我说我不知道啊?!不要…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他挣扎着想要抬起双手去抹自己的脸,但是束缚忍术似乎并不是完全解开了只是在刚才他的爆发中短暂地松动了,所以他失败了,语气中愈发透露出极度的恐惧和无助,“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不要……脸上……不……”

我异常谨慎地向他凑近了几步,看向他的脸:那上面是一滴我的手刚才甩下去的水珠。

只是一滴水珠。

装有本应注射给他的药剂的托盘在刚才短暂的慌乱中被打翻在地,我小心地收拾着药瓶的碎片以免他再碰巧沾到液体。

这真的很奇怪啊,照例说以前要说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直接接触过液体,可是为什么偏偏这一次就这么过激呢?现在他连水也开始排斥了?还是…

还没等我仔细想清楚,又一个发现打断了我的思路。

那个打碎了的瓶子,里面原本、也应该是装着有助于他睡眠和保持平静的镇静剂。

可是我真真切切地闻到它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气味才察觉,那不可能是镇静剂。

倒不如直接说是,兴奋剂。

06

“药没错。”

交接点的同事不容置疑地否定了我的说法,为了进一步证明这一点,她补充道:“从来都是这样,包装没换过,也没有人有机会对药对手脚,都是上面一批下来我就直接拿来给你。哦,你该不会是要怀疑我吧?我们可是同级生,你了解我的,我怎么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兴奋剂也太——这到底是在治病还是在杀人啊?!”

这一次同事倒是很平静,她就那么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就让我感到背后发凉:“谁告诉你你就一定是在治病了?”

我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跑去。


07

“综上所述,对不起,若是要继续在这样连患者的任何信息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工作,恕我无法保证能够圆满完成任务。”

上级这一次沉默了很久很久,烟雾在嘴边缭绕了好几个来回,这才缓缓地吐出这样一个词来:“脑桥分裂。”

“或者说是,用忍术改造了他的记忆和意识。他的分裂人格本应在一开始就出现的,但是,要么是那个人格刻意回避了,要么是忍术被什么原因大大拖慢了起效时间。”

“你的确不是在治病。但是,别说是让你去,就是放眼我们整个国家,也没人杀得了他。”


“就这么多。”


08

再次回到那间“病房”的时候,零号先生不见了。

不是指字面上的那种“不见”,而是,这一次当我面对他的时候,他好像彻头彻尾地换了一个人——无论是那个会哼哼唧唧和我发牢骚的,还是那个像只脾气很差的兽类的——原本的那两种人格,都再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

“恩…你好?我…是昏迷很久了吗?”他怯生生的,明明嗓子里的嘶哑还没有恢复,却像是个迷路的困惑少年那样向我发问。

他眼睛上的绷带在上次的那场意外中松掉了,但上面送来的物资里从没有可供替换的绷带,我也就无计可施,只得由他去了。

于是我也在这时对上了他的视线,在被昏暗的环境昏暗了的视野里我只分辨得出他有着一对深色的圆眼睛,至于其他的细节,则被那些还没完全散落下来的绷带固执地继续遮蔽着——我的直觉也告诉我不要再深入探究下去。

我无从得知这是他的另一个人格,还是又一次的记忆重洗。

倒不如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返程的这十几分钟太短,让我根本来不及消化之前听到的那短短一席话,于是我愣住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咽了口唾沫,又问,“我的身上……好难受。”

“身上很难受?”我被他话语中的字眼转移了注意力。

“是的,全身都很难受,尤其是胸口那里,又闷又疼。我的伤很重吗?……不对,我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皱起了眉,声音越到后面就变得越小,到后面嘴唇不断翕动却听不到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只能从嘴型依稀分辨出零零碎碎的一些字眼,像是“不能”、“等着”……不多久又是一阵猛咳,他的身子动弹不得,因此就连这咳嗽都显得格外吃力。

“对不起,我不清楚。”我诚实地说,“这里有药,也许能让你好受一点儿。”

我拿起针管,把又一个剂量的药水注射进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战栗起来,片刻后又归为平静。


09

日子就这么按部就班似的继续朝前推进。

10

五天后,“他”突然要求我不要再给他用药。

“为什么?”我没能阻止自己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问他。

他尽他所能地往后缩了缩——他似乎对我只是停下这一举动并不满意——方才开口:“总觉得很不对劲啊。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

“有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有个人………嘶,”他身上的阵痛看起来又发作了,那张脸整个都扭了起来,“有个人…恩,有个人……”

“有个人?”

