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紫赤】bad romance

Tips:
419梗/强强/夜店stage/洁癖者慎入/双方性格黑化有,也许ooc




01

 

紫原敦确定今晚他遇到了一位绝色。

 

只是绝色,绝非佳人。

 

——当然,这是后话了。

 

02

 

紫原敦坐在吧台一角端起不知是第多少杯芝华士,手腕微微摇晃冰块就在那琥珀色的酒液里叮咚作响,一双紫眸因为带上了几泓醉意而更是眯缝得愈发狭长,另一只手懒懒地撑住脸,然而松散衣领的下滑却没能止得住,露出锁骨和一片结实的肌肤,引得身边的莺莺燕燕愈发地掩饰不住眼里的春意。

 

上帝作证,其实他今天本来并没有作这方面的打算。

只是又没有别的安排,实在是闲得慌,于是油门一踩就来了这里落脚,谁知道凳子都没坐热身边就围了起码五六个女人:至于到底五个还是六个,抱歉,他从来没数过。

 

”招蜂引蝶”这个词,仿佛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倒不是他太过张扬,只不过那两米不止的身高只要和他那身为一方财团首脑的老爹一同出现在随便什么报刊杂志上出现过一回就能达到过目不忘的效果,再加上那张算不上完美起码也能打个八九十分的脸,往夜店里一搁,简直活脱脱的四个字,异性杀手。

 

仰脖喝下几口酒的功夫又是一个少妇将整条腿都靠上他的腿,上半身也硬是挤过来贴在他的右臂上,一头卷曲的亚麻色头发披散在肩头,紫原抽空瞥了他一眼,嗯,活像一条亚麻色的母蛇。

 

其他人哪里见得眼前的人被抢走,这个刻意拉了拉本来就很低的衣领,那个摇着裙摆,搔首弄姿好不混乱,而罪魁祸首却仍是只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习惯了似的无动于衷。

 

啧啧。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女人们。

 

这帮女人都不笨,要是能做了这个人的情妇,不管保质期长短,从面子到钱包那都是大大的充实。

 

只可惜有一个事实注定了她们的努力都是徒劳,那便是眼前的这位紫原敦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这也是紫原父对他的所作所为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伸手拨开又一颗凑上来的脑袋,紫原敦的目光径直射到了夜店中央。

 

你瞧,那才算是真正提起了紫原敦的兴趣。

 

 

03

 

这位绝色有一头赤红色的头发。

 

紫原敦第一眼扫过去就莫名地被这片浓色吸引住了眼球,想挪也挪不开——不过这也难怪,红色可是最为张扬的颜色没有之一啊,那是熟透的毒苹果,滴落的鲜血,黄昏的残霞…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经他控制了——他眼睁睁地任自己的目光就像颗渐渐低落的水珠一样渐渐下挪,下挪……啊那个词怎么拼的来着,magnet,对吧。

 

他的红发柔顺而服帖地贴在鬓角。

——张扬么?不算张扬。

 

他的侧脸在吧台的灯光里半明半暗,刘海的影子挡住了双眼,但是鼻尖鼻梁的轮廓却是一目了然。

——张扬么?有点张扬。

 

他用左手从酒保那里端过高脚杯,灰蓝的色调,再加一点纯白、一点淡黄:鸡尾酒,fallen angle。

——张扬么?并不张扬。

 

他微微低了低头似乎是抿了一口,右耳上有紫色的耳钉一闪,那光如眨眼一般转瞬即逝,但看上去却是意外地衬他。

——张扬么?有些张扬。

 

他抬起眼来很随意地瞥向这边:紫原敦不禁注意到连他的眼眸也是赤红色的,甚至比他的发色还要深邃上几分,然后,不过一呼一吸的间隔,紫原发现自己错了。

他的左眼是摄人心魄一样的金黄,和右眼形成了近乎爆炸性的反差。

 

这个新的认知也只停留了一瞬,因为对方的目光并未在自己身上聚焦,只是淡淡地把头转了回去,双脚蹬在高凳上一晃一晃好像只是个很无辜的过路人:像是为了为这种感觉提供点什么证据似的,他很利落地穿着衬衫打着中规中矩的纯色领带,活像个走错了地方的高中优等生。

——前提是紫原没能捕捉到他脸上同样转瞬即逝的表情。那时他的嘴角嘲弄十足地微微上翘,正冲着紫原敦所在的方向。

 

不对,是正冲着紫原敦,他扬起了毫不掩饰的嘲弄的微笑。尽管,他完全没有正眼去看他。

 

这真是——这真是该死的——性感得无可救药。

 

在一把把又一个凑上来于是挡住了他的视线的女人直接推到一边然后站起身来向前迈步的时候,紫原敦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的确看得有些太过专注了。

 

啧,这该死的谁谁谁——管他你是谁。

 

04

 

一杯血红色的酒液杯底在吧台上滑动发出足够引人注意的摩擦声,一只手把它推到红发青年的面前,紫色的中长发发梢垂在半空中牵引着它们的主人刻意压低的嗓音:

“尝尝这个,bloody mary,我想这更适合你的风格,能赏脸让我请你喝一杯么?”

