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了个Q

全职叶黄Only。在欧美圈养老。
微博@米Q正在前往不列颠

【叶黄】先森,你的少天!不,是你的少天!(下)

(上)戳这里

CP:叶黄only

TIPS:

西幻架空/巫师叶x恶魔黄/就是去年万圣的sweet tooth的调设定重开/充斥着蠢、相声还有欺负少天的气息/放开我我还能欺负100个

summary:

遍及全联盟的收集迷你少天活动还在继续,而当事恶魔表示,不可以,这一点也不万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

“嘿,我得说,哥们儿,之前听其他恶魔说起你是这一代血族里的最强的时候,我是真不信的。”

“可是现在,我——呃!我是说,我们,太信了。”

“五体投地的那种信!”

“是啊是啊!”

 

在他桌子上的这群小人儿继续说下去之前,周泽楷得说——在心里说,要不是刚才碰巧孙翔打翻了他那整整一高脚杯的高级血浆,而他又正好因此往右后方看了一眼的话,他就真的要开始疑惑为什么他老是听到耳旁有种窸窸窣窣的杂音了。

 

如果说有什么比这种杂音更惹人注意的,那就是那一刻他刚好目睹了五个迷你版的黄少天技巧熟练地叠了一个人梯,开始往他的兜帽里运送一块又一块的咖啡方糖。

 

而现在,这位年轻的血族在桌子前蹲了下来,一双猩红色的瞳仁对上五对迷你版的红瞳,周泽楷一如既往地不爱说话,就这么把自己的视线移到和他们同一平面上,俊秀的脸庞上也一如既往地捕捉不出情绪来。

 

然而也正是这种大红眼瞪小红眼的画面却是实实在在让五个迷你少天开始方了。

 

 “不信你看,我们现在这样,多么的无害,多么的真诚,多么标准的五体投——”

 

听到这里神情淡漠的吸血鬼轻轻地“恩”了一声。

这的确是实话,因为此时此刻而言,他们——还真是字面意义上地五体,投着地。

 

“那么,既然如此,现在能放我们起来了吗?”

 

周泽楷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不能。”

 

离周泽楷相对最近的迷你黄少天几乎是立刻就张开嘴发出抗议:“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血族!”

 

“恩?”

 

“为什么你还居然能把手按在上面那么久!按理说血族碰到这个不是应该——应该——”

离周泽楷相对第二近的迷你少天一脸“卧槽这不科学”地、艰难地举起两只手在半空中比划着。

 

“应该‘啊——银、银器——呃啊!’”离周泽楷相对第三近的迷你少天相当浮夸地用上半身做着表演,眼珠子十分有精神地滴溜溜乱转,“然后倒在地上化成灰烬什么的吗?”

 

“这不是银器。”

天才刚刚全黑下来,对众多像周泽楷一样即使是在万圣节也依然遵守着午夜才爬出棺材的吸血鬼来说,这个时间点差不多就相当于人类的早上六点,所以即使是好脾气的新晋亲王也还是免不了地还带着点起床气。

 

尤其是当他正面对着五个几乎搬空了他整个方糖盒子的小恶魔的时候。

 

就在几十秒前这五个嗜糖的迷你恶魔在意识到被他发现了以后,合力对着他推来了一个洋葱试图挡住他,然后发出即使音量不算大但仍然穿透耳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追我们呀”的笑声试图逃跑。

然后周泽楷就抄起酒馆吧台上的一把装饰用的玩具手枪,往里面塞了五个纸团子,对准那五个以“S”型跑远的迷你恶魔biubiubiu了五下。

 

周泽楷重新站起身来,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这是用来装盐的银器。”

 

身为地狱骑士级别的黄少天倒本不像普通恶魔一样会被盐所灼伤,但是眼下迷你版的他们多多少少还是遭到了削弱,所以周泽楷用来盖在他们五个身上的那个盐罐子只是刚刚好让他们嗤嗤地冒着股白烟,就仿佛是眼下他们那股怨气的具象化。

 

12

“所以,你是说,除了和我、和王大眼、和每一个你觉着实力值得一拼的人以外,少天大大还能自己和自己打架?”

这一次叶修丝毫没有掩饰脸上揶揄的表情,就差没有拿出一桶爆米花来吃了。

 

中少天使劲张开被陈果投喂的另一颗奶糖黏住牙齿的嘴:“这不公平!周泽楷那个家伙为什么只给他们四颗方糖?这要怎么分??”