“恩,有个人,他……”他在还没停止的剧痛中晃了晃脑袋,“不对,果然还是一件事……是一件事吧?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得去把它完成。”

“还没完成…因为他……”



“恩,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把药水抽进针管,再把针头扎进他的血管。面无表情。

他的“暴走”也变得越来越频繁,原因也越来越古怪——从之前的一滴沾到脸上的水,再到一个不锈钢的杯子,还有一些我事后都想不出究竟是哪一个的、再日常不过的字眼……

我也因此学着不再去多想,只是数天如一日地履行我的职责,执行上级的指示——保障他最起码的衣食,然后在他情绪有波动时,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给他注射压抑性的药物。


11

要求慢慢变成请求,再变成哀求。

有那么几次,他深色的圆眼睛里甚至渗出了眼泪。这可是我全然没能料到的事情。

但他嘴上却仍旧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有个人”“他”之类全无逻辑关系的字眼。

“拜托了!是真的!有个人他……”被什么人强行掐断一样地停顿,“我想不起来…难受……每次用了这个药以后就想不……求你了行吗,我……难受……”

“恩,我知道了。”我口里应着,拿起药瓶,另一只手去够托盘里的针筒。

“……不要!!”他绝望般大叫,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的双眼里涌出,划过他消瘦的面颊,“求你了,真的不要,我不要……不要再这样……”一段呛到了一样的挣扎,他竟说出了很长时间以来最为完整的一句话,虽然依旧断断续续,但每个字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如果你,忘了,很重要的东西,什么都,记不起来,你就不会,难受吗,你看着吧,”他的圆眼睛睁得大大的,“无论,你给我用,多少次药,我还是…”

我用可能是这辈子最快的手速把药剂注射进他的体内。


——然后我的手一松,针筒摔碎在地,碎片四处飞溅。



这一次他却出奇地没有任何过激反应。



12

铁青色的天空。

铁青色的天空格外厚重地倒悬于我的脚下。

还有银白色,混杂着新鲜和干涸的血液。

一只眼睛,赤红瞳仁,三连勾玉。这般妖异的一只眼睛,正看着我。

只是它一直都不眨眼,也丝毫不转动,就那么慢慢地、慢慢地向我靠近,然后又停住,静静地凝视着我。


“这样我就不欠你什么了。对吧,带土。”
那混蛋居然在笑,可惜脸上本来就被面罩挡去了大半,露出部分的一半又是一个血洞,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那另外的一半,一只要再普通不过的黑眼睛眼尾微微弯起。在笑。

他居然他妈在笑。

声带有点迟钝,导致这句话在脑海里成形了好几秒后才发出来:“啧,你突然这是发什么疯呢。之前给我碍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干?”

他居然胆敢还他妈继续在笑,笑得那叫一个开怀,连肩膀都在颤,带着好几道挂上的彩,没记错的话其中一道还是我的杰作。

那一下可真是可惜,再偏哪怕那么一点点就能直接穿了他心脏了。怎么能就差那么一点点呢?

这么想着我心里的不悦更是成倍地增长了起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博取我的同情吧?没用的,像你这样的赝品死多少次都与我无关。只要‘月之眼’能够完成就行。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琳才是我唯一的光明。”

“这样我就不欠你什么了。”他不紧不慢地又重复了一遍,口气还是那么懒洋洋的,让人不爽。

很不爽。


“恩,不欠你什么了…”他就这么自说自话着,还点了点头,深红色的液体雪崩一样地从那个血洞往外冒,又浸进下方那黑色的布料里,“带土……”


“我不欠你什么了。”


他从我的身侧捡起苦无,再干脆利落地刺进自己的心脏。


他在笑。


有一道金黄色的光想要闪到我们的旁边来,可是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毕竟这小子再怎么说也是那个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上忍。


他在对着我笑。

那些滚烫的来自他的心脏的血液下雨一样落在我的脸上。

头顶的铁灰色轰然坍塌下来,悉数将我重压,我的嘴不受大脑控制地张开,张大,大到极致——在我回过神来以前。


对了,声音呢?声音呢?!!!