 

红发青年的表情波澜不惊,但那双惊人的异色瞳里却带上了笑意:

“荣幸之至。”

 

这看上去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夜店里的相处模式总是重复着大同小异的几种固定套路,有人猎艳也有人沉溺于酒精独自伤情,有人如鱼得水也有人不知所措,坐到什么人身边,几杯酒下肚催化着散发的荷尔蒙,最后再换来一句”荣幸之至”或是”去你的”决定你今夜是抱得美人归还是独自入眠,就这么简单,而紫原敦,象来都是春风得意的那一种。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所谓的现实这玩意就是这样,永远都在你感到得意的时候糊你一巴掌。

 

眼前的这位正是这一点的完美诠释。

 

你看,紫原敦的话题发展还没愉快地酝酿成型,就被对方的第二句话硬生生哽了回去:

”...你是不是希望我这么说?有没有觉得自己的搭讪方式太老土了?嗯?”

 

这该死的还带个上扬的尾音,声音带一点恰到好处的沙哑,说罢他还伸过手晃过愣神的紫原眼前拿起那杯bloody mary一饮而尽...shit!类似于是一口闷的!

 

放下酒杯这位还不紧不慢地伸出手指抹去了嘴角的一滴鲜红,这才对着紫原敦绽开了一个完整的笑容:

”赤司征十郎。”

 

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有吸血鬼的尖牙从他的唇间冒出,紧跟着赤司身子一转离开得利落又干脆。

 

毫无再在紫原身边停一停的意思。

 

”天色不早了,回家吃棒棒糖吧,宝贝儿。”

 

紫原站在他的身后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看着他被勾勒出的微摆的腰线,衬衫的下摆惹眼地摇来摇去;也只能听着这句话一字一字地传入他的耳中。

 

...这他妈的算什么意思?

 

 

05

 

”夜路走多终于碰上难缠的主了?连你都搞不定?”

 

语带揶揄的黑发调酒师算是紫原的旧识,眼看着紫原不自觉地攥紧了手里还没发挥应有的”作用”就光荣地提前谢幕的酒杯,为了店里的财务安全着想,他麻利地为他再摆上了一杯龙舌兰。

 

紫原丝毫没有客气地抓过来,脖子一仰又是一饮而尽。

 

“难缠我认了。至于后一种,根本不存在。”

 

空酒杯被拍在吧台上,啪的一声。

 

紫原敦回身投入灯光更为区域的时候终究还是咳嗽出声。

 

喝太急了的话,还真是有点辣啊。

 

06

红发。红发。红发。.

或许,还有那令人过目不忘的异色瞳。

红色,金色。

让他有些挫败的是,仅凭着他那向来拿不出手的方向感,紫原敦已然记不清赤司刚才是往哪个方向走的了。

唯有那抹难以忽视也不容忽视的颜色。
它依旧充斥在他的脑海,把它占得满满当当,把它搅个天翻地覆又地覆天翻,把它给全盘侵蚀不留一点余地,啊,还有他耳钉那极快的一闪,宛如蝴蝶振翅,煽动起他浑身上下所有细胞里所有的冲动。

而这一切奇妙的化学反应都只在那短短数秒内发生。

他的嘴唇在他的记忆里翕动。而他现在只想用他自己的去进犯他,看他被吻到什么程度才会窒息,才会喘息到一个完整的音也说不出来。

他还想...

赤司..后面是什么来着?

