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such a beautiful affair 03-05完结

因为有GN说图片版的加载不出来就放一下文字版的→_→但愿不要被河蟹

【黑道叶x杀手黄】


TIPS:相爱相杀向向/比起黄少的“话唠”属性,本篇相对更为强调其“冷酷的机会主义者”这一特点/那啥你们懂的/触雷抱歉,若有不适请右上 

·肉肉肉肉肉 

·OOOOOC

·肾肾肾肾肾

·黄少粗口有


03

 

“所以呢?叶修大大是想solo?”

即使是处于眼下这般境地,黄少天的眼里也不见慌乱,他顺势把头歪歪地往墙上一靠, 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叶修,“大大”两个字咬得要多重有多重,要多酸有多酸。

叶修自动屏蔽他的垃圾话,一边把枪插回口袋里一边另一只手就再次撩开了黄少天的衬衫下摆。


“哪儿啊,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少天大大的枪搜出来而已,毕竟少天大大可是号称要碎我膝盖骨的男人嘛,这么危险的东西带在身上可不好,不好。”


只不过这一次,那只手并不仅仅止于黄少天的腰际,而是以他的腰为中心逐渐地上下游走起来,叶修的手温度很低,光凭着那股冰冷就刺激得黄少天条件反射地一缩,不是感觉不到叶修这动作中暗含的意味,但他不躲也不避,反而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那般对着叶修张扬地扬起了嘴角:
“那真是不好意思,其实今天我忘记带枪了,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你确定?”


“嘶..”
这一次的颤栗则是全身性的了,因为叶修竟直奔着他那个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敏感得要命的部位而去,隔着一层牛仔布把那形状握在了自己手中。

“嗯?”叶修的脸凑近黄少天,像是生怕他没听清似的,放慢语速又重复了一遍,“你确定,你没带'枪'吗,少天?”

黄少天一时间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这该死的居然还握住他的欲望有模有样地动作起来,手指还时不时地在顶端刮蹭一下,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是生理反应这玩意来得太快太猛太势无可挡,叶修很快就感觉到了手上的事物起的变化,一句话也已经到了喉咙口,可黄少天此时做出的举动却是真真切切地出乎叶修的意料:

他径直向着叶修伸手过去,飞快地拉下了叶修的裤链,然后以一种比叶修还要直白的方式包裹住了叶修的火热。

如果叶修手上那叫隔靴搔痒的话,黄少天这就是赤裸裸的抱薪救火了,然后他非常理所当然地就抢白了叶修那句被打断了读条的话:
“哎哟不是吧,这么快就硬?”

叶修不禁惊异于这样的黄少天,压抑着喘息,空闲的那只手还不由得紧紧环住他的脖颈,眼睛却始终不甘示弱地直视着自己,无形的雾气在里面不断地聚起又不断地被阻断,又再随着叶修手里的动作再次凝聚起来,他留在叶修脑里的印象一个又一个晃过,穿着纯色T恤像个普通大学生的他、戴着灰色兜帽混在手下里冷不防给他一枪的他、穿着一身骚到极点的衣服手撑着柜台问他要不要一起喝一杯的他...

“还给哥玩这一手?行不行啊你?”

“不就是撸嘛,有什么行不行的。”

说着猛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叶修倒抽了一口凉气,想都没想地予以回敬:
"哦?那你知道哥还想干嘛吗?"

压根去没打算听他回答,叶修手速一爆直接把黄少天的裤子褪到大腿处,然后愈发露骨地动作起来:“...还想干你。”

“你试试看?!”

