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
在DC大坑底下粉碎性骨折,batfamily都是心头爱,jaydick和kontim大法好。
守望先锋真好玩【。】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疾光(序章)

写作首更,读作爆字数惨案。这个长度是假的,假的嗯。


TIPS:未来科幻AU/强强/不作不狗血不折腾,大概有很多的突突突/前方中二反应/第一次挖长篇坑,怎么装作经常挖坑的样子,在线等,急。


——————————————————————————————

序章行动目标Valkyrie

01

黄少天正漂浮着。

和距离他不到一百米内的陨石、太空冰等等也一同漂浮着,零重力的环境使得这种漂浮表面看上去毫无规律可言,而飞船的防护力场又确保了它们一旦飞近便会被弹开。黄少天以一种类似于胎姿的姿态漂浮在力场的边缘,连接着他与蓝雨的这架轻型侦察机的是一条细长的线缆,线缆上流动的莹绿色光点告诉他充能正在正常进行中。

 

“你有意识到正常人是不会穿着它充能的吧?”

 

“穿着充挺好的,我喜欢。不然能干嘛?”

 

“当然进机舱里来,趁着充能的时间做点自己想做的——我不知道——喝杯茶?看看书?听听歌?”

 

“好主意,那我听歌了,谢了啊。”

 

三分钟以前他掐掉了这段他每次充能都会从徐景熙那里听一次的吐槽,耳机里传出的音乐震荡着他的耳膜,与周遭的寂静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对比却及不上正呈现在黄少天视线中的景致的百分之一。

 

第五扇区星系Valkyrie,他曾经听那个前代嘉世的飞行员说起过,这里有整个第五扇区最明亮的行星群,特有的发光元素构成的矿石引得开采者和商人们蜂拥而至,直到扩张的黑洞将整个Valkyrie星系逐渐吸入其中,曾经辉煌如神迹的星系短短数月便支离破碎。如今的Valkyrie——或者说是她的遗迹——只剩下黄少天用肉眼能观测到的零碎光斑,和他身后那根充能线缆的绿色光点混杂在一起。

 

他就静静地卧在由光编成的牢笼中。

当然这是几分钟前黄少天从社交平台上刷过去的某个文艺兮兮的账号会用的说法,如果你问他自己,他倒是觉得自己更像是在放风筝。

 

02

机械的系统音响起的时候他刚刚好切歌切到一首纯音乐,没记错的话是他小的时候玩过的一款游戏的OST,于是黄少天非常顺畅地抬手将弹出的通讯框放大,露出喻文州的脸。

 

“之前跟的线索没错,逃犯的目的地果然是Valkyrie,早年他曾经在Valkyrie做过一些非法的机甲生意。霸图的人已经在去Valkyrie的路上了,”喻文州在蓝雨的联络频道里说话时向来都是四平八稳地,叫人听不出多少明显的感情色彩,即使是在他稍作停顿后直接对着黄少天发问时也一样,“不过,少天你应该已经到了对吧?”

 

黄少天笑了一声:“队长你又明知故问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夜雨声烦上装追踪装置了呢。话说我怎么总觉得你真装了,不行我回头得让老徐帮我检查一下——不行不能找他,找他搞不好你没装他都自己做个给我安上去……”

刺耳的电流声,伴随着徐景熙没好气的声音:“黄少你知道我也是能听到你们的对话的吧?!”

 

“咳!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做了几个基本无害的假设。”黄少天眨眨眼,“所以具体位置有了吗?”

 

喻文州飞快地给黄少天报了一串坐标过去:“……那个区域离你们现在的位置不远,环境方面,温度、空气、重力都是适宜的,但是有点麻烦的是——”

 

“——大气层带有磁场,所有的机载传送设备在进入空域后都会失灵,”黄少天直接把话头接过去,一边手上迅速地翻阅着系统自动给出的环境分析简报,“其他的都没问题是吧?”