管它是什么来着。

嘿,美人,你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紫原快步地穿过酒吧的长廊,无数的人坐在这长廊两旁,但他丝毫没有去留意他们的长相甚至是性别。

唯有颜色。

 

金色,黑色,棕色,亚麻色,还有银白色…

 

没有红色。没有。

「来吧,小赤,你跑到哪儿去啦?」

「小赤小赤小赤」

「出来吧出来吧出来吧」

「让我把你找出来吧。」

 



DJ放起了一首电子感极强的舞曲,一束一束的灯光打在舞台中央眩目得乱七八糟,周遭的人们已经喝得微醺,借着这音乐一股脑地就往舞台上、舞台边缘挤去,加入这狂欢。

紫原敦也从中快步地穿过,对那些个谁谁谁有意或无意的触摸、扭动、贴近,统统笑纳。笑纳,但不停留。

忘情倾倒的酒杯洒出色彩斑驳的酒液,在地板上流淌而后被女人们细细的鞋跟、还有紫原敦的脚步狠狠地踏碎。

暗流在空气里涌动。
身体的状态也酝酿得刚刚好,就差找个合适的对象好好地痛快上一把。



”May I help you,sir?”

当紫原又一次急拐过某个他也不知道是哪儿的角落时,有人出声截住了他,简洁而有效地。

紫原刹车,回头,一气呵成。

那该死的赤司征十郎居然就坐在之前的那个地方,在吧台的地方,左脚还颇玩世不恭地翘着,脸上却还是那幅该死的冷淡又严肃的神情,活脱脱一个扑克脸的服务生——前提是他没有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食指中指也微微翘起,肆意又淡然。

”哦我得告诉你我亲爱的小赤..”紫原任凭自己的双脚领着自己走到他跟前,”你这样子…”

真他妈的欠干。

一点也不温柔地狠狠吻上,用舌进犯那还带着bloody mary味道的口腔,搅动,再一口气分开,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然后紫原有些挑衅地去看进那双眼睛,想要去捕捉那么一丝、一瞬的惊诧或慌乱。

没有。

完全没有。

对方笑得云淡风轻比他还要挑衅。

”May I help you, sir?”

紫原回味着舌间那刺人的味道。

番茄汁加伏特加——bloody Mary,果然没有选错。

一样的味道。

和吻他时一样的味道。

”Yeah,”紫原刻意让这句英语带上浓浓的美式口音,像是在反击对方那口字正腔圆的伦敦腔,然后他拽住他的领带把那张脸拉到自己的面前,近到稍微动一下就能碰上他的鼻尖,”of course."

”我们刚刚的谈话还没结束呢,是不是应该善始善终一下?”

”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来陪我吃'棒棒糖'吧。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就今晚。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作为回答的是赤司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

他的嘴角越扬越高,借助吧台带给他的高度直接低头在紫原的耳边喃语。

”当然是去开房了,蠢货。”

”我这,更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说着他拿手在他的肩上一撑,从吧台上轻巧地跳下,险些直接踩在紫原的双脚上。

然后那手从他的肩头一路下移,下移到了紫原的跨间。

紫原倒抽一口凉气,差点忍不住一句粗口爆出声来。

因为他竟然就这么硬了。

 

 

07

登记房间的过程纯粹成了某种精神上的酷刑。
微笑着的前台小姐敲打着键盘按部就班,这是家四星级的酒店,而紫原死也不愿意去看那大理石柱上隐约映出的自己的表情。他只是一面尴尬地半档着自己的老二一面在内心咒骂天知道这biao子曾经带过多少男人上过这里,赤司则自顾自安安静静地等在一旁,双手抄在裤袋里仿佛事不关己。

从大堂到客房这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紫原已经全然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才刚拿房卡在门把上一刷,身后的赤司就反客为主得不带一丝犹豫,走上前来直接揪住紫原的领子把他推进门去,再反手把门砰地关上。

黑暗全方位地降临,再也不需要任何掩饰和伪装,赤司随手往脑后一扔的房卡还没落地,他就被径直扑上来的紫原按到了墙上。

"No rush.."赤司就那么靠在墙上一动不动,任凭紫原的双手笨拙又急迫地解着他衬衫的钮扣,脖颈上也感觉到了湿热的呼吸,紫原迫不及待地就顺着那曲线一路往下吻去,然后被赤司的一只手托住,他的无名指和小指滑进他的口中放肆地挑dou了几下又刻意刮着他的唇瓣退出,身体却仍是那样纹丝不动,只有那清冷的、又有些盛气凌人的声音传来,"要是把我扣子弄掉了,你明早就给我做好裸着出去的准备吧。"

"你不该穿衬衫,它太麻烦了。"
紫原回嘴道,他快要彻底忍不了了,这里是市区,开车一路飙过来铁定是会吃罚单的,他很清楚这一点,但刚才他还是那样把油门一踩到底;其实他平时不怎么真的带人开房,因为他也知道此类事情万一传出去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此刻他真的忍不了了。