 

“这个嘛,据说这是他们扫荡他的方糖罐以后仅剩下的四颗。”叶修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周泽楷方才极短的那几句说明,又评价道,“知足吧,看人小周还算不错,还把剩下的给奉献了。”

 

“那个家伙分明就是想快点回去睡回笼觉而已!!!”话虽如此中少天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地板上两个正为一颗方糖扭打在一起的迷你版的自己,还有另外三个啃着方糖在一旁起哄、煽风点火的迷你版的自己,然后数次欲言又止,“呃,这。”

 

“这就非常尴尬了。”

一旁叶修“善解人意”地帮他把话补完。

 

“…………”

难得黄少天也有双手扶额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的时候。

 

 

13

同一时间,镇上另一角落。

江波涛也正体验着和黄少天类似的“我竟无语凝噎”的心情。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大概是,他刚才发现他的那罐M&M活了。

 

当他说“活了”的时候,他指的是罐子里的那一堆五颜六色的巧克力豆仿佛具有了意识一样剧烈地翻涌着。如果要把这股翻涌加上一个形容词,江波涛会选“乐不思蜀”。

 

他小心地挑选着词句:“Hello,晚上好,能不能问下你们——在做什么?”

 

“呀这不是小江吗!”

刷的一声,一颗迷你size的脑袋从巧克力豆里冒了出来,两条肉呼呼的小胳膊还抱着一颗啃了一半的红色M&M豆。

 

“你也晚上好呀!”

刷的一声,另一颗迷你size的脑袋从巧克力豆里冒了出来,从他脸上的痕迹来看,江波涛大胆地分析道这家伙估计是直接把脸埋进M&M豆里去吃了,因为这只迷你少天半张脸都还糊着巧克力。

 

“哦对了——Trick or treat!”第三颗迷你size的脑袋甚至没有完全冒出来,就露出了那一对红宝石一样的恶魔眼睛,颇有完全形态的他对着“客户”滔滔不绝时的风范,“不过话是这么说我们已经treat了哈哈哈,小江你品味不错啊我也喜欢吃M&M!”

 

“恩,谢谢,不过恐怕我得请你们从里面出来,我可以带你们回叶前辈那边去,这样你就可以快点复原。”

 

这下子三个迷你少天都停止了嘴上如同三只迷你仓鼠一样的咀嚼动作,齐刷刷地看着江波涛:“为什么啊!我们在这儿玩得多开心!人多才有趣嘛!”

 

江波涛再次小心地挑选着词句:“因为这罐M&M是拿来做甜点上的装饰用的,而且队长说你们——另外五个你们之前已经搬空了他的咖啡方糖,所以恐怕我真的得请你们从里面出来了。”

 

“你可以试一试呀。”三个迷你少天对他说,“不过你可以出去打听一下,三个地狱骑士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

说着三个迷你少天同时一个猛子往巧克力豆里一扎。

 

然后又轮流以某种诡异的节奏感冒出头来瞪着江波涛。

“Bazinga!”*注

“Bazinga!”

“Bazinga!”

 

江波涛看着时不时起落着的三个迷你少天,在想起了某种需要一个锤子当道具的小游戏的同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江波涛从橱柜上拿下了一个小的喷雾器,并向里边倒了点圣水。

江波涛用喷雾器对准三个迷你少天呲呲呲了三下。

 

14

 

“老大你觉得他们现在准备来一场正式的决斗吗?‘一二三,砰!’这样的?”

“此言差矣,依老夫之见,这是要三局两胜啊。”

“所以边上观战的那三个黄少是为了争第三个黄少到底加入哪一方‘拉拉队’而又打了起来吗?”

 

叶修的房间里,包荣兴、魏琛和卢瀚文并排而坐。

而中少天气鼓鼓地又站在了叶修的书桌上,双手叉腰,脚下是散落的他吃剩下的糖纸。

“……我靠你们三个是来干嘛的???说三口相声的??”

 

“我是来看老大有什么吩咐的。”

“我是来关心黄少的。”

“我是来找叶修要根烟抽顺便关爱爱徒的。”

三个人异常整齐、且头也没抬地回答道。

 

“如果有人感兴趣,我是来确认我之前送来的那一瓶有被成功接收的。”

方锐靠在房门边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牙签,却生生地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

 

叶修指了指包、魏、卢三人身边的一小块空地:

“观众席在那边。”

 

下一秒气恼的恶魔响指一打,叶修桌上的四本书依次悬浮起来砸向四个硬绷住脸保持着“正经”的家伙。

“……都出去!”