13

“他已经不适合这份工作了。带出去,立刻。”
上司的声音。

我睁开眼,眼前是暗部戴着狐狸面具的脸。

身后,病房早已是一片狼藉,但我的大脑却被阵阵嗡鸣声占据,自我认知还没调整过来,五感都只是非常麻木地运作着,滞后得相当厉害。



直到被拽着带到病院外夜晚的街道上时我才回想起来我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使用精神忍术进入了他的大脑。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K君,你违反了规定。原本把他单独隔离,平日里只跟同一个人接触就是为了让他尽量少地受到外界刺激,你的行为却直接对‘病人’造成了巨大的刺激,幸好队长及时赶到,才压制了他的暴走。从现在起,你的工作由你的同事接替,你将被禁足,直到对你的最终处理结果出来。听说你好像是你们那一届里的状元啊,为什么还会犯这样的错?”
暗部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嗡嗡作响。


“如果你是我。你也很可能会这么做的。”
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用那么肯定地语气、那么快地就做出这样的回答。


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目睹了这么多以后。


14

待到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已经又是半个多月以后了。

大概是因为他们已经确信他是真的死到临头了,再加上新任的火影大人针对上一次的事情并没有给予我什么实质上的惩罚,所以他们并没有阻拦我再回到这间病房里来。

房间还是老样子昏暗得要命,但是那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却是无法忽视,被什么人肆意地扔了一地的毛巾上沾满了血污。那张他坐了无数次的凳子被踢翻在墙角,一条腿断了。

床头的仪器单调地滴滴作响,我已然无心去考虑它存在的实际意义,只是任由自己的脚把自己一步一步踱到他的床前。

我迟疑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开始不得不意识到再不开口说话可能就没时间了,才生硬地张开嘴:

“你有想起来什么了吗?”

我看进他的眼睛,或者说是曾经算是眼睛的地方。

他摇头,那双没有光泽的圆眼睛像是要流泪又像是就要彻底干涸,用极度沙哑微弱的嗓音带着哭腔说,不,我还是想不起来。

“什么都………还是想不起来啊。”


我捏紧了口袋里的一张很久以前的处方单,它的质感和我几天前看到的那份档案相去不远,我的指甲一个一个地透过它深陷进自己掌心,生疼。
有些话在嘴里咆哮着呼之欲出,但我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违反规定了。在各方面来说都不能了。

“关于什么人……一类的事……”

15

新任的火影大人并不是一个严厉的人。

这一点,从我第一眼见到他就已经有所感觉了。

最多二十多岁的年纪,一头金灿灿的发,再配上湛蓝色的眼睛,即使身上整整齐齐地穿戴着火影的正装,但还是给人一种“只不过是年纪大一点的孩子”的感觉。他的事迹我自然也是有所了解,是四战中拯救了村子乃至世界、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当今五大国无人能比肩的实力的大英雄。

他先是在一开始就打断了我的道歉,然后他请我坐下,连语气都是出人意料的柔和:

“嘛,不用太紧张。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带土那家伙——”他注意到我的眼神,“哦,对,没错。那家伙就是宇智波带土。”


“可是为什么——他不是在四战就被那个传说中的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消灭了吗?”

“啊,这个嘛……”他挠了挠后脑,“三言两语我也说不清楚。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我只是希望,在为了任务和那家伙接触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后,能多少让你了解点情况。另外,自然地,我希望你明白,这里面的内容,是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的。”

他把一纸档案递到我的面前。


16

事实上,在四战尾声,旗木卡卡西与宇智波带土的那一战,真正给予这位战争的罪魁祸首之一以致命一击的,其实是,又不是旗木卡卡西。

据闻两人曾是旧友,在三战中,带土曾在敌人的陷阱发动时,为救卡卡西而“死”,还将自己的一只眼睛送给了当时恰好被敌人废掉一只眼睛的卡卡西,卡卡西因此背负自责和痛苦十余年,年年在木叶的慰灵碑前驻留,日夜怀念着那位才刚得以建立深厚羁绊就逝去的同伴。
无奈带土虽未死,却是被宇智波一族的亡灵——也是发动四战真正的幕后黑手宇智波斑所搭救,再加上后来目睹了同组的、自己当时所爱慕着的医疗忍者琳在战斗中因形势所逼自愿死于卡卡西之手的场景,内心阴暗面爆发,最终隐藏起身份,一步步走向和卡卡西、和木叶乃至整个五大国忍者的对立面。

而这一切,卡卡西直到上了战场,站到对方面前,亲眼看见对方的面具碎裂后才得以知晓。

一场苦战自是不用说。

最令当时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唏嘘的,是旗木卡卡西尽管在关键时刻制住了宇智波带土,却迟迟不予以最后一击。

在一段更是无人知晓详细内容的对话后,旗木卡卡西竟当众将自己的左眼挖出,再亲手将苦无刺进自己的心脏。

有人怀疑过是宇智波带土或是宇智波斑发动了强大的幻术,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则以一种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推翻了这个猜想。