也不知是谁先找到了谁的唇,两军一相接就是纠缠得昏天黑地,交锋的间歇手上也没闲着,似乎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扣子被拽掉一两颗都不值一提,黄少天的领带被扯松,垂在他的胸前马上就要完全掉下,而叶修下身仅剩的薄薄一层也岌岌可危,虽然哪怕只是眼下也足以让他清晰地感受到黄少天的每一根手指的每一寸轮廓的每一个动作,呼吸变得粗重,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不遗余力地冲刷着神智。


不得不说这两人似乎天生就懂得这种原本只是自我解决的行为中的种种技巧,如果只是根据两人此刻的感受来判断的话,那还真是说不出谁占了上风,叶修的脑子里塞得满满当当,黄少天的脑子里也塞得满满当当,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顶端浸出的液体以及自己身体的蓄势待发,但"停"这个念头一刻都没出现过,已经说不清这场互相取悦的性质,他们只是在继续下去,拼尽全力地用速度和力度想要取胜。

最终他们在同一时刻释放在了对方手中,满手的黏腻让他们都停顿了几秒钟,因为高潮被短暂放空的大脑好像还在重启,然后才能重新分析刚才行为的具体意义以及眼下的状况,于是叶修遵从着本能把还带着黄少天自己体液的手指送入那两瓣被自己咬得红肿的唇之间去搅动他嘴里的津液,对方的眼神好像还没能重新聚焦,而他就乘着方才的剧烈快感的余韵,转而去寻觅他那隐秘的入口。

下一秒冰冷的金属抵上他的颈动脉,黄少天的头还靠在他的肩膀上,软得像没了骨头,手上的动作却沉稳无比,只腾了根手指将那条之前还悬在他胸前要掉不掉的领带松开仍其落地,进一步露出那刀片的锋芒。

那一刹那叶修不由得感叹起这个人鲜为人知的、却是真正当之无愧的称号:机会主义的"妖刀"——原来黄少天从未放弃从自己身上捕捉机会,看似在积极回应他实际上却是瞄准了他释放后那长达几秒的生理性思维涣散,他也的确是没带枪,毕竟,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今天这样打扮居然还有一层藏匿刀片的意味在里面,喻文州在远处的暗枪瞄准不假,但无论是机会主义者还是战术派都深谙一个道理叫"凡事留一手",也难怪这么久了也不见喻文州多着急地试图前来干扰,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机,真正的让人始料未及。

隔间里足足死寂了接近十秒。

然后,先开口的是叶修。

"动手啊。"

04

"我叫你动手啊。"

"......"

"我数到三,你再不动手就轮到我了。一..."

硬挺的火热像是把刀毫无缓冲地刺进黄少天的体内。

黄少天疼得全身一哆嗦:"...我靠你他妈压根就没打算数到三吧?!"

叶修答得无比坦然:"抱歉,不想忍了。"

"叶修你大爷的不得好死...啊..."
用体液所做的润滑实在是太过简陋,再加上叶修的动作一毫无缓冲二格外粗暴,导致黄少天愤怒的抗议话音未落就变了调,生理性的泪水即刻就浸湿了眼眶,但又被他拼了命的封回去。

叶修一手勾住黄少天的腰,另一手轻轻松松地就把那刀片刨到一边的地上,他俯身凑到黄少天耳边:
"乖,用不着叫大爷,叫哥的名字就行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让人差一点点就会以为他当真是在安抚这个人,然后黄少天挣扎着一拳对准他的脸砸过去,叶修头也没抬地反手把它接下来。


黄少天暗自咬牙喻文州为什么没有调查到这个人的近战能力也不弱这一情报,早知如此自己死也不会用这种方案,看上去自己已经不是偷鸡不蚀把米那么简单了,因为叶修接着又扯过了那条该死的领带绑住了他的双手还打了个死结,手指修长,动作也流畅得像是在弹一首他早已烂熟于心的钢琴曲。

手腕被猛地束紧,甚至叶修还抽出空来扫了黄少天一眼,然后就扣住他的腰胯,下身用力往更深处一顶。

再然后隔间里就只剩下了支离破碎的呻吟声和低喘声。

黄少天的双腿被叶修用一条腿撑住不至于继续下滑,环在腰上的手则像是要把他整个人勒成两段,他推不开也顾不上去推开,因为埋在他体内的那根东西的存在感实在太强,每一次的进出抽动都像是把他从里面劈开再长合。


他的手动不了,就只有去咬叶修的肩膀,想要咬他个血肉模糊,但他很快又发现这远远没有想象的简单,人牙齿的硬度毕没法跟刀子比刀子不说,叶修那越来越快的顶弄带来的感官冲击随时随地都在缴他的械,随时都在让他没法持久地使上劲来,随时都像是要将他的意识带离他而去。
最重要的是,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居然还在这要命的时候对着他说些特别不要脸的话,像是"少天,你好紧啊""疼不疼?疼啊,听说第一次疼是正常的,忍着点啊""少天,你看着哥啊,哥还想听你叫我名字呢"...

