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such a beautiful affair 02

【黑道叶x杀手黄】


TIPS:相爱相杀向注意/比起黄少的“话唠”,本篇相对更为强调其“冷酷的机会主义者”这一特点/你们懂的/触雷抱歉,若有不适请右上


我有预感起初的三更完结是不行了→ →老是控制不住爆剧情爆描写的我orz

其实这一更可以概括为【叶不羞教你如何正确地拐走野生的黄少天】[[。

黄少的锐气比起上一更被压制住了一点,不过,下一更的【】里会爆回来的,叶神[candle.gif]

 

 

_(:з」∠)_ready? go↓

 

 

 

 

 

 

02

说着就直接扯着黄少天的头发直接啃咬上他的嘴唇,不能叫吻,亲吻指的是怀春少女文艺青年们概念里的那种温柔缠绵的触碰,而此时的叶修这么做却丝毫不带那些矫情透顶的这样那样,他只是突然就很想那么做罢了,黄少天对他施以散发着血腥气的撩拨,他便以此作为一份侵略性满满的回礼。

黄少天自是不甘示弱,好死不死地居然还用舌头在他的唇线上描了一圈,然后再主动伸进对方的口腔硬生生地去搅乱他的节奏。

"哟不错嘛少天大大,连接个吻的技能点都不低的样子,说好的积极向上好少年呢?"

叶修一边表示意外一边熟练地放嘲讽,黄少天立刻扬起眉毛瞪回去:
"我说我很小就能用舌头给樱桃杆打结了你信不信信不信?"

叶修还是懒洋洋地:"信,当然信,要不然早因为说话的时候因为舌头转不过弯来把自己呛死了。"

意料之中的换来黄少天铆足了劲在自己腰侧的一拳。

经过那几秒后两个人呼吸都不大稳,如果刚才的算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那么结果只能算个势均力敌,所以他嘲讽归嘲讽,行动上却是不停,从黄少天头发上撤下来后就转去解开了他衬衫的头两颗扣子令对方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紧接着就埋下头去,嗅到了一个二十四岁青年的皮肤因为出了层薄汗而带有的淡淡气味——而非他从前接触过的那些打扮得比他还要惹人的GAY身上闷人的香水味。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修莫名地心情一好,顺势就把嘴唇贴在了那一片肌肤上。

"好了好了现在回到我们之前的话题吧,嗯,以你的观点,"说话间他也保持着姿势不动,于是吐字发音间嘴唇的每一次动作通过皮肤上的触感被一一放大、一一传入黄少天的大脑,更何况对方还刻意咬重了"你"这个词,"你刚说的那只枪,会打中我吗?"

该死。

黄少天在内心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他当然不会不明白叶修的意思。

本来按照计划是让算是与之有些交集的他牵制住叶修的注意力,再由早就在不远处待机了许久的喻文州伺机开枪,枪当然是依旧装了消音器,子弹也是选用了杀伤力适中的,在叶修中弹再到那不大的创口杀死他的时间足够黄少天以最自然的方式进行处理和撤离。
在夜店这种地方,谁都可以打量谁或无视谁,都可以烂醉如泥也可以随便找个对上眼的就揽上他的肩膀,什么时候以什么状态进场或离开都好像不足以大惊小怪,而且以上这种种都发生在如此昏暗的灯光下和酒精的气味中,对于这个计划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眼下局面却是彻头彻尾的不乐观,他甚至不需要用余光去捕捉喻文州轻轻蹙起的眉就能明确这一点:
因为他和叶修此时的状态,再加上叶修在刚才的纠缠中有意无意地调转了身子,原本应是他引导着局面把叶修送到喻文州的枪口前,现实却是目标精准地以自己为盾靠在唯一的死角里,嘴唇还该死地继续贴在他的身上,笑得仿佛恨不得将"要不要开枪试试?"七个字写在脸上再用特大号加粗字体在半空中打出字幕来。

...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自己等待多时的机会被对方轻易化解掉更特么的该死了。

最重要的是,对于叶修这一系列的动作,自己竟然全然没有察觉,单从结果上来看的话自己居然就只是和这家伙对啃了一番就没了。

到底他妈怎么搞的?!