随着旗木卡卡西身形倒下,宇智波带土受到巨大精神冲击,一度绝望嘶吼陷入癫狂,和之前对旗木卡卡西全然的漠视乃至出言讽刺的举动判若两人。


战争的最后,宇智波斑被漩涡鸣人等人联手击败,宇智波带土虽被剥离了十尾,然而其身体却被强化到了物理方式无法毁灭的程度,五大国高层方面商议后只能将其作为战俘交还给木叶监禁起来,任其自然衰竭。

在这个过程中宇智波带土的精神始终处在歇斯底里的状态,且已经完全无法和人进行语言沟通。

为防在此过程中发生意外对村子造成破坏,木叶的上忍对宇智波带土实施了包括脑桥分裂在内的多重束缚,造成其人格分裂及丧失记忆,将他监禁于木叶病院,0号病房,并派一名对他的所有一无所知、也不可能和他有过接触的实习医疗忍者对其进行“看护”。

而那些包括兴奋剂在内的与“治疗”背道而驰的药剂,也正是为了加速他的衰亡。



“我不知道那天带土到底对卡卡西说了些什么,让卡卡西老师那样做,”年轻的火影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没能藏住的痛苦,他闭了闭眼,“连卡卡西老师都离开了这一点,怎么想都还是会觉得难过。”

“可是呢……虽然到头来也不太了解带土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看他那时那个样子,好像也没法因为这件事而去恨他。”

“他始终都还应该算是于卡卡西老师来说很特别的人吧。”


——到底是怎样的呢。



17

直到最后的最后,我们的“那位先生”,零号先生,Mrnought,一无所有先生——宇智波带土先生,都还是那样的一无所有。

记不起自己的名字,记不起自己的身份,记不起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还是站在那里,看着他那双事实上早就被他自己亲手弄瞎了的眼睛,脑子里不自觉地反复回忆着,有关火影大人给我看过的档案的内容,还有那个神神叨叨的他,那个沉默寡言的他,那个孩子一样的他。

最后的最后,他到底是以怎样的一个身份死去的呢?

我不能为他的这样死去感到悲伤,也无法为这样的他的死去而感到轻松。

我能做的只有站在他的旁边,作为见证了他一生的最后阶段的人,听着他一生中最后的话语,还是那样的断断续续,气若游丝。

他就这样拼尽最后的力气,固执地一个字一个字说下去。


“对…有一个人没错…好像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可我真的记不起他是谁…”因为极度的衰弱,他已经连那我看过了无数次的摇头都无法做到,就只是喃喃地说着,“真的记不起……”







————只是,他好像很爱我。






——————————END——————————



在此再次向每一个拉到这里的小伙伴说声谢谢!能忍受这么长的一通又没吸引力又没有两人的恩爱或者相杀的文真是非常感谢!!


构思出这个梗其实是11月末的事情了,也就是655话的怨念产物,或者再说通俗点就是——搞死土哥那个渣攻!!!


恩然后就是一些关于文的啰嗦吧,可以说每一句话我都是用心琢磨过的,为此差点掀键盘N次,然后别有用意的句子也还是挺多的ww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深♂入♂交♂流!【←没有这种人


自己看下来觉得因为第三人视角的关系,卡卡对土哥的感情写的就不够多了,挖眼自杀什么的是当时655出的时候群里小伙伴讨论过的梗,就是类似于10多年下来发现他又是假死又是还是心里只有女神,彻底就累爱了的感觉吧;然后土哥的话大概就是一直在骗自己,而且也把自己骗到了,结果到头来竹马死在自己面前才爆发了,为时已晚了,报社报了半天自己才是最凄凉的一个这样,但是那爆发究竟是在乎呢,愧疚呢,还是爱呢,这个我不知道哦,毕竟人最后只来得及想明白了句”他好像很爱我”嘛。


然后就是土哥的三个人格,原本脑桥分裂后应该是只有两重人格——道德自我和欲望自我【在这里分别就设定为了阿飞时期和十尾人柱力时期的性格了】,但因为“我”多少刺激到了他那些被封印、自身潜意识也在不断逃避的记忆,个人觉得带土是个喜欢逃避的人,包括女神死了就觉得是世界的错,女神回不来了就想着把世界回炉重造,这些都是逃避的表现,所以这时候他干脆两个人格一起逃避了,就回到了黑化前的好少年土哥——开始直面自己身体的痛苦了,开始觉得不对劲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人了,开始嚷嚷自己很难受了。




嘛大概就是这些啦w就当自己在自娱自乐一下吧w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