黄少天觉得他把自己所有会爆的粗口统统都来了一遍,甚至都可以说他以前听过的那么多粗话都是为了这个晚上准备的。叶修却丝毫不恼,似乎是乐于看着他的这幅模样,看着他脖子不自禁地微微后仰,薄唇翕动嗓子却早已沙哑,一双总是很有灵气的眼睛里漫起茫茫大雾。

热流注进黄少天身体里的一刻两个人终于都不由得停下了身体的动作。

黄少天把目光从叶修的肩头偏出去,隔间里还是一点光线都没有,只有隔音效果并不好的墙壁带来门外的音乐声喧闹声,还依稀可以分辩出有人在门外不远的地方走动和调情,空气里全是叶修的味道。

......所以自己这算是什么?被人强上了?
不对,貌似主动拉了人拉链还和人亲了半天的人是他自己。


在夜店里做任务不成就干脆和人来了一发?
这逻辑关系不对啊。而且这人还他妈没带套,直接就给弄到了里面。

而且这人还是个男人。

...他还是叶修。

......自己还是被上的那一个。

"艹。"
想明白这一切以后黄少天脱口而出就是一个字。

叶修却是一言不发地垂头看着他,意料之外的没有放嘴炮嘲讽他,而是伸出手来,把黄少天汗湿的刘海抹到一旁去,露出那张实际上和身上打扮的风格一点都不搭的脸来。

没有了夜店里轻佻的光线,叶修只能够大概地看得出他脸颊的轮廓,很瘦,秀秀气气的,手指触上去还带着点热度,很轻易就能想象出上面一层尚未褪去的薄红,还有睫毛那柔软又有些扎人的触感。

然后叶修就突然轻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我实在是很费解啊。'认识'这么久以来哥有无数个破绽卖给你,但是你这出了名的机会主义者压根就没打算动手啊。"

自这位小杀手暗地里给他两枪那次已经半年多了,在那之后他又曾以各式各样的形象、自以为掩人耳目地出现在他的附近过,有时候是快餐店满脸稚气的临时工,有时候是地铁上刷微博刷得坐过了站的宅男,又有时候是在网吧里打得满眼血丝的网瘾少年,但无论如何都是一样的喜欢说个不停,再在某个时候又消失,就像是从来都没存在过,只不过是你睡晕了头看花了眼罢了。

叶修把经他的手买来的饮料倒了,倒到快完时又留了一口地区的量拿给手下去鉴定,里面果然被放了毒药,但量又不足以致命。

叶修把脸藏在报纸后揣摩过这个人瞒过安检带刀或枪进地铁的可能性,结果这人下车时还非常友好地做了个手势让他先走,一副墨镜让那张只露出了一小部分的脸瞅着又没啥精神又有点潮,仿佛这只是一次太巧的偶遇——如果排除叶修在几秒后发现这家伙刚刚试图往自己口袋里塞什么不太妙的东西未遂的话。

叶修还在网吧里打过和他一样的游戏,一场PK刚把对手打到红血网吧里就冲进一大堆与自己或多或少有过私仇的家伙,瞥眼屏幕对手居然还在这时候抽空给他放文字泡,也没什么实际内容,在叶修眼里和脸滚键盘没有本质区别。


"不仅如此,少天大大刚才,反应很给力哦。"


黄少天许久才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啊...就想说你好像也对哥有点感觉咯?"

叶修话语中的某个关键词太过匪夷所思,以至于黄少天的第一反应就是龇出满嘴的牙就要向着他唯一能够得着的叶修的手指就又要咬过去,眼睛里一度暗下去的锐光也再度噌地燃起,然而体力的极度匮乏以及身上的束缚却不允许他有任何幅度大一点的动作,浊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腿缓慢地向下淌,更是让这一举动连表面上的攻击性都减弱了不少。
以至于让黄少天没能捕捉到叶修话里那被他刻意轻轻带过去的"也"字。

"哎先别急,说真的,你之前盯上过的那些人,你要是真的抱着一击毙命的心态扣扳机的话,他们哪一个还活得到第二秒?"