像是感受到了紫原的这种情绪,赤司终于挡开了紫原的手自己将钮扣流畅地解开,可又不脱下,只露出一片在这般的黑暗中看不真切的肌肤,然后他低头去拉开了紫原的裤子拉链,用手指隔着那最后一层布料,不轻不重地捏住了他的火热。

"嘶.."
紫原本来还想趁着他低头去把他的裤子也脱了好直接原地开始,被他这么一弄,一股kuai感便直冲他的全身,让他一时间别说有什么动作连一个字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他隐约听见了赤司在黑暗里的一声嗤笑。

"太麻烦?不,是你太差了,亲爱的,"说着赤司还不无恶意地继续拨弄着他,"经验?技巧?都差得要命,你不会真是第一回上酒吧吧,还是女人都受不了这玩意儿的尺寸才想来搞男人?"

要是放在平日,听了这番话,紫原绝对会盛怒着争辩乃至让对方滚开否则自己会把他碾碎,无奈男人jing虫上脑时还真是除了那事儿什么都考虑不了、意识不到,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叫嚣着要狠狠地干翻眼前这个人,要进入他的身体操到他哭、操到他叫、操到他求饶不止,让他再也说不出这样高高在上的话。
紫原用最后的那些行动力拉着赤司往床的方向移动着,好在赤司嘴上虽不饶人身体却总算诚实,最后带着紫原齐齐往床上一倒,紧接着一条腿就往紫原的腰上缠去。

"我平时一般不在下.."赤司凑过去贴在紫原的耳边,声调愈发诱惑和暧昧,他用自己那也已经昂起的器官贴上紫原,那条腿也蛇一样缠紧了些,"但和你好像还勉强可以破例一下..所以.."

他手上一个发力,一把扯下紫原的裤子,再翻身坐在他的身上,用自己的臀充满暗示性地去磨蹭他的挺立,仿佛他们已经进入正题般一下一下地让紫原撞击那小穴。

下一秒就是完全的他的意料之外。纵使之前他再怎么享有主动权,两人体格上的客观差异还是存在的。

赤司还没出口的下半句句话淹没在紫原侵略般的吻里,处境颠倒只在转瞬之间,紫原用尽全身的体重压着他,毫不留情地压着他,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横冲直撞,侵占得一丝缝隙也无,同时紫原准确地直接抽出了赤司的皮带,再将那碍事的裤子连同里面的那件一同褪至赤司的膝盖处,然后挺着那已经硬得发疼的东西就想直接捅进去。

然而赤司也不是吃素的,抬起唯一没被压得那么死的小腿就踢在紫原的大腿上,紫原吃痛才下意识地一缩,赤司那远远失了原有的淡定的言语就激烈地溢出:
"你他妈..."

紫原手指的插入彻底阻断了这场因带了重重的喘息而只有字面上的威慑力的威胁,赤司万万没想到这个人急起来竟真的可以完全和他来硬的,几秒后那几根手指又丝毫不温柔地抽出,用另一只手拉着赤司的头发把他的头抬起,再捏住他的下颚迫使他张开嘴,然后把那根炽热硬生生的塞进了他的口中。

"......"

这下子赤司是彻彻底底地说不出话来,紫原像是报复似的趁着他愣神又往里使劲顶了顶,赤司本想直接对着那玩意用力咬下去,可它的尺寸却让赤司无计可施,光是承受着它的存在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够他受的了,更何况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的羞耻感,那就是他,赤司征十郎居然在和人口交,而这甚至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反抗不了,比这最糟糕更糟糕的是他赤司征十郎从来都学不会什么叫退让和后悔。
紫原纯粹是用蛮力在主导着这场性爱,发泄的冲动令他抽动得越来越快,每一次的进出都在瓦解着赤司的那种有条不紊,同时紫原一点也没有放松对赤司的钳制,如果说赤司在酒吧里乃至于刚进房时的模样就像是带着邪气的君王,那此刻紫原就如同暴君和魔王。

好在最不堪的情形并没有发生,紫原在自己高潮之前从赤司的口中退出,而赤司早已被折腾得汗水涟涟,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里成形又被他自己强制憋回,他不能够示弱,哪怕只是表现得那样,他抬起头用那双异色的瞳望着紫原想要摆出他惯有的那种不屑的轻笑,孰不知他这幅神情落在欲望未褪的紫原眼里简直就像是一场被默许的强奸。