 

“是,所以我们的增援只能采取包抄策略,霸图高层的指令是统统不放过,现在在还不确定逃犯是否已经到达、是否与同伙会合的情况下,直接大规模开展行动太高调,容易打草惊蛇。”

 

“也就是说小规模开展行动不高调、不容易打草惊蛇是吧,我明白了。”说罢黄少天立即将通讯切换至正与他连接着的蓝雨“深空”号的内部频道,“还需要多久到队长说的区域?”

 

03

荣耀联盟特别编队蓝雨。

组建时由联盟主席冯宪君亲自颁发荣誉勋章,再加上编队制服的设计参考了古地球“大不列颠”区域的文化元素,让这支队伍素来有“骑士团”的美称。不过用黄少天等人开玩笑性质的吐槽来讲,这只不过是“保安队”的好听一点的说法而已。

 

原本昨天傍晚黄少天还在第六扇区排队买那款最新上市的游戏芯片,联盟的内部系统里紧急加红的消息跃过下面不停刷新的聊天吐槽、二手交易等帖子被置顶发出,弹窗弹得让黄少天一度怀疑自己错把自己的通讯终端开成了振动模式。

信息来自那位不苟言笑的机甲维修师,几分钟前一场突发的太阳风暴袭击了霸图地区,导致了暂时性的系统失灵。就在备用能源重启系统的间隙中,一名重罪犯从监狱中逃出,并乘坐一辆抢来的穿梭机逃离了霸图。

 

“蓝雨各单位注意,迅速出发进行抓捕。所有目前掌握的逃犯相关信息已整理发送,请各位自行前往下载。”

 

“蓝雨各单位注意,迅速出发进行抓捕。所有目前掌握的逃犯相关信息已整理发送,请各位自行前往下载。”

 

“蓝雨各单位注意,迅速出发进行抓捕。所有目前掌握的逃犯相关信息已整理发送,请各位自行前往下载。”

 

黄少天点开邮件,一张看面相就非常不讨喜的大头照占据了他的屏幕,旁边的表格标注出了此人的各种人口学信息,以及,最重要的——霸图为这位逃犯开出的悬红数额。

“比常规情况下足足高了一倍,看来霸图高层这次是真的被惹恼了。”

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来,黄少天撇撇嘴:“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谁让咱们是义务劳动,抓了他也还是只有固定工资拿。不过最至少可以活动活动,毕竟老宅着对身体健康也没啥好处…”

 

喻文州十分熟练地跳过黄少天的“评论音轨”,正色道:“我派‘深空’号出去了,他们很快会联系你。”

 

“这就意味着特典没有我的份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蓝过呀。”黄少天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还差最后一个拐弯就到自己的长队,把手抄进裤子口袋里转身离开。

 

在他走到连长队的最末尾都已看不见的距离后,从黄少天的卫衣牛仔裤外面,一整套的飞行装备凭空出现,十几秒后它们自动组装、启动完毕,托着他向头顶那艘子弹头形状的飞船飞去。

 

04

“舱内外压力差正常,数据自动收集正常,嗯——已进入磁场影响范围,传送设备已正常失灵,其他设备运转正常,还有十秒到达投放点。”

宋晓一边密切关注着仪表盘上的各种读书一边用全船广播向“深空号”进行例行播报

 

“正常失灵,光是听这个说法就让人压力山大啊。”

 

“这次任务我们几个负责的就是接应和后勤而已,要有压力也是一线人员有压力,是吧黄少?”