"那是我目光长远,又能刷钱又不用弄脏自己的手多好,这叫可持续发展。"
小杀手嘴硬得一套一套的,扯起"专业"名词来那叫一个顺溜。

"好好好,那么少天大大,要不要考虑跟哥可持续发展一下啊?"

"开什么玩笑?!"
黄少天这一下几乎完全坐起,但是叶修眼疾手快在他说第一个字的瞬间就把他按回了原地,而且还恶意地按的腰,黄少天触电了一样一缩:"我靠你还有没有人性?"

"你说我俩这身份,都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扯那玩意有意思吗?就算是怜香惜玉,你也得是个女人才行啊。"

说着叶修把手稍稍下移,一直寻到黄少天的左胸前,感受着那规律的轻微搏动感轻轻地敲动着他的指尖。

 

这可是属于那个杀手的脉搏。叶修如此想。

 

他摊开手掌,静静地贴着那处。好像有什么充满魔性的东西吸引住了所有的注意力。他突然觉得非常的安心,说不出缘由,也没有名字——只是一种很突兀也很迅猛的感觉。

 

唯有一点叶修是十分肯定的,那就是它一天前,一小时前,哪怕是一秒前它都还不在那儿。

 

——就像是堆在正午的强烈日光下被吹出来的,折射出光彩的泡泡。

 

“要不你就——跟哥试试呗?”

 

镜头变缓,叶修还特地勾下头去贴近黄少天的嘴唇去捕捉他的声音。然后那双唇抿起,带着浓浓的笑意,吐出斩钉截铁的句子:

 

“去你妈的。”

 

 

 

——泡泡破了。

 

05

与此同时后脑就被再熟悉不过的枪口抵上,解开的黑色领带炫耀似的被从他的面前甩过。

黄少天令自己的左手完美地维持着勾到他身后的动作,身体不紧不慢地前倾,一直到与叶修额头与额头相贴,鼻尖与鼻尖相抵,呼吸与呼吸相融。

 

发生得太快。

 

“老叶啊,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猜猜看,这一次我会不会真的想把你一击毙命来着?”


——啊,是什么时候来着?

 

“开什么玩笑?!”

啧,开什么玩笑啊。


想到这里叶修禁不住笑出声来。笑得双肩剧烈地颤抖,酣畅淋漓,手指却始终不离紧贴着的那处。

于是这样一来他也就依然能够,从那里感受到越来越快的,越来越清晰的,来自这个人的心跳。

这可真是、这可真是——

Such a beautiful affair。


 

 

THE END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里就是结尾→_→


算是个开放性结局吧w相爱相杀的黑道先生和杀手先生直到本文的最后也还是相爱相杀着,我相信黄少不会因为自己心跳莫名地快一点就放下好不容易抽过来的枪,我同样相信叶神不会因为这么一下子就被放倒了。


至于之前他俩那半年多的“交集”我本来想扩写的,但是想到好歹是个短篇就……算了【nitama


我始终是贯彻着“想写更突出机会主义而非话唠属性的黄少”“想写一个绝不会因为一点点虚无缥缈的特别感就改变本性的叶神”“既然是相爱相杀路线就要避免温情避免那种常规的两情相悦的叶黄”的原则写的,所以黄少即使是假戏真做了也还是不忘对着叶神露出利齿来,所以叶神的那个邀请算是有感而发也算是一时兴起。


如果要拿什么来证明他们之间那除了那场肉以外的特殊纽带的话,就是叶神想要在黑暗中端详黄少的脸、黄少一边拿着枪指着叶神一边心跳突然加速吧。


但是可别轻易就拿出爱这个字来用哦。一言以蔽之,这个故事里他们之间的种种,还是那句such a beautiful affair。


自知拙作有种种不足,能阅读至此的各位,衷心感谢。



评论(1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