 

十五分钟后黄少天忍无可忍地对着五个迷你版的自己实施了一次空中泰山压顶。

十六分钟后黄少天栽萝卜一样一屁股坐在叶修的椅子上,努力遮住那条南瓜内裤上因为自己又变大了一点儿从而被他的尖尾巴扎出来的小洞。

 

15

如果说之前的江波涛面对迷你少天们时的心情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的话,那么眼下的张新杰的心情就是内心的波动积累到极限甚至发射出了波动炮了。

 

因为他遇到的迷你少天足足是江波涛遇到的迷你少天的平方。

 

“什么你说你家没糖?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9只迷你少天以3x3的阵势排列在张新杰的面前,并以有些尖细的小声音饥饿地大声发出控诉。

 

“黄少天,我知道你现在中的是幼体咒,不但分裂成了几十上百个,能力被削弱,外表被缩小,心理生理年龄都降低了,而且副作用之一就是想吃糖,吃不到糖就会很痛苦。”

张新杰俯下身,用念诵圣经一样严肃的学术口吻对这群迷你少天说道。

 

“是啊是啊!仿佛身体被掏空!”

“是啊是啊!仿佛是一只辣鸡了!”

“是啊是啊!仿佛要窒习了!”

叽叽喳喳唧唧了一番后这群合唱团一样的迷你少天又安静下来,九脸期待地看着张新杰。

“那么你这么说是因为你非常理解我们并且准备给我们找点糖吃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不,只是说明一下我知道而已。”

 

说着,这位白衣的牧师拿出了方才一直藏在身后的一个专门提前清洁和改造了的小型吸尘器,把9个迷你少天都吸了进去。

 

16

或许是看黄少天气鼓鼓的坐在那实在是可怜兮兮的,又或许是叶修逗了自己被幼体化的小男朋友好几个小时总算是有点良心发现,无论如何,在窗外的蝙蝠和猫头鹰吱吱呀呀地飞过了三遍以后,叶修终于准备替自己屋里的这一只中——大少天寻求一点额外的场外援助了。这时候的黄少天已经差不多有个八九岁的小孩那么大,无论是之前的毛线帽子还是那身Q得要命的小黑袍都不能再那么合身地再装下他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连叶修房里之前陈果带来支援的糖果库存也已经被这个胃口比之前大了一圈的大少天给吃光了。

 

所以现在叶修的后背上扒了一只肉乎乎的、不停乱动的“蜘蛛”,脖子上还缠了一根尖尖的、不断扭动的尾巴,为的是防止自己不慎掉下去。

 

“其实吧,你真的可以下来自己走的。你看你现在这小脸小胳膊小腿的,只要尾巴藏一藏,人类搞不好还会以为你是谁家小孩儿,还会主动给你糖吃的。”

 

“滚滚滚!老子可是成·年恶魔!不是那种眼泪鼻涕满脸的人类小屁孩!”

成·年恶魔一边说着一边更是抓紧了叶修后背上的衣料。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吧,可是你看,咱都到地儿了,能不能烦请您下来一下——?”话没说完叶修就感觉到小恶魔在自己背上剧烈地滑了一下,叶修急忙伸出手给接了一下,正好撞上小恶魔还穿着南瓜裤的小屁股,而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黄少天猛地一弹,噗的一声落在地上,然后触电了似的弹出老远,控诉地指着叶修的小手指上噼里啪啦地闪着以他眼下的状态并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电光。

“妈的老叶你个趁人之危的老——”

 

叶修不慌不忙地回以“不服咬我”的眼神,并在黄少天真的变出迷你版的火球之类的东西砸过去之前伸手敲响了眼前的这扇门。

 

接着他就和还并没有冷却下来的黄少天一起被门内的景象震惊了。

 

前来开门的尖耳朵精灵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高马尾,嘴里还叼着一个咬了一口的甜甜圈,而就在她身后不远的桌子上——有足足一小群迷你少天。

 

最重要的是,这16只迷你少天居然就这样整整齐齐地,安安静静地呆在桌子上,排成了一列,排在最后的那些手里正捧着一个小小的果麦圈啃得咔擦咔擦响,排在中间的正忙着两两成对地互相擦拭着脸上的果麦圈残渣,而排在最前面的几个则十分乖巧地伸着手等待着什么,就差没从背后长出一对白色的羽毛翅膀扑扇着离地了。

 

“………………苏妹子,你这Orz…”

“有点厉害啊。”连叶修都用力地点了点头,黄少天还挂在他的一条胳膊上,正试图像扯一个手办一样猛拽叶修的胳膊,而一时间黄少天就那么挂在了那,一张嘴长得老大。

 

苏沐橙丝毫也没有表现出意外地把两人迎进门来,并拉了两把椅子请他们坐下。

 

“你这怎么会有这么多???怎么做到的??什么诡异的精灵魔法吗?”