 

舱内的对话也同步地传入黄少天耳中,此刻他刚暂停掉他的歌单,在太空中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缓缓地在线缆的牵引下调整着自己的姿势。

 

“哈?压力?你说压力?”黄少天在他的面罩下扬起一道眉毛,“系统调整太慢,我直接手动来咯。”

 

“什么?黄少你等等——”

 

可是话音刚落黄少天的手指就已按下操作键,连接着他的线缆被径直拔出。包裹着他的轻型机甲尚未完全启动,与线缆的连接断开后骤然失去动力,被脚下Valkyrie遗迹残留的重力所捕捉到。黄少天丝毫没有去反抗它,反而张着双臂向后一仰,机甲即刻被拉拽着向下坠去。

 

“Geronimo。”

 

在黄少天和他的机甲成为“深空”号上的众人屏幕里的一个小点前,频道的另一头,传来黄少天像是游乐园里乐此不疲地乘坐过山车一样酣畅的笑声。

 

05

Valkyrie遗迹空域。一架Sigrun型运输机正贴着低空掠过。

 

这里是Valkyrie遗迹的边缘,大气磁场紊乱到了任何飞船都只能依靠手动驾驶的程度,而且引擎也必须随时保持在大功率发动的状态,毕竟黑洞的吸力已在蚕食这里的一切,连地面的岩层都已经被剥得伤痕累累,彻底坍塌只是时间问题。然而这架Sigrun却偏偏笔直地朝着这一带飞来,驾驶员将机身压得极低,为的是尽可能多地蹭到Valkyrie自带的、但也并不例外地在渐渐减弱的引力。破碎的石块、被连根拔起的植被无规律地飞过,并且难以避免地,飞行中的Sigrun每隔十几秒就会承受次数不等的撞击,好在Sigrun这样的运输机的特点就是机身格外坚固,所以它的驾驶员才能够开着它歪歪扭扭地在此险地继续飞行。

 

然而这一次机身承受的撞击似乎与方才那些不太一样。

“咚”的一声闷响透过稀薄的空气极勉强地传入舱内人员耳中,但这模糊的一声却也足够引起他们的注意——它是从Sigrun正上方传来的!石块与植被被吸上半空、偶然擦挂到机身又被弹开的声音他们已经听了数不清多少遍,然而造成这个声响的,不管是什么事物,或者,——即使这绝不可能——什么人,却是直接落到机身上,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自身继续贴在了机身上面。

 

在场的人根本没有哪怕一瞬间的反应时间,“用了什么方法停留在机身上”这个问题就已答案揭晓。

 

随着一阵可怖的碎裂声,冰蓝色的长刃自机身顶部垂直劈下。当即就有人辨认出了这长刃,它绝非那种金属锻造成的落后冷兵器,而是一把量子武器。这种武器经过一系列尖端科技的改造,情报商人们都说持有量子武器的人放眼全联盟也不过寥寥,其中原因之一就是量子武器所具备的威力使得它注定不可能被推广,坚硬如Sigrun在它的刃下都如同豆腐块一样脆弱。这下子他们不得不肯定头顶上的是个活生生的人了,在劈下第一刀后他握住蓝色的光剑向上拔,长刃上带着强烈的热能,环绕着剑身的导管里冷却剂嗡嗡作响。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又是一剑劈下!

 

持剑的人的落点原本就在Sigrun的驾驶舱附近,这第二剑像是找准了方向似的,竟直冲着驾驶员而去,逼得那个高大的壮年男子不得不作出剧烈的闪避动作。第二剑刺下的同时他的手指轻轻拨动剑柄上的按钮,令光剑在刺入舱内的瞬间就光芒锐减,于是在机身发生翻转时光剑没有随之将Sigrun开膛破肚,而是保持在了一个刚刚好足够他靠这把剑悬挂着的程度。其他人就远远没那么幸运了,由于驾驶员遭遇的意外,Sigrun被迫在半空中剧烈翻转,连带着里面的乘客也猝不及防地被翻得失去平衡,可持剑者却好像并不就此满意,在Sigrun勉强恢复平衡后他立刻重新按动按钮,暂时黯淡下去的量子利刃骤然重新亮起。

 

没有任何停顿地,又是两剑!