挣扎。

吞咽。

交缠。

接下来的一切简直活像是另一种形式的厮打,赤司用尽全力想要回到起初的那种由他掌控的状态,紫原则用行动拒绝,你来我往之间说白了还是赤luo裸的相互gou引,看谁先乱了阵脚谁先沦为原罪的奴仆。

被真枪实弹地侵入身体时赤司的脑子完全空白。

事实上他是个很挑剔也很洁癖的人,所以即使有时候真的和人发展那种最终目的是上chuang的关系,也是一有不顺心就踹的。

谁知今天这小子一不循他的规蹈他的矩二不风情万种技术一流,却仍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受,让他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至于表面上的矜持和不慌不忙,早已经被他踩在脚下碾碎。

他的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颠倒过来,化成一层又一层不断浮现复而幻灭的图景,他在喘息的间隙半睁开眼望去,那是一片摇曳的、在那一刻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的紫,而这时候他那妖异的眼眸半眯着,像是有雾弥漫了开满罂粟和曼陀罗的花田。

紫原的火热就这样深埋在他的体内不断地抽送着,而他的身体早已违背了他的意志,他的内壁紧紧贴合着它让他能感觉到它的全部轮廓,他的双腿不自禁地曲起试图缓和这全线的溃败,所以难怪那谁说人生来就有罪它写在你的骨血里,就等着什么人什么事把它激发出来,然后你就剩下被它摆布的份。

赤司觉得这世界简直都他妈疯了,这不对,完全不对,应该是他来占据主导,应该是他来给予快感,而绝不该是像此刻这样,他躺在这里,感觉自己的灵魂被硬生生地扯出了体外。

他开始报复性地用手指在紫原的后背划出一道道痕迹,把他所承受着的都又一一施加回去,恨不得能让指甲陷入紫原的皮肉,再带出尽可能多的赤红,那才是属于他自己的颜色,让它们去侵染他头顶的紫,好把"他自己"带回给他自己,而紫原又把他受到的疼痛通过下身的动作一股脑地还给赤司。

其实他的脑子里比赤司还要空白。

他紧紧按着赤司的手逐渐滑向他的身体,滑过腰线,滑过胸口,滑过他那和自己一样砰砰跳动的心脏。

然后他又一次吻了他。

在唾液和血液的味道中,一阵格外强烈的震颤也就此袭来,把他那仅有的一丝意识也暂时地抹消殆尽。

08

做完以后紫原和赤司并排躺在床的两侧。

不用看钟,已是深夜,紫原依稀感到有些冷。他下意识地转过头看了看一边那和自己一样还没平稳下呼吸的赤司,对方一动也不动,就那么仰躺在那儿。
有那么短短一瞬间,他无端地产生了体贴地为枕边人盖上被子这样的念头,但这无疑太荒唐了,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

于是他用手臂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努力去想些更应景的事儿,比如那人直到刚刚为止展现的种种风情,再比如那粘稠的白顺着那人的大腿流下会是怎样的一道画面..

"嘿,小赤,这真是个美丽的夜晚。"

好像是许久以后他才听见赤司那勉强作为回应的讥笑声。

"觉得很爽就是觉得很爽了,别说得那么矫情。"

"是,是。我过得很愉快。"

然后就连紫原自己也笑了。

09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中午了,房间的窗帘大敞着,他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件薄衣也大敞着,凉意嗖嗖地往里冒。而阳光倾斜而进,照着满地地上散落的衣物提醒他昨晚发生的并非南柯一梦。

而那红发人已不见了踪迹。

切,果然啊。

紫原苦笑着撑起身体去够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件外套,一到手觉着它明显变轻了。再伸手进口袋里一掏,他的钱包扁着,里面所有的现金都被取了干干净净,连张毛票也没给他剩下。

"好歹也给我剩点买早点的钱嘛..又不是哪里都可以刷卡.."

说着紫原又去掏另一边的口袋,还好,车钥匙还在。

手机也还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通讯录被清空了。

不对,要说完全的话似乎也没有...?

只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没有署名,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但是,那串留在联系人备注栏里的文字倒是眼熟得要命。

那是一句:

"昨晚糟透了。"


"诶..这样吗.."紫原一个翻身又恢复到仰躺的姿势看着天花板,像个孩子似的,带着孩子一样困惑,无辜、恼怒和喜悦的语气自言自语道,"这样啊..还真是.."

他的嘴角扬起。剩下的,则兼是嘴形。

Such a beautiful affair, and a bad romance.

10

紫原敦遇见了一位绝色。
只是绝色,绝非佳人。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