黄少天蹭的一声凑过去。

 

“没怎么啊,本来是来了一个,我就拿果麦圈给他吃,结果没过多久就陆陆续续又来了——我看看,一二三四五……十五个。”

苏沐橙温和地微笑着为叶修和黄少天介绍背景情况,说话间又给桌子上的迷你少天添了一把果麦圈,十六个迷你少天以一种惊人的秩序依次拿起其中的一个放进嘴里嚼,但实际上若是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他们在排队时也还是在暗地里互相推挤,一会儿这个踩了那个的脚,一会儿那个的胳膊肘甩到了这个的肚皮。

 

“嘿!你插队!”

“呸呸呸呸呸你才插队!”

“别以为我没发现你一直在偷偷往前挤!你看这才多久你都吃三份了!”

“胡说!我这总共都才第六份!”

“啊!混球!我来了这么久才吃五份!而且第五份还被你们挤掉了!拔剑吧!!!”

“前面的你踩我尾巴了靠靠靠!!!”

“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NOOOOOOOOOOOOOOOOOO”

……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是怎么让他们都这么——orz”黄少天还想说什么,这时正遇上四个迷你少天见苏沐橙不在附近,合力抓住了另一个,并一人扯他一条胳膊腿,把他晃了三下扔了出来,黄少天及时地伸出手空中一捞,“喔,好的吧,我接住你了伙计。”

 

伴随着噗的一声,在被扔出来的迷你少天消失的瞬间,黄少天又长高了一截。

 

与此同时桌面上剩下的十五个少天迷你闻声齐刷刷地向黄少天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五个迷你少天齐刷刷地发出受到了惊吓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有完全从震惊中缓和过来的黄少天楞了一下,然后出于礼貌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也对着那十五个自己回以一阵尖叫。

 

“夭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扑街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能黄少天反应过来他们的意图,桌上的其中七个迷你少天齐刷刷地做了一个卧倒的动作,另外八个迷你少天抄起手里的果麦圈嗖嗖的向黄少天砸去。

 

17

肖时钦的头很痛。

 

呃,他的意思是,如果他的头还像以前一样是百分之百的人类大脑的话,那现在一定痛得要命。他正站在自己房间的正中心,右手吃力地按了按自己额角原本是太阳穴而现在伸着一根螺丝钉的地方。那里大概是这间屋子里他唯一还能自如地掌控而没有被扰乱的机械部件了,这里本该整整齐齐地摆着他最新的发明,可是现在却有六只还没有他的手掌大的小恶魔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于是他的房间在短短一分钟内就变成了多重空难现场。

 

看在弗兰肯斯坦的份上,他甚至都还没有开口去询问他们的来意,他所做的只是在他们试图爬上他的电脑桌撕开他仅剩的那包小熊软糖的时候往他们所在的方向跨了一步而已。

 

与肖时钦相反的是,那6个迷你少天哼起了小调,扯高气扬得仿佛注射了兴奋剂。他们一人开着一辆肖时钦发明之一的小型机械探测器从肖时钦的头顶飞过,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个不停。

 

“W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YE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在他们在肖时钦房间里歪歪扭扭地飞行了二十四周半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以后,无奈的机械师啪的一声断了房间的总电源,然后从桌上拿了个盘子,如同马戏团表演一样技巧精湛地挨个儿接住了从空中坠而每毁的迷你少天,并第一时间扣了个盖子上去。

 

不过大概是因为看到自己的新发明“试飞”还算顺利的关系,在把他们送出去之前,本着万圣节精神和神奇生物互帮互助精神,肖时钦拐去厨房掰了一小块新出炉的南瓜派塞进了盖子底下让这群迷你小恶魔路上吃。

 

等这6只迷你少天被送到的时候他们正异常安静地瘫在盘子里,还个个抚摸着自个儿圆滚滚的肚皮,有一个还打出了一个南瓜味的饱嗝。

与盘子一同送到叶修手上的还有一纸由机械维护费和电费组成的账单,不过当事巫师极其淡定地表示这个请转寄到地狱给喻文州谢谢。

 

18

让我们的镜头再转回来。

 

在越来越多的迷你少天陆陆续续被镇上的各路人马送回来的同时,苏沐橙屋子里的这场小型的“战争”已经到达了白热化。

十五个迷你少天已经扔光了苏沐橙的小半袋子果麦圈,所以他们转而扔起了苏沐橙拿来友情投喂他们的另一盒水果硬糖,和果麦圈比起来这砸到脸上的痛感那可是大大地上了一个台阶,这让张牙舞爪地要捉住这些熊孩子版本的自己的黄少天几乎从每个袖口和裤腿都喷出了火来,正语速极快地与这十五个自己打着嘴仗。

 

“我说叶修哥,你都不去帮个忙什么的吗?”