这一次他不再垂直的进行戳刺,而是大幅度的劈砍,瞄准的正是驾驶舱侧面那一扇小小的观测窗。以Valkyrie的现状来说,能精准地落在Sigrun上已经是运气和技术同时超常的情况,要对准那小小一扇观测窗降落的难度不亚于从楼顶上扔针去穿放在地面上的一根线头。而那个剧烈的颠簸让他得以半滚半磕碰地去够到目标点,机会只有一瞬间,蓝色的光剑在那层强化玻璃上划出半人高的X型,紧跟着人影便已穿过破口落入舱内。

 

在此时此地的环境下,连Sigrun这样特别改造过的运输机都处于稍不注意就会机毁人亡的状态,而即是如此也还是选择开着Sigrun经此地逃窜的只能是亡命之徒。可是如果把亡命之徒这个称呼给予机舱里的这群人的话,那么对于此刻伏身在他们头顶上的、作风如此狠厉的这个人又该用什么来形容呢?

 

“哎哟各位老兄好啊,贸然登船实在是不好意思,外面天气太糟了。”

经过传声装置而略微失真的声音带着的却是轻快的语调,Sigrun的不速之客身上的装置在规律的机括声中变形、收拢,最后变成一身乍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白色太空服——便携式战斗机甲。他对着面前的人们抬起头,头盔下露出一双洋溢着熠熠神采的蓝眼睛。

 

黄少天在地上多撑了片刻好缓解强烈的冲击带来的麻木感,脸上和嘴上却都没闲着,他咧开嘴,目光迅速从舱内所有的人脸上扫过:

“那么言归正传——你们哪位是任先生?放风时间过了,霸图人叫他回房吃晚饭了。”

 

06

回答他的是二十支以上的枪械同时上膛的声音。

 

“别那么死板嘛,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的反应放电影里那就是典型的炮灰杂兵的行为吗?”

 

像是为了强调他的毫无畏惧,黄少天甚至还主动朝人群走了两步,但与他的言行截然相反的是他的面部紧绷着,目光仍在舱内极快地扫来扫去。

 

“得了吧,都把枪放下,你们真打算靠那堆废铁来给人造成什么威胁啊?哦那边的大个子兄弟你就更不用指望着搞小动作了,专心驾驶别分心啊,不信你问问他们想不想再出一次更大的‘飞行事故’?”

 

这并非黄少天在虚张声势,方才他的强行突入引发了舱内压力的剧变,第一时间为舱内乘客启动防护服纯粹是Sigrun自带的应急功能,整艘飞船警报声大作,驾驶员在驾驶台上手忙脚乱地应付各种各样的弹窗、面板和拉杆,实在是没有精力真的对黄少天做什么,纵使他心理素质和驾驶技术都还算过关,也还是避免不了Sigrun眼下只需要一个最小的失误就会坠毁的事实——这一点,不仅是他,他那些拿枪对着黄少天的同伴也一样清楚。

 

“任先生不在这里,你自己能看到。”沉默片刻后其中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放下枪开了口,“你是哪里的人——霸图?嘉世?我知道你们有规定,在审判之前,你们是不能——”

 

也许是这个小头目的猜测太不着调,黄少天索性打断了他的话:“又霸图又嘉世?我的天哪,我都不知道哪一边会觉得被黑得更惨一点了。任先生现在不在船上,那么就是若干分钟前来过咯?也许你们可以把他的大概去向跟我——”

 

眼看着黄少天手里的冰雨危险地翻了个转刀刃朝外,小头目像是急了,猛地提高了声音:“他没来过!没有!听着,我们不想惹麻烦,我们就是一帮收钱做事的,姓任的付了钱让我们在Valkyrie接应他,可是他从没出现过,也联系不上——”

 

“联系不上?你们说他付了钱,还给出了具体的时间地点,关键时刻联系不上?”