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黄少天几乎要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叶修却像是没事儿人似的,换了个更顺手的姿势把还愣着的黄少天往肩膀上一搭,然后举起右手遥遥地冲着DJ打了个响指。

DJ捕捉到信号,很快就切了一首节奏劲爆的说唱舞曲。
原本还只是零零散散有一些人在的舞池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点燃,坐在舞池周边一圈的人们再用了极短的时间把舞池填满。

喻文州还坐在起先的位置上,人群毫无前兆地迅速向着中心聚集的第一秒敏锐如他就心里一凉,果不其然等他能够再看清那个座位时他的目标和搭档已双双消失了踪影。

舞池内。

"我去老叶你发什么神经?!"

黄少天一时间也顾不得想其他的了,他就只感觉得到叶修箍紧了他的腰,像是人偶师提着人偶,这还是个蹩脚的人偶师,因为他们现在的动作介于跳舞和两个人贴在一起移动之间,时不时还会和身旁经过的人擦肩乃至撞上,再得到他们投来的或吃惊或暧昧的眼神。

"你这扮的不是夜店小基佬吗?歌都给放上了来啊!"

"来什么来?!...我靠你踩我脚了!"

"哎哟,脚滑。"

"滑你妹啊士可杀不可辱你懂不懂有本事现在咱俩出去单挑啊我一枪碎你一边膝盖骨要是还需要第三枪我特么就管你叫叶大爷好吗好吗好吗?!"

叶修不答腔,只是伸个手拽得他被迫和自己贴得更紧,伴随着舞曲的节拍,迈着全然不合格的杂乱无章的舞步搂着黄少天逐渐向场边移动。
那要命的枪始终抵着黄少天不放,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却只当他们在调情。

对于喻文州的资料叶修自然是有所了解的,是黄少天的同乡加好友,虽说射术始终只能算是在一二流之间徘徊的水平,但却有着远胜于大多数人的战术头脑,年纪轻轻就被圈子里的冠上了如"战术大师""队长"一类的称号,只可惜在叶修的眼里这句子的转折关系却是倒过来的——
虽然有着远胜大多数人的战术头脑,但射术却只是个徘徊在一二流之间的水平。

实在不是个足以让他在眼下情况下果断扣下板机的水平。

可能误伤到黄少天不说,舞池里不断穿梭的人流也是巨大的阻碍,谨慎如喻文州者绝对不会冒引发一大场骚乱这一风险的。

"比起这些,我说真的,少天不如来猜猜看,眼下这个情况,你们队长失手的几率有多大?"

这下子连继续嘴炮以求勉强稳住局面的意义都省了,死穴被踩中,计划被完全推翻,黄少天那张从来都是巧舌如簧的嘴张合了几下,说出的话再怎么听气势都是弱了大半。

"你...卑鄙。"

"对啊,你第一天知道?"叶修一口承认下来,停下脚步把人往外一推。

一直贴在腰间的手和枪口没了,黄少天只来得及高兴了一瞬间,然后这小小的火焰就被啪的一声拍掉了。

后背撞上冰冷的墙面后的疼痛感先,叶修反手关上门眨眼间就隔绝掉了闪烁的彩色灯光,再往前跨出一步准确地捏住并压回了小杀手劈来的手刀,欺身过去。

这不过是个供驻唱们存放物件的小隔间,两个成年男子挤在一起就占掉了大半的空间,所以黄少天不得不清楚地听见他话语中的玩味在这一刻达到顶峰,说的是:

"好了少天,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咯?"



TBC

【这次的字数不是很多,但是也只能在这TBC了不然会卡肉的Orz】

评论(20)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