“两边都是少天,一个大的,十五个迷你的,严格的说都是哥男朋友,你说我帮哪边?”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哎……”

“那你呢?不去维持一下秩序吗?”

“我瓜子还没磕完……”

“你十秒钟前才开的瓜子包装,没磕完是正常的。”

 

“………………叶修你大爷苏妹子你们两个我记住你们了!”

 

不知道是不是双方到底都是黄少天的缘故,苏沐橙一大把瓜子磕完,叶修一支烟抽完,双方都还没有决出胜负。如果硬要说有什么进展的话,那就是到后来大的那只黄少天也撸起了袖子,抓了一把水果硬糖,一边吃得嘎嘣嘎嘣响,一边挑出自己不那么爱吃的口味扔回给迷你版的自己们,他们双方都挂了点彩,就比如其中一只迷你少天的头顶鼓出了半粒水果硬糖那么大的一个包,再比如黄少天被两个迷你版的自己隔着一层衣料咬出了两排牙印。

 

最后送来她遇到的那一批迷你少天的楚云秀大步走进房间,对着那十五个少天连续使了五道连连看一般的冰冻咒。

 

“你欠我一个人情。”

说着楚云秀涂着复古红色唇彩的嘴唇中吐出一口烟,将五个冰条和另外10只被她用类似的方法“打包”好的迷你少天一同放到叶修面前。

 

“……”

黄少天一言不发地拿过冰条,翻出之前的那个毛线帽子开始给他们解冻。

 

19

这场旷日持久的黄少天搜集战一直持续到快天亮才告一段落,从小镇的四面八方被送来、自己送上门来和逃回来的迷你少天林林总总加起来竟有98个之多,黄少天也就在这过程中一截一截地长,直到长回了原本的二十多岁青年的模样。

变回了原样后,98个迷你版的自己这一晚上的经历的记忆也随之填充到黄少天脑海里,太多囧囧有神的经历让黄少天跳起来就要召唤他的魔剑冰雨和叶修打上一架冷静一下。

 

只是——

 

“卧槽老子的法力呢???!!!我剑呢????我冰雨呢???!!!”

 

正常身高的黄少天和叶修差不多高,所以在他蹭的跳起把叶修带得人仰马翻的时候,叶修一瞬间有些怀念之前那个用一只手甚至一根手指就能制住的黄少天。

 

叶修的后脑勺有点疼,原本黄少天平时和他在一起从打架到滚床单就是远远比他能折腾的那个,眼下黄少天又是刚恢复正常体型恨不得一步当做五步来蹦跶,所以他在召唤冰雨未果后一着急一上火就把叶修给按住了,叶修的头以不到两厘米的距离危险地从床柱边晃过,紧跟着这只十字路口恶魔就整个人扑了上来,眼看着就要掐住他的脖子用力地摇晃,叶修毕竟比不上生理上不需要睡眠的恶魔,陪他四处跑了一宿本来就有点累,声音懒洋洋地正准备说点什么让黄少天停下。

“幼体咒在‘收集’完毕后就会自动解除的,是不是哪里出问——”

 

可是一个嫩嫩的声音抢先一步钻进了黄少天的耳朵。

 

“冰雨??我刚刚听到有人说冰雨???”

 

叶修和黄少天顿时一同向声音发出的位置看去,然后他们就看见从叶修的长袍里,约莫是叶修有点小赘肉的肚皮那个位置底下,钻出来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人儿。

还提着一把细细的、带着点天蓝色微光的轻剑。

 

20

“乖,听话,用那个东西戳这家伙肚子,戳了我给你糖吃。”

黄少天镇定的盯着这个在叶修袍子褶皱里取暖了至少几个小时、看样子也是真正的最后一个迷你版的自己的迷你少天,抢在叶修说什么或做什么之前说道。



THE END


*

Bazinga=气死你/逗你玩之类的意思,看过TBBT的小伙伴们可以脑补一下有声版23333


评论(39)

热度(316)

  1. 炖肉君的流动摊点米了个Q 转载了此文字