 

“信号有干扰,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好吗?”又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抢道,“设备是正常的,一切本来也都按照他事先的交代来的,可是突然整个频道就瘫痪了,全是白噪音和乱码——不是你们干的吗?”

 

黄少天微微蹙起眉头:“也就是说,从他从霸图越狱以来,你们其实一点他的消息都没有接到过,所以即使你们弄来了一架修好的Sigrun,也还是只能在这一带无头苍蝇一样地蹿?”

 

像是点燃了一锅什么东西一样,原先还紧绷着的一群人就七嘴八舌地泄了气,全然一副受了蒙蔽和欺骗的无辜群众的模样。

 

“早知道给我们委托的是霸图的逃犯我们做啥也不敢接这活儿啊——”

“虽然我们不是什么模范公民,但是不能跟荣耀联盟作对这规矩我们还是懂的啊——”

“我们也是冒了生命危险——”

“系统扫描出来这一带从前是一个码头,既然是码头那应该离弹跳点很近,所以才——”

“我们只是想赶快离开这儿——”

 

“明白了明白了,各位别激动,”黄少天伸出一只手让这群人打住,“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别再为了个非亲非故的人玩儿命了,到此打住,我这就联系我们队里的人来这片区域把你们统统接去局子里喝杯茶录个口供怎么样?”说罢黄少天压根没再看他们的反应,自顾自似的就激活了手臂上的通讯终端,界面弹出,黄少天的手指飞快地在上面打出一行又一行的字来,“差点忘了,蓝雨编队副队长黄少天。以后看到穿我这种型号的装备的,不想吃苦头的话就老实点。”

 

见黄少天趴在舱顶时的那股杀气一下子褪下去了大半,站得相对离他最近的一个大汉像是绷不住了,换了副放松了不少的表情就又要说些什么,然而黄少天接下来的话比他更快了一步。

 

“又或者——我还有个主意,想不想去黑洞里玩玩?”

 

那大汉顿时被蛰了似的退后一步,黄少天在空中按动的手指骤然刹车,对他们绽开一个露着虎牙的笑容——通讯屏幕上,已经打出来的那段话里写着“…新的人证,可能拥有新的线索,故申请暂停对逃犯任原的追踪,优先对Valkyie地区(坐标,xxx,xxxx,xxxxx,xxxxx)的共19名嫌疑人进行转移……”。

 

“想得美,这明摆着不可能的好吗,”黄少天刻意又扫了一眼将编辑到一半的信息,这一眼所透露出的东西不言而喻,随后手起剑落,又是一记干脆利落的劈刺动作,这一次他瞄准的是Sigrun埋在舱内地板下的能量核心,火花四溅的刹那整个飞船彻底失去动力,在黑洞的吸力下不受控制地腾空而起,“我直接省略‘解释来龙去脉’的部分吧,再有不到一分钟的样子这艘飞船就拉不回来了,所以,是你们主动告诉我任原现在什么打算呢,还是我让我们队友把飞下来的要耗的能量节约掉?”

 

“想蒙小爷我,你们怕是填连海选报名表都不够格。”

 

07

蓝雨编队的黄少天。

蓝雨这一单位,但凡对当今荣耀联盟格局有足够了解的人都对其编制、职能等不会陌生,然而能说自己真正了解这位黄少天的人却屈指可数。从小各项培训都拿的是A或者A+这一点姑且是档案上人人都能浏览到的记录,话多到逼得联盟为他专门添加了“会议或演练时,若非特殊情况,禁止在公共频道自由发言”这一条规则也很难不让人印象深刻,但除此之外,谁也说不出什么太大的名堂。

 

此人活泼、开朗、好接近,见人都带几分笑,却偏偏是一副长期游离在大部队之外的作风,尤其是他进入蓝雨后的一年多,话唠不改的同时任务完成率直线上升,只是完成任务时的角度、手段等实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就连蓝雨内部的人都发自内心地称他一个“妖刀”。

 

Sigrun里,黄少天接通了与李远的通讯:“对,19个,说是联络被干扰了,可是船上有人很快就又把信息修复了,在这边绕就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给那边拖时间。都在这了。一起带走。”

“人在第四扇区,坐标xxx,xxxx,xxxx,xxxx。准备进行空间弹跳。”

 

一分钟后,蓝雨“深空号”加速飞离Valkyrie磁场的影响范围。黄少天坐在驾驶台旁李远暂时空出来的那张椅子上,一只脚在地面上随意地一下一下蹬着。

 

“已进入空间弹跳有效范围。”

 

黄少天没答话,他正握着一只马克杯咕咚咕咚地往下灌水,听到这话便分出几根手指对着徐景熙比了个“ok”的手势。同一时刻,伴随着带给舱内众人的一阵微弱的耳鸣,“深空号”舱外的太空极速扭曲起来,另一片背景与方才类似但又有众多细节上的差异的景象在黄少天等人面前展开,从模糊的一团色块开始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已经锁定了任原乘坐的穿梭机的信号,弹跳进度百分之七十……等等,那是什么?”宋晓说着将屏幕上的一个窗口放大到公共屏幕上。空间弹跳的中后期系统已经能够提前提取到出目的地的实时图像,在图像上,除了被霸图做了红色抓捕标记的穿梭机,还有肉眼都可以捕捉到的、至少五十台以上的飞行单位,密密麻麻地对逃犯任泉呈现出无死角的包围之势。

 

郑轩吹了声意味微妙的口哨:“我靠谁啊,咱们这是临门一脚被人抢先了的节奏?不带这么玩的。”

 

一旁的李远的不满情绪要表现得更加激烈一些:“识别码!我查查识别码!坑爹呢这是?”

 

难得徐景熙也忍不住追问了一句:“结果出来了么?哪来的人?总不会是嘉世的人吧,他们应该犯不着跑来管霸图的——”

 

“兴欣。识别结果是兴欣。”李远看着查询的结果界面嘟囔着,“有点耳熟啊,听说这几个月新冒出来一伙雇佣兵,欸黄少,你说该不会就是——?”

 

李远转过头去看一旁的黄少天,却发现他们的副队长早在那副图像被初步显示出来时就已经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图像中心的色彩混杂的一团一言不发。

 

“黄少?”

“…是兴欣,对,就是他们。”黄少天开口时的声音比他自己想象的要沉稳了不少,他本来是打算随着自己的本性先抗议个百八十个字再说,但是他最后还是只提炼了最关键的信息说出来,“看起来对任原的抓捕已经办妥了,拘留舱里还堆着19个意识不清的家伙,走吧,回霸图交人。”

 

“……黄少?”

 

“走吧走吧!”黄少天重新又坐回椅子上,那个马克杯又被他拿到了嘴边,闷得他的声音听起来古怪极了。

 

“可是…唔好吧,如果你坚持这么说。”徐景熙倒也没接着磨叽,手上几下操作好了更改航线的指令。第四扇区某地,完成空间弹跳的“深空号”停在原地,巨大的能源核心再次蓄能,发出一道闪电般转瞬即逝的强光。

 

强光后,“深空号”再次进入空间弹跳,消失在了虚空中。

就在“深空号”消失的瞬间,那团团包围着逃犯的穿梭机的队伍中,一架泼了极扎眼的混合型油彩的机甲不易察觉地对着还在现形中的“深空号”挥手示意。而在“深空号”舰桥上,黄少天握紧了手里的马克杯,眼神锁定在那台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机甲上,直到他再次开口说话之前才移开。

 

TBC

叶黄是老相识,具体后面慢慢补充。

少天从深空号跳出去的时候喊的那句是美国伞兵跳伞时候会喊的口号(?),差不多就是“下去啦”的感觉,我就是玩个DW梗23333

提纲列得差不多了,慢慢放飞自我和搞事【喂】

评论(34)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